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有柳如仙小龙女娄黑 老公的大宝贝太了_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

时间:2020年07月26日编辑:李宓儿

【】符号内的,是将来会出现的伏笔,或者是希望读者关注的重点内容~~~~~如果你喜欢本书,希望能点个赞和加收藏哦~~~~...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悪役令嬢著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有柳如仙小龙女娄黑 老公的大宝贝太了_免费试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兴趣讨论Q群:1032946080,作者微博:转生成了恶役大小姐~~~~如果你喜欢本书,希望能点个赞和加收藏哦~~~~【】符号内的,是将来会出现的伏笔,或者是希望读者关注的重点内容~有柳如仙小龙女娄黑作品的进一步完善离不开各位读者的支持!十分希望能与各位读者在评论区交流一下关于文章的感谢或看法哦!!!本作日文版在“小説家になろう”中连载,「罪人、完璧令嬢リリスの死に戻り」(拖更中)—————————————————————————————

「小姐!哈····哈····小姐····」罗希娜一边大口大口歇着气,一边奋不顾身地跑进来。

「怎,怎么回事?罗希娜?」我一脸迷茫。

「小姐你要不要去参加宴会啊?」罗希娜顾不上歇气,急匆匆的对我说。

「突然怎么了,罗希娜?我已经缺考的一科的。我这种成绩去的也没用。」怎么连一向为我着想的罗希娜都在说这种事情?罗希娜也不像是那种没有情商的人才对。老公的大宝贝太了_「小姐,或许你不知道,但是你在这考试中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是学生会会长之一啊!」罗希娜兴奋地双手捏着我的手,不断地摇来摇去~

「我在路过宴会会场的时候,听到大家的欢呼声和谈话内容,我才知道小姐你原来这么厉害!!!公爵大人和大家都应该很期待小姐你的到来才对!特别是卡西利亚殿下!他不是在早上的时候就一直问你这个问题吗?公爵大人也是问过小姐几次了吧?」罗希娜不断地摇着我的手,把我都要摇晕了。。。

「什么!?」我居然能拿到的第二名!我几乎不敢相信。但如果是罗希娜说出来的话的话,肯定是确实无误的事实。

虽然按照上一世的记忆来看,以现在我的成绩,百分百是比不过副会长的洛塔西的,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我获得了第二名这个事实,令我自己也无比激动。

难道说是我误会了大家的心意,大家都是事先知道我获得的第二名,所以才一直问着我去不去吗?的确有可能,毕竟那个时候我才刚刚病好。他们也不能故意说着要我去宴会。

这样的话,实在是太高兴太幸福了!虽然某种程度上我也是在沾了卡西利亚殿下的光,但是毕竟是国王陛下举办的宴会,而且我还是其中的核心之一,我肯定得去一趟!现在虽然晚了一点,但是还来得及,可以赶上宴会的下半场。

宴会的上半场往往是王族和主要嘉宾的发言,而下半场才是真正的自由活动交际时候。

现在去的话一切都不晚!毕竟大家都在期待着我去呢!心里面已经脑补出父亲高兴的样子。对了,偷偷的给父亲一个惊喜吧!

「罗希娜,可以为我挑一件合适的礼服吗?」我喜悦的笑着说。这一次不是装出来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欢喜。今晚的宴会实在是太令人期待了。

上一世的遗憾,这一世得好好地补上!

「没问题,全包在我身上吧!」罗希娜拍拍胸口自信满满的说着。

我在罗希娜的帮助下,穿上了公爵家奢华夺目的礼服。与瞳色相映的蔚蓝的礼服中,点缀着无数耀眼夺目的红宝石,樱花色的长发上戴上了鲜红色的花状发冠,再补上薄薄淡妆。那曾经是我的日常,但对于今天的我而言,已经是相隔了已久的完美的装扮。

###################################

「小姐。。。。今天的你实在是太完美了。」罗希娜也不禁看得入神。

眼前的少女风姿高洁优雅,身姿宛然幽美,蓉姿绝世绝华,仿佛举手投足之间的余香便可令众人倾心动魄,嫣然一笑的余韵便可倾国倾城。那简直就是魅惑人心的魔女在世,连夜空的星河也衬托不住其姿色,美得不可胜收,难以名物。

今天的小姐,必定将会掌控全场的关注吧,说不定就连卡西利亚殿下都会沦陷在小姐手上!想到这里,罗希娜暗自高兴了起来。

###################################

「谢谢你,罗希娜」面对久违的精心打扮,我也比较满意。

打扮完以后我就坐上了公爵家的马车,快速的往学院开去

已经很久没参加过如此盛大的王族庆典了吧?这一次,让他们感受一下塔罗西亚公爵家的厉害!我偷偷笑着想。

真希望能快一点到达呀!父亲和殿下一定都在等着我吧。不知道我的突然出现能不能带给他们一丢丢惊喜呢?

在我正想象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马车正慢慢的开往学院。

斜阳西下,黄昏已过,黑夜渐渐将森罗万象隐于夜空之下,但银色的瑕月却悄悄地出现在星空之中,无声无色地夺走了所有繁星的光芒。

「小姐,到了!我在这里等你。」罗希娜正在马车上微笑着对我说,仿佛就像期待着我在宴会中旗开得胜,满意而归的样子。

「我去去就回来。」我转过身,和罗希娜说。

说完我慢慢的下了马车,优雅的往宴会厅走去。在这前方等待是我的,是金碧辉煌无比耀眼夺目的宴会厅。今天是王家亲自召开宴会,来的人肯定很多,说不定全国各个贵族都来了吧?对于我而言,这已经是时隔很久的宴会的,是从肮脏不堪的牢狱出来的第一次宴会。但心里面满溢着的心情,并不是激动,也不是喜悦,是无比高昂的期待。期待着能为塔罗西亚家添上荣誉,用于期待着能看到父亲的笑脸,期待着能再次走回那枯燥无味却平静而令人安心的公爵千金生活中。

今天的我的话,一定能做到,因为我就是今天的宴会主角之一啊!

##################################

「啊,莉莉丝小姐,您来了!」还没到我走进宴会厅,边上站着的贵族就发现了我,突然一群人蜂拥而来。

「莉莉丝小姐,您真的是太厉害了!真没想到在您病倒的情况下还能考到第二名。」

「对啊,莉莉丝小姐的才华真令人震惊!我想在下个月举办宴会,请莉莉丝小姐务必参加。」

贵族奉承的话语源源不绝的往我身上袭来,而我也巧妙婉转的对应着他们。

「莉莉丝小姐!您终于来了!!!托您的福,我在这次考试中得到了第三名!以后就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今后还得请您多多指教!!」在这些贵族中心情最为激动的,是法蒂娜,她脸上放着光,嘴也扯得大大的笑着,喜不胜收的神情一目了然。

「那就太好了,以后我们一起努力吧~」居然是法蒂娜获得了第三名?

【那上一世的副会长塔洛西怎么了吗?】

不过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这一切都显得不太重要。

重要的是,我重新站在了舞台的中央。

仿佛就像曾经的牢狱时代不存在一样,我一下子被推到了高光之下,享受着众人的崇拜,使我久违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了满足。

被众人推崇的感觉虽然说不上是喜欢,但也不算讨厌。这五彩缤纷的酒宴似乎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仿佛就像在无可奈何的现实中,获得的短暂的逃避一样。

但是这一次宴会的目的,却不仅仅是和这一群贵族少女扯天扯地而已。我礼节性地倒上一杯葡萄酒,友善的和拥过来的贵族们相互碰了碰杯,稍微的润了润唇。

【我的酒量很差,所以一般来说,都只是形式上的碰了碰嘴而已。】

一边和贵族们扯着一堆有的没的东西,我一边寻找着父亲的痕迹。

我四处张望寻找着。果不其然,成为了宴会中心话题的父亲,正在宴会的中央处,和一群位高权重的贵族们一起畅谈着。父亲从不擅长隐藏他的表情,心里面的想法大概率都会通过某种形式呈现在脸上。倒不如反过来说他本来就是一个很难见表情变化的人,不仅淡薄社交,而且寡情淡欲。不过如果父亲一旦笑了起来,那就是百分百的出自内心的笑容了吧。

我从远处偷偷的看着父亲的笑容,没有过去打扰,只是默默地等待着父亲的和他们朋友畅谈完以后,再悄悄地过去,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真是抱歉大家,我父亲正在等我过去,先失礼了~」说完我默默往父亲的方向走的过去。

好不容易等到父亲一个人站着,我赶忙打了一声招呼。

「父亲!」

但是父亲好像在考虑着其他事情一样,并没有听到我的招呼声。

嘻嘻,我偷偷稍微拉近的一点距离,想要给父亲一个惊喜的时候。

突然我发现父亲正在一边微笑着,一边观看着宴会的某一处地方。

父亲到底在看什么看的那么入迷呢?我顺着父亲的目光看过去。

##################################

。。。

。。。。。

。。。。。。。。

是吗

原来是这样啊

一切景象如同冰结一样,瞬间停留在我心中的。

我左手紧紧地捏着酒杯,右手粗暴地抓住了自己的裙摆,不由自主地用力捏的皱了起来。拼命地睁大了眼睛,企图看清着宴会上的幻觉,牙齿不自觉地紧咬在一起,口中弥漫起薄薄的血腥味。

但这一切都无法打破眼前的幻觉。

不,那是无论自己再如何自欺欺人,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那是不应该存在在这个宴会场上的。如同诅咒一般的现实。

宁可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宁可自己愚笨地没有看过去。

宁可自己不曾来过这里。

视线的另一边,那是阳台的某一处角落。

那里是像母亲一样,年轻美貌的米卡莲

还有我所无法做到的,活泼可爱的艾丽娜

还有,微笑着愉快地牵着艾丽娜手的,卡西利亚殿下。

当然,还有幸福的笑着看着他们的,父亲。

真是温馨愉快的一幕,

才华横溢的王子命运般邂逅了梦中的公主,

忍辱负重地忍受着平民生活着的夫人,终于苦尽甘来,一跃而上,

受母亲拖累而忧愁已久的父亲,也终于找到了他所寻求已久的幸福。

所有的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对呀,父亲想要的,不就是那,完完整整幸幸福福的家庭吗?

那么现在一切的一切,都被实现了。

所谓花好月圆的家庭团乐,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

所谓幸福美满的童话故事,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

只不过,在那美不胜收的舞台上,并没有可以容下我的位置。

在那温暖幸福的家庭团乐里,并不需要我的存在。

殿下什么时候和艾丽娜这么熟悉了吗?是昨天?前天?还是更早之前?

那温柔的笑容,哪怕是骗我一次也好,为什么就没对我笑过一次?

而父亲,又是什么时候打算要带她们来宴会的呢?

是一开始就这样打算了,所以才让我不要来参加宴会的吗?

真是奇怪呀,

为什么我明明在他们身边,

却什么也不知道呢。

从来没有任何一瞬间,

像现在这样诅咒着自己的愚昧和多情。

自以为在上流社交圈磨炼多年的自己

却不过是不解风情的笨拙之人。

本来就没有被邀请出席宴会的我,

却一鼓作气厚颜无耻地误会着,

把卡西利亚和父亲的婉拒当成了邀请,

擅自抱着满心的欢喜,

擅自来了这里,

然后擅自悲伤愤恨。

再擅自地把过错推在她们身上

又擅自地痛苦绝望起来

到了最后,

终于发现原来一切又一切,

不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而已。

那耀眼夺目的幸福,令我不自主的睁大了双眼,明明是如此光辉灿烂,以至于眼睛也变得酸痛起来了,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和身体,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深深刻在心中一样,久久僵持着无法动弹。

如同脆弱的酒杯被重重摔在地上一样,保持着微笑的「莉莉丝」这块面具,刹那间伤得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