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王女后宫皆绝色

王女后宫皆绝色 第一百零一章:后位之争(二十一)_钰罗

时间:2020年10月23日编辑:实习生

鄢子月见枭焰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开口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从安元帅那里要的吧”?枭焰闻言看向鄢子月,心想她竟然会知道,看样子,她没来的这些时间也干了不少的事吧,突然想起了安福告诉自己昨夜元帅府大火的事,果然与她有关系。“你去过元帅府”?...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各想各的事情去了。

“你这里怎么突然多出了这些高手来”,鄢子月走到枭焰身边道。

鄢子月见枭焰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开口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从安元帅那里要的吧”?

枭焰闻言看向鄢子月,心想她竟然会知道,看样子,她没来的这些时间也干了不少的事吧,突然想起了安福告诉自己昨夜元帅府大火的事,果然与她有关系。

“你去过元帅府”?

“我何止去过,还帮了安元帅一个大忙呢,不过他也没感谢我”。

“你一个人去的”?枭焰问道。

“你说呢”?鄢子月显然不打算跟枭焰说起昨晚的事。

枭焰看着鄢子月,越发觉得自己对于她是一无所知,心里有些憋闷感。

枭焰没有再问什么,而是把遇到鄢子月以来的所有的事一点一点的串起来想了想,肯定了自己判断。鄢子月他们决不是偶然来这里,只怕是受人邀请,准确的说是昃子受人邀来我逍遥,他们很可能是安魃从外边请的帮手,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一般的武林人士,倒更像是身份高贵的贵族。

“九皇子…”,门外是安禄的声音。

枭焰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

安禄稍一俯身,在枭焰耳边道:“钟大将军来了,往云琼苑去了”。

“噢…”枭焰扬眉轻笑,便对安福道:”通知玉琼苑那位吧,还有,让人也引李总管去见见”。

安禄听了之后咧嘴一笑道:“好…”,之后转身离开了。

枭焰转身走过来,见鄢子月一副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便道:“今晚有好戏看,你要不要去”?

鄢子月眯眼看着枭焰,满脸的疑惑,但还是回答道:“当然去”。

枭焰笑了一下道:“那走吧”,说完转身跨出门来,飞身便上了屋顶了。

鄢子月紧跟其后,一跃而上,追了上去。

枭焰让安禄打晕了在后门处放风的婢女桃红,打开了后门的门栓,三人则在阁楼旁的茂密的树丛里隐藏了起来。

云琼苑的后门处的偏静的阁楼之上,钟晟的到来让厉妃感到暖心,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担忧。

“你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传的信息可是真”?

厉妃不知钟晟指的不仅是信笺还是传话,只当是信笺内的信息,便点头道:“真的”。

钟晟听完后,本来的侥幸和希冀都没有了,下定了决心要铤而走险了。

“你准备一下,封后之日,我便带你和燧儿走”。

“什么”?厉妃没想到钟晟会这么决定,而自己根本没有想过。

“将军,她不是你的妹妹吗,你难道管不了她吗”?

“如果只是我妹妹还好说,不是还有陛下吗”?

“陛下,陛下也知道我们的事了吗”?厉妃不敢相信的看向钟晟,心中却在想钟妃是不是疯了,她已经告诉陛下了吗?

钟晟看着厉妃的表情,一阵警醒道:“你有没有让人带话给我,说陛下已知你我之事”?

“没有,我只是让人送去信笺”,厉妃也意识到这是让人给算计了,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

钟晟闻言便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行离开”,说完就要拉着厉妃走,正巧钟妃已经上了阁楼,撞见了钟晟和厉妃果然在此。

厉妃一阵惊讶,心里第一时间就在想钟妃怎么进得来的,桃红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通知一声。

钟晟看到是自己的妹妹钟玲,便以为这一切都是这个好妹妹钟玲的阴谋,目的就是皇后之位,心中生起一股怒火道:“你就这么容不下她,不惜做到这个份上”?

钟妃见自己的哥哥如此说,更是忿恨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厉妃道:“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个贱人失了分寸呢”?

“我的事,不用你管”,钟晟甩袖道。

“钟姐姐,全是我的错,是我罪该万死,可你怎么能将此事禀报给陛下呢?你这是想要了你的哥命吗”?

“你胡说些什么,都是因为你,是你把我哥给害了”,钟妃气不过,就要冲过去掴厉妃。

钟晟一把挡在前,推搡撕扯之间,钟妃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婢女玲珑忙过去扶了起来。

“哥,你居然为了这个贱人对我动手”,钟妃看向厉妃的眼神里全是怨恨,整张脸被委屈与恨意充斥着都扭曲了,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着。

厉妃知道这一下是彻底的惹怒了钟妃了,女人一旦发起疯来可是不得了的,便拉了拉钟晟,看向钟妃道:“钟姐姐,你别生气,将军他不是故意的”。

钟妃听着只有更加愤怒,朝厉妃吼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钟晟看着妹妹钟玲的样子,知道自己刚才是冲动了点,便安抚道:“玲儿,你别胡闹了”。

“哥,是我在胡闹吗?你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都说我胡闹。哥,你怎么能相信这个贱人呢,她是在利用你啊知道吗?”。

“好了,别再说了,这不是你呆的地方,快回去吧”。

“我偏要说,哥,你知道吗?她一直都在骗你,她只想骗你帮她登上皇后之位啊”。

“玲儿,是你想要皇后之位,不要诋毁他人”。

“钟姐姐,我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你争皇后之位的”。

“你给我闭嘴”,钟妃走上前拉了拉钟晟的衣袖道:“哥,她真的不是好人,她骗了你,骗了陛下,枭燧他不是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钟晟看着钟玲道。

“哥,你被她骗了,枭燧真的不是你的孩子”,钟妃重复了一遍。

钟晟听后看向厉妃,脸上明显有一丝怀疑。

厉妃自钟妃说出来之后便一惊,其实自己也不知道燧儿是谁的骨肉,陛下的还是钟晟的,那两天与他们两人都有交*欢。

“将军,你要相信我啊,燧儿真的是你的骨肉”,厉妃此时也只能一口咬定是钟晟的了。

李总管被徒弟五福领了来云琼苑的后门时,便知道此事另有蹊跷,便不肯进苑来,狠狠的训斥了五福,转身就要离开。

五福一时心急,跪在李总管的脚下道:“师傅,你若不进去听听,徒弟怕是以后都不能再服侍您了,就看在我这些年一心一意跟着您的份上,求您了“,说着连连磕头。

李总管叹了口气道:“说吧,是谁逼你这么做的”?

“我不能说”。

“你不说,我怎么帮你”?

“师傅,你就别问了,我真的不能说”。

“罢了…”。

“谢师傅…”,五福说着爬了起来。

李总管则跟了五福进了后门,往阁楼上去了,刚上几步便听出来了楼上三人的声音,从他们的对话里已经听出了眉目,停顿着好久,一直没敢再上前。

楼上三人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彼此身上,没有察觉李总管的到来。

李总管想了一会,趁还没有撞破,决定还是转身离开的好,却突然听到更加吃惊的消息,还是涉及陛下,涉及皇室血脉,一时不能淡定了,脚下也僵硬了,踩在楼梯上的双腿只觉得发麻,头一阵晕眩。

五福扶住李总管,仰头看向头顶的阁楼,心中也是没了主张,本来以为最多只是奸情,现在好了,事关重大,一旦牵涉其中,一不小心就是掉脑袋的事,现在既紧张又恐惧。

树丛里,枭焰等人看着这一切,虽说有些意料之内,也现在也是颇有些吃惊,枭燧是钟晟的孩子,这一点就足够厉妃和钟晟死一万次了。

钟晟见厉妃如此肯定,也就放下了怀疑,转看向钟妃道:“好了,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哥,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问过接生的宫妪了是足月生产的,我也查过宫誌,那段时间她有侍寝的”,钟妃还在解释着。

厉妃听在耳里,两手攥紧手心出了不少汗,小脸也因为紧张而发红了。

“够了,我不想听”,钟晟此时心绪也有些乱了。

“哥…”,钟妃还想再说什么。

“李总管,你…你怎么在这里”?

桃红晕乎乎的醒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能肯定是自己被人打晕的,后门也敞着,心中一时知道忐忑起来,关上门便往阁楼上来了,看到李总管和五福,一时失态,惊呼了起来。

楼上的人听了桃红的声音,更是慌了神。

李总管的在此,说明陛下可能是真的知道了,钟晟的第一想法便是如此。

钟妃听闻也想到了,但却想不通,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人,更不敢告诉陛下,李总管怎么会来呢?

厉妃听出桃红的惊呼来,已经吓得有些腿软了,此刻只得是靠着钟晟才不至于倒下去。

整座阁楼里有片刻的死寂,空气仿佛都凝结了,让人窒息要透不过气来。

钟晟扶好厉妃,迟疑了一会,合眼思索着,随后从阁楼破窗而去。

厉妃瘫坐在地上,呆呆的,不知该如何。

钟妃见钟晟已经离去,胸中怨气难消,走到厉妃跟前,一顿撕扯开来。

两人扭打在一起,华服扯裂,珠钗散落,都挂了些彩,玲珑和桃红都赶上来拉开了两人。

李总管上了阁楼,环看了一圈,见着已经破损的窗棂,又看了看已经狼狈不堪的两位娘娘,一言不发的叹了口气,带着五福转身离去。

“走吧”,枭焰从树丛里走出来,一个轻跃便隐入了夜色。

鄢子月和安禄对视一了眼,轻功一展,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