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娇妻入怀:我的老公会变身

娇妻入怀:我的老公会变身 第26章 这样对孩子不好_孟爷

时间:2020年10月30日编辑:李宓儿

虽然他的声音很低,但依然威慑力十足。雷月却并不害怕,稚嫩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转身欲抱住霍绅。霍绅却瞬移躲开了两米远,神色冰凉的看着她。...

可这时,房间里的男人突然消失,然后鬼魅的出现在了她身后。

“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霍绅压低了声音,不想吵到已经睡下的孟溪。

虽然他的声音很低,但依然威慑力十足。

雷月却并不害怕,稚嫩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转身欲抱住霍绅。

霍绅却瞬移躲开了两米远,神色冰凉的看着她。

“霍绅哥哥,你对孟溪姐姐好温柔。”雷月委屈的扁着嘴,声音里带着控诉。

“妄想!”霍绅一声冷笑,甚是冷酷无情,没有再理会雷月。

雷月站在原地,暗暗握紧了拳头。

妄想?

他是想告诉她,不是她的东西不能妄想?

还是在警告她?

无论哪一种,她都无所谓。

反正,总有一天,她会得到的。

第二天,孟溪一早就被霍绅叫起来吃早餐。

孟溪还困的很,赖在床上死活不肯起来。

“我不吃,你自己吃去!我还要睡觉!”孟溪无赖的裹着被子,背对着霍绅,一动也不动。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睡懒觉了,谁来打扰她都不好使。

霍绅冷着脸,不悦道:“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要吃!”

看吧看吧,又是为了孩子,他要是说不能饿着她,说不定她就起来吃早餐了呢!

孟溪听了很不爽,两脚一蹬,偏偏要和他对着干,“我不吃,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吃!咱们娘两今天减肥!”

“起来!”霍绅真的生气了,声音很是冰寒,伸手就去拉孟溪的被子。

孟溪还是死活不肯,耍赖的把被子裹了又裹,硬生生的将自己和被子裹成了麻花。

霍绅冷冷蹙眉,“最后问一遍,起不起来?”

“不起!”孟溪本着不蒸馒头争口气的原则,说不起那就不起,要是起了那多有面子。

不撞南墙不回头!

霍绅一声冷笑,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说时迟那时快,像是变戏法似得,孟溪身上的被子瞬间消失了干净,连衣服也不翼而飞。

孟溪惊呼,连忙缩成一团,大呼道:“你作弊!”

“起不起?”霍绅又问了一遍,这一次他的语气既冰冷又 不耐烦,明显已经失去了耐性。

孟溪知道他不好招惹,自己和他对着干,肯定是自己吃亏。

可是她又觉得很不服气,咬着牙坚决摇头:“不起!我肚子里的宝贝告诉我,他想睡懒觉!”

本以为,拿孩子作为借口,霍绅多多少少会让步。

哪想,霍绅不吃她这一套,也失去了对她的耐性,上衣一扯,强势的压了上来。

孟溪又是一声惊呼,但下一秒她的惊呼声就被他炙热的唇给堵住了。

流氓!

孟溪心里暗骂,身体却诚实的有了反应。

霍绅技艺高超,手指所过的地方,都让她觉得触电一般。

身子微微颤栗着,他炙热唇,攻城掠地,热情的横冲直撞,根本不给她机会退后逃脱。

好不容易,他的唇放过了她。

孟溪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恼怒道:“这样对孩子不好!”

大清早的,要不要这么激动!早知道,她就乖乖起床了!

“这样对孩子只会更好!”霍绅炙热的呼吸,来到她的耳边,轻轻含住了她的耳垂。

孟溪本能的一颤,不禁嘤咛了一声。

许久,这场热烈才结束。

孟溪缩成一团,恨恨道:“把我的衣服还来!”

一个响指,衣服完好无损的穿在了孟溪身上。

孟溪郁闷的起了床,再不敢和他对着干,乖乖准备吃早餐。

早餐已经凉了,霍绅吩咐雷华重新热了一下。

在厨房热早餐的雷华,十分奇怪,自言自语道:“奇怪,明明七点就做好了,这会儿都九点了,怎么动都没动?”

骨龙在他身边呼哧呼哧了两声,暗道天尊忙着办正事去了,肯定没时间吃早餐。

刚刚他路过门口,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哎......那个姓孟的也不知道给天尊灌了什么迷魂汤,以前寡言少语又高冷禁欲的天尊,现在都开始纵欲了......

孟溪洗漱完,雷华正好热好早餐。

孟溪也确实饿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霍绅坐在她对面,小口的吃着,神态优雅自若,十分的赏心悦目。

说来,也奇怪,她以为早上这么激烈,她肯定要累瘫痪。

谁想到她非但感觉不累,还感觉体力十分充盈。

“霍绅,我怀着孕,以后还是不要乱来了,对孩子不好。”孟溪再度强调,她本来就才怀了两个月左右,都说前三个月胎儿还不太稳,最好不要干坏事。

但霍绅和她不仅干了坏事,还很激烈......

霍绅顾及孩子,原本也不打算跟她做什么,但她不听话,所以他失去了耐性。

索性小惩大诫,再趁机输了一些能量给她,既对她好,对孩子也好。

不过,下次得控制,不能这样激烈了。

“对孩子好!”

霍绅抬眼,推了一杯神鹿奶到她面前,命令道:“喝掉!”

孟溪扁扁嘴,怕他又耍流氓,乖乖的喝了下去。

这玩意儿喝了一段时间,感觉也没有那么腥了,尽管她还是不太喜欢。

早餐后,霍绅又没了影子,连雷华也不见了。

酒吧里就剩下孟溪和雷月,以及骨龙。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孟溪也没有那么害怕骨龙了。

她闲的无聊,就去酒吧的仓库找了一颗球,丢来丢去的想让骨龙去捡回来。

骨龙却极度不配合,心里暗暗骂道:蠢女人,我又不是狗!

可是看她这么卖力,他要是不配合一下,好像感觉她挺可怜的。

对,就是可怜!

骨龙暗暗想着,还是起身走到球的位置,敷衍的用爪子刨了一下。

球滚回了孟溪脚边,孟溪开心的拍了拍手,“可以啊,不错啊,没想到你也不笨吗!”

骨龙不乐意了,呼哧呼哧的从鼻孔里发出声音,凶神恶煞的盯着孟溪,仿佛在警告她不许说他笨!

他可是神兽!神兽!

要不是看她可怜,他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孟溪又玩了一会儿,骨龙依然敷衍,一人一神兽把一颗求踢过去刨过来的。

渐渐地,孟溪就失了兴趣。

这时候,雷月从楼下走了下来。

她穿着一套粉色的运动短裙,青春洋溢,稚嫩的脸上,满是活力。

骨龙对雷月不太喜欢,比起孟溪,他更觉得雷月讨厌!

所以见到雷月下来,骨龙朝她呲牙咧嘴的恐吓。

雷月依然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直接无视了骨龙,在孟溪身边坐了下来。

“孟溪姐姐,你是不是很无聊啊?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儿?”雷月说道,表情天真无邪,像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女。

孟溪看着她的脸,实在没办法厌恶,可是心里却莫名的抗拒雷月。

雷月对霍绅的喜欢不加掩饰,甚至自信满满。她虽然怀着霍绅的孩子,可霍绅和她结婚,对她照顾有加都是因为这个孩子。

霍绅对其他人明明都是一样的,偏偏把雷月留在了酒吧里面。

孟溪有些不爽,直截了当的拒绝,“不去!”

雷月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笑了起来,“那好吧,我本来想带你去看看霍绅哥哥在做什么呢!”

闻言,孟溪诧异的看向她,“你知道霍绅在干什么?”

霍绅一向神神秘秘的,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雷月居然知道?

这个认知,让孟溪心里十分不快。

“当然知道啊,怎么了啊?霍绅哥哥难道没有告诉你,他去做什么了吗?”雷月一副惊讶的表情,眼底却藏着笑意。

孟溪抿唇,径自上了楼,“没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要去你自己去好了,我累了!”

雷月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呼哧呼哧!”骨龙发出了警告的声音,这个女人在搞什么东西?虽然他不懂女人之间的小把戏,可是雷月跟孟溪说了话之后,孟溪就明显有些不高兴了,有古怪!

再说了,天尊去了哪里,只有他和雷华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可能知道?

要么就是她撒谎,要么就是她偷听到的!

不行,这件事情,得告诉天尊!

这头,霍绅刚确定了酒庄的位置,雷华和房东在一旁签合同,刚签约完,骨龙就传音了过来,告诉了雷华雷月和孟溪的对话。

雷华转述给了霍绅,霍绅听完,眉心拧了一下,神色瞬间变得无比冰寒。

回到酒吧,刚好是午饭时间。

骨龙闻到气味,就迎到了门口,摇着尾巴撒欢。

霍绅冷着一张脸,冷冷看了他一眼,“你是狗吗!”

他的语气,十分不爽。

骨龙瞬间懵了,他今天没招惹天尊啊?

平日里他也会撒欢,天尊虽然爱答不理的,可是也不会发火啊?

躺枪的骨龙十分委屈,可怜巴巴的去了一旁,一步三回头,眼眶亮晶晶的,好似要哭了一样。

霍绅并不理会他,径自上了楼。

他上楼之后,雷华才对骨龙道:“以后把雷月看好了,最好不要让她靠近孟小姐,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回来的路上,天尊的脸别提多难看了。

骨龙呼哧呼哧了两声,表示不服,心道:天尊肯定是因为今天的事情生气,他发誓以后雷月敢靠近孟溪,跟她说些有的没的,他就把她拖进小黑屋!

可是,雷月也没干啥,就说了几句话,然后孟溪就不开心了。孟溪不开心了,天尊也不开心!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天尊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雷华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但他不敢问,也不敢说,免得自己踩了一地的雷。

心里叹了一口气,雷华进了厨房。

骨龙在背后嘲笑他,呼哧呼哧了两声,雷华地位越来越迷了,都开始当家庭煮夫了,还是做给一个女人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