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有女儿之前他也曾是个体面的魔王

有女儿之前他也曾是个体面的魔王 第三章_一人一马过千关

时间:2020年07月28日编辑:钱多多

大桥下面是湍急的水流,磅礴的水声如雷作响,不远处还有一道不宽的瀑布,一只中华森林熊在桥下方摸鱼。而桥上铺着三道铁轨,往西入山,向东是一座...

两天后。

四个人体位盲目地站在峡谷上的大桥上,林城弯腰站着,左手抱着花谣,右手扶住趴在自己背上的西柳琴,只有安浅歌没有在他身上,而是坐在大桥边缘,两只**精致的小脚悬在空中,身边摆着两只小皮鞋,鞋里面塞着白色袜子。

大桥下面是湍急的水流,磅礴的水声如雷作响,不远处还有一道不宽的瀑布,一只中华森林熊在桥下方摸鱼。而桥上铺着三道铁轨,往西入山,向东是一座钢铁直洞,白色的光点充满神秘感,让人想到圣光。

「爸爸真是的~」安浅歌将右脚搭在左脚上,两只小脚一起轻轻摇晃。急湍的水花突然澎了上来,那两只白嫩光滑的小可爱上沾了动人的晶莹,林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你,你又想说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微微颤抖,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安浅歌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GAY着女儿们走了多久了?少说也有十天了吧?爸爸真是色。」

「一小时都不到吧而且还是因为她们睡着了……话说GAY是什么意思?」

「嗯……指的是奉献精神,给予的给的谐音,比如爸爸就可以说很有GAY的气质,GAY里GAY气的。」安浅歌笑着说,眼睛眯成星光缀点的月牙。

「真的吗……但是那个字不念ji吗?」

「爸爸竟然对唯一没有睡着的、唯一没有指染的女儿说了『鸡』?」安浅歌的小嘴张成夸张的O型。

「……」林城明白,他毫无胜算。

「爸爸是默认了吗?在脑补姿势?」

「我要是个坏人你可能已经……」

「可是爸爸你是好人啊~话说爸爸刚才是不是超级自恋?」

「我就是自恋了!怎么样!」林城瞪大眼睛。

「咦~~~~~~~」安浅歌一脸鄙视地拖长声调。

「……我……」林城感觉自己额头正在冒汗。

「嘿嘿~」安浅歌粲然一笑,金色的阳光在她甜美的小脸上散洒,恍若误入凡间的仙女,「自恋的爸爸也很帅嘛~我喜欢~」

我喜欢~

我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欢~

欢~

欢~欢~欢~

林城眼前的安浅歌似乎长出了纯白的双翼,正浮在空中向他伸出左脚,就像在赐予他这世间最宝贵的礼物,又似在向他递上共赴西天……一起上天堂的真挚邀请。

林城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抓住……

「爸爸,再往前就要掉下去了,还有花谣掉在地上了。」安浅歌有些疑惑地提醒。

「带我走……啊?呃,魔鬼!」林城看起来有点崩溃。

「……魔鬼?」安浅歌挑起半边眉毛。

「不是不是……你错觉……」林城说着,下意识看向安浅歌一跳一跳的小脚,莫名有点激动。

「爸爸在看哪里?」安浅歌敏锐地捕捉到了林城大视线。

「那头熊。」林城不动声色。

正在尝试摸鱼的熊被从水里跳起的鱼扇了一巴掌,林城差点笑出来,又强行忍住。表情看起来就像一只被木板打扁了脸的青蛙。

「嗯?爸爸变得稳重了诶~」

「那是当然~」林城不自觉地飘飘然。

「暴露了吧?说!刚才在看哪里?」安浅歌坏笑着说,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还特意摇了摇脚。

林城被晃的摸不到头脑,感觉看哪里都是那对鸟爪。

「不就是看一眼吗!不要这样刨根问底啊喂你是土拨鼠吗!」林城更加奔溃了,简直想把西柳琴甩在安浅歌那张笑成猴子的脸上。

「哼哧——」花谣猪叫一声,在轨道上打了个滚,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哎?爸爸随便看一眼都要如此掩饰吗?还是说爸爸不只是看呢?」

「我……我那是怕你坑我!」林城紧张地说,这场战争已经兵败如山倒,现在只能保住一点是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