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友凶萌请自重

女友凶萌请自重 第一次的见面_浮木

时间:2020年11月28日编辑:实习生

        虽然我对车不是特别了解,但是车头这个两个小翅膀中间插个B 的标志我还是认识的,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

“所以说,你妹妹呢?我应该和你说过今天是要带你妹妹出去玩吧?”

“我知道啊,不过就算你现在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啊!”我摊了摊手,看着车里坐在副驾驶上的江晨说。

虽然我对车不是特别了解,但是车头这个两个小翅膀中间插个B 的标志我还是认识的,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和我说自己已经到了,让我带着妹妹出来。我看看时间才8点?你们女生都不要睡美容觉的嘛?而且我到现在还没和小溪说上话呢,我该怎么带她出去呢?

“你说你没办法就完了?那我这么早过来干嘛的?你玩我呢?你真当我好说话是不是?”江晨看起来满脸怒气。

“江晨姐,算了吧。叶熙也不是故意的,总不能绑着他妹妹来吧。”后排的夏瞳为我出声。

我在心里为夏瞳竖起大拇指,夏瞳四周好像散发着圣洁的光辉。这才是正常人的思考方式,江晨完全不是正常人。

“你啊你,胳膊肘总往外拐!”江晨看着夏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唉!果然不该太相信你。”说着江晨就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今天江晨穿的倒是挺凉快的,一头深红的长发扎成马尾,简单的素白T恤搭配上一条短到大腿根部的紧身牛仔,完美勾勒出了江晨完美的身材。

如果是小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那江晨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了。

原来小溪已经算贫瘠线以下的吗?那以后要不要多买点木瓜给她吃呢,榴莲这种东西还是少碰吧。

“叶熙!!!”夏瞳大声叫了出来,面露不悦。

我从发呆之中回过神来,面露尴尬。这没办法的啊,我又不是圣人。

江晨没理会我的尴尬,“你先上车吧!我去找你妹妹”。

“哈?你去找她?”我又问了一遍江晨确定我没有听错。

“废话,难道到现在我还要指望你?这点事都干不好!我真后悔把你拉进学生会!”江晨骂完我,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我家,更过分的是还把门给带上了。

“我……”我还真是比窦娥还冤,要不是夏瞳这妮子,小溪肯定乖乖喊我哥哥。

夏瞳走下车来,一头秀发如墨般漆黑,披散在腰间,太阳帽低低盖在头上遮住大半的面庞。黑白色的休闲装精致剪裁,圆领露出清晰漂亮的锁骨,一条项链嵌入胸口。下身一席灰色超短裙,恰到好处衬出修长双腿,简单大方。身段起伏有致,每次看着夏瞳,心跳都会有很大的波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有一个正常的男生可以看见夏瞳波澜不惊。

雪白皓腕上斜斜扣了对月牙链,我的手上也有一条同款,只不过颜色不同而已。

夏瞳拖着我的胳膊坐在车的后排。“叶熙,你别怪江晨姐啊,她就是这样的。”

“……”虽然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答应了,可为什么我居然会有点不好意思呢?我看着家的方向,心里惴惴不安,小溪现在心情不好,两个人别出什么事。

“叶~~熙~~”

我的胳膊被偷摸摸溜过来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夏瞳整个人都贴到了我的身上。

“夏瞳……你!”我用力的想推开夏瞳,这夏瞳怎么一得空就喜欢贴上来,也不在意旁边有没有人。

司机从后视镜发现后排的动静后,从旁边的包里掏出眼罩和耳塞戴在自己头上。一副我不管我不听我不想知道的意思。

夏瞳也发现了司机的行为,更加过分了,整个人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口。

“叶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好想和你每天都在一起。”夏瞳贪婪地呼吸着我身上的气味。

“我知道什么知道!你赶紧从我身上起开先!”浓郁的夏瞳体香不断地往我鼻子里钻,你这不是成心引诱我犯罪吗?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生啊,你能不能有点危机意识?

正当我和夏瞳做着反抗的时候,却发现我家那里传来声响。江晨已经走了出来,面露笑容。等了几秒后,小溪居然跟在江晨的身后走了出来。

纳尼?小溪还真的被江晨叫出来了?这才多长时间,她怎么做到的?

“夏瞳!夏瞳!她们出来了……!”我开始着急起来了,这要万一被小溪看到估计又是一波冷战。

还好夏瞳这次总算听进了我说的话了,乖乖地放开了我。

“好啦好啦!反正也抱够了,就听你的喽。”夏瞳往旁边摞了摞身子,一本正经地坐好。你倒是早点听我的啊!我尽量让自己的心跳回复正常。

小溪今天穿着一条素白色的及膝短裙,腰间系着一个银白色的蝴蝶结。两根红色的发带挽住了黑色的长发扎了一个双马尾。透显出一丝俏皮和可爱。眼睛里也没有了之前看我时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清澈的毫无一丝杂质的水目,至少现在心情正常了,这江晨还真是厉害啊,不仅能把小溪哄好,还能把她带出来。看来找时间我得找江晨聊聊,交流一下哄妹心得了。

江晨拉开门坐到了副驾驶上,看到司机的模样笑了笑,“开车吧开车吧!”

小溪则坐到了我的旁边,可能是看到了我旁边的夏瞳,脸上又露出了一丝丝的不愉快,但很快小溪就将这种感情藏了下去。

“我叫叶溪,小溪的溪。”小溪主动和夏瞳打着招呼。

“我叫夏瞳!很高兴见到你!”夏瞳向小溪示以微笑。

什么?我没听错吧,小溪居然会和夏瞳主动打招呼?她不是一直不喜欢夏瞳吗?

我不知道的是,早在两天前小溪和唐糖两个小丫头制定了所谓的哥哥保卫计划。其中的关键就是堵不如疏。与其让我两难,让我产生烦恼,不如顺水推舟,让我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不和,从而主动分开。

小溪也问过要是顺水推舟直接推到终点怎么办?

唐糖却毫不在意说“这不还有你嘛?那个夏瞳才和你哥一天待多长时间啊,你整天和你哥在一起。找个机会把这船给它悄悄凿漏了不就成了?”

“那……万一要被发现了。我哥肯定会生我的气的!”小溪也曾犹豫。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距离产生美。你要让他们一直这么朦朦胧胧下去那才就真的完了!”唐糖说。

"那……听你的吧!回去等我哥向我道歉,我给他个台阶下吧。"

“对嘛!”

可让小溪没想到的是,我这几天居然一直没开口和她说话,好不容易昨天晚上主动开口了。又因为自己想着不能让哥就这么简单的过去,至少再求我两遍……算了,再求我一遍我就开门。

我昨天则是以为小溪还在生气,于是直接就回房间了。

与我昨天晚上的焦躁不同,小溪则是懊恼。直接让哥哥进来不就行了吗!难不成我现在要自己去找他?不行不行!明明是他错了。

两个人各怀心思,都想着和好。一个自以为是,一个犹犹豫豫,居然就这么拖了三天。

“那个……”我正想和小溪打破尴尬,说出来却又后悔了,我该从哪里说起呢,现在还真的不知道。

还好这时候江晨出声救了我一命。

"小溪妹妹很有意思呢!和你完全不像嘛!"江晨冲我说。

江晨对不起,你是最好的部长,我以后一定为学生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算是吧,毕竟从小到大别人她身上的形容词就很多,每次到我这就变成可爱了!”以前一直心疼那些被「别人家孩子」击垮的人,没想到被自己家孩子击垮更可怕。

“不过小溪妹妹好像对学生会非常感兴趣呢?”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江晨第一次见小溪就能把她拉出来了,小溪原本就是她的小迷妹啊!我把这茬给忘了,说实话,我现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算是吧,不过小溪现在只有初三,要加入学生会怎么也要到明年。”我下意识的去摸小溪的脑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不过看上去小溪好像并不讨厌,只是看着窗外,也没把我的手打开。

太棒了!小溪看起来好像没那么生气了,这难道就是兄妹关系破镜重圆的第一步?

“不!现在小溪已经正式加入学生会了!”

“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预感成真了,江晨还真是敢做啊!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问了,你妹成绩那么高,既然想加的话,不如早一年加进来熟悉熟悉学生会的情况。正好我明年就高三了,好不容易才打理好的学生会,我可不放心交给那群小崽子,没一个靠谱的。小瞳看上去也对会长这个位置没兴趣,不过现在我觉得小溪看上去倒是很有当会长的潜质。”

你说的潜质是腹黑吗?而且,你这算是钦定了吗?

“你们开心就好,你是会长你最大。”我看着江晨。

“说起来我们今天到底要去哪里啊?”你昨天没和我说啊

“你管那么多干嘛?知道什么叫惊喜吗?安安心心的睡一觉。等你醒过来是时候就到了!”江晨不在意的挥挥手不再理我,继续和小溪聊着天。

你要去哪里啊?为什么我会有睡觉的时间?

不过小溪对江晨所说的话都非常感兴趣,一路上两个人喋喋不休的。连我都没和小溪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心里竟有了一丝失败感。

而夏瞳却自从小溪上来之后,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坐着,扭头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什么大事。这三个姑奶奶哪一个我都吃不消,没想到凑在一起居然这么和谐,我都有点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