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短文 润玉长驱直入_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时间:2020年07月26日编辑:陈伟华

不对!!这样的话,我是怎么回到这里的?我···这是又重生了吗?我拿起我的左手,能看到手上结了一线小小的痂痕。原来不是重生了,而是在割腕的过程中就醉倒了么,我真是个没用的人呢。...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悪役令嬢著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性细节描述大尺度短文 润玉长驱直入_免费试读

「······妈妈!」我一下子从梦中醒来,甚至不小心喊了出来,我赶紧闭上了嘴,生怕会让别人听到。睁开眼后,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优雅瑰丽的天花板,还有从玻璃窗上灌进的温和拂人的晨光。我···这是又重生了吗?我拿起我的左手,能看到手上结了一线小小的痂痕。原来不是重生了,而是在割腕的过程中就醉倒了么,我真是个没用的人呢。不对!!这样的话,我是怎么回到这里的?性细节描述大尺度短文翻开被子,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别人更换过了,这种风格是···王家的礼服!?而且脚上的伤也被绑了绑带,现在似乎已经无大碍了。我企图自杀的事情,该不会被其他人知道了吧!?我突然醒觉到这点,吓得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但即使我千百次企图回想起昨晚发生的往事,但一切记忆似乎都在拿着玻璃片的时候就突然中断了,没有给我留下一丝一点可以回忆的线索。

这就是醉酒的后果吗?真是可怕,我从来没有喝醉过,无法想象醉倒的自己会是怎么样的模样。

如果要算的话,大概唯一也就上一世和艾丽娜喝上的那一杯酒了吧。

「罗,罗希娜?你在吗?」我慌慌张张地大声叫出来

「啊小姐,您醒啦」罗希娜满脸笑容地走着过来,似乎今天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润玉长驱直入_「我···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吗,中途喝醉了有点不记得了」我试探着问

「嘻嘻小姐!昨晚可是——咳咳」罗希娜话说到一般,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把说话吞了回去。

「啊,昨晚是卡西利亚殿下的侍女发现小姐您喝醉的,然后我和公爵大人带您回来的呢」

「殿下的侍女!?那,那殿下或者那个侍女有说了其他什么事情吗?」为什么偏偏是殿下,如果被深究起来的话,我应该怎么解释才好···

「啊没有呢,殿下和侍女都没有说什么呢,小姐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罗希娜脸上露出了说不上是笑也说不上是平淡的表情。总觉得今天罗希娜的表情有点奇怪。

果然,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有种似乎罗希娜被下了封口令的感觉,但又不能确定,因为罗希娜似乎从上次我坐了殿下的马车回来后,就一直对我和殿下之间的关系有着什么误会了。

「没,没有啊,我就问问而已,没事啦,谢谢你罗希娜」

殿下和侍女都没有发现什么吗?自己实在是没有这部分的记忆了,只能相信罗希娜的说话了。要是被认为「仅仅是醉倒了」那就太好了。

「罗希娜,接下来我想再睡一会儿」

「好的小姐,那我先出去了」

成绩公布后的今天和明天就是休息天了,

虽然无论如何睡下去,心里的劳累感都无法解消,

不过除了这种消极的应对方法以外,自己一时间也想不出有更好的做法了。

昨晚亲眼目睹的那一幕仍然像烧伤一样深刻在双瞳中,只要稍有不留神,似乎就会重影在视线之中,挥之不散,即使闭上眼也无法从这可悲的幻觉中逃离。

幻觉吗······恐怕很快就要到来了吧,变成我身边的现实。

父亲的新婚,幸福的继母和姐姐,

一起组成的幸福新家庭。

还有无法与这幸福感而共鸣的自己,

孤身一人无处游荡,观看这将要上映的家庭喜剧而已。

昨晚好像梦到了很多往事。从童年时期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到因为自己扭曲的妒忌而在牢狱中渡过的人生最后一刻,就如同死前的跑马灯一样在脑海里快速回播了。

尽管如此,但心里面似乎得到了什么解放一样,比起往时要更加轻松一点。大概这就是醉酒的幸福吗?我放松着自己,伸出双手左右观看,除了左手手腕上残留着细微痂痕以外,

双手中空无一物。

这一世,我到底还是什么也没办法把握到。

可笑的是,苍白而柔弱的这双手是我作为公爵千金的象征之一,常常能引来别人羡慕的眼神,惊讶地赞叹我的雪白的肌肤,羡慕着我的家境,似乎只要能得到我的一丝赏识,能就让他们惊喜若狂,喜不胜收,期望着能从我手中分到一些利益和荣誉。

却从来没人知道这双手是如此的可悲的无力而短小,即使拼上命去挣扎,到底是没办法把握住幸福的一点一滴。

而我也不过是个卑鄙的伪善者而已,一开始是为了公爵家的名望而游走在社交界中,但在众人的奉承下,我却一边厌恶着她们千篇一律的套路,而一边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感。

渐渐地,为了从无尽的孤独中得到短暂的逃离,为了空虚的内心能获得少许慰藉,我自然而然沉醉着这种被我视为是理所当然的虚荣中,无法自拔地深信这这种黄粱美梦。

就像是昨晚的葡萄酒一样,苦涩得让人难以下咽,但在醉倒后却莫名其妙地有一种幸福的安心感。

所谓醉生梦死的酒徒,大概与我也不过是同一类人而已吧?

不过,无论多么甘甜的美酒,多么甜蜜的美梦,多么美满的幻想,都总会有碎开的一天。一旦醒过来了,便会被眼前的现实所割伤,其中不乏有部分贤明聪慧的人能果断地放下一切,转身而去,往人生的另外一个新道路而启程吧。也有部分愚昧笨拙的人辗转反复仍然无法接受,结果还是选择继续沉醉在虚缈无望的美梦中不愿苏醒。

也有部分顽钝固执人,像我一样,明明知道一往无前也是只白费力气的徒劳而已,但仍然只能将自己丑陋扭曲的灵魂塞进这完美无缺的身躯中,即使被挤压得透不过气来,还是不得不扮演着这属于自己的公爵千金。

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我付出我的一切去努力做最优秀贵族。

明明应该愤怒生气的时候,也不得不装作宽仁大度去原谅。

明明应该悲伤流泪的时候,也不得不挤出善意温馨的笑容。

明明应该烦躁焦虑的时候,也不得不装作心静如水的姿态。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被所有人擅自地期待着,擅自地贴上了「完美千金」的标签。

成绩优秀,大方得体,高洁优雅,知书达礼

被人擅自的贴上了所有可以赞美的词语。

世界上本不存在有完美的人,

但可笑的是人们却永无休止地追求着完美的事物,

而更讽刺的是满身伤痕的自己却甘心情愿地扮演着这密不透风的完美角色,

从不对任何人暴露过自己的脆弱,让别人深信不疑。

【甚至连父亲都认为自己本是如此宽宏仁慈的人了吗。】

我将自己锁在了无法逃离的囚笼,只要有一丝不合身份的行为举止,

就会被自己绑下的锁链绞得血肉模糊,痛切心扉。

尽管自己重生之后就已经在内心里默默地决定了,

不要再恨艾丽娜,

不要再恨米卡莲,

放弃那些虚荣之物,

好好当好自己的公爵千金就够了,

但实际上我心胸是如此狭窄,明明知道错不在她们身上,但仍然无法容忍她们进入自己的世界里面,无法容忍将父亲属于自己的爱分给她们。

尽管明明有着上一世悲痛的记忆,我却还是不断祈求着这世能有一丝改变。

然后在无法如愿时在背后咒天骂地。

我不过是言行不一的无耻的小人而已。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拥有了这至上的家境,即使再忍耐一下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也不过是轻易而举的行为,

「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忍耐一下不就可以了么」

「公爵千金不是那种只要不去杀人的话,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贵族吗」

「过上自己的生活,开心才最重要啊」

的确无论怎么思来反复,自己的苦恼和悲伤都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比起每天得为当日的饱腹而不惜付出血汗的底层平民而言,从等价交换的角度上来说自己已经是大赚特赚的一方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言所行大概不过是不足为道的无痛呻吟而已。

什么私生女,什么继母,只要当作看不见,假装不在意的话,对自己正常的生活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即使如何说出自己的苦闷或悲伤,

也不过会被当成不食人间烟火的贵族少女叛逆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矫情罢了。

人类这种生物,到底是无法共悲同欢的吧。

无论如何哭诉,也只会成为众人的餐后笑料罢了。

所以我从来不会向谁诉说过自己的伤痛,

说到底,只是一个只敢偷偷躲在无人可见的阴暗处悄悄舔着自己伤口的胆小鬼而已。

不过,这道伤痕,恐怕永远都不会愈合吧。

【无论如何,那是我最爱着的「爸爸」啊。】

那是曾经最爱着我的「父亲」啊。

那是我剩下的最后的家人了啊。

只是在幸福的天平上,

或许一切都已经早已被确定下来了吧。

一个人的苦痛与新家庭的幸福相比,

大概简直不值一提吧。

这是一道小孩子都能轻松做下来的判断题。

但是为什么我却苦恼了这么久呢。

只会在意着自己的幸福,为自己的自私自利而破坏大家的幸福的人,

可不是一个合格的「公爵千金」啊。

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能下定决心呢。

我真是无药可救的迟钝之人呢。

我只会作为「公爵千金」而活下去。

我只能作为「公爵千金」而活下去。

然后,作为「公爵千金」而死。

因为我······

不过是自己亲手打造出来的,

最完美的扯线人偶而已。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兴趣讨论Q群:1032946080,微博:转生成了恶役大小姐

~~~~如果你喜欢本书,希望能点个赞和加收藏哦~~~~

【】符号内的,是将来会出现的伏笔,或者是希望读者关注的重点内容~

作品的进一步完善离不开各位读者的支持!

十分希望能与各位读者在评论区交流一下关于文章的感谢或看法哦!!!

本作日文版在“小説家になろう”中连载,「罪人、完璧令嬢リリスの死に戻り」(拖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