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 74.敲黑板点名批评_我在天桥卖花芋小说

时间:2020年11月28日编辑:小蒋

仅只侧颜半张便胜过了过往凡尘,短暂的让所有人都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那个手执玉箫一笑倾城的女子。不少肚满肠肥的富豪商贾更是不堪,如遭雷击嘴...

蓝色魅影被众女孩拥簇中央,瀑流般倾泻直下的黑发交错编织如网,只以墨玉小簪卷缠,微微侧目便露出半张沉鱼落雁的侧脸。

虽然怀揣着期待和侥幸,可真当久违露脸的红尘歌姬素颜登场,满座宾客都陷入了呆滞。

仅只侧颜半张便胜过了过往凡尘,短暂的让所有人都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那个手执玉箫一笑倾城的女子。

不少肚满肠肥的富豪商贾更是不堪,如遭雷击嘴唇微颤,口水流下来了都没有注意到。

“久等了,各位。”

叶染含笑转身,盈盈一拜,声如珠玉落盘。

国色天香的面容全然昭示,出水芙蓉一般的莹润身姿玲珑有致,带起又一轮目瞪口呆。

那双如同笼罩在烟雨中的眼眸浅浅扫过,聚焦极短似乎目力有欠,平添了几分呆萌可爱,也并未流连任何一处。

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媚,媚而不妖,浑然天成,却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九州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就连心志坚定的尹天正亦是心醉神迷,罗邦就更不必说,值得一提的是孔凌寒罕见的保持了修行中人的气度,似是对女人真的毫无兴趣。

于花解语等人而言,惊艳之后便是空虚,这等人间绝色任谁见了也要自叹不如,失去所有光彩。

宁筱环本来还大呼小叫暗叹不虚此行,可见到大师兄虽未和其他人一样露出迷醉神色,却笑得合不拢嘴,抽了抽小鼻子,笑不出来了。

好在,这等倾国倾城的佳人很难和常人扯上什么关系。

身为有妇之夫,夜摩天没敢多看,怕打翻琉璃主母的醋坛子,也不知道帝师何来兴致真容示人,便清了清嗓子,耐人寻味地说道:“叶姑娘有礼了,我等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若非王上缘故,他们如何享受得起这等待遇,就是叶染愿意他也绝不敢接受与相同礼乐阵仗......

“不敢,等够为诸位献唱一曲是我的荣幸。”

叶染躬身再揖,声音平淡而缓慢,神色恭敬而疏离,似是看破了尘缘,再难扰乱心境。

她笑了笑,长萧抚过玉手落在唇边,随性吐出几个音节,令人心旷神怡。

“在此之前,小女子还有一事相求宣城先生和曲大人。”

有少国主在场,琉璃宣城自然是屁都不敢放一个,曲亦靖也抬手表示愿闻其详,他人却是没有任何资格插嘴。

“近来江南道洪灾不断,饥荒百里饿殍遍地,小女子一路南下实在于心不忍,可惜力有不逮。久闻夜摩青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乃是十三郡最为人向往的天堂,在座各位也都是郡府德高望重的尊长,还望慷慨解囊为乐团酬劳募集灾款余粮,小女子无甚特长,仅有一曲献给替百姓在此报答。

叶染虽是对着夜摩天开口,眼神却不自觉的偏离了一瞬,想要传达的似是另有其人。

支天炎忱摸了摸下巴,有些惭愧的下了头。

˃̣̣̥᷄⌓˂̣̣̥

这是老师敲黑板点名批评责怪他无作为了呀......

可算逮着机会的各方封臣个个应声称赞,献起了殷勤,表示绝无二话,怕是恨不得连心窝都挖出来给她。

身为方外之人张小三也是同样钦佩,一介歌姬委身滚滚红尘却心忧天下,早闻叶染脾性古怪奏乐全凭喜好,今日一见果真是为奇女子,也算是不枉此行。

钟鼎发聩在前,此后琴瑟和鸣,曲目并结筝弦,乐师舞者相得益彰,鸾音灌耳又是蝴蝶翩跹晃得人眼花缭乱心神摇曳。

玉人红唇轻易清箫伴奏,渐入佳境之后,汇入舞者行列,轻歌曼舞另有一番妖娆。

叶染柔弱无骨五指轻轻拨弄一柄黑檀小扇,清澈嗓音并无脉轮加持却有着洞穿朝夕楼的魄力,传遍四周。

不得不说,个别一肚子歪脑筋的来宾从帝师弄箫之时就夹紧了双腿,恨不得直接送入口中。

苦苦忍耐许久,也不管听得懂听不懂,全在装模作样,一个个面部表情丰富,生怕暴露自己那点浅薄内涵。

一曲悠扬缥缈柔肠百转,歌声婉转空灵,时而高亢,时而低落,暗中的鼓舞却是铿锵有力,直达某人内心。

支天炎忱轻拍大腿,似在和奏,回过神来才发现久违的美妙时光弹指即逝。

依然是沉默,因为他们冥思苦想也找不到更多溢美之词,宁筱环涨红了脸的忘情鼓掌却是独树一帜,引起阵阵窃笑。

叶染也呆了呆,小扇掩嘴冲着小师妹微微颔首。

左边席位忽然有位微微颤抖的高大青年站了起来,竟是神魂颠倒,感动落泪,可他的座次决定了周在没人敢随便耻笑。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恳请叶姑娘再赐一曲,裘家二十万黄金即刻启程,另有五谷百车抚恤灾民!”

众多男士面露不满,却只敢暗骂口无遮拦的裘家少爷,毕竟他们可没这番底气,哪怕在琉璃世家面前,青泽裘氏也是为青帝立下汗马功劳的元勋之一。

夜摩天微微皱眉,窈窕熟女君子好逑,叶染所到之处各郡府英才争相表现也是寻常。

可当着王上的面,这就有点不合适了,虽然要求是帝师提的,理论上来说也是一番好意,可怎么都透着股庸俗意味。

试问九州谁人不想征服叶染?

不可能的,就是在场诸位对天发誓也绝不会有人相信......

只是你不能轻易表露,就算追求也应当保持风度和礼貌,那是对待王旗的尊重,叶染原先虽是破败名门流落教坊的歌姬,可如今贵为帝师娘家就是半个王室。

琉璃宣城只得接过话茬,尽量缓和气氛不让这些大傻子显露出过多觊觎,“裘小子言之有理,只是物以稀为贵,总得给叶姑娘点喘息润喉功夫,也好让我这把饿坏了的老骨头填饱肚子。”

场间回响起轻微笑声,老爷子这一调笑,筵席上瞬间和睦了许多。

幽蓝妖姬沉默片刻,展演一笑,又是收割一阵心跳,出奇的没有表露出传闻中那种清高态度。

“公子有心了,既然如此宴后小女子再谢一曲,祝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