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Kenosis倾空礼赞

Kenosis倾空礼赞 第五幕·隐修会的古代通道·第五场_月台小说

时间:2020年10月29日编辑:小蒋

    “哼...果然过去这么多年,雅灵的口气还是没有变,和那些崇尚人类至上主义的人一样自大。”克拉多斯向前跨了一步,这一动作弄得站在最...

“的确呢,艾丝莉恩姐姐,我那时候并没有从牧首冕下那里感受到暗元素的光芒哦。”西尔维娅试着把语气调整成天真的状态,听起来感觉奶声奶气的。

“西尔维娅妹妹,你...”艾丝莉恩很惊讶,她不明白西尔维娅这个时候为什么会突然帮潜在的敌人说话。“你不能信任他,他是提夫林!而且他在这里潜伏了这么久,还提到了深渊和深渊魔族——要知道深渊就是下界的位面之一,他想要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邪恶力量招魂啊!”

“哼...果然过去这么多年,雅灵的口气还是没有变,和那些崇尚人类至上主义的人一样自大。”克拉多斯向前跨了一步,这一动作弄得站在最前面的米希里直接举剑。

可是这位提夫林老人并没有要退让的意思,而是选择在少女们面前发出他的指控。

“上界和下界本没有善恶之分,也不存在正义与邪恶的对立,深渊和这个世界是一样的。只是这个世界的智慧生物凭借自己的审美和价值观,去给一切划分阵营,真是可叹,这套位面的价值观怎么能用来评价另一个位面的存在呢?”

“我多年来在里奥斯生活,也去过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无一例外,只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就会受到这些地表种族的通缉。”

“不过,在地表不受欢迎的我却发现,在地底领域,我的身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敬。”克拉多斯继续说到。

“那时我曾经以里奥斯人的身份,加入了圣弥萨督隐修会。当时五圣灵的五个教派还尚未合并成里奥斯正教,圣弥萨督隐修会只是一个崇拜元素秘识大师弥萨督的诺斯底结社(Gnostikís-Omáda)罢了。”

“他们在内部传播交流的所谓秘术秘识,其实大部分都是元素魔法(Stoicheiódis-Mageía),而作为提夫林的我,和那些还需要评定元素亲和的人类不一样;因为并不是我在亲和元素,而是元素在亲和我——所以西尔维娅同学,如果你知道精灵的体制是怎么回事的话,就能理解为什么那位雅灵小姐也拥有七元素亲和了。”

“艾丝莉恩...?”西尔维娅没有和克拉多斯对话,而是直接指名身后的金发雅灵,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不信任。

“嗯...好吧...我之前说过的,西尔维娅妹妹,你不应该这么早知道这些事情...”艾丝莉恩有些支支吾吾。

“她不愿意说,没关系,我知道雅灵小姐为什么会忌讳这个,很简单。”克拉多斯冷笑着说到。

“元素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在主位面中有无数个位面里都存在元素,甚至还有单独的元素位面,只不过这个世界的元素比较特殊,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很特殊——它被此位面独有的规则所控制,因为它正处在整个主位面的中心!”

“知道元素在这一规则下会发生什么变化吗?”克拉多斯越说越起劲,好像自己快要得手了。

“元素本身活跃的、带有自身意志的精神实体,能够凭借自身的喜好去改变具体的客观存在,这种能力在这个世界位面被视为反规则,所以这个世界位面的一切元素都被剥夺了意志,它们变成了死物。而我身上那来自下界深渊的魔族血脉,正是违反这个世界位面规则的东西,是这个位面的规则漏洞。我的一半灵魂并不来自这个世界,也不为它所限,所以我可以吸引这些‘死去’的元素们,令它们活化,摆脱规则的束缚。所以我根本不需要什么魔法,都可以直接让它们为我服务,这就是深渊魔族的天赋。”

“只不过,以前的活化都仅限于在节省效率上;当我有一天意外地发现,隐修会的圣堂之下其实有一个天然地穴时,我试着打通了地穴,就这么进入了地底领域。”

“地底领域的生物无来由地崇拜我的血脉,我相当好奇,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已经受到了深渊的捕获。同样地,我也在研究,在地表进行元素召唤再活化元素,比起在地底领域进行同样操作的效果要差得多,我把这一切都联系上了深渊——因为地底领域是这个世界位面的最底层,距离下界最近,且很容易受到下界的影响。在这里,世界位面的规则很脆弱、且越来越脆弱,就好像有一只不断向上挖掘,吞噬一切的巨噬蠕虫(Dhole),终有一天这层边界会破裂的。”

这些话都是给西尔维娅说的,而说到破裂...她忽然想起来,自己被哈瑞斯一行人带离的,正是一个巨大的裂谷,而且从自己那个墓室的位置飞到裂谷上方需要很长时间。就算她没有见过裂谷长什么样,克拉多斯的话也的的确确令西尔维娅体验到了既视感。

“现在,多亏了你的‘父亲’,我不但知道边界已经破了,我还知道边界刚刚好破裂在最令人在意的位置上——这才有了人类自讨苦吃的行为,他们居然打断了倾空,哈哈哈哈...”克拉多斯大笑起来,他还从来没在人前做过这种表情,可是说出这些话时,他很放松,就好像终于熬出头的潜伏者。

“这不可能,你在说谎!”艾丝莉恩叉起腰,准备要反驳对方。“西尔维娅妹妹明明是半年前才苏醒的,下界对世界位面的影响不可能在那么多年前就发生了,就算是地底领域也不应该,那时候倾空明明还没有被打断!”

“差点忘了自大的小姐们呢,哦...我要是告诉你她们的历史,这两位雅灵小姐肯定会不高兴的,对吧?”克拉多斯并没有直接回应反驳,反而用抑扬顿挫的语气说出了如此挑衅的话来,弄得米希里和艾丝莉恩都在对他怒目而视。

“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米希里呼喊起来。“西尔维娅,他是敌人,不要被他骗了!深渊魔族有控制心灵的精神魔法,这个提夫林的老不死说不定也会!”米希里的劝导比起艾丝莉恩就差多了,最起码西尔维娅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能够免疫元素魔法和物理攻击,她不可能不去怀疑自己的身体是否一样可以免疫精神攻击。

“没关系,你接着说。”银发少女没有理会米希里,而是朝那边得意的克拉多斯喊到。“如果你说的内容能让我满意,我就留下来慢慢听你说。”

西尔维娅的发言惊呆了两位雅灵小姐姐,却正中克拉多斯的下怀。他站在那边笑得更大声了,心想着果然新生的灵魂就是好骗,这个倾空圣体就像婴儿一样,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且只凭兴趣行事。

他笑哈瑞斯的傻,哈瑞斯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倾空圣体,却带着她从公教叛逃;他又笑雅灵太过精明而误了计划,自认为这个阶段的西尔维娅不应该提前接受理念教育,不应该知道她真实的身份。

实际上这一切所谓的“真相”,对于一个好奇心强、求知欲旺盛的天真少女来说是多么有吸引力!

“......为什么。”艾丝莉恩咬牙切齿,她很后悔刚才没有带西尔维娅离开,现在要带走西尔维娅的话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这个克拉多斯还在那边不断蛊惑她,跟她说一大堆她现阶段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

“西尔维娅...妹妹,你还、相信我吗?”艾丝莉恩说着,伸手想要触碰银发少女的肩膀,但又缩回了手。“西尔维娅...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相信哦,我一直都相信艾丝莉恩姐姐呢,还有米希里,我也相信你。”银发少女用非常轻的声音说到,这些话本来作为提夫林的克拉多斯是可以听到的,但是此刻他正在嘲笑人类和雅灵的白给,因而没注意到。“所以,艾丝莉恩姐姐,还有米希里,你们相信我吗?”

“我相信西尔维娅做出的选择永远不会有错误的结果...”艾丝莉恩的语气有些古怪,她不知道是该说出梵塔那句‘倾空圣地做出的选择永远不会有错误的结果,只会有和结果悖离的我们。’,还是应该说‘我相信你的选择,因为你是我的西尔维娅妹妹。’,最后就变成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