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装甲步兵16TH

装甲步兵16TH 第九十七章:少女四面楚歌—前篇(上)_Iskar

时间:2020年09月26日编辑:李宓儿

半个小时前,我跟阿什莉参谋有过一段交心式的谈话,但就在参谋即将透露出更多有关Type Silver和那个假冒希鲁的情报时,我们的会谈就被...

【‘亲人’么……我已经多久没听过这个词了……】

坐在空无一人的自助餐厅里,我一边搅拌面前盘子里的空心粉一边陷入了沉思。

半个小时前,我跟阿什莉参谋有过一段交心式的谈话,但就在参谋即将透露出更多有关Type Silver和那个假冒希鲁的情报时,我们的会谈就被一个突然接入的紧急通讯给打断了。

事关GMIR的军事机密,我当然不方便继续待在办公室里,在告别了参谋后,满腹心事的我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位于同一楼层的军官食堂。

【贝拉还在睡觉么……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好呢……】

突然没有了目标,一直在各种危机中苦苦挣扎的我一下就不知道要怎么做了,一闲下来,怠惰和疲倦很快就席卷了全身。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扒拉着盘子里的面条时,一个高大的人影闯入了我的视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重新扯开了外套的夏恩已经端着一盘食物不由分说的坐到了我的对面。

“你这家伙……想找事吗!”

“不不不,美女,我跟你是一边的,还记得么?”

“那又怎么样?就算参谋看好你,也不代表我会接受你!劝你别来惹我,不然有你好受的!”

“哎呦,别生气啊,美女,之前都是误会,我也没下重手不是?以后都是一个中队的同志了,不如趁此机会,互相增进一下对彼此的了解?”

“你?你不是个‘独狼’吗?眼里会有其他人?还有别一口一个‘美女’的,你现在是军人,要称呼我为‘上尉’!”

我没好气的训了夏恩几句,考虑到他现在的轻浮样子跟之前办公室里的形象大相近庭,我觉得这家伙不是见风使舵之辈,就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哈哈,好好好,格林上尉,本来以为接了个轻松的活计,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难搞……话说,上尉你不是被什么人调换了吧?除了长得像,你跟我资料里的‘希尔德·格林’完全判若两人啊。”

“资料……里?”

我对夏恩的话一头雾水,以我对GMIR的了解,他们绝对不可能把有关希尔德的资料随便交到外人手里。

“什么资料……我能看看吗?”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放下了叉子,一脸认真的盯住了面前男人的脸,夏恩倒也豪爽,二话不说的就把一个数据芯片摆到了我的面前。

“怎么样,上尉,现在能好好聊聊了吧?我是真的很想多了解一点你和你的16TH啊。”

“……想知道什么?”

拿人手短,收起芯片的我也不好意思再对夏恩冷眼相待,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今后将要一起战斗的同伴都是些什么人,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看来上尉你也不是很忙……那就不妨从维西亚战争说起吧,我记得你就是那时加入16TH的,那场战争中你和16TH的表现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不管是和平维持军还是FLF,对你们中队的关注程度似乎都超出了一般水准。”

“哼,我还不知道除了佣兵之外,你还兼职了记者呢……不过告诉你也无妨,16TH的大家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战士,不客气的说,没有我们,这场战争绝对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带着胜利者的自豪,我毫无保留的向夏恩讲述了几个星期前发生在维西亚河谷的一切,虽然那场战争事实上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崇高,但我依然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我和我的同僚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打败了意图分裂国家的反动势力,没有我们的努力,战火一定还会肆意蔓延,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无辜者在这场不义之战中失去一切。

“虽然你们在炼狱峰上打得不错,但功劳不全都落到康斯坦丁身上了吗?哈,了不起,你们可亲手造出了一个意图毁灭永饶的野心家啊……我还真想看看,要是那小贱人成功了,史书要把她吹成怎样的英雄。”

“记者之后,又变成史学家了吗?我告诉你,康斯坦丁那个卑鄙小人是不可能得逞的,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战争贩子迟早会遭到报应!”

“呵,看不出来,格林上尉你还信‘因果报应’那一套啊……看来我对你的评价又要做点调整咯。”

夏恩用一副欠揍的口吻评价了我,要不是碍于现在的身份,我真想给这嘴贱的家伙几个耳光尝尝。不过在那混蛋讨打的表象之下,一些细节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比如在我说到具体战例的时候,他都听得非常认真,时不时还会用餐盘里的食物来复盘当时的状况。

“有必要这样么……这些东西在战后的报告里应该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了,以你的身份想看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比起干巴巴的文字,我更喜欢听人‘讲故事’,别在意,上尉,这也是我了解新环境新朋友的一种方式。”

“哦?那你了解什么了?说来听听。”

“那就献丑了。”

夏恩一点也不谦虚,在开口之前,这个不着边际的男人先用左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

“首先,格林上尉,你肯定不是资料里的那个‘希尔德·格林’,按规矩,提供虚假情报我是要加收违约金的,不过考虑到雇主是GMIR,这次就算了吧。其次,维西亚河谷的几场战斗,你能打赢,运气的成分很重,一个人到底怎么才能有那么好的‘运气’,每次都能绝处逢生呢?我很好奇。最后,在战场之外,上尉你在日常生活中毫无疑问也是个爱管闲事的‘麻烦精’,但就是这样的你,却能在各方势力纵横交错,表明平静其实暗流汹涌的16TH中屹立不倒,还得到几个GMIR大佬的坚定支持,这就表示……”

佣兵卖了个关子,没有把话说完,但是看到他脸上那不怀好意的微笑,我就已经多少猜到了这家伙接下来要说的台词。

“表示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什么大人物的亲戚?”

“私生女或者情妇一类的吧,前者可能性更高,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床伴屁股上有其他的洞。”

“哈,真是好笑,如果我真是哪个大人物的私生女,你现在已经死了!”

怀着被冒犯的愤怒,我起身打算离开,结果还没站起来就被他给硬生生的拽住了手腕。

“别急啊,格林上尉,我们还没聊完呢,说完了工作,现在来谈谈生活吧,你看起来也老大不小的了,有没有喜欢的对象啊?如果没有的话,将来想找什么类型的?”

“放……放手!我喜欢什么人管你什么事,再不放手我就叫了!”

“这反应真是一点新意也没有……怎么样,交个朋友吧?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要绅士我也是能绅士起来的哟。”

“变态,你去死吧!”

怒火攻心之下,我挥拳打了过去,但久经沙场的佣兵却反应更快。

在我的拳头砸到夏恩的鼻尖之前,我挥出的手臂不知怎么的被一堆缆线给缠住了,那些金属线看起来非常的锋利,还好对方没有用劲,不然我整支胳膊都有被绞断的可能。

“还想要胳膊就别乱动……走廊里那位兄弟,躲了半天辛苦了,这里的空位有的是,不出来见个面么?”

制住我的同时,夏恩往后一仰,视线直直落到了我正对面餐厅出入口的方向。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个穿着地球军制服的男子一脸凝重的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哎呦呦,这不是‘Dark moon’吗?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第一次大战的名人啊……怎么了,老鬼,被我吓得不敢动了吗?如果这里是‘阿尔忒密斯’,下一个镜头我是不是已经中枪倒地了啊?”

抬起头的夏恩,背对着来者不知所谓的胡扯了一通,而确认了男人身份的我,则是直接叫出了他那个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

“罗伊上校,帮帮我!”

“夏恩,你这混蛋居然还没死么……放开格林上尉,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听到我的呼救,上校健步来到了桌前,不知怎么的,听到他们间的对话,我隐约觉得这两个人似乎交情不浅。

“我命硬着呢,这宇宙里还有那么多钱等着我赚,那么多仗等着我打,那么多妞等着我操,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死了?”

“你这混蛋果然还是死了好……我叫你放开上尉,不然我不介意亲自教教你什么叫做‘礼貌’!”

“啊啊啊,我好怕啊,你要像你当年开枪射你老婆那样开枪射我吗?来啊,‘Dark moon’开枪射我啊,看看我和艾瑞雅那小贱人谁的命更硬!”

“住嘴!不许……我不许你提那个名字!”

“为什么不能提?那小贱人是自己找死,换成是我,我也会开枪,在战场上找死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住嘴!住嘴!我叫你住嘴你没听到吗!!”

原本还很和气的罗伊,突然提高了自己的音调,看得出来,他已经被夏恩的话语给完全激怒了。

“我发誓!我他妈的向全宇宙的神佛发誓,要是你这狗杂种的狗嘴里再吐出那个名字,我一定会剥了你的皮,听到没有?你他妈要是再敢提艾瑞雅,老子现在就用餐刀剥了你的皮!”

怒火冲冠的上校露出了他最狰狞的表情,当年在飞机上质问夏蕾伪装的克罗艾时,他也是现在这幅野兽般的样子。

正当我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怎么解决眼前这场一触即发的冲突之时,夏恩又做出了挑衅性的举动,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我看着他用嘴巴比出了“艾瑞雅是个贱货”的口型。

“你他妈!!”

被彻底激怒的罗伊,一边怒吼一边扑上来死死掐住了夏恩的脖子,但在上校把那个无耻的佣兵勒毙之前,那男人先将桌上的塑料餐盘和里面的食物一起砸到了他的头上。

“你就只剩这点本事了么,Dark moon?还好艾瑞雅已经死了,不然看到你现在这幅丢人的样子,那小贱货该有多伤心啊~”

一击得手的夏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扭着罗伊将他按到了餐桌上,见势不妙的我想上前帮忙,结果那该死的佣兵一拉手腕上的缆线,我的整个右臂就被绞出了几条印子。

“我不知道人造皮肤能经受多大的压强,格林上尉,别逼我在你身上找到答案。”

夏恩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在喝阻了我的干涉之后,他抽出腰间的振动匕首,精准的**了距离罗伊的脖子不到两厘米的桌面。

“啊啊啊啊啊啊!!杂种,我宰了你……我一定要宰了你!”

遭到了对方的死亡威胁,罗伊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挣扎得更加激烈,只是满身肌肉的夏恩明显在力量和技术上都更胜常年从事文职工作的上校一筹,在空出一只手牵扯缆线束缚住我的同时,这家伙居然用嘴巴和另一只手就将上校的脖子和桌上那柄吹毛断发的刀具给绑在了一起。

“老家伙,这里不是战场,就算你想死,我不会轻易要你的命。”

这么说着的夏恩轻轻拍了拍身下狼狈不堪的罗伊的脸,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那双野狼一样的眼睛正好与我四目相对。

“别怕,格林上尉,宪兵队三十秒后就会到场,说句题外话,能令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Dark moon堕落到这种地步……看来所谓的‘16TH’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嘛。”

一边说,夏恩一边松开了手,只是被缆线缠住了的我和罗伊完全无法动弹,根本没法合力上前制服那个嚣张的混蛋。

“单兵战斗的能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差,所以我很好奇上尉你的AS技术是不是也是被人吹出来的……想证明自己的话,就来训练场跟我见个高低吧。当然,你要是怕了不敢来也无所谓,女孩子还是柔弱一点笨一点比较可爱,这样才能勾起男人们的保护欲。不瞒你说,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早就已经**中烧啦,哈哈哈~”

“呸!呸呸呸呸!王八蛋,你等着,有种别跑!用不着AS我就能把你大卸八块!!”

再次遭到夏恩的侮辱,气得满脸通红的我差点咬破自己的嘴唇。

就在这时,一群高举着电棍的宪兵涌进了餐厅,但还没等那群废物将那个可恶的佣兵围住,夏恩已经将一堆不知藏在身上哪里的发烟筒丢到了餐厅的各个角落。

“皮肤真嫩啊,不愧是GMIR出品的高级货……刀子记得还我哦,不然附在上面的怨灵跑了出来,除魔费可就没这么便宜了……嘿嘿嘿嘿。”

趁着浓烟造成的混乱,夏恩鬼魅般的潜行到了我的身后,当那个臭流氓的手摸到我的大腿上时,我只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啊啊!滚开!别靠近我!!给我滚开!!”

我无助的挥着还能动的左手到处乱打,混乱中高跟鞋都被我踢掉了一只。

在失心疯一样的胡乱扭打了差不多两分多钟后,一根又大又粗的电棍击中了我的后脑勺,强劲的电流瞬间贯穿了我的身体,当场就将我打瘫在了地上。

“队长,你好像打错人了……”

“莫慌,这小妮子我打过交道,丫脑袋比钢板还硬,之前白口罩闹事那会儿,七八个拿武器的壮汉都蹭不破她的皮。”

“有这么厉害?那队长你不是更不应该惹她了么……”

“咳咳……少废话,先把她铐起来,那边那个地球军的也是,叫兄弟们小心点,别被钢丝给割伤了手。”

在被击倒之后,我听到了袭击我的宪兵们的对话,事实上,我已经开始怀疑这些家伙到底是不是军队内部纪律与秩序的守护者了,因为每次起了冲突,不管有理没理,我都是最先被武力镇压的那一个。

【可恶,你们这些饭桶……你们要抓的人是我吗!你们都瞎了吗!】

我努力维持着意志的清醒,但在强劲电流的影响下,浑身痉挛的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之后发生的事没什么好多说的,在宪兵们粗鲁的把我丢上自动担架后,我很快就被闻讯赶到的阿什莉参谋带人转送到了一间专门服务GMIR成员的医务室。虽然说是“医务室”,但那间屋子比起病房更像是某个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场所,对类似的地方早就有了理阴影的我不顾一个秃头军医的强硬要求,只在治疗仪里躺了半个小时就急不可耐的跳了出去。

“上尉,你需要休息,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呢!”

“这种小伤算什么?就算只有一只手能动,我也要把夏恩那王八蛋的肠子给掏出来!”

在恐惧和屈辱的双重作用下,我一刻都不想在GMIR的地盘上多待,在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之后,我光着脚冲出了医务室,一路过关斩将来到了走廊尽头的电梯间。

正在等电梯的几个年轻勤务兵被我凶恶的表情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等独霸了电梯的我来到综合指挥大楼外面的时候,太阳才刚过正午,结束了靶场训练的装甲兵们,此时正开着他们的坦克从大楼前的公路上列队驶过。

【这些乌龟壳真是碍事!】

为了给坦克让路,包括联络车在内的所有的交通工具全都停了下来,看着那些不可一世的钢铁怪兽慢吞吞的在自己面前挪动,本就心焦气躁的我只想一炮把它们全都轰上西天。

“那不是16TH的格林上尉么?怎么了,铁娘子,在躲‘追’你的人吗?”

正当我进退维谷之际,一个坦克兵挥着他的贝雷帽朝我吹响了口哨,一开始,我根本没把对方的调笑当一回事,但我很快就注意到,对我感兴趣的远远不止几个闲着没事干的傻大兵。在环视了周边一圈后,我惊讶的发现场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对我指指点点。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看我?】

惊慌中,我以为自己穿错了衣服,于是赶紧从上到下仔细的摸遍了全身。

结果谁曾想,这尴尬的一幕刚好被一个路过的熟人看在了眼里。

“长官,好久不见了,你这是找不到搭车的零钱了?要不要我来送你一程?”

我抬起脑袋,一眼就看到了从一台有天线的“大酋长”里探出了半边身子的邓恩少尉,少尉他是第一装甲营所属的‘高夫’排的排长,在进攻吉尔贝托线时,他和他的装甲部队曾经短暂隶属于我所指挥的奇美拉特遣队。

“求之不得,老实说,我可不想继续在这里当猴子了……”

不明所以的我想也没想就抓住了眼前的救命稻草,在壮实的少尉的帮助下,我三两步跳上了坦克,随后在炮塔顶上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邓恩少尉,害你违反了纪律……”

迎着正前方扑面而来的热风,熟知规章条例的我首先一脸歉意的向自己的救星道了谢。

“没关系,长官,跟你的人生大事比起来,关禁闭什么的根本不值一提!”

看起来无比憨厚的邓恩笑嘻嘻的回应了我,但他说出口的台词却不得不引起我的注意。

“哈?人生大事?什么人生大事!?”

“得了,长官,都是一起流过血的同袍兄弟,你就别跟下官揣着明白装糊涂啦。决赛还有十多分钟才开始,别担心,我们会负起责任,亲自把你送上幸福的主席台!”

说完,邓恩朝一脸困惑的我高高的竖起了拇指。

“加油,维西亚的鬼神,不管最后选了谁,你永远都是永饶星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