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叛逆的子弹

叛逆的子弹 第三十九章 部门_寒舌

时间:2020年10月23日编辑:实习生

 为什么这一带没有看守?难道是人手不够?我不是很在意这点。但是如果要认真考虑的话,不妨试着想一下,有一名无畏士兵偷偷潜入此地,那么我估计...

简单地说,这里人并不多,有一个小仓库,里面有一半是食物,一半是武器。还有一些居住用的活动房,再稍微往里头走的话就能看见已经布置的办公室,通讯房间等。然而最令我感兴趣的是,反抗军组织里居然有安置区!里边零零散散地安置着一些平民,有老人,也有妇女,以及一些无家可归的小孩。这里才是我所好奇的,也就是说,这次无畏炸开的那颗导弹并没有把城里的人给炸干净。

但是安置区里头很安静,这里也没有安排卫兵,所以我直接跨了进去。

为什么这一带没有看守?难道是人手不够?我不是很在意这点。但是如果要认真考虑的话,不妨试着想一下,有一名无畏士兵偷偷潜入此地,那么我估计一个人就可以把这里的防守兵力全给报销掉。这里掩体超级多,能躲的地方也不少,在枪上装个消音器,弄个微冲,那在夜晚就可以随便放黑枪了。

拉开门,里头的目光就投了过来,当然,我是指那些平民,这多多少少会让我有点不自在。

步入大厅,看到的,便是一整幕的惨样:一大部分平民都是伤员。所以我闻到的都是一些什么药水和消毒水的味道,整个大厅里全都充斥着这样的气味,在里头呆久了估计人会疯掉,现在的我就挺反胃的,因为空气中还有一些血腥和腐烂的臭味。

然后我看到了那位女医生。

“嗨!你看起来可比之前精神多了”!她朝我挥挥手,脸上挂着微笑。

“日安,女士”,我眯了眯眼,看着她给地上的伤员清洗伤口,自己也帮不上什么,也只能权当鼓励或者打打招呼。

“你们是城里的”?她一边给伤员拆纱布一边问我道。

“嗯哼,南方人”。我小声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同时也问道:“你呢”?

“北方”,她回答,“以前是实习护士”。

“所以说这是你的工作”?

“本来不是,但本质都是救死扶伤,看看他们”!女医生抬起头来给我指了指角落边上哭泣的平民,又补充说:“但是这里没有太多的救护人员,所以我才给反抗军当冒牌医生的”。

“是啊,看得出来,这里人手并不多”。

“死的医不活,活的医死了”,她略有些伤心地自言自语着,看上去倒不像医死人的医生,而是看上去像医生的护士,所以说,救不活病人也正常。而现在,我并不关心平民的死活,毕竟,曾经有平民想要杀害我。

“所以说,这里只是反抗军的一小部分?”

“是吧?这儿算不上大,但是还算安全”。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你们是武装人员”?她突然问了我这一句。

“不,当然不是,是是普通百姓”。

“这样啊,”女医生叹了口气,扎好纱布,托着托盘,正要起身时,才补充说:“我们都讨厌那帮天天打仗的家伙,他们不让我们有一天安宁的好日子过”!

“那这里没有守卫,不会出现问题吗”?

她给我指了指自己包里的枪,厌烦地拎起包,说:“有时候,自己才是值得信任的人”。

“不需要帮忙”?我岔开了话题。

“不了,我一个人就可以,仅仅是一些小事,就不用你帮忙了”!

女医生走出了大厅,将医疗药品放到了柜架上,诺有所思地说:“可惜了,这里并不却人手,但是缺少药品”。

“那,为什么要给他们帮忙?反抗军的物资并不多,人手也不够,药品不多也是情理之中吧?”

“因为要生存啊,他们有吃住提供,医护可不分界线”!

我深呼一口气,查看了一下柜台上边的药品,还真是少之极少。

“抗生素,酒精,盘尼西林,麻醉药,消毒液等,这些药品我们都缺乏。要知道这儿天天打仗,伤者数量越来越多,并且伤者随时会变成死者。你也注意到了吧”?

我点了点头,“会好起来的,如果我有找到药品,我会想办法送到这里”。

“别忘了还有医疗器械,孩子”!

“会的”。我轻轻点了点头。

“所以说你要走了?”医生双手叉腰道。

“嗯,我在别处还有使命未尽,你呢”?

“这就是我的使命”,她扬起嘴角,然后望了一下门口外头的夜空,又补充道:“为了人民”!

我肯定地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去。

接着。

在停车场旁,我找到了他。

一个武器商人。

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在本市物流封锁的情况下,他能拉出一大堆的**来售卖,还自称自己是军火商,也是够扯的。难怪老刘之前说过战争也能发财,怕不是军火商出的头,那这样一来,PMC,私人武装,军火贩子岂不是要发大财?尤其是PMC佣兵,我只能希望我的对手不要是他们,佣兵对枪对不过。

“所以说,你在这等朋友?”

我从思考中恢复过来,“啊”了一声,打了个小抖,看着武器商人疑惑的眼神,我一时间竟然忘了要说什么。

“你在等什么?嘿!小子!看过来”!

“什么?什么”?

“你不是要买枪吗”?

“呃……买什么枪”?我略微有些迟疑,向四周望去,还好附近没有什么人。

然而我手上正好缺一把枪。

“是啊,买一把枪”,我补充说。

“有喜欢的货色”?

低头朝武器单看去,便不由得大吃一惊。武器单上瞄一眼过去,上边全是国外的一些知名枪械,什么M4,M16,MP5之类的,种类还算齐全,当然也包括国产枪在内。

“你怎么弄到的这些枪”?

“嘛,战争的残渣,胜利的果实。”

“什么玩意”?我头顶问号。

商人笑了一下,回答:“就是打扫战场的时候捡的。

“死人的枪?我的天”!

“不然也就不会卖那么便宜了”。

我表示无语,反正自己从始至终我都是一直用的死人的枪。不过,这些玩意,真的没有问题吗?谁能保证它们是完好的?无故障的?

“呃啊,为什么是付钱?在这种战争阶段不是更应该用于物品交换吗?”

商人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来,“我是个旅行者,也是个军火商,因此我的东西不但卖给敌人,还卖给你们,两者都是利益关系,所以钱会比较重要”。

“仅仅是卖枪吗”?

“不不不,小到武器装备,大到载具机炮,这些都是我们的服务范围。”

“载具都有卖的吗”?

“装甲车,坦克,零用配件,这些我们都卖”!

我略显得吃惊。张口结巴地说:“我去……坦克……”?

“但是小孩应该没钱买得起坦克吧?孩子?你有坦克吗?有吗?”

我抓抓头,回答:“没有,买不起也不会开”。

“那就挑几把枪吧,很便宜的”。

“行行行,我看看吧”。

一眼望去,尽是原配无配件的枪支,就连瞄具也都是机瞄,甚至连没有鱼骨换!枪身长的长,短的短,难怪这么便宜。如果要买的话,我也很难下手。

“这……”

“怎么样?有中意的吗”?

感受着奸商的急性带来的压迫感,由于这里的枪我都看不上,但是当下又不得不买。我尽量给自己找几个买枪的理由,一边说服我自己,一边重新把菜单上面的枪支阅览了一遍。

于是我并没有急着买。

而是继续问了军火商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些都是一些没有配件的枪”?

“不好吗”?他平静地回答。

“可是这些枪械没有进行改造啊!什么配件都没有,几乎都是原厂出来的样子”。

“啊!这个”!军火商露出了难以理解的微笑,“在这种地方,不太适合购进那些新鲜玩意,购进了也没有人买。反抗军嘛,也用不到太多的高科技,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也去用它们来打仗,到头来不过是添麻烦,死了也浪费。不过,钱总不是坏东西,如果你们需要,我过几天会考虑拉来几箱新货的。你也知道,做这行也不容易”。

“啊,到时候再说吧”!。我瞪大眼睛,把目光扫过那一排的枪械,重新审视了一遍菜单,最后纠结了那么一小会。

M4经常卡壳,而且还是普通版的警用M4,可靠性实在太差,虽说火力猛是猛,但是这把枪估计大街上的某个无畏士兵尸体上都会有,我就不浪费钱去买这东西了。

AK?噢!老天,我是真的不想看见它,别说买,让我捡来用我都不想捡!除非万不得已,不然我是不会再用它来打仗的。还有,AK神他妈还用买?烂大街的货,只要我有命捡,我也能开店。

MP5?这又不是反恐,也不是彩虹六号,我压根就不喜欢那种射速过快或者是冲锋枪,虽说MP5适合CQB,重量还很合适我目前的情况。但是,9MM的手枪弹威力实在是有点小,距离远一点估计就打不穿敌人的防弹衣了吧?更何况我一般都是打远的,近距离敌人有霰弹。出于对枪不敢的情况,我还是选择一把步枪好了。

M16?我不想再看下去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你敢不敢再出别的更容易故障的枪械出来?

“就它了,多少钱”?我指了指箱子旁边的M4道。

“700”!

顿时我头顶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