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孵化为虫族公主

孵化为虫族公主 第二十章——逆焰之始_RuddyRimo小说

时间:2020年09月26日编辑:小蒋

我的心中百感交集,这个时候再不做些什么事情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的话,场面就会变得非常难堪的!至于这个目标嘛,那很自然就指向了特利琪卡。我...

啊啊啊啊!过分!

我痛苦地把塞在嘴里的肉拿了出来,看着依彻莲强行憋着的笑脸和特利琪卡既好奇又通红着的脸,一瞬间感觉到气氛就这样尴尬了起来。

我的心中百感交集,这个时候再不做些什么事情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的话,场面就会变得非常难堪的!至于这个目标嘛,那很自然就指向了特利琪卡。

我赶紧把藏好的包子掏了出来,然后和老父亲交给下一代自家的传家宝一样慎重地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当然,这个手心还是我扯出来的。

不过不确定的就是特利琪卡会不会接受这种粗劣的事物了,像她这种被别人称作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这可能连她一般吃的十分之一豪华度都没有。

“快吃吧,这些东西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是还是可以填饱肚子,凑合着吧。”我无奈地说到。

特利琪卡接住了我丢过去的两个包子,然后用不解的语气问到:“你……是在看不起我嘛?”

我先是愣了一下,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回复我,就好像我说这些话是在侵犯她的自尊一样。

“没没没,我只是怕你不习惯……毕竟别人也是这么说你的……”我挠着头小声说到。

我就这么看着她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她倒是用实际行动来反驳我了,还算是给了我台阶下……

不过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我手上那从嘴巴里掏出来的湿哒哒黏糊糊的肉,上面全是我的……口水。哎算了,要恰饭的嘛,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不好,特别是我这从嘴里拉出来的,现在还是得吃下去嘛。

灵能的支出和进食量必须成正比,但是在生长期的依彻莲就不一样了,她的比值还要大很多,所以她得多吃一点,也没和我客气什么的。

现在也只能吃这些了,毕竟能力有限,不过在军营那边可能就要以为进了贼了。

等等,我确实是个贼吧?

一瞬间想起来了什么事情,我突然看向了依彻莲,她也突然抬起头看向了我,手里抓着啃了一半的腿。我们在互相点头示意之后同时起了身,这可就把特利琪卡看懵了。

“诶?你们……要干啥啊?”特利琪卡就这么看着我们两个小跑着离开了园林,就连步调也是惊人的一致。

这起身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有一些难得一见的东西,这些在某颗小破球上面可见不到哦。

在地下城里看到的那是人工制造的日出日落,是没有灵魂的,我们起身的原因就是因为想看一次真正的日出,虽然这日已经不是原来心里那个日了,脚下踩的也不是那个原来心里的星球了。

特利琪卡也攥着半个包子吭哧吭哧地跑了过来,跟在我们身后一起出了园林,我们站在山路的边缘,亲眼目睹了照亮这个帝国的第一缕曙光。

时间在不断流逝,日月也在时间里轮回。悠悠历史长河中的一抹亮光,又是哪艘文明的小船?是在哪出现,又是在哪消失的?

朝阳的温度让地表的一切开始复苏,但是却无法一时间驱散清晨的寒气。微寒的空气刺激着我们的感官,初升起的太阳或许并不清楚夜间的变化,但是它一定会为人们带来希望。

“你们……跑那么急就是为了看一个日出?”特利琪卡疑惑地问到。

“对啊……”我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然后才意识到对日出这种“习以为常”的景观而变的神经兮兮的是一件很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当然只是在这里而已。

对特利琪卡来说,日出日落真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只要想看了,早起或者留意一下就可以了。但是,日出日落这东西,对以前的我们来说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情啊,这可是真难得,因为没有人愿意看一个日出日落而搭上自己的小命。

特利琪卡也很配合,她不再提问下去了,她清楚我们在这其中是有些难言之隐的。

于是我们便继续欣赏着这片因为日出而染红的天空,依彻莲看着这轮金橙金橙的“太阳”甚至都有些呆滞了。

不过特利琪卡却镇定地啃着手里的包子,毕竟见多不怪了。而此时的我和依彻莲倒是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于是我连忙戳了戳她的胳膊让她回过神来。

等她反应过来之后,我们也算是稍微整顿了一下,在完成了早餐这一日课之后,虽然我吃的不多,但是感觉干什么事情都有劲了起来。

之后我向特利琪卡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过程,她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不清楚她是否理解我的意思,但是只要她不惹事,一切都好说。

过程的主要你内容就是趁范尔斯特抽不出身来管我们的时候去试试能不能把天蕴泪化为己用,并测试一下它的性能如何。当然,这都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可以的话那只能另寻他法了,就比方说强行刺杀之类的,但是这样就对特利琪卡回归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因素,或者还会被别人当做把柄之类的,无中生有什么的更是麻烦到不行。

范尔斯特已经知道了特利琪卡出逃这件事情,但是我并不清楚他在掌握了实权之后想要干些什么事情。不过他失去了特利琪卡这个最好的道具,如今他的一举一动也是在我们的阴影下行动,已经谈不上保守了。

我们三人重新回到了伯爵府附近,来观察范尔斯特的行踪。伯爵府的后方有一座人为制造的假山,那块的视野非常好,可以甚至可以看到远处山脚下驻守的士兵。

说是假山,但是上面植被那自然的生长状态总是让人觉得这座山本该在那里,但是仔细想想又明白那是人为而成。

监视的几十分钟内,我们时常看到门口有马车一类的突然停下,然后下来几个穿着较显贵的人,询问着驻守山脚的士兵一些事情。有些人甚至激动的想要闯进去,但是都被士兵拦了下来。

看来王宫内的变故已经传播到平民百姓之间了啊。

这是一场在计划之外发生的已经计划好的混乱。依我看,范尔斯特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不过很不幸,这位“天子”已经跑路了,所以范尔斯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几十分钟之后,这位铁头娃终于从伯爵府走了出来,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让我有点想笑。

好嘞,行动开始!

“你说这个人要去给平民演讲?”依彻莲问我,带着一腔不屑的语气。

“嗯,对,是这样的,有一说一,确实。”我回答道。

“我总感觉这人是过去讲单口相声的……”依彻莲轻笑道。

“噗……那可还行”被依彻莲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好奇这人的单口相声究竟能烂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们还是有要事在身。

“相声……是什么?”特利琪卡好奇地问到,对于这种异世界的词汇,她总是保持着一副好奇的心态。

“一种类似于讲笑话的表演方式,让观众快乐地笑起来是他们的主旨,不过不是那种短笑话哦,相声可是有剧情的。”我为特利琪卡解释道。

“嗯,我懂了。”特利琪卡若有所思地说到,不过看她那种似懂非懂的样子,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里的娱乐生活远比不上地球那边的,因为生产力地下嘛,人人都在为吃饱穿暖而努力,哪来的时间娱乐自己呢?

小小唠嗑几句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大殿附近。按照制定好的计划,特利琪卡需要吸引火力,到时候我会给她解除拟态状态,她的目的是让士兵们聚成一团,从而让我的范围攻击产生卓越的效果。

所谓的范围攻击其实就是一次杨教授电疗兄弟套餐,让士兵们晕过去,杀人什么的还是免了吧,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我们是不会杀人的。

一切开始按照计划进行,特利琪卡被解除了拟态,然后半信半疑地向前走去,我就待在特利琪卡身边,确保她的安全,而依彻莲就在不远处看着我们。

和计划的一样,看到走失的公主殿下自己回来了,驻守大殿的士兵纷纷赶了过来。

“公主在这,快来!”不知是哪个士兵吼的这一嗓子,我真的是有些想谢谢他,因为根据侦测的结果,所有驻守大殿的士兵都在向这边靠拢,慢慢地把我和特利琪卡包围了起来。

十四名士兵,不多不少,大殿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用不着重兵把守,不过看他们一脸为难的样子,我倒是有些好奇。

“怎么办,遵守范尔斯特大人的命令吗?”

“不清楚,我有些下不去手……”

“我也……不怎么忍心。”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什么忍不忍心啊,抓个人至于这样吗?不就是个公主吗,作为一个士兵,服从命令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嘛?

出于好奇,我决定慢慢来,看看这群人到底搞什么花样。虽然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在那种事情发生之前我还是来得及阻止他们的。

“你……你们想干嘛,你们这可是叛国!”特利琪卡捏着自己的裙摆喊到。

“抱歉呢,你现在可没有这样说的权利了。”带头的士兵沉着脸说到。

(先更个一章,努努力再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