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与夫斗其乐无穷

与夫斗其乐无穷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要给我丢人_小飞马

时间:2020年06月29日编辑:小蒋

  “我只是觉得现在去有点早而已,我觉得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吃吃饭什么的!”沈云溪一边跟着凌寒澈走向停车场,一边对着凌寒澈真诚的说道。  “看来你最大的爱好不是做服装设计师,而是吃!”凌寒澈喃喃道。  “咋了,吃是保证人们长命百岁的最好方法,也是解决各种烦恼的最好途径!”沈云溪自豪地说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要给我丢人

“所以,你是想等宴会结束之后再去吗?”凌寒澈扭头白了一眼沈云溪,随后拉着沈云溪继续往停车场走去。

“我只是觉得现在去有点早而已,我觉得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吃吃饭什么的!”沈云溪一边跟着凌寒澈走向停车场,一边对着凌寒澈真诚的说道。

“看来你最大的爱好不是做服装设计师,而是吃!”凌寒澈喃喃道。

“咋了,吃是保证人们长命百岁的最好方法,也是解决各种烦恼的最好途径!”沈云溪自豪地说道。

凌寒澈这个家伙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得吃对于人们的重要意义,竟然说我的最大爱好就是吃。全世界的人的爱好都是吃好吧,你一顿不吃可以,你试试十顿不吃试试,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到了!”凌寒澈在停车场看见了自己的那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直接对着身边的沈云溪缓缓说道。

说完话之后,凌寒澈直接拉着沈云溪走向限量版的莱斯莱斯,走到车跟前时,凌寒澈用车钥匙解开了车锁。沈云溪直接走到副驾驶的跟前,打开了车门正打算上车时,突然脚下一滑……

“啊……”沈云溪直接往身后倒去。

凌寒澈刚想走向主驾驶座位,就听到沈云溪的大叫声。他赶紧转身打算查看请看,就看见沈云溪往自己这边摔来。于是,凌寒澈伸出双手,搂住了沈云溪的腰,一下子将即将摔倒的沈云溪扶稳了。

沈云溪以为自己会和地面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谁知道自己竟然悬在了半空中。于是,她好奇的睁开了双眼。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入眼地便是凌寒澈英俊帅气的脸颊。凌寒澈正在欣赏着沈云溪干净纯洁的脸庞,谁知道沈云溪突然睁开双眼,他吓了一跳,随即将沈云溪扶起站稳。

“走路都不会走吗?今天去参加凌氏答谢晚宴,好好走路,不要给我丢人!”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凌寒澈故意不露任孟表情地说道。

这个女人什么情况,走个路都走不稳。要是在答谢晚宴上,不知道会被多少色狼虎视眈眈着。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要给她打扮,要是知道打扮之后的她这么……自己肯定不会给她打扮的。

“我那是没有站稳,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丢人的!”沈云溪气呼呼地看着凌寒澈,一脸不开心地说道。

“那就好!”凌寒澈说完话之后,直接走到了驾驶座,坐上了车。

沈云溪见状,也跟着凌寒澈坐上了车,随后脸朝着窗外看去,不再看凌寒澈的脸。

刚刚要不是凌寒澈救了自己,估计自己现在屁股都摔开花了。不过这个凌寒澈的嘴实在是太毒了,根本不给自己感谢他的机会。

凌寒澈发动了车子,直接开出了黄金商场。

“我们现在去哪?”沈云溪看着凌寒澈,好奇地问道。

“凌氏!”凌寒澈言简意赅地回道。

“可是我现在好饿啊!我们能不能去吃点东西再去凌氏答谢晚宴啊?”沈云溪看着凌寒澈,一脸恳求地问道。

“凌氏下面有面包和冰淇淋,待会去凌氏答谢晚会之前,你可以先吃一些垫吧垫吧!”凌寒澈一边开着车,一边严肃地说道。

“你不饿吗?”沈云溪看着面无表情的凌寒澈,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个凌寒澈难道都不会饿的吗?怎么自己的肚子这么容易饿呢?难道自己的肚子和凌寒澈的肚子有什么区别,还是男人和女人的食量不一样?

可是也不对啊,一般的男人不是应该比一般的女人食量大吗?怎么到了凌寒澈和自己这边,就反过来了呢?

“不饿!”凌寒澈用余光瞥了一眼沈云溪,随后淡淡地说道。

“真不是知道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感觉平时都没有见过你饿过!倒是晚上的时候,有个爱吃夜宵的习惯!”沈云溪仿佛想起了什么,直接给了正在开车的凌寒澈一个大白眼。

“我也不知道你是吃什么长大的,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噼里啪啦的讲话,你嘴不累吗?”凌寒澈淡淡地说道。

“我就爱说话,人长着一张嘴就是为了吃东西和说话的。我现在没有东西吃,凭什么不让我说话?你要是想让我不要讲话,就用东西堵住我的嘴!”沈云溪愤愤然地望着凌寒澈,一脸不满地对着凌寒澈说道。

这个凌寒澈真是太过分了,我吃饭说我能吃,我说话又说我太能说。这种大集团的总裁真是太难伺候了,在他们面前,说话吃饭竟然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马上就要到凌氏了,待会我就用面包堵住你的嘴!”凌寒澈奸笑了一声,慢悠悠地说道。

蠢女人,除了吃就会说,这家伙生活的梓晨趣也真是够单调的。不过,作为设计师,在舞台上的她确实还是很光彩夺目的。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在私底下,就又能吃又能说,完全跟这长相不匹配啊。

“最好用面包加上冰淇淋,一起堵住我的嘴!”沈云溪朝着凌寒澈做了一个鬼脸,随后笑嘻嘻地说道。

“放心吧!这种事情我最在行了!”凌寒澈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凌氏,喃喃地说道。

没过多久,凌寒澈和沈云溪便到了凌氏的楼下,下车之后,凌寒澈直接带着沈云溪走进了凌氏楼下的面包冰淇淋店。

沈云溪在挑了两个面包和两个冰淇淋,随后便随便找了两张桌子,和凌寒澈一起坐了下来。

沈云溪在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面前的面包和冰淇淋,此刻的她眼中只有面包和冰淇淋,至于其他的东西,都直接略过。

“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吃,你也不怕把我吃穷!”凌寒澈一边欣赏着沈云溪大大咧咧吃东西的姿势,一边抱怨着。

“我就是一天吃一卡车的面包和冰淇淋都吃不穷你,好吧!你作为凌氏的大总裁,请我吃个面包和冰淇淋都这么心疼,真不知道你是不是个假总裁。”看着面前的凌寒澈,沈云溪好奇地问道。

凌寒澈这个家伙,自己喝瓶红酒都万把块钱,请我吃个几十块的面包冰淇淋竟然在这装穷!在这家伙的心中,我到底是有多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