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龙傲天和玛丽苏的那些事

龙傲天和玛丽苏的那些事 十_Legenz小说

时间:2020年10月29日编辑:小蒋

红发少女苏师姐此时很是郁闷,就刚刚白衣少年嘴皮说了句‘我是主角’她们立马就被影藏依旧的人性化水灵袭击,虽然少年再次很快几剑就把哪两个打成...

白衣少年小心的跨过了那高立的门槛,手中的黑色木剑我的紧紧的,他看了看里面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后,才放松了点全身的警惕,慢悠悠的走到这已经坍塌一般的庙中的第一个房间。随后另外两个美妙的身影,也随着他一起进到房屋里,然后站在白衣少年的身后,少年转身看向两位美人,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你别说话!”突然站在他左边的红发少女说道,她脸色有点黑这很是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红发少女苏师姐此时很是郁闷,就刚刚白衣少年嘴皮说了句‘我是主角’她们立马就被影藏依旧的人性化水灵袭击,虽然少年再次很快几剑就把哪两个打成了虚无,所以并没有什么危险,除了少年在可爱少女(年)欧阳冰面前刷了下好感度。

红发少女面对一旁可以说快被少年攻略的欧阳冰没话可说,只觉得胸口的伤势复发有点疼痛,和感觉这位总是龙傲天的未来老乡很是无语。

少年仿佛知道知道少女的心思,笑容变得有点尴尬,轻轻的耸了耸肩,然后开口问道:

“你们没有学什么探测的技能吗?”

“我们其还有探测法术了龙大哥,可这里到处都有都有化灵水,说以灵力干涉很大。”

欧阳冰此时拿着一张符箓,此时正在微微的散发出淡蓝的光伏照亮了黑暗房屋,看了看周围,地面上此时铺满了裂痕和兵器法术留下来的坑坑洼洼,,还有些年代依旧早已经破碎的法器,这里这里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生灵的痕迹。

白衣少年见此镜像微微的皱眉,然后对红发少女问到:“为什么这里连一具尸骨都没有吗?不是说这里经过了激烈的战斗吗?”

“这-”苏师姐也皱了皱眉头,然后也看了看周围,“可能被化灵水化掉了?毕竟这里也有万年之久了。”

白衣少年仿佛对着答案不满意,他很先说一句,“这太简单了”,不过他可不想立flag,可是他的直觉告诉这不会这么容易的,虽说flag这种东西听起来玄妙,不过他对此并不陌生也不惧怕,不过现在他带人呢,所以尽量还是不去作死吧。

就在少年思考时,一个淡淡的蓝光已经悄悄的飘到少年的头上,不过还没等它偷袭,一股剑气已经将它劈成了碎片。

少年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女,红少女此时只是脸色淡定对他笑了笑,不过少年可以在她的眼神中看到怒意,感觉到了带有危险性质的眼神,少年只是扣了口脸表示歉意。

少女只是对他哼了一声,然后谨慎的再次观察了周围,发现没什么危险后,再次转头恶狠狠地走了过来。

“你能不能不这么作死啊!”少女低沉的对少年说道。

“呵呵”少年双手举起,尴尬的笑了笑再次表示歉意,不过不一会就在此严肃起来,“不过实话这里有点平静,有种在大风之眼的感觉。”

红发少女只是叹息了一声,然后靠近了少年的耳朵,小声的对他说道“你少说点这些话,气运这种东西在这里可真实的很!而且这事常识,别傻乎乎的被抓去切片。”

白衣少年只是哦了一下,然后退了一步然后小声的嘀咕道,“修仙还搞切片啊!”

红发少女再次白了他一眼,然后有点不耐烦的说道,“那行把你抓去炼丹。”

此时二人站的特别的近,红发少女仿佛咬着少年的耳朵低估这什么,如果第三人看到此景可能误会成恋人的秘密私语,而这第三人就是站在一旁仿佛被遗忘的欧阳冰。

长被误会成女孩子的少年此时有点蒙,他认识苏师姐也有段时间了,知道她是一个严谨的人,平常也是不近男色的,虽然有很多出色的男修围绕这她,可不知为何她尽然对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做出如此亲密的活动。而这不是最奇怪的地方,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他仿佛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位龙大侠仿佛有种奇怪的魅力。

龙大侠注意到了一旁发呆的欧阳冰,好像读出了他迷茫的眼神,然后自觉的退了几步,退出了跟红发少女看似亲密的举动,然后没等少女据需训斥刚才他作死的行为,一步踏到了欧阳冰的身旁。

“你没事吧?”

欧阳冰刚愣神根本没注意到白衣少年的靠近,被突然问道有点受惊,像只兔子往后跳了一下。

“没-没事,就有点走神。”欧阳冰有点惊慌的回答到。

红发少女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皱了眉头也快速一步走到了欧阳冰的身旁,关切的问道:“小冰没什么事吧?有事快说秘境里诡异莫测的。”

欧阳冰看了看这二位,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只是有点弱弱的回到,“没事苏师姐,就事感觉有点诡异罢了。”

苏师姐听此眉头跳了一下,没等她回话,突然从房屋一旁冲出了一柄蓝色的飞剑冲着她刺来,没等苏师姐反应过来,一柄黑色的木剑已将挡她身后,挡住了杀向她的袭击,然后一挥手将它劈飞。

白衣少年眼急手快之下挡住了刚才的袭击,而蓝色的飞剑也如同其他袭击他们的化灵水化物被击成了碎片在空中慢慢化为了虚无,可白衣少年觉得刚才有什么不对劲,应为以前他击飞这些东西时就放用剑打在空气上,而刚才他明明感觉到了击打了实物。

立马把注意往刚才飞剑被击飞的方向看去,发现刚才他确实击飞了一样东西,事一个黑乎乎仿佛铁做的东西,看起来破破烂烂看不出是什么。像一个刚被扔出去的废铁,而刚才那些蓝光就附在上面把它塑造成一柄柄飞剑。

看见飞剑快速的逼近他们,白衣少年立马将手中的木剑挡在身前,然后低声了一声万剑诀,黑色的木剑再次爆发出蓝色火光,随后一阵刺耳的剑鸣声那些飞来的蓝色光所化的飞剑被看不见的力量割碎然后消失。

然而者并没有瓦解刚才的危机,只见蓝光飞剑破碎后落出来里面包裹金属的碎片,而这些碎片并没有被少年的攻击拦下,它们依旧随这惯性朝着白衣少年飞来。

"封!!!"

而就在碎片击中少年时,站在一旁的的欧阳冰已经掐了一个手印,然后一道蓝冰色灵力所化的封字出现在少年前方。那飞过来的残渣碎片撞到那灵力所化的字如同撞上坚不可摧的铁墙,随着几声金属的碰撞的声响起,所有飞来的碎片便散落在白衣少年眼前。

白衣少年见此却没有放松警惕,只是回了个手势表示谢意,眼睛并没有离开那些碎片身上,因为他用中这些碎片上另有玄机,果不其然不一会蓝色的光芒在那些碎片上快速的聚集重新恢复成一柄柄蓝色的飞剑。见此少年没有犹豫,再次念出一句‘万剑诀’,然后劈向那些正在恢复的飞剑,随着再一次的剑鸣那些刚刚开始恢复的的飞剑在此化为了废物碎片。

“我们走!”少年对身旁的两位美人喊道,然后快速的往一个飞剑出来的另一个方向的门户跑去。

苏师姐见到如此诡异的情况也没有犹豫,听到少年的喊声少女拉着还有点愣神的欧阳冰便立马跟了上去,她毕竟也闯荡这个修仙的世界好多年了,她自己也算是个老江湖了。

三人快速跑出了刚才的大厅,等他们踏入走廊时的时候,少女只想刚才她们出来的门户,对着已经反映过来的欧阳冰吩咐道;“小冰用符箓吧这封住!”、

欧阳冰听此立即明白苏师姐的意思,转身面对刚才的出口,随手从衣服里抽出来一张符箓,放在眉心上快速的念着起一段咒语,符箓在咒语和真气触动下发出淡淡的光彩,等咒语结束后欧阳冰把开始冒光的符箓扔向出口。

符箓再飞向门户的半空被蓝色的灵气烧掉化成了一大大的‘封’字落在门户上,随后很多密密麻麻的符文凭空出现在那字的周围,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阵法印在空气中。

砰!砰!砰!

就当阵法幻化成型时,已经恢复的蓝色飞剑再次袭来,不过很快就被一股灵气所化的屏幕拦下,门户似乎被一面铁墙堵住了去路,那些撞在屏幕上的飞剑应为自己的惯性被崩断,再次掉落在地上。

砰!砰!砰!

尽管如此飞剑似乎并没停下它们的进攻,很多飞剑虽然断裂不过数量却一直在增长,很快便如同如同开了洪流一般数撞像灵气所化的阵法,恐怖的力量让空气都在猛烈的抖动。

砰!砰!砰

三人见此知道阵法恐怕支撑不了多久,所以就当恐怖的撞击声再次响起,三人便立马提升速度往另一处遁去。

跑了不知道多久,途中穿越过无数的的走廊和房间,三人终于在视乎莫人私人书房停了下来,红发少女喘着气靠在一面墙上,疑惑的看着一帮紧盯着外面的白衣少年。

刚才的跑路她和欧阳冰事开启真气的,本来她还怕没有一点真气或灵气波动的白衣少年跟不上她们,可他却以硬生生紧跟着她们,前期似乎比她跑的更快,而且体力上面他到现在甚至根本没喘一下,甚至停下来的原因也是她的伤势。

“难道他有什么基因强化,毕竟事五百年后的人了,”红发少女用真气再次压制胸口上再次传来的疼痛。

“你没事吧?”白衣少年转身看像她,带着温柔和关切的语气问道。

“还行,”她揉了揉胸口然后回到。

白衣少年听此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外面,眉头微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手中紧握着黑色的木剑然后准备踏出了他们所在的房间。

他在他们还在跑路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对经了,而刚才他们停下来的时候这种感觉越是浓郁,仿佛什么巨大危险东西就在附近。

紧握着手中的木剑,心跳似乎跳的更快乐,身体似乎从冰冷开始升温,一种感觉高速他踏出这里会有危险,不过经管如此他感觉嘴唇在抽动,眼睛在萎缩,这种体会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

红方少女看着少年突然的变化,一种直觉再猛烈的告诉他前面的男人正准备作死,可就在她准备阻止的时候,少年突然加快脚步然后踏出房间朝着一方跑去。

————————

一个威武的大门外,一并破碎的太刀周围绕一群微微闪亮的蓝色光球,他们击中在一个个贴在太刀上,把它抱得紧紧的,很快原本破碎的到慢慢的恢复了它原本的姿态。

在刀一帮更多蓝色光球正在迅速的挤在一起,开始慢慢的形成一个人的身影,这身影五官模糊,看不出是男是女,跟白衣少年干掉的那些身影似乎一样,唯一的不同是它的背后有这一个大大的‘剑’字。

这个身影跪在刀前面对这一扇已经坍塌一般的大门,似乎在等待这什么,一直不断的雨打在他模糊的脸上,可它却丝毫没有动静仿佛一坐千年雕像,静静的看着它的‘剑’,宁静而且安宁。

不过很快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这段万年不变的安宁,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从一处门户踏出,诡异的化灵水所化的雨打在他身上,他脸色淡然表情却带着一点点的笑容。

那人影没有转头看向他,只是继续的看着它那块恢复的武器,可就在少年踏入十步内,一个混在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何人来挑战吾的剑道?”

白衣少年听此忽然停顿,眉头微皱看向那人应和他背后的剑字,然后用一种不屑的语气回到。

“用刀者何来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