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第二十章 脱险(一)_弦清亦舒

时间:2020年09月26日编辑:小蒋

   “没事的,哥哥。”怕秦故之担心,陆西乔抿了抿唇,微微摇了摇头,被绑在身后的手微微活动了一下,感觉到绳子稍微送了些,眸子里微微露出了一点喜意。    作为秦家唯一的女孩子,虽然被疼宠着长大,但是该训练的也从来没有落下过。秦家这样的背景,说是被时刻觊觎着也不为过,秦故之怕陆西乔手无缚鸡之力,所以在陆西乔稍微大点的时候,就找人教她女子防身术,虽然正面对上会吃亏,但是好歹还是能够迎上几招。    而解束缚这个提议是秦风提议的,他当时是灵机一动,说万一哪天乔乔被绑架了,能够让她自己解开绳索,趁着歹徒不备逃脱也是好主意。当初秦故之想了好久,最后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于是就和陆西乔做了一个协定。...

“乔乔,你没事吧。”秦故之视线放到陆西乔身上,看到陆西乔一身狼狈,下巴处明显有着渗血的掐痕,心里一阵心疼,和怎么也消不下去的杀意。

陆西乔被自己从小捧在手心里养大,说一句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也不为过,没想到在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给她留下了这么狼狈的一幕。

“没事的,哥哥。”怕秦故之担心,陆西乔抿了抿唇,微微摇了摇头,被绑在身后的手微微活动了一下,感觉到绳子稍微送了些,眸子里微微露出了一点喜意。

作为秦家唯一的女孩子,虽然被疼宠着长大,但是该训练的也从来没有落下过。秦家这样的背景,说是被时刻觊觎着也不为过,秦故之怕陆西乔手无缚鸡之力,所以在陆西乔稍微大点的时候,就找人教她女子防身术,虽然正面对上会吃亏,但是好歹还是能够迎上几招。

而解束缚这个提议是秦风提议的,他当时是灵机一动,说万一哪天乔乔被绑架了,能够让她自己解开绳索,趁着歹徒不备逃脱也是好主意。当初秦故之想了好久,最后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于是就和陆西乔做了一个协定。

陆西乔是个从小就听话的孩子,特别是秦故之的话,她更是从来就没有违背过,于是那段时间,陆西乔的手腕被磨出水泡,磨出血,疤痕是退了再有,再消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循环,那段时间秦林也不好过,陆西乔手破了一次,秦故之就找秦林练一次,练的秦林看到陆西乔就哭爹喊娘的。

在这样的氛围下,陆西乔进步飞快,很快就能够不动声色的背着手灵活的解开绳索,本来这一次陆西乔可以有机会逃跑的,但是没想到刚醒来就遇到了陆西瑶,陆西瑶之后周安坤又接连着出现,导致陆西乔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解开绳索。

后面周安坤派手下要剁陆西乔的手指,一方面陆西乔是真的怕,毕竟她才十八岁,另一方面她也是借此往后靠,躲到墙角才能够有时间挣脱束缚。

秦故之给了陆西乔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陆西乔便不动了。秦故之转向周安坤:“你有什么条件才肯放过乔乔?”

“啧啧啧,没想到哇!我们冷心冷情二十几年的秦大少居然有软肋,简直是大开眼界啊,你这样一说,我突然不想放了她了。你放心,毕竟我也做过乔乔几天哥哥,我定会好好待她的。”

周安坤边说,边不怀好意的看了陆西乔几眼,那眼神中的意思,明明白白的表露出来,陆西乔俏脸一沉,觉得恶心,

秦故之压抑住内心中的杀意,脸上表情平平静静的:“是吗?你信不信只要你碰了她一个指头,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周安坤脸色一黑,:“我要一千万,另外我这次的北海上的一条运输路线你必须帮我打通。”

北海那边是政府的运输线路,打的倒是好主意!秦故之心底冷笑了一下,脸上却是毫不犹豫:“好!”

周安坤狐疑的看了秦故之一眼,看不出来,才不死心的继续说道:“你放心,我现在有求于你,我定会好好待她,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时间到了,你没有做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成交!”

看到秦故之依旧还站在原地看着陆西乔,周安坤笑了:“秦少爷,你别急呀,只要我确定北海线路是真的,我定安然无恙的将她送回去。至于现在嘛!那就劳烦陆小姐跟我会周家做几天客了。”

说完就示意肌肉男将陆西乔带走,陆西乔看到秦故之对自己摇了摇头,知道哥哥有了主意,绝对能够安然无恙的带自己出去,便放心的被周安坤带走了。

周安坤刚一消失,秦林和陈达就一脸焦急的围上来。

“五爷,怎么办啊?”

“周安坤那小子的话不能信!小姐怎么办?”

秦故之脸沉如水,以他的身手救下陆西乔不成问题,可是正如秦故之了解周安坤一样,周安坤也是很了解秦故之,所以提前叫人挟持了陆西乔,所以秦故之只能投鼠忌器。

“陈达你去联系上安插在周家的十二,看能不能配合着乔乔出来,这次出来,十二就不用回周家了。至于秦林,你和秦风一起去找一下李书记,和他这样说......”

交代完事情之后,秦故之转身往外走,他需要和商家商量一些事。

.......

周家。

周安坤带着陆西乔直接进了周家,时光从屋内迎了出来:“安坤,你回来啦?”看到陆西乔一愣:“这是?”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过还有些价值,这两天你先帮我招待一下,记住,不准给她送松绑。”

“好的,我知道了。”

时光是留在周安坤身边最长久的一个人,周安坤不管外面有多少个女人,带回家的却只有时光一个。而时光也不负周安坤的信任,大气又聪明,处理起事情来也格外的稳妥,就连最开始看时光不顺眼的周进也对时光另眼相看。

“这位小姐,跟我走吧。”时光仔细看了陆西乔一眼,眼神里有着陆西乔不太懂的光芒,有些莫名,但是陆西乔实在不想和周安坤待在一个空间,便顺从的跟着时光走了。

“谢谢。”

“不客气,你喊我时光姐姐就可以了。”

清秀漂亮的样貌,大气稳妥的举止,陆西乔一眼就觉得时光不是个普通人。但是却没有多想。

时光将陆西乔送到一件客房里就锁好了门出去了,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陆西乔会不会逃出去。

陆西乔隔着窗子往外看去,发现周家守备森严,不过这间房间位置还不错,窗子附近有一颗树。;陆西乔目测了一下距离,觉得自己逃跑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夜半,陆西乔终于有了困意,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听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谁?!”陆西乔一下子惊醒了,厉声问道。

“嘘,小姐小声一点。我是十二,五爷让我助你逃出去。”时光,也就是十二悄声走了进来,示意陆西乔安静一点。

看到陆西乔诧异的神色,十二简单的解释了两句,便急促的说道:“小姐,我先帮你解开绳子,今天周安坤不在,我去断了宅子里的供电,你要趁机逃出去。”

“那你呢?”陆西乔追问。

“放心吧,小姐,我们都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