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暖阳下我迎着光

暖阳下我迎着光 第九章 家的感觉_拥鹿

时间:2020年06月30日编辑:实习生

  看着到处都整整齐齐的,墙壁上还多了几副挂画。  “那是我看你这墙壁单一的天蓝色,太过单调,缺少了些生气,所以向管家要了几幅画以作点缀。”简恩溪慌忙解释道。  这是这么多年来,陆萧沉第一次觉得这个冰冷的房子有了家的感觉,这是自从父母离异之后,从未有过的。...

“这些都是你帮我整理的?”陆萧沉看着自己的衣柜,西装外套,领带,衬衣,皮鞋……全都整整齐齐的躺在柜子里,拉来简恩溪问道。

简恩溪点了点头,一脸得意的说道:“不用客气,反正我住在你家,吃你的喝你的,总要做点什么报答你。”

陆萧沉平时对这些事情并不上心,除了重要会议,平时上班都是随意的穿戴,通常是找到什么就穿什么。

看着到处都整整齐齐的,墙壁上还多了几副挂画。

“那是我看你这墙壁单一的天蓝色,太过单调,缺少了些生气,所以向管家要了几幅画以作点缀。”简恩溪慌忙解释道。

这是这么多年来,陆萧沉第一次觉得这个冰冷的房子有了家的感觉,这是自从父母离异之后,从未有过的。

“谢谢你。”陆萧沉有些动情的说道。

连道谢都这么一本正经,简恩溪反倒有些不自在,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晚上,昏黄的灯光照射在墙上的壁画上,陆萧沉一双黑眸凝视着那几幅壁画,上面都是刻画的家庭美满的样子。

家?这个词他好久都没有感受到了。

不知看了多久,陆萧沉才昏昏睡了过去。

简恩溪在隔壁的房间里,却丝毫没有睡意,除了记得柳华章下毒药杀死自己之外,这世的记忆竟然全部丧失了。

不过记得前世的仇人,有一个还一个。

她思量着该如何找到柳华章,又该怎么报仇,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就算报仇心切也记不得。

第二天一早,简恩溪起床之后悄悄的溜到隔壁房间,发现床上的男人还沉沉的睡着,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转身往楼下走去。

“你们不用忙了,我来给他做早饭吧。”简恩溪走到厨房,发现做饭的佣人正在忙活,便笑着说道。

那佣人有些为难,这些事情她们早就做惯了的,而简恩溪是被当成客人住在这里的,虽说她的到来让这些人都轻松了很多,而且这宅子的气氛也缓和了,但还是害怕少爷怪罪。

“若是少爷知道你亲自动手,又该责备我们了。”佣人低着头微微喏喏的说道。

简恩溪自顾自的系上围裙,将那几个佣人推到门外,笑着说道:“不会的,他问起来有我呢,别怕。”

“小姐,你真好。”几个佣人都对简恩溪佩服得五体投地,站在厨房门口一脸崇敬的样子。

光是那些美食,她们趁着收拾的时候也都尝过,就算是接受过专业的培训,她们也没见过那样的手艺。

而且她虽然是小姐,却丝毫没有架子,难得佣人们亲近。

简恩溪很快就做好了一顿精致的早餐,见楼上还没有动静,看了看墙上的古老挂钟,都快八点整了。

以前这时候,陆萧沉早就出门了,可今天是怎么回事?

简恩溪想了想,决定上去看看,刚打开卧室门,就注意到了男人健硕的背影,一米八的身材,优雅修长的身影,干净利落的短发,刹那间僵在了原地。

“好看吗?”陆萧沉并没有转身,拿起旁边的白衬衫套在身上,嗓音沙哑而魅惑。

“啊——那个,我是来叫你吃早饭的。”简恩溪飞速的说完顿时落荒而逃。

一直跑回到厨房,简恩溪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得像是发烧似的,脑海中还浮现着刚刚的身影。

走到水槽处,简恩溪打开水龙头试图给自己降下温,可身上的炽热却无半分消减。

没有办法,她只好低着头,将餐盘端到桌上,又飞速的回到厨房,等着心情平复下来。

“你不来和我一起吃吗?”陆萧沉早已习惯了和她一起吃饭,所以即使面对美味佳肴,一个人也索然无味。

当然,他也清楚,她躲在厨房里是怎么回事。

见人儿从厨房里走出来,陆萧沉一眼就注意到了她脸上的那一抹红晕,脂粉不施的脸蛋却显得格外姣好。

“你脸怎么有些红?”陆萧沉故意戏谑问道。

这男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简恩溪心里愤愤骂道,表面上不做声只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

“这段时间你也没有出去过,要不然我今天带你出去逛逛?”陆萧沉提议道。

简恩溪这才抬眸,惊讶的反问道:“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公司没什么要紧事,今天不用去。”陆萧沉淡淡答道。

听到这话,简恩溪顿时开心了很多,注意力也全然放到了要出去逛街上面,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出现到处看看,或许能够回忆起什么。

简恩溪没吃两口就兴奋的拉着陆萧沉出门了。

两人来到百货商场,陆萧沉目光直接锁定在了女装店。

“你没有什么衣服,去选几件合身的吧。”陆萧沉意识到这段时间是自己太忙了,竟然疏忽了这件事情。

简恩溪也不拒绝,既然来了那就买几件吧。

站在镜子前,简恩溪试了好几套,都觉得还不错,其实对于她来说,衣服只要合身能穿就行了,至于名牌款式什么的都不重要。

身上穿的一件黑色晚礼服,原本就瘦削的身材此时多了几分冷艳,简恩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冷笑着。

想起前世的自己,衣服什么的都是穿的简白月的,虽然都是大牌,但穿着总是不那么合身,大了些许,外人都说好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舒服,但还是配合着大人演戏。

这一世,她决定不再任人驱使,别人怎么对她的,她一定要加倍偿还回去。

活得自在,肆意,才不枉重生这一回!

想得有些入神,不知何时陆萧沉已经出现在身旁。

“既然喜欢那就买下吧。”陆萧沉也没想到她只是换了套衣服,整个人气场都不同了,刚刚连他也有些惊讶。

简恩溪悄悄看了一眼吊牌,五位数……

“等,等一下,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再看看吧。”这样的衣服她不敢奢求,就算再好看,也不过是身外之物。

陆萧沉却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了旁边的店员,示意她去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