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第二十六章 白痴_语笑笑甜

时间:2020年09月26日编辑:李宓儿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一下楼就被眼前的情形给吓得呆住了。  在眼前不宽的街道上分别停着两部豪车,一黑一红昭显着其主人本来的性格,而在车前则也有两个男人正在相对而立,浑身凌厉的气息和弥漫在他们身边紧张的气氛显示着这绝对不是一场和平的叙旧。  秦宇听到脚步声率先看向她:“你下来了?你怎么自己提箱子?”秦宇顿时就把眼前的对手给忘记到了脑后,大步走向她,一把从她的手心里拿过箱子,责怪说,“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身体,居然还自己拿东西?”...

“白小姐,我们走吧。”这个时候司机小张恭敬的说。

白月楹点点头:“好。”

她慢慢的提着箱子下了楼,秦宇还在下面等着她。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一下楼就被眼前的情形给吓得呆住了。

在眼前不宽的街道上分别停着两部豪车,一黑一红昭显着其主人本来的性格,而在车前则也有两个男人正在相对而立,浑身凌厉的气息和弥漫在他们身边紧张的气氛显示着这绝对不是一场和平的叙旧。

秦宇听到脚步声率先看向她:“你下来了?你怎么自己提箱子?”秦宇顿时就把眼前的对手给忘记到了脑后,大步走向她,一把从她的手心里拿过箱子,责怪说,“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身体,居然还自己拿东西?”

白月楹眨眨眼,看看他,再看看他身后的人:“他怎么来了?”

秦宇哼了哼:“我怎么知道?还好你现在我在这里,不然的话他也不知道会这么对你,跟我走,不要理他。”

白月楹抿着唇,低头就要和他一起上车,心里却知道对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自己走。

果然没一会就感觉眼前一花,他站在自己面前,面沉如水:“你要去哪里?”

白月楹还没说话呢,秦宇就嗤笑一声:“你说我们去哪里,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来了?季总,你该不会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了吧。”

季行封死死的盯着她看:“你准备搬家?为什么?搬到什么地方去?”

白月楹深吸一口气,假装看不到对方脸上那关切的神色:“这和你有关系吗季总?我想我去什么地方都不不要和你报备吧?”

“你!”季行封气得额头青筋爆出,“你是不是要搬去和他一起住?你怎么这么傻?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这样的男人你也敢接近?还好被我发现了,来跟我走!”说着就要去抓白月楹的手。

白月楹的心猛地一跳,立即后退一步脱开他的动作:“请你自重季总,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去什么地方都不用你管,你还是好好管管你自己吧。”

季行封沉沉的看着她:“你果然要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他就这么好?他只会油嘴滑舌,什么都不懂,你就这么喜欢他?”

“是啊,我就喜欢他,怎么样?”白月楹的心一横,干脆承认了下来,又想起潘夏雪的存在,用嘲讽的语气说,“还有我不觉得他比你差,至少他身边没有潘夏雪,王夏雪,李夏雪,是不是?”

说完她果断的转过身,对秦宇说:“我们走吧。”

她就要坐进车里,忽然季行封在她身后忽然说:“我已经把她送走了。”

“什么?”白月楹停下动作,愕然的看着他,是自己听到的这个意思吗?

季行封看着她深深的说:“今天一早我就把她送走了,送到了一个你再也看不到她的地方,这样你满意了?”

白月楹满心都是诧异,随即又冷静下来;“那孩子呢?你也不要了?”

她就不相信季行封能不要自己的孩子!

果然就见他犹豫了一下,说:“孩子的话,等生下来我可能会把他留下,到时候我们就把它当作自己的孩子养好不好?”

白月楹气得笑出了声:“季总你在说笑话吗?我把你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当作是自己的孩子?你当我是什么?保姆吗?我有那么贱?季总,你说这话不但侮辱了我,更加侮辱了你自己!”

季行封脸色灰败:“月楹,你就非要和我对着干吗?你明明不喜欢秦宇,你爱的人是我!我知道的!”

白月楹的心猛地一跳,面上神色却是不露出分毫,她冷笑:“是吗?没想到季总对自己真有信心,到现在还能说得出这么可笑的事情来,可惜啊,你想错了,我曾经确实是喜欢过你,但那是以前,不是现在,你做的那些事情每一件我都……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你把她找回来吧,她是爱你的,你们好好过日子,别想找我了。”

季行封见她心如死灰的样子着急了:“不,不是,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为什么非要这么说?我知道你说的都是违心的话……”

白月楹再也不想听下去,转身就上了秦宇的车,低声说:“别说话了,我们走吧。”

秦宇就对季行封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还故意大声对问白月楹:“亲爱的,我们等会先回家,我让管家给你做喜欢吃的酸菜鱼,上次你吃了很多。”

季行封顿住脚步,看着秦宇的车扬长而去,心里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他紧紧握住拳头,在那一瞬间他有一种想要上车硬生生撞上去的冲动!

反正她不会回来了,那么就算是车毁人亡也不要紧,是不是?

他的脸色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可怕过,身边的人一声大气都不敢出,满脸惊惧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季行封这才动了动身体,哑声说:“我们走。”

众人松口气,跟着他上了车,刚坐定,他的心腹就拿着手机对他说:“老板,潘小姐想找你。”

季行封的脸色惨白,扫了一眼手机,毫不犹豫的说:“就说我不在。”

“是!”

白月楹!白月楹!你真的要离我而去了吗?我真的再也得不到你了吗?

心如刀绞!他狠狠一拳打在椅背上,把身边的人吓了一跳:“老板……”

季行封狠狠咬牙:“我让你查的事情呢,查出来没有?”

副手赵清宁低头看了看手机,摇头说:“小王说还得一段时间的修复,硬盘损坏的话很麻烦,需要时间,他说一看到画面就马上给你来消息。”

季行封沉着脸没说话,一抬头看到秦宇的车子马上就要不见踪影了,狠狠咬牙:“给我跟上去!”

“是!”

赵清宁一踩油门,默默的跟上了秦宇的车。

秦宇这边很快就发现了,默不作声的将车子开得飞快,对白月楹更是一点都没提起,一边开车还担心回头去看白月楹。

白月楹神色怔忪,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那样子让秦宇莫名的觉得不舒服,忍不住的说:“你要是真放不下他的话,可以回去找他。”

白月楹被他的话惊醒,笑了笑:“我要是肯回去的话早就回去了,怎么可能呢?他都有别的女人了。”

秦宇故意又说:“那他不也是说已经把人送走了?”

“那也不代表我做个便宜妈妈,再说了我自己都有孩子为什么还要帮别人养孩子?我又不是疯了。”白月楹虽然心里伤感,却十分冷静和清醒。

秦宇的目光闪了闪:“那你的意思是准备留下这个孩子了?”

白月楹抿了抿唇,轻轻摇头:“我,我还没想好。”

是真的没有想好,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她的态度那么坚决是因为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冲昏了脑子,可现在经过时间的发酵,她逐渐的意识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渐渐的母爱在心底发芽了。

再让她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决定不要孩子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秦宇暗暗在心里叹息,对于他而言,既希望她把孩子打掉,又希望她能把孩子留下,心里矛盾到了极点。

留下孩子那就说明不管怎么样白月楹和季行封的牵扯是怎么都扯不清了,他们毕竟有个孩子在中间,而要是不留孩子,万一她真的有危险了怎么办?

秦宇想来想去,也是满心郁闷。

白月楹看出他的意思,轻声说:“对不起,给你带来困扰了。”

秦宇立即摇头:“没事,这件事你也不想的。”

白月楹苦笑了一下,紧紧抓着手机没放。

到了秦宇的住处之后,他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家里的大门口,然后下车转过来给她开门;“你小心点。”

白月楹叹气:“我又不是瓷娃娃,你就别老是这么小心翼翼的,行吗?”

秦宇一本正经:“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两个人的身体。”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看去,果然见季行封的黑色豪车被挡在了大门外,不禁得意的翘了翘唇角。

怎么样,被我夺走爱人的滋味是不是很难受?季行封,你也有今天!

秦宇志得意满,面对白月楹的时候语气更加温柔了:“走,我扶着你。”

白月楹白了他一眼:“我自己会走。”说完不理他,径自一个人走了进去,秦宇一笑,再也顾不得季行封的存在,跟在了她身后。

而在季行封那边,赵清宁只觉得车内的温度已经降到了冰点,不禁瑟瑟发抖,在心里叫苦不迭。

季行封的脸色黑如锅底,眼中似乎隐隐有风暴聚集:“回去之后给我把秦家的全部资料都给我找来,明天一早我要在办公桌上看到他!听见没有!”

“是,听见了。”赵清宁郁闷的应了下来,心里狂叫,又要加班了,又要加班了!

季行封满脸阴沉的最后看了秦家一眼,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会把人亲自找回来,到时候就算死也不会再放她走!一定不会!

而此时秦家里秦宇一边对白月楹介绍自己的家,一边不屑的看着季行封的离去,心里冷哼,就算你再厉害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把人从我这里硬生生抢走?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