您的位置 : 首页 > 影后的男友粉了解一下

影后的男友粉了解一下 第七十四章 想被富婆包养_男神李先森

时间:2020年03月30日编辑:李宓儿

“傅斯年,小心,他手里有刀!”傅斯年挡在沈聆夏的面前,因为是蹲着的姿势,一时没来得及起身,他抱住了沈聆夏往旁边翻滚了两三圈。沈聆夏惊魂未定,耳畔少年还在暴躁地怒吼。...

少年的身上,竟然藏了一把刀子。

朝两人扑来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了出来,林警官吓得不轻,立刻扑了上来,却被少年灵巧地躲开了。

“傅斯年,小心,他手里有刀!”

傅斯年挡在沈聆夏的面前,因为是蹲着的姿势,一时没来得及起身,他抱住了沈聆夏往旁边翻滚了两三圈。

沈聆夏惊魂未定,耳畔少年还在暴躁地怒吼。

“松开,松开她。”

他好像快哭了,又气又恼,沈聆夏盯着他,忐忑的心情,忽然变得错综而复杂。

这个少年他……

林警官叫来的同事把沈聆夏保护了起来,傅斯年起身,赶在其他警官前面,快步走过去揪住了少年的衣领,直接把他扔到墙边,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

“年纪不大,倒是很血性。”

傅斯年嗓音沉冷,气场不容置喙,漆黑的眼眸直勾勾逼视着少年,叫人不寒而栗。

少年浑身都在颤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害怕的。

他红着眼睛瞪着傅斯年,“别碰她,不许你碰她,她是我喜欢的女人。”

“不许我碰?你算老几?”

傅斯年只觉得好笑,无情地将他扔到旁边的地上,一脚踩到少年的手背上去,狠狠碾转了番,才冷酷道:“你觉得,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她都看不上,你能排到第几位去?”

傅斯年这话刚落地,周围忙着上来制服住少年的其他警官,也愣了瞬。

敢情傅总和这位沈小姐,没有在谈恋爱啊?

那这段时间为了查这小孩,傅总这么上心?

这是怎样的戏码?好像就是个当红女星吧?还挺挑?连傅总这样一表人才死心塌地的男人都瞧不上。

不过,大家也无暇去多八卦,迅速将地上的刀收起来,扯着少年的手铐把他重新拉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林警官把他摁在椅子上,凶道:“都到这节骨眼上来了,还不安分?你小小年纪,难不成我们想对你网开一面,你还自己偏要往大牢里闯?想被判刑?”

林警官一番话说完,少年暂时安静了下来。

而身旁的沈聆夏和傅斯年也没开腔,意识到什么,林警官回头看了眼沈聆夏,苦哈哈地笑说:“沈小姐,您不要误会,你才是当事人,要怎么处置陈洛,私了还是上诉都看你的意思,我刚才说这些话,不过是按照平时的流程,对未成年犯罪者进行一定程度的劝诫罢了。”

沈聆夏点头,表示理解。

她深深往外呼出一口气,才走来傅斯年的身边,眼尖地注意到他手背上被刀划了一小道口子,她心底猛地一沉。

“疼吗?我看看……”

条件反射,她正打算捞起傅斯年的手细看伤情,蓦地,手僵在半空没继续伸出去,视线幽幽地飘去了少年身上。

少年的确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在看。

不过此刻的眼神,没有之前那般阴森恐怖了,被按在椅子上像是一只被制服的小兽,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你是叫陈洛,对吧?”

沈聆夏朝他走去。

“夏夏。”傅斯年拉住了她的手腕,眼神示意,叫她不要靠近。

沈聆夏扒开了他的手, 温柔笑道:“没事,林警官在。”

最终,沈聆夏走到他面前时,傅斯年也紧随其后,保持在一米的距离,目光灼灼地盯着沈聆夏和陈洛看。

陈洛愤怒地扫了傅斯年一眼,再收回视线来时,看了下沈聆夏。

是的,就只是这一下。

沈聆夏的目光太过纯粹坦荡,相比于她来说,他的立场就显得很肮脏,一如他这段时间以来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是龌龊的手段。

做那些事的时候,他只想得到她。

却不曾想有朝一日真的见到她,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他却不太敢直面她这双好看的眼睛。

想当初,他之所以疯狂地迷恋上她,把她奉为女神,就是因为她这双仿佛能摄人心魄的迷人的眼睛。

 “林警官,他的家人呢?有联系上吗?”

见陈洛不回答,沈聆夏也没打算强求。

林警官点头:“正在联系中,但我们找到这小子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人住在潮湿的廉价地下室里,独居状态,说不定不知道哪天从家里跑出来的,家人这些日子估摸着也正为他操心不已呢。”

说起来,林警官就觉得一颗头两颗大。

“我没爹妈。”

林警官话音刚落,原本沉默半晌的陈洛,忽然自己开了口。

沈聆夏和林警官对视了一眼,心跟着沉了下。

“我生命里,我的全世界,只有夏夏一个人,即便我从小就是流浪汉没有爹妈也没朋友,但我照样可以守护你,跟我结婚,你就是全世界最美的新娘,所有好的,我都可以挣钱给你买来,我都可以。”

陈洛一双眼睛里,充满了诚挚。

这样的眼神。

这是他这张脏兮兮的脸上,唯一可见的干净纯粹的东西。

沈聆夏眯着眼看他,没接话。

倒是旁边的傅斯年开了口:“给她全世界最好的?对于你来说,好的就是日以继夜给她发恐怖短信,让她每晚都噩梦连连,甚至被你寄来的恐怖娃娃吓哭吗?”

“傅斯年。”

沈聆夏回头瞪了眼傅斯年。

前面的话就算了,被布娃娃吓哭的糗事,为什么他也要当着派出所这么多警官在的面说啊。

她不要面子的吗?

注意到沈聆夏眼底的怒意,傅斯年才撇了撇嘴,环胸冷漠地扫着陈洛,一副爷很不好惹你说话给我注意点的架势。

可陈洛却没在怕的。

“我那都是恶作剧,开的小玩笑而已,不是说你会搞黑科技,你把夏夏当做情妇养在地下,她的日常生活,一举一动你全都监视着的吗?我发过去那些短信,都是想让你知难而退,你配不上她,再不济也得让夏夏知道跟你在一起会有数不尽的危险,为了保护她自己,她也会离开你的。”

陈洛瞪着傅斯年,理直气壮。

傅斯年听到这里,直接乐了。

“我把夏夏当……”

傅斯年气得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嘴角猛地抽搐了两下,他才说:“我倒希望我能有这一天,被富婆包养我还没试过,真要角色互换让她凌虐我,我也乐此不疲啊,你倒是问问看,她肯不肯给我这个机会。”

 但凡是跟沈聆夏有关的话题上,傅斯年就很容易上头。

比如此刻,分明之前才因为在她面前说错了话,被她冷落到今天才从冷宫里拉出来,他又不长记性了。

说来也挺好笑的的,傅斯年刚说完就低下头,不敢去看沈聆夏的眼神。

他猜到沈聆夏可能要跟他置气了,怪他胡说八道。

却不曾想,沈聆夏听完他这番话,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陈洛看不出,可旁边吃过的盐比在座三位小年轻吃过的大米还多的一众警官,又怎么会看不出?

也就这两个小年轻自己,没捅破窗户纸吧?

年轻人之间甜甜蜜蜜的小暧昧,可真跟柠檬一样酸啊。

林警官忙不迭一脚踢翻这狗粮,凶巴巴地在陈洛的脑门上拍了一记:“玩笑?你这已经构成犯罪了知道吗?沈小姐因为你的威胁恐吓,工作和私生活都被打乱,你这小屁孩还在这里信誓旦旦要结婚挣钱?你到法定结婚年纪了吗?”

陈洛坚定地看向他:“我是没到年纪,但我可以等夏夏啊,等多少年都行,等我发家致富我再娶她。”

林警官气笑了,这臭小子果然是没读过书,脑子一根筋,拧都拧不回来。

“陈洛,你年纪还小,这么说吧,就连我堂弟都比你年纪大,我理解像你们这样年纪的小孩,除了学习外没任何不会的东西,但爱情,我至今都没摸透,你又何尝能领悟到?今天所幸是林警官找到了你,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要是做出更过分的事,我就不只是单纯在派出所里跟你讲道理,你得进监狱明白吗?”

沈聆夏不得不承认,听到陈洛无父无母,自己一个人呆在狭小出租屋里度日的情况后,她的确有些不忍心了。

在见到陈洛前,她想过不少惩罚这个变态的方式。

可这样一个没条件念书,只是在手机上看过她的演绎,喜欢上了她,脑筋没转过弯来做出了这样的蠢事情,或许还有能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空间。

她在尽可能好语气地跟他讲。

陈洛看向她,很直白地说:“如果能阻止夏夏跟傅斯年在一起,我即便是坐牢,也没关系,我认了。”

沈聆夏头都大了,气笑不得:“你什么时候跟傅斯年结下梁子了?”

“大了去了。”

陈洛又冷漠地瞪了傅斯年一眼,回头看向沈聆夏,招手道:“夏夏你过来,我悄悄跟你说一个秘密。”

“臭小子,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林警官无情地扣紧他的肩膀,“你要说什么,直接大声点,反正事已至此你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了,还在这儿兜什么圈子?”

“我要说的是个人隐私,林警官你别欺负我不懂法律,隐私这种东西,是不能大声说的。”陈洛强词夺理。

傅斯年作势上前:“夏夏,我们直接请律师,别跟他再废话。”

陈洛目光炯炯地看着沈聆夏,仿佛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讲,沈聆夏踌躇片刻,还是凑上了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