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为了在异世界拔出剑我不再穿男装

为了在异世界拔出剑我不再穿男装 第七十八章 冬天,彻底回来了啊…_糖酥菌小说

时间:2020年08月28日编辑:小蒋

泽川头顶的猫耳抖动了一下,他看向了美狄斯那边,随后用力的蹬了一下魔物的鼻子,向后翻身,跳了下去。而美狄斯这边,躲在橡胶罩角落里的可妮莉娅...

“哧!”泽川手中的刀将四臂雷神(赤)眼睛以上的头部给砍掉了。

“吼!”魔物痛苦的吼叫着。

泽川头顶的猫耳抖动了一下,他看向了美狄斯那边,随后用力的蹬了一下魔物的鼻子,向后翻身,跳了下去。

而美狄斯这边,躲在橡胶罩角落里的可妮莉娅将自己的刀**了地里,手紧紧的抓着刀柄,以防被往美狄斯身边的汇集的气流卷进去。

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并且用一只手护在脸前。被气流带动起来的沙土刮到了她露在外面的皮肤,瞬间就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红色的划伤。

而站在这风暴中心的美狄斯也一样被沙土划伤,可是她毫不在意的继续咏唱着魔法咒语。

“风聚为形,激冲成刃,以契约之名,为我所用。””

渐渐的,周围旋转的气流停了下来,一团附带沙土的气团悬浮在美狄斯的身后。

她抬起了头,看着泽川从那个魔物的身边撤离了之后,她将右手伸向了前方,对着不远处的魔物—四臂雷神(赤)。

“Emission(发射)”她轻轻的说到。

瞬间,他身后的气团中分出了数股气流,飞向了她手对着的那个魔物。

而那个魔物正因为视野的丢失而慌乱的时候,那几股气流便将他困在了原地。

随之,气流的速度与大小都增加了,那气团在短短的几秒,便全部飞了出去,将十几米高的魔物完全包在了里面。

美狄斯伸到前面的右手渐渐做出了握紧的动作,而那个巨型气团也跟着一起开始缩小。

随着气团的缩小,那见面传出来了明显的沙尘摩擦声与魔物的嘶吼声。

时不时从里面溢出来的电流又被气团中的沙尘带了起来,卷了回去。

突然,美狄斯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而那个气团也在两息之间便缩成了一个小球,随之又直接缩到了一个半径一米左右的气团,那么大之后,包裹在外面的气流便炸开了。

那些被气流带动的沙土也散落下来,而随之一起掉下来的还有那个魔物手中拿着的武士刀的缩小版。

——

在那之后,他们三个人拿上了掉落的两把战利品,通过贝尔菲打开的传送门,直接回到了圣德鲁村安德的药剂店门口。

泽川他们刚推门进去,在工作室听到开门声的阿芙拉就跑了出来。

“欢迎光临…”

本来面带笑容跑出来的阿芙拉看到满身伤口走进来的可妮莉娅后,她惊慌的跑了过去。

“你没事吧?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啊?”她慌张的问到,可是还没等可妮莉娅说什么,她便说到,“总之先进休息室治疗一下伤口吧。”

“呃…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啦…”可妮莉娅尴尬的笑着,虽然她想跟阿芙拉解释,但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她拉进了休息室。

泽川看着她们两个还没有反应过来,被拉进休息室的可妮莉娅便又惊慌的跑了出来。

她脸颊微红的看了眼泽川,随后便将开着的房门关上了。

泽川他们两个则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做了下来。

泽川看向身边的美狄斯,问到,“你不用治疗吗?”

“这种程度的划伤再过两分钟左右就会痊愈了。”美狄斯淡淡的说到。

泽川看着她脖子上正在渐渐愈合的伤口,“会疼吗?”

美狄斯看着他,坏笑了一下。朝他的脸凑了过去。

“唔…”

泽川用手摸着自己刚刚被咬了一下的下嘴唇,脸颊微红的看着面前的美狄斯。

“大概就是这样的痛感。”她笑着说到。

“美狄斯…你…”

“咔哒!”休息室的门开了。

阿芙拉略微生气的走了出来,而可妮莉娅则跟在她的身后。

“这么快吗?”

“嗯,只是些轻微的刮伤…”阿芙拉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脸怨念的看着他。

“怎…怎么了吗?”泽川紧张的问到。

“我之前跟姐姐说过了吧…不要让这孩子受伤。”

泽川尴尬的点了下头,“嗯…”

“那个…”美狄斯跟阿芙拉解释到,“其实是我在引导高阶魔法的时候误伤了她,抱歉啊,阿芙拉。”她又看向站在阿芙拉身后的可妮莉娅说到,“对不起…让你受伤了。”

“不、不…”可妮莉娅慌张的摆着手,“多亏了美狄斯小姐才能解决那个魔物,而且你也被自己伤到了吧,伤口不要紧吗?”她笑着问到。

美狄斯摇了摇头,“没事的。”

“嘛…”阿芙拉看着泽川说到,“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好说什么。”

“嘿嘿…”泽川轻轻的笑了笑。

“但是…”阿芙拉继续说到,“姐姐为什么要把这孩子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

“这是个意外,其实我是想把她留在家里的。”泽川解释到,“只不过在用传送门的时候不小心把她带过去了。”

“那为什么不直接将她送回去啊?”阿芙拉追问到。

“呃…”泽川无言以对的低下了头。

阿芙拉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说到,“姐姐要多保护好她们啊…”

“是,我知道…”

“既然这样,那可妮莉娅以前和这次的医药费都算在姐姐的头上可以吧?”她问到。

“嗯…”泽川下意识的答应到,过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抬起头,不解的问到,“医药费?冒险者的医药费不是工会报销的吗?”

“是啊。可是这孩子又不是冒险者。”她看向可妮莉娅,淡淡的说到。

“哦………诶!?”

——

“你原来不是冒险者的吗?”泽川诧异的问着可妮莉娅。

可妮莉娅有些尴尬,却一副理直气壮的说到,“我…我也没说过我是冒险者啊。”

泽川一脸无奈的看着她,而可妮莉娅则脸颊微红的别过了视线。

(说起来…至少管她要冒险者卡片的时候,确实没有给我来着…)

“那你之前那个新手初始武器是哪里来的啊?”泽川不解的问到。

“之前在来这个村子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强壮的男人…”

“嗯。”泽川轻轻的点了下头。

“那把剑好像是他在打魔物的时候掉落的,然后他就把那把剑给我了。”

“哦~原来如此…”泽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完全没听懂原因是啥…)

(对了!)他一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笑了起来。

他主动的眨了一下眼睛,随后便盯着可妮莉娅的眼睛看。

“原来如此…”他一边看,一边坏笑了起来,“想不到可妮莉娅还会撒娇卖萌啊…”

“啊!”可妮莉娅满脸通红的跑了过去,捂住了泽川的嘴。

“太狡猾了!这种时候不许用这个能力!”

“唔…”泽川握住了她的手,将她从自己的嘴上拉了下来,“没什么的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也用这个了吗?”

“那不一样…”她底气不足,但倔强的说到。

“咳咳!”美狄斯故意用力的咳了两下。

可妮莉娅和泽川看向了她。又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她们的下半身。

这时候她们两个才发现,可妮莉娅一条腿的膝盖跪在了沙发上,而她的屁股也已经坐到了泽川膝盖上,她的手还被泽川用力的握着。

“唔!”她慌忙从泽川的身上逃离,满脸通红的回到了阿芙拉的后面。

“比起那些,我们还是先带这孩子去申请成为冒险者吧。”美狄斯轻蔑的看着泽川,淡淡的说到。

“啊…是啊。”泽川尴尬的笑着要站起身来,“那我带她去工会吧,美狄斯就先回家吧…”

他刚站起来,又被站在他面前的阿芙拉推回到沙发上。

“姐姐你就不要去了,留在这里治疗。”阿芙拉轻轻的说到。

“我没事的。”

阿芙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随后伸出手,拉着泽川的胳膊向上抬了一下。

“唔!”泽川露出了一脸痛苦的表情。

阿芙拉看向一旁的美狄斯,“抱歉了,可不可以麻烦美狄斯带可妮莉娅去注册?”

美狄斯看着站在她身后的可妮莉娅,犹豫了一下,说到,“可以…”

——

在那之后,美狄斯带着可妮莉娅离开了药剂店,去往了工会。

而泽川则跟着阿芙拉一起走进了休息室,去治疗他在刚刚与神阶魔物—四臂雷神(赤)对战时受的伤。

他光着上半身坐在床上,随着阿芙拉身边水流注入他的身体,渐渐的,刚刚还在吱吱作响的骨头也安静了下来。

“好了。”阿芙拉笑着说到。

泽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动了动自己的手腕,“麻烦你了啊…”

“没事!能帮到姐姐我很开心。”她脸颊微红的说到,“毕竟这还是我应该做的。”

泽川看着她身上那件有些大的白大褂,轻轻的笑了笑,伸出手去摸着她的头,说到,“看来这样的生活你挺喜欢的啊…”

“嗯。”她点了下头,“因为姐姐在跟加尼陇学习剑术的时候跟我说,‘从今以后要为了自己好好的生活’。”

泽川一脸欣慰的笑了。

“话说…”她一脸好奇的看着泽川问到,“姐姐你是打算重新开始冒险者活动了吧?”

泽川点了下头,“今天出去也是为了这个。”他不解的问,“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啊…今天去工会提交采药记录的时候路过了甜品店,发现那里已经换成别人在开店了。”

“诶~这么快就兑出去了吗?”

“姐姐等一下是要去工会的吧,顺道去店里看看怎么样?”

泽川看着窗外渐渐飘落下来的雪花说到,“嘛…我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