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正直的我与百花缭乱的妖姬们

正直的我与百花缭乱的妖姬们 章四 恐怖的妖怪老婆婆_长筒袜老精灵小说

时间:2020年10月23日编辑:实习生

“我的名字是药小灰,婆婆叫我小灰就好了。”“你身上还残留着一些妖气,一开始我就感觉你的气息有点奇怪呢,一时间居然没有注意到呢,话说真是少...

“孩子,你果然是人类呢。”

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用涂有药膏的手掌心轻轻的按揉药小灰的脑门,在药小灰的脑门上有一排清晰的牙印,随着老婆婆的按揉,原本火辣辣的牙印逐渐变得凉丝丝的,药小灰不由的在脸上露出了放松的表情,这让一旁紧张的白兮不自觉的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被白兮抱在怀里的纸箱萝莉也继续玩起了一时暂停的翻花绳。

“我的名字是药小灰,婆婆叫我小灰就好了。”

“你身上还残留着一些妖气,一开始我就感觉你的气息有点奇怪呢,一时间居然没有注意到呢,话说真是少见,在“月界”能够看到你这样的人类。”

“婆婆你好,我是昨天刚刚到“月界”的。”

而且还是被青月萝莉诱拐到“月界”的,现在就算想要回去都回不去的状态!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药小灰当然不会说出口。

虽说眼前的这位婆婆是妖怪,但是这是药小灰第一次遇到的如此慈祥的妖怪。

“昨天?难怪我说昨天神社的前殿怎么会那么的吵。”

“额……对不起。”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道歉。”

这是药小灰第一次看到对自己如此温柔的女性妖怪,要知道其他的妖姬都把药小灰当成了……

“啊!”

在这个时候药小灰终于想起了一件事情,不过此时此刻想要逃开的他还是反映慢了一拍,坐在药小灰身前的老婆婆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已经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原本不停轻柔的给药小灰的脑门涂药的手掌此时好像尖利的鹰爪扣住在脑门,老婆婆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药小灰的肩膀,那个力道让药小灰疼的皱起了眉头,完全没办法摆脱。

无法挣脱,也无法反抗。

没有和白兮“凭依”的药小灰在老婆婆的面前完全没有丝毫的反抗力。

药小灰一时间忘记的事情是他自身拥有的是SSR级精气,这是对所有妖姬都有着本能的致命吸引力的精气,眼前的这位老婆婆虽然是老婆婆,但是依然还是一名女性妖怪,是妖姬。

纸箱萝莉和白兮她们和药小灰很亲近,所以理智帮助她们战胜了吸取精气的欲望,青月萝莉和包小宝以及墨女也是一样,她们平常的时候即便是靠近药小灰也都能够抑制自己的吸.精冲动。只是到了晚上睡着的时候做不到这一点而已。

眼前的这位老婆婆与她们的情况完全不同,药小灰和老婆婆第一次见面,谈不上感情和理智,现在药小灰居然坐在了老婆婆的身边接受药草止痛,愚蠢的忘记了自己身上的SSR级精气对所有女性妖怪的诱惑力。

大天狗尺天大人放在药小灰头顶上的黑羽形成的结界无法在这么近的距离中掩盖药小灰身上的SSR级精气的气息。

大危机!

“你这个老太婆想干嘛!你想要对妾身的家畜做什么!你不许吸他的精气!家畜的精气是妾身的!”

好了屁.股忘了疼的青月萝莉意外的是第一个跳了出来,药小灰一点都没有为此而开心,这只腹黑萝莉只是因为属于自己的布娃娃被别人抢走了而生气。

青月萝莉激动的理由姑且不论,动作倒是很快,在她叫嚣的声音还没有消失的时候,她的周围散发飘起了一盏盏的青火小灯笼,那些不停晃动的青火散发出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妖气。

这是因为刚才青月萝莉为了治愈屁.股,又吸了一次药小灰的精气的缘故,吸收了药小灰的SSR级精气的青月萝莉妖力不但恢复,而且还得到了强化。

“真是卑鄙的老太婆!居然装作好心的给家畜治疗,其实一开始就是打着趁妾身不注意的时候抢走家畜呢!妾身的东西是妾身的!你们的东西也是妾身的!不可饶恕!想要抢走妾身的家畜!”

就算被这么说,药小灰也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这只腹黑萝莉完全忘记了明明是她引起的。

要是青月萝莉没有在被老婆婆打了屁股后马上跑去吸药小灰的精气,那么老婆婆也找不到理由靠近药小灰,现在更加不会让药小灰在他们一群人的面前被控制在老婆婆的手里。

不过现在药小灰绝对不去计较这些,要是青月萝莉能够救的了自己的话,这笔账就算过去了!

“嚯嚯?小丫头的妖气变强了呢,果然没错呢,孩子你的精气是SSR级精气吧?”

双眼中闪烁着诡异的白光,脸上和蔼慈祥的表情逐渐变得阴冷恐怖,脸上的皱纹挤成一堆的老婆婆突然释放出了体内的妖气,同时整个房间,不,是整个后殿都开始晃动了起来,仿佛整个后殿都已经被老婆婆操控了一样,或者说整个后殿就是老婆婆本人!

原本平整的木地板突然好像大海里面的波浪一样扭动了起来,扭动的地板变成巨浪扑向了青月萝莉和白兮他们。

“真是幸运呢,没想到居然能够亲眼看到拥有SSR级精气的人类……”

“哇啊啊啊啊啊……”

惊叫的青月萝莉和白兮现在自身难保的顾不上药小灰了,她们此时好像风暴中的小渔船左右摇晃,被脚下扭动的地板随意的摆弄的难以维持平衡,随后被轻易的甩到了距离药小灰和老婆婆最远的房间角落里。

药小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这个时候只能听天由命了。

注视着沉默的药小灰,老婆婆皱巴巴的脸上露出了如同妖怪婆婆般的恐怖笑容,不,她本来就是妖怪婆婆!

“那么你自己也已经知道了自己会被“月界”的所有妖姬们盯上的事实了吗?不管是只有几岁的小妖姬,还是像我这样年迈的老妖姬,我们都会想要吸取你身上的SSR级精气,你随时有可能会被吸光精气而死,这些你都知道?”

“是、是的。”

“我想你的身上是有什么掩盖SSR级精气的道具,所以你才能够安全的呆在这里,可是你身上的掩盖气息的道具却无法在我和你这么近的距离发挥作用,对吧?”

“没、没错。”

“那么……”

从老婆婆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妖气居然还在暴涨,虽然嘴巴和鼻子没有被堵住,可是药小灰此时却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那么,孩子你还准备留在这里?留在这个“月界”的话你就会一直被妖姬们觊觎身上的精气,就好像那边的小丫头一样,SSR级的精气是妖姬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她们或者她们的手下肯定会不择手段的想要抓住你的,那些男妖怪们即便无法吸收你的SSR级精气,可是他们肯定也不会放过你这么好的筹码。”

稍微停顿了一下,老婆婆延迟了几秒才说出了下一句话。

“即便如此,你还愿意留在这里?”

“是、是的……”

因为缺氧而导致声音沙哑,药小灰憋红了脸,艰难的回答眼前这位老婆婆的话。

“是吗……你是认真的吗?这么说你已经做好了现在就被我吸干精气的心理准备了吗?孩子,你真的这么决定了吗?”

一边说着如此恐怖的话,老婆婆一边将自己满是皱纹的阴森脸庞贴向了药小灰。望着眼前这张和可爱完全沾不上边的脸庞,药小灰却突然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是的。”

“家畜!”

“哥哥!”

“小灰!”

被不断扭动的地板掀到了角落里的白兮和青月萝莉她们更加努力的想要靠近药小灰和老婆婆,可是如同波涛汹涌的海平面的地板让他们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就连释放妖术的机会都没有。

她们没办法搭救现在的药小灰,此时老婆婆掌控了药小灰的生死。

“这样啊。”

吐出这三个字的老婆婆突然收起了自己身上的妖气,不断扭动的房间也恢复了正常,老婆婆再次为药小灰按揉额头的牙印,冰凉的药膏被药小灰额头上的冷汗弄得黏糊糊的。

“你这个老太婆到底想干什么!你……哇啊!”

话还没有说完,直冲过去的青月萝莉就被再次扭动的地板掀到了角落里,她不轻不重的砸在了刚刚爬起来的水太郎他们的身上,顿时引起一阵哀鸣。

咸鱼军团就是咸鱼军团。

“哥哥……”

虽然白兮的脸上看不到青月萝莉那样明显的愤怒,但是她身上冒出的冰寒妖气直接的表露出了她此时正处于暴怒中。

明明有自己在身边,但是居然还是被眼前这名老婆婆控制了药小灰。

虽说自己是一时大意,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刚才自己面对老婆婆的时候完全束手无策,整个房间甚至整个后殿都被老婆婆控制,她们就好像是站在了敌人的肚子里面一样,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力。

之前站在一旁观战的时候白兮没有察觉,没有觉得眼前这位老婆婆有多么强大,但是现在白兮真切的感受到了老婆婆的妖力绝对是在R级以上。

“没关系,我没事的。”

开口安慰了一眼身后的黑发雪女,药小灰很没出息的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是以为自己要被眼前这位老婆婆给捏死了。

“好了,你头上的牙印很快就会消失的,虽然有些妖气残余在里面,不过凭借你自身的SSR级的精气相信很快就能恢复吧。”

收回了干枯的好像鸡爪似得手掌,老婆婆收拾着放在桌子上的草药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药小灰有很多事情要说。

“婆婆,你刚才是在试探我吗?”

“呵呵呵呵,孩子你不是已经发现了吗?在刚才的时候你突然不害怕了。”

原来早就被发现了啊!

尴尬!

“啊……这个啊,也不能说是完全肯定了,我是注意到了你对我的称呼没有改变,称呼我为“孩子”呢,一般来说,要是真的对我抱有恶意的话,不会用这种亲切的称呼吧?况且我还是愿意相信小左小右她们的意见。”

伸手接住了好像一个宝箱怪似得蹦蹦跳跳撞进怀里的纸箱小萝莉,药小灰轻轻安抚的拍了拍纸箱萝莉的头顶。

“她们说你会给她们新衣服穿,会给她们做好吃的,小左小右说你不是坏人,那么我也想要相信老婆婆你不是什么坏人才对,即便我的SSR级精气对你拥有很强的诱惑力,你也应该不会伤害我才对。”

“孩子,你这样的性格可是很容易被“黑月阵营”的家伙们利用的哦,你明明拥有对所有妖姬们来说都无法抗拒的SSR级精气,但是你自己本身很弱。”

“啊哈哈哈……”

嘴上“哈哈”的药小灰内心在流泪。

你很弱……

很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