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幽兰花的殿堂

幽兰花的殿堂 第二十五章:记忆宫殿 _南洋司马

时间:2020年09月26日编辑:钱多多

“感觉到了吗?你的脚是否感觉到被沙子给包围了?”“很好!那么接下来你想象自己抬起头。温暖的阳光把你旁边的海水变成了美丽碧蓝色。”“你感觉...

“想象一下。”

“你走在海边的沙滩上。你的脚陷在了细滑的沙子里,正发出着刷拉,刷拉的脚步声。”

“感觉到了吗?你的脚是否感觉到被沙子给包围了?”

“很好!那么接下来你想象自己抬起头。温暖的阳光把你旁边的海水变成了美丽碧蓝色。”

“你感觉很放松,很放松。。。”

“好了吗?接下来你要做的是想象海滩上出现了一扇门。”

“你摸到它了吗?它是用深褐色的松木做的,手感非常好。”

“然后,你再把门把转开。接着,哇啦!一道强烈的白光从里面照射出来。”

“。。。。。。”

脑袋里的声音在这里停了下来。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洁白的病床上。他转头,看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坐在了离自己十分靠近的椅子上。

“好久不见,我的孩子。Guten Tag”

坐在椅子上的竟然是弗洛伊德。他跟幽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那么精神,穿着跟上次一模一样的西装,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向着幽招手。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我可是亲眼看见你全身发紫的身体。”幽吃惊地质疑道。

幽记得十分清晰。在上个星期的梦中,这位悠闲坐在椅子上的老头死在了一间破旧的客房里。而且造成他死亡的正是被这些梦中幻象视为死神的“血兰花”,自己身份特殊的妹妹。

弗洛伊德看出来了幽的不解。他慈祥地笑了笑,准备为苦恼的少年解开谜团。

“怎么?在奇怪我这个老东西怎么又起死回生了。”

“哈哈,我喜欢你这种刨根究底的性格。但是我告诉你,其实我们这些所谓的“幻象”是不会轻易消失的。”

“所以。。你是怎么活过来的?难道你们是鬼魂吗?”幽抱着怀疑的心态追问。

老头脸上依旧保持着慈祥的微笑,仿佛已经预知幽会问这个问题一样。

“鬼魂?哈哈,我可不相信鬼神之说。对我来说它们只是我还没办法解释的未解之谜罢了。”

“不过,对于你的疑问。我想反问你,你在梦中死了这么多次。为什么第二天做梦,自己又可以重新开始呢?”

“你这不是废话吗?因为我是在做梦啊!梦就算再真实也还是梦,是大脑投射出来的幻觉而已。”幽急躁地回答了问题。

老头笑着点了点头。

“没错,而我是你大脑生成的投影。就算是死在前一个梦,大脑也会在下一场梦。不,几分钟内把我起死回生。”

“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常常梦见在意的人,因为大脑会自动把他投射出来。我们这些幻象也是依照这个原理。”

幽听完了解说,沉默地盯着老头看了好一会。然后他挪动了身体,举手向他白花花的大胡子伸去。

“嗯。。。手感还是那么好。应该不是梦魔。先不管那些心理学理论了,我们还是先想办法让自己不死在这场梦里吧。”幽摸着老头的胡子一边说道。

老头胡子被幽拉扯着,痛得笑容都扭曲了一些。不过他还是继续为他解释着目前的状况。

“我忘了告诉你。。。”老头一边把幽的手从胡子上挪开。

“还记得你在睁开眼睛之前听见的催眠语码?其实,我把你带来了。。。”

“记忆宫殿!”

小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间门口,大声地代替了老头揭开了谜底。

“蛤?”幽一下听懵了。

“你刚刚说我在什么地方?”

“你没听错哦。你现在在自己的记——忆——宫——殿里。”小雅一句一句地重复。

幽还是听得一知半解,摸着自己的脑袋苦恼着。

“问题是。。。记忆殿堂是什么?”

小雅失望地望向了老头。

“你不是说他已经知道这些基本常识了吗?弗洛伊德先生。”小雅向他发出疑问。

老头也向她无奈地苦笑,表示自己自己对幽期望可能太高了。

“算了,我带你亲眼看看后,你就会明白了!”

说完,小雅抓住了幽的手。带他往门外走去。

幽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就已经被拉到了门外。

一道门,两道门,三道,四道。无尽的走廊上有着无数的门。走廊的墙用了深红色油漆粉刷,踩在脚下的地板是用深褐色橡木铺陈,整个氛围给人一种置身在五星级酒店里的感觉。

“等等,我这是在哪一个梦境?兰在这场梦里吗?”幽甩开小雅的手,对自己置身的环境充满疑问。

“这里就是你的记忆宫殿呀。是你大脑收藏记忆的地方。”

“不可能吧。你少骗我了,这大概只是梦而已。我脑袋里面哪里可能有什么记忆殿堂。”

小雅见幽视乎不相信,于是想到了一个证实自己的办法。

“来,跟我走。我带你看一样东西。”

幽跟着小雅走在这条无尽的走廊上。这个地方除了门,还是门。不过仔细看的话,视乎每一扇门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细节。比如不同的门把和隐约浮现的标志。

“好了,我们到啦!”小雅停在了一扇门前。

“这扇门。。。”幽看了一看,莫名感到这扇门有一种熟悉感。这扇门也跟其他的门一样,是用深褐色松木打造的。不过,不同于其他的门,用的是圆形铜把手。它的门把是横向的铁把手,把手上还有不少摩擦过的痕迹,看起来把手经常被使用。

“咔嚓!”小雅转开了门。

长期被噩梦折磨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生怕门里会蹦出什么可怕的怪物。

门被完全打开,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梦魔蹦出来。在房间里面,是一个穿着初中制服的男孩,一脸沮丧地站在训导处外面。

“这。。这不是我吗?”

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记忆中熟悉的画面。曾经的那一段记忆像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中呈现。

“怎么。想起过去的事了吗?学长。”

“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初中时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跟人打架。。。”

“进来!”房间里传出了训导老师的声音。

过去的自己听到了指令,低着头沮丧地走进了训导处。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打伤同学?”训导老师严肃地问着过去的他。

接下来的发生的事跟幽记忆里的一样。过去的自己不停地向训导老师解释着自己跟同学打架的原因。但是不论自己如何解释,训导老师都没有从宽处理的打算。毕竟出手打人就是错的,最先施暴的那方往往最没道理可讲。

“老师!可是,可是他嘲笑我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我真的是忍无可忍才。。。”

“我听够了,你闭嘴吧。”训导老师用严肃的语气打断了他的辩解。

“不管别人怎样说你,打人就是不对。我现在就打电话向你的父亲报告,跟他们商讨如何处理。”

一听到训导老师将要把这件事给自己的父亲知道,还是个孩子的幽不止紧张了起来,眼眶里开始聚集起了一颗颗泪水。

“不要,求求你不要告诉他们!”幽带着颤抖语气乞求老师。

训导老师不顾幽的乞求,按下了他父亲的手机号码。

“不要啊!不可以给他知道我这样!”

幽失去了理智。冲到训导老师座位前,把他手上的手机摔在了地上。

训导老师也被他的行为给吓住了。他像发疯了一样,痛苦的泪水不停地从脸上滑落,两手疯狂地在自己的头上乱抓。嘴里还不停地歇斯底里着。

“不可以。。不可以让爸爸知道。。我不要连爸爸也讨厌我。。。我不要爸爸离开我。。”

“够了!”幽用力地把这扇呈现着过去回忆的门给用力关上。

他关上了门,使劲揉着自己的眼睛,嘴巴不停地用力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能尽快从这场痛苦的回忆里恢复过来。

小雅看他这样也不止有些担心。

“学长。。你还好吗?如果你受不了的话。。。”

“没事,我很好。。我真的很好。。。”幽不想让她操心,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话音刚落,整个空间突然激烈地晃动起来。如同遭遇了强大的地震。在激烈的摇晃下,深褐色的墙上撕开了一道道裂缝,光滑的橡木地板在晃动下开始一块块崩塌。

情绪还尚未平定的幽被这突如其来的横祸给吓傻了。他把背贴在墙上,呆泄地看着正在支离破碎的走廊。眼神呆泄无神,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

“啪!”小雅一巴掌打在了幽是脸上。

幽在痛楚下终于回过神来,一脸吃惊地看着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的小雅。

不知这一巴掌有什么魔力。刚才看似即将崩塌的地板和被一道道裂缝的墙壁刹那间恢复了本来完好的面貌。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大脑中的幻觉。

“你。。你为什么打我呀?”幽抚着自己红肿的脸蛋,不解地望着小雅。

小雅看危机暂时解除,向幽露出了她冷静的笑容。

“看来已经没事了,我的第二记巴掌就不送你啦。”

“不过麻烦里从现在开始情绪一直保持平静。不然的话,我就不止是用巴掌而已了。”小雅平静的笑容在这句话下,有些可怕起来。

幽无可奈何这位不客气的向导。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打。虽然说这是在梦里,心里还是有一些难以接受自己吃的哑巴亏。

小雅从裙子口袋里取出了一叠便利贴和一支笔,在便利贴画了一个符号。随后把它撕下,贴在了门把旁。

幽仔细看了看门把旁的贴纸。上面画着一个类似行李上贴着的易碎标志。

“这个符号代表这段记忆会严重影响你的情绪。所以你以后看到有类似这种贴纸的门就别随便打开。”小雅向他解释道。

“所以。。。这里真的是我大脑里所谓的记忆殿堂?”

小雅笑着点了点头。“怎样?现在你相信了吧。”

两人随后一前一后地走在无尽的走廊中。幽在后面跟着小雅,心里对这个古怪的地方还是放不下心。

小雅脚步缓慢地在前方开路,一面向在身后的幽解释这个地方的奥秘。

“学长应该要为自己感到福气哟。你知道吗?世界上有多少人为了学会记忆殿堂这种技能。花费了多久的岁月自我修炼,才能像我们俩这样在这个无尽走廊漫步。”

“这么说的话,难道我是天才吗?”幽突然觉得一股强烈的自信涌上胸膛,整个人也得意了起来。不过回应他的只有小雅的捧腹大笑。

“天才?算了吧,学长。”

“依照我和老头的推论。你能拥有记忆殿堂的原因,是因为你的现实生活太无聊了。正常人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工作上课或者进行人际关系。像你这样无所事事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当然一下就在大脑中构思出来了。”

“再说,把你领到这里的是弗洛伊德老爷爷的催眠术。你其实跟绝大部分人一样,拥有记忆殿堂却进不来。”

被小雅句句说中的幽,根本无法反驳这项事实。只能继续沉默地跟着小雅向着未知的方向走去。

两人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扇门,小雅终于停下了脚步。

“好啦,我们到了。”

小雅走向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这扇门跟其他的没什么差别,唯一的不同只有门上画着书籍标志的门牌。

“这扇门又收藏着什么?是图书馆吗?”幽发出了疑问。

“嘻嘻,你别去苦恼了。我现在就把谜底揭开吧!”

小雅转开了门把,把门给打开。

一个跟之前那扇门截然不同的画面展现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