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千味厨房:辣妈御夫宝典

千味厨房:辣妈御夫宝典 022章 凌梦菲吗_齐琳邦

时间:2020年11月28日编辑:李宓儿

  “好!”乐知对着母亲笑笑。  许桂芝看见转身出了门口的女儿,心中越来越踏实。虽说女儿从小到大,不曾让家里操过什么心,但是终日只知工作,这冷冰冰的样子也实在让人感觉不好呀!本以为终于嫁人了,心一度稳妥些。谁成想两年不到,就不声不响地搬回家来了。想着乐知的性格,自己也不敢多问。不过,自从乐知去了千味,看着人似乎慢慢变得柔和了许多。所以也不再想追问她与家成究竟是怎样了。  乐知发了个信息,告诉倪旭,自己可能要晚到一会儿。驱动车,开往千味。乐知眼睛扫向放在旁边的保温桶,想着,自己竟是怎么了?送饺子?!从前她是从不会做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的。看看镜子里自己,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有些挠头!不过,心想改变吗?乐知想着,好吧,就随它一次吧!...

运气的大轮盘,你用什么助力让它向顺境的方向不停运转?你不时地推转着它,但有时你会发现也会有其他人会让它逆向着倒退。

乐知化了个淡妆,出了门口。当然不是回千味,而是去见她前天约好的学长,倪旭!薇姿嫚的营运总监!

在千味这一段日子,竟让乐知觉得化妆的手法有些生疏了。是呀,已有许久没有用这些东东来修饰自己了。竟也享受!可以开心的舒展笑容了,不再怕脸上的妆会脱色。卸下了这样的面孔的自己,感觉还不错!

“乐知,回千味呀?正好带点饺子给乐欣,中午你和她一起吃,刚包的,羊肉的。她最爱吃!”乐知正穿着鞋,见母亲拿着保温桶递给自己。刚想说自己不回去千味,话到口边却又收回。

“好!”乐知对着母亲笑笑。

许桂芝看见转身出了门口的女儿,心中越来越踏实。虽说女儿从小到大,不曾让家里操过什么心,但是终日只知工作,这冷冰冰的样子也实在让人感觉不好呀!本以为终于嫁人了,心一度稳妥些。谁成想两年不到,就不声不响地搬回家来了。想着乐知的性格,自己也不敢多问。不过,自从乐知去了千味,看着人似乎慢慢变得柔和了许多。所以也不再想追问她与家成究竟是怎样了。

乐知发了个信息,告诉倪旭,自己可能要晚到一会儿。驱动车,开往千味。乐知眼睛扫向放在旁边的保温桶,想着,自己竟是怎么了?送饺子?!从前她是从不会做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的。看看镜子里自己,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有些挠头!不过,心想改变吗?乐知想着,好吧,就随它一次吧!

乐知把车停好,走进千味,即看见乐欣站在铭轩旁边。自上次米琳和庞杰的事情,乐欣倒也没有大动作。让乐知有些惊讶。这黄铭轩果然罩得住,冲撞如童乐欣,也不敢撒沷了吗!?

“你亲妈带给你的!”乐知笑着对乐欣说,是呀,从小到大,她一直觉得,母亲喜欢乐欣甚至多过喜欢自己。小时候她一度怀疑她和乐欣是否被交换了,可能二叔才是自己的亲爹!

乐欣接过饺子打开,即闻到浓浓的肉香。忍不住用手拿了一个放在嘴里。

“亲妈的手艺果然一级棒!”乐欣也懒理乐知话中的小妒忌。小时候,父母都是工作狂,自己的整个童年都是在伯母的照顾下渡过的。

“谁让你嘴巴不及我甜呢?自动把亲闺女的位置让我!”乐知看着乐欣,想是又要欠揍了。

乐欣说着,又拿了一个放进铭轩的嘴里面。

羊肉的香味引得一边的铭宏也伸手过来,求分享!却被乐欣一下盖上了保温桶的盖子。乐欣舔着手指上的余味,原地不动,瞪着铭宏。

“别舔手!”铭轩说向一边的乐欣,一边看着新进的酱料说明。

“小气!”铭宏本是想逗乐欣开口。这两天乐欣对他和米琳虽没有吵闹,但却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铭宏看着米琳没有笑容,心里也不好受。可是面对这个倔强的童乐欣,想一时间打破这僵局,属实也不容易。

“你迟到了!”乐欣看着悻悻走开的铭宏,转过头对乐知说。

“我有些事,要出去一会儿,是为了给你带饺子才特意回来一下的!”乐知说着,转身走出。

“什么事?”八卦如乐欣,怎能不问?她转到乐知身前,看见她竟化了妆!

“去见谁?有人追你呀!”面对乐欣的一串问题,乐知想着,这好管事的妹妹竟管来自己头了吗?

“不说,车不借你开了!”乐欣无赖地挡在车门前。

铭轩见乐欣跟着乐知出去,也放下手中的酱料追在后面。他当然知道乐知去见谁!可不想被乐欣妨碍。

“乐知的事你也敢管了?!”铭轩把乐欣拉到自己身侧。

“就是!大胆!”乐欣说着,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开车,走人。

“干嘛?我还没有问清楚呢!”铭轩看着拉住自己的手,在抱怨的乐欣,心想着,俊邦这无限个为什么的性格是拷贝自哪里,现在看来,倒是很明显了!

“走吧,回去,太冷了!”铭轩用力握了握乐欣冰凉的手,伸手把她揽入怀中。向千味走去。

“乐欣!”一个男声叫住了他们的脚步。

乐欣随着铭轩回过头,看见明滈站在不远处。

“先回去。”铭轩松开手,向明滈走过去。可乐欣已然心脏骤停,无法移动。

“黄铭轩!”明滈看向眼前这个与自己一般身高的男人,有种莫名的压迫感。可是又怎样,一想到校庆当天,看见乐欣静静在他身边浅浅笑的样子,就让明滈火大。这样子的乐欣是他曾一直等待着的,怎的就被他轻易得到?这个黄铭轩吗?已经占着他的乐欣整6年了,是否应该归还给他了!

铭轩站在明滈面前,听着他竟叫出自己的名字。这个铭轩一直介意着的男人终于现真身了吗?他得承认,的确是帅,但却幼稚。不过难缠的功夫倒是不一般!这个明滈,真的如他表现出来这样,爱着乐欣6年,如痴如狂吗?铭轩看来也是不见得!恐怕是被他突然抢了乐欣在身边,心中不甘吧!不然怎么舍得把乐欣逼迫成这样!?

铭轩对着明滈挑挑眉,嘴角牵起一丝笑。看在乐欣!客气了!

对着铭轩这样明显的挑衅,明滈挥起一拳回应过来!正打在铭轩的嘴角。铭轩想着,是和乐欣的情侣淤呢!扭过歪在一边的头,仍不出声看向明滈。想着,挨了这一顿,能帮着乐欣还了她心中的这笔债,也好!

果然明滈毫不客气呢!铭轩感觉着这踹过来的一脚是想废了他的武功吧,再也尝不到小乐欣的妙!那怎么行!所以本想着原地不动等着挨顿打的铭轩伸脚挡了回去。使面前的明滈更气了,上来就揪住铭轩的衣领,拳拳到肉。

站在后面的乐欣万万也没想到明滈会这样,想着是疯了吗?这样揍她的铭轩,她怎能忍!刚想冲过去,却被铭宏从身边超过,推开了斗兽一般杀红了眼的明滈。

铭宏本看着铭轩搂着乐欣走向千味的,一转头的功夫门口竟只剩下乐欣一人呆在原地,让他不得不出去看一下。前两天明滈的出现让他必须警惕些!当他快步走出千味,果然看见明滈。铭轩竟已被踢倒在地上。铭宏看着铭轩用手护在头上的样子,心想着,被揍成这样不还手,还知道要脸吗!?于是赶快跑过来冲开丝毫不准备停止的明滈 。

被推倒在地的明滈,刚想站起身冲向铭轩。却被乐欣挡在面前,将他又推得向后了一些。

“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明滈看着乐欣对着自己吼着,为了保护黄铭轩吗?明滈感觉要炸了。

“童乐欣!我等了你6年!”明滈瞪向面前的乐欣,似乎一伸出手就能搂她入怀,但她眼中的恨意却让他不敢。

“收皮呀你!”(粤语。停止!闭嘴!)铭宏现在想飙脏话了。

“男人做嘢!女人站埋一边!”铭宏说着,把乐欣扯到后面。揪起明滈,想把他拉去别处。铭宏想着,这件事在他看来,其实没什么大不了。怎奈这个明滈就这样没完没了。一个男人为了感情整天要打要杀的,也是够了!

“宏!放他走!”铭轩拉着乐欣转身走向千味,肾痛!

薇姿嫚!乐知告诉了前台,是和她们的营运总监约好了的。于是,前台的女孩带着她走去倪旭办公室方向。乐知眼睛一扫,看见了一个穿着及膝A字裙的女人在训责着下属,裙里配着黑色丝袜。以乐知多年的职场经验,喜好穿黑色丝袜的女人,要么是为了修饰腿形,要么就应该是个性格非常好胜的女人。乐知抬眼看脸!凌梦菲吗!

“倪总监!这位童小姐和您约好的!”乐知听着带着自己的女孩已帮自己打开的门。赶快收回望向凌梦菲的视线。

“乐知!”倪旭看见乐知进来,站起了身,把西装的扣子系好,伸开双臂,抱向乐知。却看到,乐知礼貌地伸出了手,笑笑着看向自己,示意他握手就好了!

“学长,好久不见!”乐知对着倪旭打着招呼。

“你呀,还是这样拒人于千里!”倪旭笑着说,倒也怪不得乐知。美女加学霸嘛!自然矜贵些!

“人与人,有些距离舒服些!”乐知一向是这样,不喜与人亲近的。

“怎样,找我什么事?在办公室谈,还是赏脸让我请乐知同学吃个饭!?”听着乐知的话,倪旭也只能摇摇头。

“这么好!还管饭呀!”乐知想着,当然是在外面谈方便些。

“好!那走吧!”倪旭说着,拿起电话和车匙,和乐知一起走出了办公室。因为还是上班时间,倪旭就带着乐知到了公司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乐知点了一分藜麦沙拉就合上了餐单。她一向喜欢直奔主题的。

“减肥吗!”倪旭玩笑着,前两天接到乐知打的电话时,他还曾心存过小想像,这个自己追求过的乐知,是否是真的是单纯的有事情找他帮忙。现在看来还真的是!

“女人永远都嫌自己胖的!”乐知摊开双手。倪旭看着,乐知比从前爱笑了。

“好吧,我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倪旭双手合掌的样子把乐知逗笑了。

“你的副总欺负我妹妹,把她炒了!”乐知倒也不客气。

“凌梦菲?”倪旭实在是有点懵!

“没错!”乐知闪过乐欣不开心的模样。

“乐知同学!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倪旭把双手贴放在桌上,指尖轻敲桌面。

“没开玩笑!”是呀!倪旭看着,乐知是从不讲笑话的。严谨一直是她的标签,不是吗?

“她就这么惹你讨厌了?”倪旭想再确定一下乐知的意思。

“怎么?她不是你女朋友吧?!”乐知身体靠向椅子,脸变得有些严肃。

“不是!”两人说话间,点的餐已摆在面前。倪旭切着眼前的肉,想着也许是个机会?

“怎么!找点错处炒掉一个人,有这么难?”

“姑奶奶!你以为薇姿嫚是我开!?不过---也不是没可能!”倪旭放一块肉在嘴里。

“说来听听!”乐欣听他这样讲,有些食欲,开始用勺轻翻着面前的沙拉。

“其实,公司也一直有人写匿名信到上面,说凌梦菲,向客户收取回扣,还有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完成与客户之间的项目订单。公司也一直在查,但是证据一直不足够。”倪旭放下手中的刀叉,看向乐知。

“明白!你不方便太大动作!我来查!不过,得给点提示!”乐知当然明白职业的规则,炒一个高层赔补的金钱是任何一间公司都不想负担的。何况这样在行内影响也不好。乐知猜想着,可能倪旭已经查到了一些确实的证据,只是这种事是需要一个人证的。毕竟企业不比法庭,无法单方面就定任何人的罪。想着自己多年的经验,想查一些违规行业标准的操作,还是不难的!

“凌梦菲有一个助理,Tina!人能干,有野心!不过似乎对凌梦菲很忠心!我安排的人一直都撬不开她的嘴!她手中应该有凌梦菲的黑料!”倪旭想着,有几个董事一直不太满意凌梦菲的有些手段,但是她可是做过一阵大老板的女人,老板的态度不明确,自己也不太敢动手。不过如果有乐知查的话,应该怪不到他的头上,到时凌梦菲的事情一旦落实了,他也可以向一众董事有所交代。

“Tina吗?”乐知看着倪旭找给她看的照片。女上司和女下属之间,何来忠心!这所谓的忠心,只是她还没有尝到更大的甜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