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叶修×乔一帆 书包网被尿到里面_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时间:2020年07月26日编辑:钱多多

两年前兴奋地回家找父亲的时候,也是这条路吧。一路上的风景都那么令人熟悉,却令人在不知不觉中看入了迷。...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悪役令嬢著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叶修×乔一帆 书包网被尿到里面_免费试读

马车咕噜咕噜地叫着,慢悠悠的开回了公爵领地。我坐着马车里,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路上的风景都那么令人熟悉,却令人在不知不觉中看入了迷。两年前兴奋地回家找父亲的时候,也是这条路吧。叶修×乔一帆明明已经过去了两年了,但一切的过往,却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而脑海中也永无休止地反复出现着刚才看到的画面。真是很令人羡慕,妒忌,甚至憎恨。但又不得不承认,刚才殿下和艾丽娜真的是非常的搭配,和与我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压抑不适的氛围完全不一样。

那个对别人从来不轻易露出自己的感情,每天都是没有表情的殿下,也唯有在艾丽娜是聊天的时候才会放松的笑起来。

艾丽娜活泼天真,没有心机,也没有城府。和她这样单纯的人相处起来,应该会很愉快呢。

不会像凡事讲究条条框框的贵族一样,说话总是陈旧过时的话术一套接着一套,往往只是说出几个词,仿佛就能知道剩下的台词在说什么了。有时候则说话表里不一,话里带话,让人胡乱猜疑不敢轻信。

在平民生活中累积的众多新奇百怪的见闻,也让艾丽娜能总给人意料之外的反应,无论什么时候总能说出惊艳的趣事,和深闺不远出的传统贵族是不一样。书包网被尿到里面_我也想变得像她一样,做一个单纯的人,每天自由自在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就满足了吧。

可惜,我和她终究不是同一类人,身负公爵千金之名的自己,大概是永远也没办法成为那样的人了。

一会儿回到家里,恐怕父亲就会很快向我引见她们了吧。

尽管艾丽娜没有见过我一面,还不了解我是怎么样的人,但是她仍然为了买礼物给我,花光了自己赚的所有钱。

而米卡莲也是,在上一世我将要被处刑的时候,处处为我求情。

父亲则是一直以来都十分深爱着我,从小到大都是我应有尽有,奢华无比,从来没从别人那里受到过一丝委屈。

现在父亲也是十分信任着我,希望长大了以后一直以来都温柔体贴的我,能够理解他的苦衷,原谅他的过失。

真是,大家都是温柔善良的大好人呢。

明明是那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我却一点都笑不起来。

为什么大家都要那么善良?

为什么大家都要想方设法对我好?

那不是显得拒绝了大家的善意的自己,才是最为卑鄙无耻的小人吗?

那不是证明了在大家的善良下压抑得呼吸不过气的自己,才是心胸狭窄的恶人吗。

好奇怪呢,明明我也希望能有人真心真意地温柔的对待我。

但是我却那么迫切地希望着,

要是父亲和米卡莲和艾丽娜要是都是心存不轨的恶人那该多好啊。

不择手段地迫害嫡女的继母和继女才是常有的事情不是吗?

为了情人而不惜抛弃妻子,嫌弃女儿才是移情别恋的父亲应有的态度不是吗?

那就应该这样做出来啊?

像个反派一样做出来啊?

让我像童话故事中被迫害的悲剧女主人公一样,

有足够正当的理由,站在正义的一方,理所应当地反抗他们

让我可以毫不留情的向这些伤害过我的人报仇,

让我可以用这双手将他们送上永别的断头台。

让我可以・・・・・・杀了他们。

头好痛・・・脑子里一片混乱。

我大概是要疯了吧,

脑海里总是出现这些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恐怖想法。

明明我是如此深爱着父亲,将父亲当成自己最后的依靠,

但一想到他会再婚,会带来新的妻子和女儿的时候,

我又恨不得亲手将他杀死,让他和母亲一同温馨地长眠于世。

不能,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了。

绝对不能像上一世一样辜负大家的心意了。

这次一定得好好的和大家笑出来。

那才是大家期望着的幸福,不是吗。

「小姐,到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心情。

「嗯,我这就下来。」我温柔地回答着。

一走进家中,父亲果然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苦着脸等着我回来。

「莉莉丝,今天一早去哪里了吗」

「明天是和我一同进入了学生会成为了副会长的法蒂娜的生日呢,所以我和罗希娜去为她订造一个首饰作为生日礼物。」

「啊,是啊,既然以后都是在学生会一起工作的,自然得多关照一点呢。」

「说起来,父亲还没有给你庆祝的礼物呢。」

父亲向侍从招了招手,不久,就有一名侍从拿着一件漂亮的礼服出来。

看着这个设计,应该是我一向喜欢的设计师的新作吧。从礼服上镶嵌着奢华高雅,如同玫瑰花绽放着一般的红宝石,从每一个角度看都闪闪发着微光,如果在晚宴上穿着它的话,无论是谁都肯定能成为宴会的焦点吧。

真的是非常漂亮的礼服。能从父亲那里能获得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果不是今天的话,我肯定会十分感动吧。

像这样做得那么精美绝伦的礼服,一般都是每年生日的时候才会收到,而这一次提前了两周给我吗・・・

「莉莉丝,恭喜你能成为学生会会长。有像你这么出色的女儿,永远是父亲的骄傲。」父亲对我温柔地笑着。

「喜欢这件礼物吗?莉莉丝?」可是笑容之下却隐约的透露着慌张的神色。

「实在是太漂亮了。我几乎现在就想穿着去参加宴会了,我真的很喜欢,谢谢父亲。」我作出了自然的微笑

看着我温馨的微笑,父亲无意中松了一口气。

作为真正对话的开场白,现在的氛围还不算差。

不过一想到接下来父亲就会对我说那些话,我的心脏就好像被铁丝扯着一样,痛的令自己难以忍受。

即使是这样,我也只好将我一个手偷偷的藏在身后,紧紧的捏着,用长长的指甲**自己的手掌肉中,用那细微的痛感去抑制着自己的情绪,默默地等待着父亲接下来的话。

「莉莉丝・・・其实我今天有些话不得不对你说清楚。」父亲很努力地做出了微笑,但在我眼里,却是一副伤心的神情。

「如果是父亲想说的话,无论是什么话我都会听~」我故意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样子,天然的笑着。

「莉莉丝・・・」父亲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似乎终于下了决心一样,说了下去。

「其实,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犯下了一个无法被原谅的大过错。」父亲悲痛地说着。

「那是一个我自己也没办法原谅自己的过错,也是一个会让莉莉丝你伤心的事情,所以至今为止,我都没办法在你面前提起。」

「我非常害怕这件事情会伤害到你,但是到了今天,我已经不得不对你说清楚了。」

「・・・・・・」我没有说出任何话。但我只是温柔的对父亲笑着,默默地鼓励着他。

「接下来我说的话,我希望你能冷静的听完他,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但我希望你能听完我的话。」父亲的眼光十分坚定,但同时又带有少许动摇。

「・・・如果是父亲的话,即使是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在意的」

我努力地笑着。

真是令人恶心的对话,

而更令人恶心的是,

毫不犹豫就违心地做出了自然的笑容的自己。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和我关系很好的青梅竹马在一起喝过一次酒,就在那一次酒后,我和她在无意识之间,发生了肉体关系。因为这个原因,她怀孕了。」

「・・・是这样啊」我很吃力地想的到底要说什么话好,但最后却还是只能拼命地从咬紧的牙缝中说出这几个字。

「其实那件事以后,她并没有告诉过我她怀孕了,我也没有知道。就这样过了好多年后,我才从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她当时怀孕了后,生了我的另外一个女儿的事实。」

「就是因为那一次过错,我让她饱受了很多年的痛苦。我实在是不想再这样让她痛苦下去了。」

「所以我,和她再婚了。」

「・・・・・・」父亲沉默了下去,只是用悲痛欲绝的。表情坚决地看着我的双眼。等待着我的回应。

「・・・这,这样呢・・・」

拼命的做出来的笑容,已经到达了极限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明明已经歇尽全力的控制了说的每一个字,

但身体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没办法流畅地说出来。

「父,父亲什么也没做错呢」

好痛,指甲刺进手心,

将自己的血肉割开的感觉,好痛苦。

「・・・莉莉丝!你能理解我,父亲真的是太高兴了」

父亲一边激动地流着泪水,一边高兴的紧紧抱着我。

「当然了,父亲」

明明是一个温暖的拥抱,但是我却觉得越来越难受了起来。

紧握着的手中,尽管已经流满了自己的鲜血,

但我仍然选择去忍耐。

「因为・・・我爱着父亲啊。」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温柔地说出这句话,

只不过说完后,似乎就已经控制不住早已堵在眼边的泪水,悄悄地滑了下来。

明明说着这些温暖人心的话语,

但令人讽刺的是,

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

都只会变成一把锋利的刀,

让自己亲手地一丝一丝地割开的自己的心脏,

这绝望的痛楚令自己难以忍受,无法呼吸。

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地方了吧。

比起上一世,这次的父亲已经十分照顾了我的情绪了。

是因为我在考试中不小心病倒了,所以才这样担心我的身体吗。

果然,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我的吧?

我是如此深信着。

「莉莉丝,其实我原本打算今晚就让她们来见一下你,一起吃个饭的,可以吗」

父亲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好啊,父亲。」

犹豫了一会儿,我作出了幸福的笑容。

#

#

#

#

#

#

#

#

#

#

#

次日,早晨。

卡西利亚一如既往地在王都处理着一些基础公务文件。

对了,说起来,昨天遇到的那个平民,说是近期要入学的对吧。

这么说,是经过父王的安排才得以进来的,有着特别才能的人?

真是越来越好奇了,究竟是哪个家族的人?

「扎特,王家学院最近特招了一批学生入学你知道吧?帮我去找一下负责这次招生的艾斯侯爵,查一下一个人吧,名字叫艾丽娜的来着。」

「了解,殿下是需要详细调查家族信息吗?」

「不,没这个必要,不过是我个人兴趣而已,把她的入学资料拿过来就好了」

「了解」扎特冲劲十足地跑了出去。

但隔了一会儿,扎特便拿着资料小心翼翼地走了回来,似乎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眼神间充满了慌张,资料也犹豫地没有交给卡西利亚,而且还带上了父王的近卫希娜拉。

「希娜拉?你怎么来了?」卡西利亚好奇地问。

「殿下您・・・真的要看吗?可是・・・」希娜拉没有回答卡西利亚的问题,而且欲言欲止,脸上显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平时一向直爽的侍卫们变得这么胆小起来了?

不就是一个新晋贵族的资料而已吗?

「当然了,拿过来吧」卡西利亚笑着伸手取过了资料。

但当目光移到资料上面的那个瞬间,

这幅笑容便崩溃碎裂,

扭曲变形成了所有人都从来没看过的恐怖的表情,

拿着资料的手紧握起来,捏皱了资料的一角,

卡西利亚拼死地瞪大了双眼,用颤抖着的手,

一个字一个字地反复确认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事实。

「艾丽娜・・・塔罗西亚???」

——

——

——

——

——

——

——

——

——

——

——留言——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兴趣讨论Q群:1032946080,微博:转生成了恶役大小姐

~~~~如果你喜欢本书,希望能点个赞和加收藏哦~~~~

【】符号内的,是将来会出现的伏笔,或者是希望读者关注的重点内容~

作品的进一步完善离不开各位读者的支持!

十分希望能与各位读者在评论区交流一下关于文章的感谢或看法哦!!!

本作日文版在“小説家になろう”中连载,「罪人、完璧令嬢リリスの死に戻り」(拖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