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权宠嫡凰

权宠嫡凰 第九十四章 坦诚_长虞

时间:2020年09月26日编辑:小蒋

  而尹沉梦得知海棠误会了她,便趁着海棠巡视的空当,在树下喊道:“海棠姑娘,本宫有话跟你说。”  海棠从树上蹦下来,神色冷漠:“娘娘请说。”  尹沉梦打开自己带来的食盒,递了一块桂花酥给她。海棠盯着那块酥饼,去没有接过的意思。...

尹沉梦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对北堂瞿笑道:“皇上,今晚你能否通知狱卒放行与我?臣妾想给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不必费心思,朕相信你。”

尹沉梦摇摇头,笑道:“臣妾不希望皇上因为我与属下闹出矛盾。皇上愿意相信臣妾,便是臣妾之幸。为了报答皇上,臣妾愿意交换信任。”

北堂瞿听得一头雾水,然而尹沉梦再三坚持,他只好照做。

而尹沉梦得知海棠误会了她,便趁着海棠巡视的空当,在树下喊道:“海棠姑娘,本宫有话跟你说。”

海棠从树上蹦下来,神色冷漠:“娘娘请说。”

尹沉梦打开自己带来的食盒,递了一块桂花酥给她。海棠盯着那块酥饼,去没有接过的意思。

“怕本宫下毒?”尹沉梦轻笑,不见怪罪的意思,只将酥饼塞进自己的口中慢慢品尝起来,“海棠姑娘服侍皇上已久,想必已经了解了他不少。”

尹沉梦话里有话,海棠却不想与她多做纠缠,说:“娘娘有话不妨直说。属下还要巡夜,任务繁重。”

尹沉梦毫不在意她轻视自己的态度,淡笑一声:“了解了皇上这个人,很难不动心吧?”

海棠的眼睛微微睁大,冷着一张脸沉默不语,显然没想到尹沉梦竟猜出了她的心思。

尹沉梦继续意味深长地说:“只是你身为他的暗卫,凡事还要以大局为重,不可因为私心就错误判断一些事情。”

“娘娘到底想说什么?”

“今晚去牢里看一看被你抓住的小宫女吧。”边说着尹沉梦边放下食盒,“桂花酥本宫放这里,你若不吃,也可让其他的暗卫吃。”

说完,她对其他几棵树上的暗卫招招手,笑容友好,待她走远之后,众暗卫齐齐飞下树来,争抢着吃下桂花酥。

“你还别说,皇后娘娘的手艺真不错!”

“没这手艺,怎么能得皇上的喜欢!”

海棠却迟迟没有动作,看着尹沉梦离去的方向,眼底意味不明。

夜色已深,尹沉梦要求雪棋将她易容成太后的样子。雪棋仔细观察了尹沉梦的五官,喜上眉梢,她与太后本就有血缘关系,五官隐隐有些相似之处,只要稍加处理,便可瞒天过海,让人误以为见到了太后。

尹沉梦根据平时太后的喜好换了一身素雅的衣服,对狱卒亮出了自己的令牌后,在狱卒满脸疑惑中,打开了牢门,来到了关押小宫女的房间。

“事情已经败露,你打算如何?”

尹沉梦刻意压低了声音,学着太后的语气。小宫女朦胧之间抬起头,便看到太后站在她面前,瞬间慌了神,说道:“太后娘娘赎罪,奴婢无能。但是奴婢已经照您说的做了,将所有罪责推到了皇后娘娘身上。”

“可有成功?”

小宫女支支吾吾地说:“皇上似乎不太相信……奴婢也不好说。但是看上去皇上的暗卫倒是相信了。”

尹沉梦点点头,不敢多说话。

小宫女怀着希冀问道:“太后娘娘是来将奴婢带出去的吗?”

目的已经达到,尹沉梦没有回答她的必要,转过身出了牢门,徒留小宫女在原地不断呼喊着“太后”。

尹沉梦向不远处瞥了一眼,果然看见了海棠愣在原地。她冰冷的神色似乎有一丝破裂,静静等待着尹沉梦发话。

“如何?”

海棠讶异地看着她,不确定地说:“皇后……娘娘?”

尹沉梦点点头:“易容之术。”

海棠大为震惊。她了解过易容术,却并未学习过,更未想过一个身居后宫的妃子居然还会这种qi淫巧术。

说到底,她与蓝纯有相同的心里,凭借着穿越的身份,相比与古人便有着莫名的优越感。然而这个世界穿越者不是唯一的存在,也并不是主角般的存在,反而是眼前这个人,才真正带着女主角的光环。

“本宫想让你看的,你都已经看见了。本宫只想告诉你,你是皇上的暗卫,皇上相信的,你也应该相信。”

尹沉梦拍了拍海棠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和你相处的过程中,本宫能够感觉到,你是与这个世界不同的存在,或许就跟纯妃一样。然而皇上愿意重用你,即使我知道你身份特殊,也因此愿意相信你。”

海棠已经被蓝纯百般试探过,但从未表现出自己特殊的身份。然而尹沉梦不过三言两语,就已道破天机,让人无法反驳。

看着尹沉梦转身离去,海棠不禁问道:“那你呢?你和这个世界是相同的存在吗?”

尹沉梦沉吟道:“相同也不同,总之与你不同。”

她一番话说得玄乎又玄,然而海棠却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若不是穿越之人,那莫非她是重生之人?只有如此,才能解释的通她为何能够发现她与蓝纯的奇怪之处。

然而除了海棠,紧跟着尹沉梦前来的北堂瞿也同样震惊。

“阿梦所谓的交换信任,便是告诉朕你会易容之术?”

尹沉梦摇头:“臣妾的侍女雪棋会易容之术,之前我瞒着皇上,是不希望皇上认为臣妾身边卧虎藏龙,因此生出不必要的怀疑,更害怕皇上因为易容将我和秦国贼人联系到一起,认为我通敌叛国。”

北堂瞿的眉头拧紧了:“所以阿梦一直以来是在试探朕?朕愿意给你几分信任,你才愿意给予相等的信任?”

尹沉梦点点头,眸子在黑夜中格外的闪亮。

北堂瞿步步紧逼:“若朕对你表现出一点怀疑,你便要弃朕而去?你对朕的感情,难道只是感恩?”

察觉到北堂瞿的心情不悦,尹沉梦直视他的眼睛:“北堂瞿,我对你毫无保留的信任才叫人奇怪。”

尹沉梦直呼北堂瞿姓名,让他微微愣了愣,还没待他反应过来,她接着说道:“因为你知道,一开始我便是太后安插在你身边的棋子。”

北堂瞿瞪大双眼:“那你……”

“我不愿做一个任由太后摆布的棋子,而你愿意相信我,我便选择了你。”

北堂瞿隐匿在黑夜中看不清身影,然而尹沉梦接着上前一步,说道:“臣妾愿意相信皇上,就和皇上相信臣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