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长大大再不正经点学妹就没了

社长大大再不正经点学妹就没了 继东的告别(二)_老好人

时间:2020年10月30日编辑:钱多多

嗯?怎么没回答我?没听见?坐在我旁边不应该没听见啊?我转过头去,看向了发呆的千树雁,这才发现...她正在看着球场上那个活跃的身影,眼底满...

“真不错啊,千树雁。”

但是并没有人回应我。

嗯?怎么没回答我?没听见?坐在我旁边不应该没听见啊?

我转过头去,看向了发呆的千树雁,这才发现...她正在看着球场上那个活跃的身影,眼底满是憧憬与...淡淡的温柔。

这是我在她眼中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情感,炎炎的微风拂过她的发梢,几缕银丝随风飘动。

或者...自己已经懂了为什么千树雁想和我打好关系了。

“千树雁~”

“啊....啊!对不起啊学长,刚刚走神了。”

“没事...你看。”

说着我指向了前方那个活跃在球场上的身影。

“他是不是个很帅但是很怪的一个人?”

“哎?突然问这个干吗?”

“别管那么多,回答我就行。”

说着我又灌了口水,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唔~好像...的确是个怪人呢,下雨从来不打伞,不光有多累只要一拿到球就会满血复活,鞋子就像他命根子一样,踩不得碰不得,待人有点笨但心很好…但是啊,脾气犟得很,怎么劝都不听,只要是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就会一直做到底。”

千树雁的眼中泛起阵阵涟漪,看着球场中央那个闪耀的身影。

“真因为他特别,你才会如此在意他吧?”

“或许....是吧。”

“哼哼...所以加油哦,千树雁同学~”

我将她的名字拖得长长的,没想到那个**居然脸红了。这个死皮赖脸的**居然还会害羞吗...

“铭安!你这小子就虚了?不行啊!”

我没坐几秒钟呢,就听见王继东那催促的声音。

这小子,才刚刚下来没一会就催我继续。

“来了来了!”

我缓缓起身,看了一眼千树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随后重新又回到了球场。

希望你能正视自己的感情,而不是用拉关系来提高你的自信心。

不知不觉打了一下午的球,当我注意到太阳渐渐西逝时,我才发现...

我好像又没有打扫学校门口耶?算了算了,破罐子破摔吧。

继东和我好久不见了,晚上不去那里聚聚怎么行?大不了就是扫一个星期的学校门口...吗?

额...还是晚上回来打扫吧,我可不想扫一个星期的学校门口。

我们约好了在校门口一个经常去的酒吧里,准备庆祝一下继东的凯旋而归。

看样子胖子他们一时半会是来不到了,我就和继东聊起天来,但是没想到这小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倒是让我有些奇怪,这小子从来都没有愁过什么事情啊?

“怎么了继东?心情不好啊?”

说着我起开一瓶啤酒,递到了他的手中。

王继东有些怔怔的接过啤酒,狠狠地灌了一口,仿佛是为自己壮胆一般,随后缓缓说道。

“铭安啊...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回来了...”

他眼底的那一抹惆怅是我从未见过的。

“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美国进修了,可能没个几年是回不来的了...”

继东眼神有些暗淡,闷闷的又喝了口啤酒。

“这是好事啊!恭喜都来不及你愁啥呢!不会是因为你不会英语吧?”

这可是好事啊,去美国修炼几年回来,就算不打CBA联赛什么的,也有很多的退路啊,前途无量啊!这小子愁个啥呢,不就是不懂英语吗?学一段时间就会的了。

“哎...不是这个原因,外语什么的都好说,但是....”

继东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我,眼中满是复杂惆怅。

“这就意味着我要离开这里了,可能永远都不回来了,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你们了...我...不想这样。”

看到他眼中的那份灼热的真挚,我的心不禁有些刺痛,自己真是幸运呢,交到了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兄弟。

但是啊,你有更加广阔的天空为什么不去翱翔呢?你会能力为什么不去尝试呢?为什么要拘泥于我们呢....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原因呢,你有这样的成绩兄弟我们都为你高兴啊!你就更应该去闯荡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来日再聚,不是更好吗?”

我搂住了继东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一下他结实的身体。

“这可不像你的性子啊继东,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我做梦都会笑醒的,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

继东顿了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即那副自信阳光的笑脸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只是多了份无奈。

“是呢...婆婆妈妈的可不像我,等着吧!我一定会进入NBA的!带着你们的那一份。”

虽然看上去恢复了往日的样子,但是眼底的那一抹淡淡的不舍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哎?你们来得这么早啊?上菜了?”

突然,门口处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胖子挺着个大肚子就进来了,人都还没到齐呢就想着吃。

“吃吃吃,你成天就想着吃。”

“东哥好久不见啊!祝贺你旗开得胜啊!”

小峰本来就是个篮球迷,但可惜并没有王继东的那种天赋,身体素质,所以只能放弃职业篮球了,他对继东格外的亲切,两人也经常打球切磋,他应该是在继东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吧。

“安哥,没想到你在这啊。”

这个猥琐的声音,除了魏腾还能有谁。

“什么叫没想到我在这啊?我经常玩失踪吗?”

我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可不是嘛~昨晚去哪了祸害女孩子了?安哥你真是太不厚道了,不给我介绍几个。”

“去去去!你才去祸害女孩子了,我只是在外面睡了一晚而已。”

这小子从来都不正经,虽然....好像真的是和女孩子睡咳咳咳!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反正我是清白的。

眼看差不多到齐了,我让老板上了几个菜,又上了2打啤酒,我们一行人就在不大的店里谈笑风生起来。

反正以我们吹牛的功夫,没有什么是吹不了的,我们之间最不愁的就是没有话题可讲,那几个欢喜冤家不是打打闹闹就是谈天说地的,不知不觉我就成一个职业吐槽员了。

饭桌上,我轻轻摇了摇坐我旁边的继东,低声问道。

“你不和他们说说吗?”

“...饭桌上说这些干嘛,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继东呵呵一笑,又递给我一瓶啤酒。

“那你什么时候走呢?”

我接过啤酒,看着对面那几个抢食的损友,低声问道。

“或许...就是明天吧,本来在没去打比赛之前我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是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早嘛,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他们动身这么快,估计马上就要到这里了。”

继东轻轻摇晃了一下手中空荡荡的酒瓶,眼睛却一直到盯着琼黄的酒液。

“这过得可真快呢...曾经想着还早的事,没想到一转眼就到了,你们差不多再过一年多也要毕业了,我此行少说也需要个三年五载的。”

我没想到这消息居然来得突然,本以为还要过一段时间继东才走的,居然没多少时日了...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喊我们吃饭的原因吧?”

“呵呵...你明知故问。”

继东无奈的苦笑一声,看着餐桌上风卷残云后的战场,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随后缓缓起身。

“大家,其实我有一个消息一直瞒着大家没说。”

胖子他们本以为是什么好消息,但看到继东那从来没见过的表情不禁也严肃了起来。

“东哥,没事吧?做错事了兄弟几个帮你凑钱去医院啊!”

“去你的...没正经,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继东破涕为笑,笑骂了一句,别说魏腾这小子还挺会化解尴尬局面的。

继东顿了顿,继续说道。

“其实啊....我要走了...”

“啊???”

“走去哪?”

“别吓我啊!”

对面魏腾胖子他们一下子就炸锅了,看他们的样子...是不是理解错了??不是去西方极乐世界啊好不好?

“你们想哪去了?我要去美国进修了.”

似乎继东也看出来他们理解错了,连忙解释道。

“嗨...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东哥你要去见阎王爷了。”

“就是就是,把话说明白多好...”

“这是好事啊!板着个脸干嘛呢。”

得知不是那个意思后,众人长舒一口,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哎?东哥你什么时候走啊?我们肯定去送送你,随便买点花圈什么的...”

“都说了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继东那副吃瘪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后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继东无奈的笑骂道。

“你们啊,还拿我寻开心,我...差不多明天就走了。”

“啊???这就走了?”

这下子...众人是真笑不出来了,气氛有些凝重。

“嗯...其实还没去打比赛的时候就有这个消息了,只是我也没想到居然来得这么快,教练说美国的人差不多明天就可以到了。”

众人**沉默了几秒后,小峰站起身来激动得说道。

“这可是好事啊!去美国进修可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的,你就是将来的巨星啊!我先找你要个签名算了。”

“是啊,这是件好事啊!干嘛气氛搞得这么怪?庆祝都还来不及呢!”

胖子也符合着小峰站起来,俯身下去又将另外一打啤酒搬上餐桌。

“来来来!庆祝我们的东哥将成为未来的NBA球星!!”

“哦!!”

“东哥强无敌!”

我拎起一瓶啤酒,一股脑的塞进继东手中。

“来啊!干杯!”

继东爽朗一笑,随后高高的举起酒瓶。

“干杯!!”xN

乒!随着酒瓶发出的一声清脆的响声,我们四人就这样碰杯畅饮起来。

谁都没有留情,举起酒瓶就是灌,直到整瓶琼黄的酒液全部下肚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