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我和结婚了的表姐性爱 长孙皇后你的水好多_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时间:2020年07月26日编辑:陈伟华

不为人知的轻叹一口,我挂上往日温馨的微笑,穿着纯**净的婚纱,挽着父亲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在用金色的丝线刺绣出华丽花纹的鲜红地毯上,步入被各式鲜红精心装饰的教堂大门,沐浴在淡淡香味的花瓣雨中。一把清脆而又响亮的声音回响在华丽神圣的教堂中,宣告了今天我和卡利西亚殿下大婚的日子。...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悪役令嬢著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我和结婚了的表姐性爱 长孙皇后你的水好多_免费试读

前言“莉莉丝皇妃殿下入场!”一把清脆而又响亮的声音回响在华丽神圣的教堂中,宣告了今天我和卡利西亚殿下大婚的日子。不为人知的轻叹一口,我挂上往日温馨的微笑,穿着纯**净的婚纱,挽着父亲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在用金色的丝线刺绣出华丽花纹的鲜红地毯上,步入被各式鲜红精心装饰的教堂大门,沐浴在淡淡香味的花瓣雨中。我和结婚了的表姐性爱来参加这场婚礼的贵族们并不是很多,但起码也有数十人,不约而同的用热切的神情献上祝福。而在红毯的另一端,穿着白色西装的卡利西亚殿下不带任何感情的凝视我,已经完全放弃抵抗的冰冷眼神与我对上了视线。身旁的父亲没有留意到卡利西亚殿下冰霜般的表情,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轻柔的将我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中,用自从母亲去世后很久也没有展露过的温柔眼神看着我,在那清澈的瞳孔中,清楚的照映出我身穿婚纱的美丽身姿。“父亲···?”我用过去儿时的声音平静的向父亲发出疑问。

“去吧,莉莉丝,父亲只能送你到这里了。”父亲的眼角边闪烁着淡淡的泪光,轻柔的话语中包含了父亲给过我和母亲的慈爱与温柔,在现在不属于我的父亲的加斯特公爵身上,看到了过去属于我父亲的影子。

“嗯···我走了···爸爸。”我停滞了一段时间,轻轻的咬住嘴唇,眼角里同样带着泪光,挂上自欺欺人的微笑,就像得到幸福的公主一样,用儿时的口吻回应父亲的期待。

父亲将我的手慢慢的放在卡利西亚殿下的手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悄悄的退到一旁,父亲这温柔的表情大概是在我这重生之后的第二人生里所能看到的最后一次了吧。

呵呵···真是嘲讽呢···长孙皇后你的水好多_我站在卡利西亚的右身旁,并列的排在一起。

我偷偷的瞄了瞄卡利西亚殿下的英俊脸庞,还是一如既往摆着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但眼神却比以往更为冰冷。

说到底,这只不过是一场由国王陛下亲自指定的婚约,如同将自由的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困在一个无论用什么方法也逃不出的鸟笼内,没有任何感情的政治婚姻而已。

殿下的心早已被艾丽娜偷走了吧。

殿下的心还能容得下这样的我吗?

坛上的神父穿着洁净的白色礼服,慈祥的目视我与卡利西亚殿下,优雅的开始朗诵主持词:“在这终身难忘的一天,在这终身难忘的一刻,卡利西亚·玫尼亚,无论疾病健康,富贵贫穷,顺境逆境,你是否愿意身旁的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结下婚姻,并且永远的敬重她,爱护她,与她携手相伴一生吗?”

卡利西亚向走一步,右手放置胸前,郑重的回答道:“我愿意。”

在旁人听来这是充满热情的回答,但在我听来,这是一种不包含任何感情,只是如同工艺品一样理所当然的说出那三个字罢了。

“莉莉丝·塔罗西亚,无论疾病健康,富贵贫穷,顺境逆境,你是否愿意和身旁的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结下婚姻,并且永远的敬重她,爱护她,与她携手相伴一生吗?”

尽管心中和卡利西亚殿下有着相同的想法,但这是父亲期望的场景,不想父亲感到伤心,既然如此。

我轻轻向前走一步,右手同样放置胸前,悄悄的紧握起拳头,压抑心中的情绪,像以往一样露出幸福完美的微笑,郑重的回答道:“我愿意。”

“伴随着···”

我无奈的轻叹,一直维持微笑,默默的等待神父完成他的工作,等待婚礼美满的结束。

之后就是属于我和颗流星雨殿下两人的新婚之夜,诞下子嗣来延续王室的血脉是每一位王族成员的使命。

两个月后

“唔···”一阵灼热的恶心感觉从我的胃中出现,我捂着嘴巴,痛苦的弯下腰。

“莉莉丝皇后殿下,你没事吧?”作为陪嫁过来的女仆罗希娜扶着我瘦弱的身姿,担心的问我,随即跑开,很快拿来了一个盆子,放在我面前。

到这时,我才得以难受的从嘴中吐出一堆混沌颜色的集合体,身旁的罗希娜一脸担心的望着我。

“我···没事的,只是有点反胃。”

“不,吾后也该注意自己的身体啊,要不我去找疗者来看看?”罗希娜从口袋中逃出一块蓝色的手帕擦走残留在我嘴角边的呕吐物。

罗希娜···在这充满着各种陷阱的王宫之中,我唯一能信赖的人也只有你了吧。

我最终也只能屈服于罗希娜的关心的话语,让罗希娜去找疗者来。

“那先让我扶殿下回房间吧。”得到了我的同意,罗希娜像是松了口气般满足的笑出来,小心翼翼的扶我回房间。

镶了金边的鲜红色长毛地毯覆盖满整个房间,各式的鲜花栩栩如生的点缀在上面,在两张与地毯颜色对称的椅垫摆放在壁炉旁边,一张大理石餐桌安置在靠近窗户的位置,红白色的桌巾完美对称的披在桌上,能放6张椅子的空位现在只放了两张,洁白的餐巾整齐的放置在桌前,雕刻精美的橱柜分散的摆放在房间,矮小的椅凳整齐的摆放在角落。

我静静的躺在房间中央的大眠床上,凝视印着粉蔷薇花海的天花板,等待疗者的诊断。

两个月了,每天都是独自一人欣赏这幅作品,望着它入睡,醒来时最先映入眼帘,爱的誓言?干脆改成蓝玫瑰岂不是更合适我?

“恭喜王后殿下,殿下你现在有了身孕了,我国有继承人了,这可是件大喜事啊!”

“诶···?”

我正思考该换成什么花比较好的时候,疗者的一句话将我从思考中拉了回来,惊慌的坐在床上靠着枕头,凝视着疗者的脸庞,不相信的发出疑问。

“呼呼呼,殿下你怀上了陛下的子嗣了。”疗者一边自豪的摸了摸长长的胡子,一边高兴的说着话。

我不明白啊··自从新婚那一夜之后,国王就再也没有来探望过我,为什么我会怀上那个人的孩子?

这是上天给予的祝福还是诅咒呢?

我不停的思考,脸色渐渐变得城中起来,发丝垂落下来,遮住了左边的脸颊。

疗者看见了我沉重的表情后沉默了下来,轻轻的从自己的随身包中拿出一张卷轴,经过长久的相处下,罗希娜从疗者手中接过卷轴,在疗者简短的交代给罗希娜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房间,让我得以安静的休息。

八个月后

在疗者下了定论之后,肚子渐渐的鼓起来,连走路也需要罗希娜扶着,并且不能走太远,最多也只能来到王后花园坐坐的程度而已。

虽然这十个月以来卡利西亚国王也有来看过我几次,但每次几乎都是同样的问题。

“莉莉丝你还好吗?”

“莉莉丝你哪里不舒服吗?”

看来我怀孕也只能得到这几句简短的问候,也是呢,国王的心原本就不再我这里,就算怀孕了,对国王来说也只是和平常女子怀孕感觉差不多,这就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政治婚姻。

在时间一秒一滴的向前流动,很快就到了生产的日子,在这天终于,我也要成为母亲了吗?

在这天,我大汗淋漓的躺在大眠床上,忍受着难以言表的疼痛,根据疗者的指示放松,用力,周边到处都有女仆跑动的声音,而我的女仆罗希娜在这天只待在我身边,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小手,不断的给予我安慰。

“啊···哈····哈”

我不断的喘气,想要呼吸新鲜的空气,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小时,暗黑的夜幕渐渐被浅蓝色的天空以及耀眼的阳光驱散,我凝视着熟悉的天花板,今天明明是我生产的日子,卡利西亚国王陛下还是没来看我,继承人的诞生也无法搏来一望吗?

泪水未经过我的同意,就自顾的从眼角流出,再次浸湿刚刚更换的干净枕头。

“吾后?”

“没事的,罗希娜···我···只是累了。”我用虚弱的声音回答道,罗希娜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如既往担心的看护我。

“呜哇——呜哇——哇~哇~~”

听到了婴儿那充满活力的哭声,我清晰感觉自己的悲痛的情绪也被一扫而空,从稳婆手上经过罗希娜,再送到我手中的小生命,被衣物谨慎的包裹,露出了稚嫩的小脸,眯着眼睛,几条浅色的金色毛发贴在头上。

在送到我手臂中时,婴儿便停止了呼声,转为平稳的呼吸声,安心的睡着了。

如此惹人怜爱的孩子,我为他取名为卡西尔。

望着依偎在我臂弯中的孩子,我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恭喜吾后,生了个王子。”罗希娜在一旁也露出笑容,和我一同分享这份喜悦,想来,这也许是我和罗希娜两人一同发自内心的笑出来吧。、

父王和母后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这是公认的事情吧,毕竟自从结婚以来,两人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争吵,没有发生过什么能成为人们饭后话题。

但是,我知道的,这一切,不过是母亲暗地里安排妥当,表面上的全力扮演,才让众人看不出其中的违和感,这一切,不断的在我面前上演,费尽苦心的母后,冷漠无情的父王,即使知道了真相,我也为了不让母后伤心而尽量忍气吞声,但也已经快忍无可忍了,你们这些伤害母后的家伙,全部的都罪该万死。

察觉到着镜子中的自己渐渐变得凶恶,我急忙放松下来,今天是和母后以及母后的女仆罗希娜一起散步的日子,在这样的好日子下,可不能露出这样的表情,母后一看便知道我在想什么,母后总是能察觉出我的心思呢。

拍了拍脸,恢复了以往的面容,我才招呼女仆进来替我着装。

今天的天气,晴空万里,阳光温暖的照射在我身上,想像过去一样懒洋洋的躺在母后的大腿上午睡,不过自己已经16岁了,不能像过去一样向母后撒娇,也不必像过去一样,只能眼睁睁看着母后受苦。

我推开被蔷薇缠绕的铁门,撑起阳伞,为母后以及罗希娜遮挡阳光照射的猛烈光线,这原本是罗希娜的工作,但在我个子长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从罗希娜手中抢了过来。

罗希娜和母后相伴许久,这么长时间对母后不离不弃,甚至在母后生我的时候,多亏罗希娜不断的安慰母后,母后才得以将我生下来,从这点上来看,没有罗希娜,或许就没有我。

“卡西尔,在想什么呢?”

糟了,阳光太温暖,一不小心放松了下来,尽管后背已经开始被冷汗所浸湿,但我依旧挂上完美的微笑回答,“没什么,我只是看母后你那樱花般的头发入迷了。”

这当然不是假话,母后的容姿十分出色,随着年纪的增长,外貌并没有随着年纪而衰老,反而比年轻的时候更为性感,就算放在现在的社交界中,自然也是能吸引全部人的目光,除了外貌丝毫不逊色于以前,那双柔和的眼睛却是年年愈加的锐利,对于经常与母后打交道的我来说,不可以说假话,但只要半真半假就没问题。

“卡西尔,你说谎咯,你是在想像小时候一样躺在我腿上午睡。”

“暴露了吗?”

好险。

“王子殿下真的很喜欢王后呢。”

“罗希娜,四下没有其他人的话还是像以前叫我莉莉丝小姐吧,叫王后多疏远。”

“不行呢,王后殿下,您现在可是一国之后,我现在岂能不注重自己的身份。”

“那你现在可是和一国之后肩并肩的行走,并且让王子替你遮阳。”

“啊哈哈,王后你之前不是也同意了吗?”

“我只是同意由卡西尔撑伞,并没有同意你和我可以走在一起。”

“那是王子殿下提议的。”

“而我是一国之后,你说,你听谁的?”

“王子殿下的。”

我在两人身后默默的倾听这场小女生般的对话,在社交场合上,母后总是强迫自己挂上温暖的微笑,而在当下,才会卸下面具,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在经过一片长满各种百合的花田时,再次勾起了我过去的记忆,那是在我六岁那年,也是像今天一样的好天气,母后带着罗希娜和我,来到这座长满玫瑰的花园内散布。

罗希娜站在母后的左边,为我和母后撑伞,而母后拖着我的小手,在经过种植蓝玫瑰的花园前,母后凝视着黑白色的蓝玫瑰,温柔的向我说道:呐,卡西尔。

怎么了,母后?

卡西尔,你知道蓝玫瑰的花语是什么吗?

不,卡西尔不知道,母后。

我当时下意识的抱紧母后的手臂,我感觉这不会是一个好答案,否则母后就不会像这样表面上微笑,心里却在哭泣。

听好咯,卡西尔,蓝玫瑰的话语是‘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

那天母亲的表情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不可能实现的事,母后有什么想要的吗,那样的话,去找父王不就可以了吗,父王难道不是一国之主吗,有什么事不能做成的,父王和母后不是很恩爱的吗?

当时不知情的我以为真相就是众人所说的,父王和母后是一对恩爱的夫妻,理所当然的认为父王可以为母后做任何事,哪怕是征服世界这种幻想,父王也能为了母后而做到。

但我错了,父王根本就不爱母后,甚至不断想方设法的伤害母后。

在十岁的某一天,我第一次在学院得到了满分的成绩,成功超越了排行榜上的第一名,我首先通知了母后,和母后一起分享这份喜悦,毕竟,教我的就是母后。

我能得到第一名,母后也十分的开心,和罗希娜一起为我庆祝,随后,我也想和父王一起分享,来到了父王工作的房间外,伸手准备敲门的时候,不慎听到了里面的对话,按照礼仪,我应该马上敲门,示意自己的存在,但内容却强迫我停下了敲门的手。

‘陛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王后,我知道你仍然在私底下和艾丽娜有来往,但是···’

‘够了,纳米斯,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而且我已经听你说过很多次了,让我再想想吧,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

‘咕!’

‘说回正事吧’

父王的护卫纳米斯我知道,在母后出任代理领主的时候,作为记录官一职,帮助母后顺利完成任务,那么,艾丽娜是谁,父王私下与她有来往,而这么多年,父王没有爱着母亲?

不,这不可能,他们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这不是真的。

不知所措的我马上离开了那里,虽然曾经想过要跑去找母后,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或许会伤害母后,如果是假的,也同样会伤害母后,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只能靠自己寻找真相了。

经过了四年漫长的打探,我总算理清楚了来龙去脉,也得知了父王是一个人渣的事实,一想到这样人渣还想要继续伤害母后,就令我十分愤怒。

我下令铲除了蓝玫瑰花园,改为种植了各样的百合,代表我和罗希娜对母后的敬爱。

“卡西尔,你又在想什么了吗?”母后见我沉默了许久,一如既往温柔的问道。

“我在想,既然母后喜欢,那罗希娜还是像以往一样叫 ‘莉莉丝小姐’好一些。”而我也一样,说着真话,压下心中的负面情绪,放松的享受这段宝贵的时间。

拉拢

我轻轻的从母后的房间里退出来,漫步在这熟悉的走廊中,一如既往的空无一人,显得十分的孤寂,在母后结婚后,母后推托说因国事繁杂,谢绝了所有贵族的拜访,只接待少数几个结婚前有来往的友人,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贵族走在这条走廊上,甚至连一般的仆人也很少看见,至于当今的国王陛下,走过这条走廊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即使四周空无一人,我依旧还是保持微笑,大地有眼,大树有耳,在公开的场合难免会被其他人看到,那么,每一个印象都会影响社交界上的形象,为了扳倒父王,我需要这一块和善温柔的面具,而且还要演得入木三分,就像母后一样。

穿过了孤寂的长廊,脚尖还没踏入大厅,在一旁的侍女便打着招呼,将自己缠住,趁着这个空档,一些名门显赫的贵族之女叽叽喳喳的拥到自己身边,展示自己新的衣裳或者香水。

呼···

我轻轻的笑出声,以优雅,精心编织的言语夸赏她们能向我展示的一切,衣服,头发,香水,首饰,每一样我都回以甜蜜的笑容以及美妙的评论,满足这群只会阿谀奉承的虚荣心,不厌其烦的用甜言蜜语逐渐把握对话的掌控权,在适当的时机从中脱离出来。

今晚还有一场庆祝今年丰收而举办的宴会,而作为本国王子,自己势必要出席这种活动,那么和贵族周旋就安排到在那个之后,现在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丰收宴会,原本一开始只邀请贵族来参加,但在国王上位几年后,逐渐降低了参加门槛的同时加大了宴会的规模,从王宫扩大至整座城市,让平民也能够参加,以显示丰饶的含义,当然,普通的平民百姓依旧无法轻易进入王宫,不用担心王宫的宴会里会混进什么奇怪的人员,相反,贵族可以自由参加平民的活动,但不会有人会放着好好的王宫宴会不管,跑到城下庆祝吧。

即使是深居简出的母后,遇到这种全国性质的宴会,也不得不露面,维持和国王之间看似牢不可破的关系,以往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打扮整齐,来到母后房间,陪伴母后前往宴会场,但在此之前。

“母后,还没好吗?。”

“还没好,忍耐一下,好吗?”母后不顾我的抗议,在我身上套上最后一件无袖背心,和罗希娜一起,刷平我身上衣服上的褶皱,但没有丝毫松开了我的双手,仿佛我是一只一旦松手就抓不回来的宠物似的。

“要是我松手了,你还会留下慢慢的等我整理好再离开吗?”母后一下就看穿了我的想法,笑着说道,抓住我双手的力气也慢慢的消退。

我微微的苦笑,拿过一张小凳子,坐在母后身前,任由母后在我的头发上作文章。

“好啦,王子殿下看起来已经够帅气了,现在最晚的客人都已经暖好身体,加入今年的丰收宴。”罗希娜在一旁看着我不时皱起的眉头,笑着说道,替我解围。

母后替我整理服装,是每次宴会的必要流程之一,虽然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已经整理好,但每次来到母后房间的时候,总是被母后挑出一堆毛病,半强硬的强迫给我整理,一直担任母后女仆的罗希娜也会过来帮一下忙。

每当这个时候,母后似乎也挺开心的,不知不觉间就由她去了。

在经过母后的精心整理,我全身上下一尘不染的挽着母后的手,沿着孤僻的长廊,走入宴会中心的大厅,一一接受来自各方贵族的祝福问候,巧妙的控制与贵族之间的距离,灵活的背诵各式各样的赞美词,活跃在这场宴会中。

国王陛下正在稍远的地方,与各大公爵欢乐的交谈着,我和母后来到国王面前,轻轻的行礼,维持王室一家和睦的表象,其次才向各位公爵表示欢迎。

“王后殿下,素日不见,身体还好吗?”

“吾王与吾后,你们两位每天都这么和谐恩爱,真是羡煞旁人。”

“王后殿下,你越看越年轻了,可有什么秘诀告知于我,让我回去为内人试一下?”

母后一边巧妙的站在国王身边,亲密般的挽着国王的手臂,一边笑着接受、回答诸位公爵的客套话,无懈可击的表演着恩爱夫妻的戏码。

花这么大的代价也不惜维持王族的和平,为了和平付出了这么多,人渣,你能感受到吗?

我冷眼的看向国王那同样冰冷的眼睛,就知道对方丝毫没有在意,果真是个不成器的,也罢,反正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感谢吧,人渣,王国的王子亲自将你处死,我借口离开了母后与公爵交谈的那一个圈子,轻柔的穿过人群,遁入屋外的夜晚,准备开始我的计划。

“王子殿下,请稍等。”成熟洪亮的声音仿佛一张网盖在我身上,令我动弹不得,我慢慢的转过身,父亲的侍卫——纳米斯,整装待发的伫立在我身后,目光如炬,锐利的瞪着我。

该不会···

我止住了微微颤抖的脚,难以察觉的深呼吸,谨慎的反问道:“有什么事?”

纳米斯将手搭在佩剑上,迈着严谨的步伐靠近我,每走一步,身上的盔甲的发出碰撞的声音,受到这股威逼感,我不由得也慢慢的向后退。

“请你取消今晚的行动。”

“你在说什么?”

纳米斯镇静的从口袋中拿出一小包用纸袋装着的物品,纸袋外围还残有褐色的泥土,光凭这两点,我就知道了那里面是什么,那是我用来毒杀国王的毒药,如同兵败一样,我放松了全身,放弃了抵抗。

物证已经有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动手,我也打不过人称‘猛者’的纳米斯,只是徒劳的给自己增加丑闻。

“你想怎么做?”结果不言而喻,谋划毒杀国王,哪怕是在开始就结束,这个事实也是毋庸置疑的,结果是死刑吧。

推导出自己的下场,一滴冷汗沿着脸边滑落。

“恳请王子殿下再给我一次机会。”纳米斯诚恳的说道,眼中没有一丝愚弄的意思,也就是说,被纳米斯抓住的我被纳米斯恳求再给他一次机会?没等我搞清楚情况,纳米斯就继续说下去。

“王子殿下是为了王后殿下才采取这次的行动吧,6年前,我曾有一次在国王面前提起了这件事,而当时,我察觉到门外有个人,如果我没猜错,那个人就是王子殿下,之后我私自偷偷跟踪王子殿下,发现你四处打探陛下与王后过去的事情,包括王后家族的事情。”

“那你也应该知道国王不爱母后这件事,而是爱上了母后同父异母的姐姐,你不觉得这样的人是个人渣吗,明明母后付出那么多,却还要如此伤害她!”没错,这个人知道母后的遭遇,为何不去采取行动?

“那你报复之后,这个国家会怎么样。”纳米斯的一句话,扑灭了我心中的愤怒。

“这个国家···”

“国王驾崩,王子登基,但是,其他公爵会听从一个没有任何掌管国家经验的小毛孩吗,他们会不会造反,自立为王,到那时,你要怎么样保护这个国家,王后殿下你要如何保护。”

“但是···”

“当初是因为先王看中了王后殿下的统治天赋才下令要她和当今陛下结婚,祈求国家太平,一开始,国家确实盛极一时,但随着陛下与王后渐渐疏离,国家现在处于内忧外患,在这样的环境下,王族发生了什么变故,周边的其他人会坐视不管吗?”

我无言以对的默默聆听,纳米斯说的事都是我从没想过的,心中只有复仇,但是复仇之后的事呢,我还没有一点想法,纳米斯说的没错,到那时,周边的其他人不会等我想出想法之后再行动,我没有管理国家的经验,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国王,那么叛军攻城,岂不是把母后推入火坑。

“我会再去和陛下谈一次,若陛下还是没有改变,而且你变得像王后殿下一样优秀,我就不会再阻拦你,如果你没达到条件,你我之间便是敌人。”

纳米斯充满气势的将这个条件说出来后,将纸袋重新放入口袋,便转身离开。

“等一下,你为什么不将这件事告知国王,甚至协助我?”

“王后殿下,在结下婚约前,奉先王命令,作为代理领主管理我家族的领地,期间多受王后殿下恩惠,如此而已。”纳米斯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我一人在原地消化。

纳米斯走在通向大厅的走廊上,眼睛变得柔和许多,自己说谎了,其实不单单是为了报答王后殿下的恩惠,而是因为自己爱慕莉莉丝王后殿下,自从那天与莉莉丝王后殿下同坐马车开始,自己就是如此,哪怕自己与莉莉丝王后之间不可能,但也不希望莉莉丝王后殿下继续郁郁寡欢下去,若是王子失败了,无疑会像一把无形的利刃,刺入莉莉丝王后殿下身上吧,这种情况我不会让他发生。

——

——

——

——

——

——

——

——

——

——

——留言——

一直以来非常感谢各位读者们的支持与鼓励!

如果大家对作品感到满意的话,请加入【兴趣讨论Q群:550320529】和大家一起讨论作品,获得作品的最新资讯吧~

如果您有任何感想,请在【作品评论】或者【长评】中留下留言吧~(因为在章节吐槽里的内容作者很难发现)

【同人文章热烈征集中,如果您对作品中的角色有共鸣的话,请务必将您的感想化作文章,让更多读者都能一起阅读吧~】

我也会在群中期待这各位读者的到来(>ω<*),微博:转生成了恶役大小姐

~~~~如果你喜欢本书,希望能点个赞+收藏~~~~

【由于版权问题,我不会在中国签约,所以请容许我谢绝各位的打赏,能有月票支持就已经很开心啦~~请各位千万不要打赏哦】

【】符号内的,是将来会出现的伏笔,或者是希望读者关注的重点内容~

作品的进一步完善离不开各位读者的支持!

十分希望能与各位读者在评论区交流一下关于文章的感谢或看法哦!!!

本作日文版在“小説家になろう”中连载,「罪人、完璧令嬢リリスの死に戻り」(拖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