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某残念的现充日记

某残念的现充日记 第十五章 临睡_血灵的魔导书

时间:2020年11月28日编辑:陈伟华

赵雅婕张开双臂护住身后的妹妹,带着一脸的警惕,我对她做了什么吗?还真是不可理喻。“姐姐,别这样……”感觉到不好意思的赵雅妤轻轻拉了拉赵雅...

我花了二十多分钟解释自己笑容所带来的误解,这才换来赵雅婕的半信半疑,人生中第二笔不划算的买卖莫过于此,仅次于我六岁那年,用两个变形机器人从妹妹手里换取了一张泡泡糖上自带的美少女战士贴纸。

“即使她的事向你全盘托出了,你这家伙还是不值得信任!”

赵雅婕张开双臂护住身后的妹妹,带着一脸的警惕,我对她做了什么吗?还真是不可理喻。

“姐姐,别这样……”

感觉到不好意思的赵雅妤轻轻拉了拉赵雅婕的袖口。

“丹阳堂哥对我们这么关照,他为人不错呢。”

“哼,不错?”

赵雅婕咀嚼着妹妹刚才的话,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脸上露出的笑容则嘲讽至极。

“看他脸色阴沉面目可憎的样子,在平日里一定动了不少歪脑筋吧,第一拨来的两个女生,也许是他觊觎已久的下手目标;第二拨来的三个男生,恐怕直接就是他的党羽!”

……虽然明白这丫头的苦衷,但赵雅婕本身不温柔却是事实,有些东西就是这样,认同了不代表从内心深处接受,其中或许需要一个过程吧。

我和赵雅妤对上视线,她尴尬的笑笑,看样子,夹在姐姐与堂哥两头的她也有些一筹莫展。

算了,还是我忍让点女生,认怂总行了吧。

不再和赵雅婕继续争辩,我拎起她刚才放在桌上的一塑料袋调味料,准备拿到厨房的冰箱里放好。

看见我离开,赵雅婕恨恨的瞪过去一眼,随即俯在妹妹身边小声耳语着,估计是在普及女子自我防范小常识吧,反正和本人无关就是了。

打开冰箱门,我拿出一袋又一袋的调味料,把它们整齐码放在上层的保鲜室。

原来我的涵养是如此之好啊,这可是难得的大发现,将来一定要列入我的征婚启事中来,但实际效果恐怕还没往我资产总额上多添一笔来的显著。(笑)

瞧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晚上八点,接下来的事就变得顺利成章了,长途跋涉之后估计要沐浴更衣洗去一路上的风尘吧,毛巾啥的她们姐妹俩估计有带,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陆妃儿临走前留下的,只要提前说明一下就没问题。

到底多贤惠啊我,结婚以后如果老婆的月薪比我高太多,直接家庭主夫一点问题也没有!算上刚才的良好涵养,才这么一会儿自己就多了两大优点啊……还没富家女愿意嫁过来养我一辈子吗?!我是说真的。

来到客厅,双胞胎妹子已经回自己卧室换回了睡衣,和上次在机场见到的一样,她们的着装依旧在面料造型上一模一样,同样的纯棉长袖睡衣,同样带着粉红斑点的白色,这对姐妹俩感情的确不错。

“那个,热水器里的水已经替你们烧好了,你们随时可以去浴室洗澡。”

“嗯,谢谢堂哥。”

估计是自己的私密睡衣被男生看到了有些羞耻,双胞胎里的柔弱妹妹赵雅妤,脸红红的低下头,回答我的声音细如蚊呐。

唔!陆妃儿的睡裙被我看到过好几次,但她从来没有产生过如此娇羞的可爱反应!这下我算是赚到了啊,百分百纯正的软妹子,活了这么久总算见到真人了!

我正沉浸在捡到至宝的感动中,肩上突然一沉,扭过头去,赵雅婕散发着黑气的恶鬼表情近在咫尺,刚才的感动瞬间转化为恐惧引得我一声惊叫。

“卧槽,你这是怎么个意思。”

“再敢调戏我妹妹,死———刑!”

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威胁,眯缝着的双眼让我联想到预备捕食猎物的大型猫科动物,于是寒气瞬间袭击了后背,很熟悉的感觉呢,孙璐二世附体?

“你这丫头,瞎说什么鬼话———”

我刚要辩驳,但话还没说完,手心里就被赵雅婕塞进去一样东西,她看着我充满鄙夷的冷笑。

“嘴角的口水先擦擦如何?我.的.许.丹.阳.大.堂.哥。”

啊哈哈,啊哈哈,刚才喝水喝太急了,毕竟不是每一滴矿泉水都叫哇哈哈。

赵雅婕还了我一个“你是笨蛋么”的眼神。

——————————————————————————

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浴室那边的喷头淋浴声只能靠自己脑补了。

原来双胞胎姐妹连洗澡都要在一起,这倒和我最近新觉醒的性癖暗自吻合,两具白花花的**在狭小的空间里互相纠缠,看看脸色嫣红的对方,再看看镜中抑制着喘息的自己,共同的天使面容,共同的魔…..额,平板身材,热情似火的姐姐再也忍耐不住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欲望,颤抖的手伸向妹妹那光洁的———裤兜里的电话响了。

“老妈,您老人家到底有什么事啊?”

“我说丹阳你这孩子,有拿这么不耐烦的语气和自己亲妈说话的吗?”

“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the,su……”

“说啊,你倒是继续说啊,哼,既然英语口语这么差就不要拿出来献丑。”

“……”

要不是怕老妈秋后算账,我现在就想把电话直接摔了。

真是的,每次和我讲不了几句就开始长篇大段的唠叨说教,相比之下我和老爸的关系更亲一些,父子俩一起偷攒私房钱什么的,攒到可观的数额他买烟酒我买二次元周边,话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多年父子成朋友”吧?

至于最后的家庭成员,妹妹,小时候倒常跟在我屁股后面亲亲热热的叫哥哥,自从过了小学五年级以后,唉,家丑不可外扬。总之是彻彻底底的倒入母亲这一派,是的,她对这个家里男人所抱有的深切感情我这边可以确实的感觉到,那是发自真心的蔑视。

“老妈,多余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您打电话给我,不就是来问一下借住在咱家的双胞胎姐妹吗?”

“啊?!你二叔那里告诉我们的是‘赵亚杰’‘赵亚郁’……怎么,说了半天原来是两个女孩子。”

提示词:二叔,关键时刻,说话,说不利索。

看来又要靠我这个当外甥的收拾烂摊子了,这么想着,我强打起精神握紧电话。

“啊啊,就是两个女孩子,晚饭是我们自己做的,住的方面也已经安顿好了,剩下的您不用操心。”

“怎么可能不操心啊!孤单寡女在快要下大雨的天气共处一室,陆妃儿那次是仗着她打得过你才勉强逃过一劫,可这回———”

我当机立断,长按电源键解决了一切烦恼。

至于老妈会在我明天开机的时候发多少条为自己不适当玩笑道歉的短信,那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