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触手肉黄占 妈妈下面都湿透了_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时间:2020年07月26日编辑:实习生

“殿下,接下来很快就迎来学生会换代的时候了,作为您新上任的活动之一,安排体壮力强的学生学习剑术怎么样?虽然我知道殿下您有着高超的剑术技巧,可以为我们的胜利作出有力的保障,但如果其他人不堪一击的话,也过于不体面。尽管只剩下一个月,不可能让学院的学生们与拉沛欧王子们有着同样的强的实力,但起码不至于毫无准备。”既然如此···...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悪役令嬢著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触手肉黄占 妈妈下面都湿透了_免费试读

·········算了,我冷静了下来想了想,一开始自己的初衷就不是重蹈上一世的错误。执着地守着这无法得到回应的事情,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罢了。这一世我没打算要获取殿下的欢心,从一开始就这样决定了不是吗?既然如此,那就先放下殿下的事情吧。现在更重要的是,不能让那个平民出身的女人,像上一世一样独占风头。所以我只要重复艾丽娜上一世的行为,是不是就可以避免那种结局了?既然如此···“殿下,接下来很快就迎来学生会换代的时候了,作为您新上任的活动之一,安排体壮力强的学生学习剑术怎么样?虽然我知道殿下您有着高超的剑术技巧,可以为我们的胜利作出有力的保障,但如果其他人不堪一击的话,也过于不体面。尽管只剩下一个月,不可能让学院的学生们与拉沛欧王子们有着同样的强的实力,但起码不至于毫无准备。”触手肉黄占“如果剑术大会举办了,那么我们将有充分的准备,如果剑术大会不举办,那么作为强身健体,自卫防身也有一定作用。何况,王都之所以会轻易发生诱拐事情,在一定程度上亦反映了学生缺乏基础的自保能力。相信如果能有相应的课程的话,在一定程度上能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吧。”“殿下您作为文武双全的王室成员,如果您发起剑术教学活动,必然能得到众多学生的支持吧。当然,作为塔罗西亚公爵家的人,与受过诱拐的人,我个人亦希望能有类似的课程。”我完美地将这次的剑术课程与王都发生过的学生诱拐事件关联在一起,提出了这个符合逻辑的借口。这样的话,我就能堂堂正正地发起剑术教学活动了。真可惜,这次没有你的出场机会了,艾丽娜

想到这里,我心中的抑郁有一点改善。

“········!!!”卡西利亚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毫无疑问莉莉丝的提议令卡西利亚受到了巨大的震惊,学生会上任的活动,王都诱拐事件,拉沛欧帝国有可能提出挑战,而莉莉丝完美地把这三者连贯在一起思考,提出了一个综合方案。该说太优秀了吗?甚至连一向心情平服的卡西利亚也对这提议心生敬意。

“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剑术课程开展的方式和内容由我这边决定吧。”

“十分感谢您的支持,殿下”我报以善意的微笑。妈妈下面都湿透了_“···················”对话结束后,我和殿下双方又陷入了无比尴尬的沉默之中。

在上一世,明明殿下与艾丽娜在一起的时候,能有说有笑地聊个不停·····只是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就显得那么无聊无趣呢?尽管已经全力抑制着自己去想,但这明显的落差却令自己不得不在意。

·········放弃吧,该承认了,自己是如此的无能无力,连与殿下的正常交流也无法做到。该找个借口离开这里了。

“莉莉丝·····”

“殿下····”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殿下与我在同一时间叫上了对方。

····??殿下是想说什么吗?

···········气氛再次潜入尴尬之中。

“殿下,您请····”我看殿下一直没有接话,于是主动打开了话题。

“说起来,莉莉丝,那个········”

咚······咚···咚

在这恰到好处的时候,钟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卡西利亚的话。

“····不,没什么事情”卡西利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

所以说殿下究竟想做什么?是和我一样在寻找着离开的借口吗?我一直未能深入了解殿下,因此也没法猜测他的想法。

“十分感谢殿下的招待,为了准备明天的王家学术能力测试,请容许我先回去学习了”我借机说出了离场的客套话。

“嗯,好吧”

得到殿下许可后,我慢慢站起来行了礼,然后优雅地离开了休息室。

卡西利亚直直地看着莉莉丝远去的背影,只是陷入了沉思······

在之后的上课时间里,我一直未能集中精神,本来这节课应该是对明天考试内容的相关说明,对于所有学生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节课,但我并没办法听进去。即使这个已经听过一次的课堂让自己百般无聊,但在上一世亦没有像现在这样无法集中精神的体验。算了,反正考试什么的,早已不成问题了,最终我干脆直接放弃了听课的打算,在连绵不断的走神中,我成功地熬到了放学。

放学后,想来想去,实在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了。我并没有深交的贵族好友,也没有与其他任何人深交的打算。贵族社交圈是一个看上去光彩夺目,奢华上流,每个人都充满善意和礼貌。但实际上,交际圈暗藏着无穷无尽的潜规则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即使在学生时代大部分人还算比较单纯,但一旦这种关系维持到毕业后,迅速就换演变成复杂的利益关系了吧。我对贵族间的攀比与派系斗争毫不关心,只是希望能独善其身就够了。上一世是这样,这一世也没有打算更改。

我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坐上了回家的马车,过着学院与家两点一线的单纯的人生吧。

说起来,我真是个差劲的人,奇迹般获得重生的这一世,本应该好好放下上一世的恩怨,做好自己的公爵之女就足够了吧。可是实际上我并不能做到。被自己擅自结下心结所困所伤,也无法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艾丽娜········我可不能轻易地将这一切让给你。

一段时间后,马车回到了家了。听到了马车声的罗希娜早早已经出来迎接了。

“小姐,您回来啦。”

“嗯嗯,我回来了。父亲他。。。今天回来了吗?”

这是一个明知故问的提问。因为在上一世时,父亲直到今天为止,一直都是晚出晚归,每天都与远在公爵领边界的艾丽娜与米卡莲团聚吧。然后,大概在商量几天后到底怎么向我解释她们的来历。

想到这里,我的心深深刺痛了一下。

“今,今天好像加斯特大人也没这么早回来呢,哈,哈哈······可能是最近工作有点忙?小姐别放在心上啦,应该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吧”罗希娜尴尬地小心翼翼地说明着,生怕伤了我的心。

“不用担心的罗希娜,父亲他·····过几天就会早一点回来了,大概”我一如既往地笑着说。

“是,是呢,过几天就是小姐成为学生会会长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大人一定会早点回来的。”

“嗯,我先回去做好明天考试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