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装小娇妻:爷,夫人又跑了

男装小娇妻:爷,夫人又跑了 第八十章 被谢景凉坑了_茄子炖土豆

时间:2020年10月30日编辑:陈伟华

  谢景凉呼吸一滞。  他本以为,自己问了以后,纪婉仪怎么着也会思考片刻的。  现在人家回答得这么快,反倒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不等纪婉仪回答,谢景凉就急切道:“昨天问的那个不算,你必须正式回答本侯一次!”

“不愿意。”纪婉仪回答的干干脆脆,一点儿不带拖沓的。

谢景凉呼吸一滞。

他本以为,自己问了以后,纪婉仪怎么着也会思考片刻的。

现在人家回答得这么快,反倒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他现在好像,连为自己争取都资格都……

暗暗呼出一口浊气以后,谢景凉依旧不打算就此放弃。他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纪婉仪莫名其妙。“侯爷,草民刚从京城回来没多久,还没过够西郊郡的逍遥日子,实在不想回去。”

说这些都是虚的,最主要的一点是,她当初就是为了逃避跟熄灯了的婚事才来到西郊郡的。

现在若是再跟着谢景凉回京城,这算什么事儿啊!

“你昨天不是这么说的!”谢景凉心态崩了。

纪婉仪昨天的说法,他还勉强能够接受,可是今天说的,这……

什么叫还没有过够西郊郡的逍遥日子?

难道住在西郊郡就这么舒坦吗?

纪婉仪道:“侯爷昨天也不是这么问的!”

“你!”谢景凉磨了磨牙。“你现在不用急着回答,本侯给你……三日时间,三日之后,再回答本侯也不迟!今日就先到这里了,季兄,咱们明日再见!”

说罢,谢景凉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纪婉仪望着他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谢景凉到底是发现了她的秘密还是没有?

磨蹭了这么多天,这才说出想让她跟着一起回京城,究竟在搞什么鬼?

带着重重疑惑,纪婉仪走出了包间。

“哟,客观,您这是要离开?”小二冲纪婉仪露出了殷勤地笑意。

“嗯。”纪婉仪点了一下头,侧身准备避开小二。

“诶诶欸,公子,您现在还不能走!”小二伸出胳膊,拦住了纪婉仪的去路。

“干什么?”纪婉仪心中藏着事,这会子没心情应付小二,眉头一皱,冷着脸朝小二看去。

小二被她这幅深情给吓了一跳,定了定心神,道:“公子,您要走也可以,不过,您得先把饭钱给付了啊!”

小二上下打量着纪婉仪:“瞧着您仪表堂堂,衣着华贵,应该不是那种招摇撞骗吃霸王餐的吧?”

纪婉仪脸黑了:“……谢景,我是说,刚刚先离开的那个人没有付钱?”

“没有啊!刚刚那位公子要是已经付了,那小的也就没有必要再找您了不是?”小二似乎怕纪婉仪逃跑,又上前了几分,将原本拿在手里的毛巾搭在肩膀上以后,就张开双臂,做堵截状。“公子,您还是先把饭钱给付了吧!”

“这个谢景凉,原来在这里等着!”纪婉仪气的跳脚。

她说为什么这两天突然这么殷勤,课也不上了,要拉着她吃东西,原来是想蹭吃!

可恨的是,她今天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钱!

而惜文和拾墨,也被谢景凉扣在了侯府没一起出来。

小二的耐性用尽了,脸上的笑意一扫而空,他有些不善地看着纪婉仪,道:“公子,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吃霸王餐吧?”

“本公子还不至于穷成这样!”纪婉仪没好气的道。

小二道:“那自然是好的,就请公子赶紧付款吧!”

纪婉仪只觉得颜面无光,她堂堂将军府嫡女,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丢这种人!

最重要的是,这次丢人,还是谢景凉造成的!

简直太气人了!

“那什么,我今天忘记带钱了,要不这样,你叫个人跟我一起回家取?”

小二笑得非常讽刺:“公子您开玩笑吧?我们要是就这么把您给放走了,哪怕有人跟着,到时候到了你的地盘,我的人还不得任你拿捏?”

“我是季家的二公子,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多派几个人。”纪婉仪忍着脾气道。

“季家二公子?”小二笑得更厉害了。“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你刚刚先离开的那个同伙,就是谢侯爷吧?”

“正是!你们要是不想去季家拿钱,去侯府也是一样的。”大不了到时候她再把钱还给谢景凉不就得了?

不对,这顿饭本来就是谢景凉请的,现在却要她来付钱……这合该着她去找谢景凉要钱才对!

“公子,你是把我当傻子了,还是把自己当傻子了?去侯府要钱?哪怕刚刚那个人真的是谢侯爷,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进的了侯府的大门?”

这天底下,还没有听说过哪个侯爷会吃饭赖账的!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着吧?”纪婉仪憋着气。“要不我留在这里,你叫人拿着我的信去季家要钱?”

小二再度狐疑地打量起纪婉仪:“……这倒是个办法。”

“那还等什么?准备纸笔吧!”纪婉仪催促着。

小二可一点儿想要遮掩的意思都没有,说话声音不小,现在周围很多人都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简单地写了几句话以后,纪婉仪干脆回刚刚的包厢里继续坐着等。

……

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以后,谢景凉终于回到了季家。

“小姐,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惜文和拾墨两个人没有跟着您一起?她们两个人呢?”季母担忧的问道。

“别提了。”说道这件事纪婉仪就来气。“她们俩还在侯府待着呢。还得劳烦大娘叫人去侯府一趟,让她们两个回来。”

“还在侯府?难不成,她们两个得罪了谢侯爷?”季母更加担忧了。

到底是不忍心让季母跟着担惊受怕,纪婉仪只好避重就轻,说:“没有的事,我跟侯爷两个人出去吃饭,谁都没带随从……出来的急,忘了带钱,大娘你也知道,我的钱都在惜文和拾墨那里,她俩留在侯府,我就麻了爪子了。”

“原来是这样啊……”季母将信将疑。“她们没事就好。”

将事情讲清楚了,纪婉仪就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谢景凉的所作所为不得不叫她警惕,她得赶紧想好对策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