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将军家的小娇娘

将军家的小娇娘 第八章_我想吃鱼

时间:2020年07月18日编辑:陈伟华

“母亲……”王云绣娇嗔。“现在知道羞了?兰雪去打盆水来给姑娘洗洗脸。”赵氏拉着王云绣的手坐下,“你是一一的姐姐,无论送什么东西都是你的心意,一一心里都欢喜的。”“女儿明白了。”...

兰雪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讪笑道,“这奴婢也不知道……”

“嗐,我就知道问了你也是白问。”王云绣不满的撇了撇嘴,转身又翻找起来,“诶,上回大哥哥送我那个翡翠不错,不知道一一会不会喜欢……”

赵氏过来的时候,王云绣正看着桌子上的一堆被自己翻出来的玩意面露难色,进门儿瞧着房里乱成一团,赵嬷嬷惊讶出声,“这是怎么了?屋里怎么这么乱?”

兰雪恭敬的向赵氏行礼,瞥了一眼自家姑娘,回禀道,“姑娘在看送表姑娘什么东西比较好。”

“母亲,”王云绣环视了一圈自己的房间,双颊微红颇有些不好意思,“我等会儿就让兰雪将房间收拾好。”

赵氏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王云绣,见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的狼狈模样有些想笑。直看得王云绣颇为尴尬的搓手,这才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母亲……”王云绣娇嗔。

“现在知道羞了?兰雪去打盆水来给姑娘洗洗脸。”赵氏拉着王云绣的手坐下,“你是一一的姐姐,无论送什么东西都是你的心意,一一心里都欢喜的。”

“女儿明白了。”

“乖,”赵氏摸了摸王云绣的脑袋,“一一刚刚丧母,心情难免不好,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作为姐姐自是要多忍让教导的。”

“我知道,无论一一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

“不对,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一若犯了错,自是要按照规矩办事。你以往犯错的时候,母亲可有罚你?”赵氏摇了摇头教导,见王云绣似懂非懂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罢了,你还小,等你再大些就知道了。”

赵氏吩咐身边的赵嬷嬷领着丫鬟将姑娘的闺房收拾好,自己则是亲手替女儿梳妆。

“夫人,门外来了三个女人,说是府上的亲戚。”

“哪家的亲戚?”赵氏有些奇怪,这是什么亲戚上门不自报家门介绍一下自己,府里大房和二房没分家,如今又多了一个侄女儿住在家中,她哪里猜得出是哪家的亲戚?

是知道老太太病了,苏家来人探望来了?

不对,赵氏摇了摇头,老太太虽是苏家嫡女,可老太太父亲去世之后,她哥哥便承袭了爵位,后宅之中的爵位都是老太太的嫂子把持着。

她那个嫂子是个斤斤计较的,逢年过节老太太领着她们去苏府拜会的时候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也幸得公公坐上了户部尚书府的位置,再加上两个孩子都争气在朝中有一席地位,看她们的脸色才好些。

老太太也知晓苏家嫂子不待见,后面再遇上逢年过节的时候也只差人送些礼物过去就是了,那边再回送一些回来,两家的也没有再来往。

赵氏拧着眉想了会儿,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可能,难不成是徐家来人了,想要将一一接回去?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赵氏当即冷了脸,“若是徐家来的,以后只管打发了就是,不必来报了。”

自家妻子的丧事都不曾来探望一眼,如今还想要打发几个下人就将女儿接回去,哪有那么好的事。若是徐明达亲自来接,赵氏倒不会恼怒了。只怕老太太知道他若来了,让他连王家的大门都出不了。

“这几位不是徐家的人。奴才也不清楚是府里的哪位亲戚,以前没见过这几位,瞧他们的穿衣打扮也不像是燕京城里的人。”门房的仆役侯在门外恭敬的回答,颇有些尴尬。

赵氏眉头一皱,“既是不认识,赶走就是了。”

“这……”

见仆役犹犹豫豫的模样,赵氏有些提高了嗓音,有些不悦的轻嗯了一声。

“那为首的妇人说自己是老爷妹妹家的人,从允州来的。”门房小声的禀告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惊一乍道,“对了,那妇人手里还拿了一根玉簪,说是信物。”

这尚书府是后面王鸿生升任户部尚书之后才着手开始置办的,府里的仆役除了几个亲近的,大多都是后面重新采买的,是以对王家的人员关系并不熟实。

若不是看那妇人说的信誓旦旦的模样,他怕误了主子的事儿,定然是直接将人赶走的。原本想着将那簪子拿进来给夫人看看是否识得的,可那妇人像是生怕他会私吞似的,碰都不让他碰,简直是看不起人,气的他差点当场将人赶走了。

赵氏眉头微蹙,将梳子递给了一旁的赵嬷嬷继续替王云绣梳头,走到了门口细问那仆役,“簪子呢?”

“在那妇人手里,她不肯交给奴才。”

赵氏垂眸想了想,吩咐在身旁的丫鬟,“小玉,你去将人请进来,不必来我这屋里,领到老太太房里去。”

小玉领命带着门房出去了。

“母亲,是祖父家的亲戚了吗?”王云绣偏头看向在房门口发愣的赵氏,好奇的出声问道。

“母亲也不知道,”见赵嬷嬷已经替王云绣重新梳妆好了,赵氏上下打量了下见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绣儿,你今日就不必去老太太房里请安了,直接去嘉禧园吧。”

等王云绣走了之后,赵氏在她房里稍坐了一会儿,预计着小玉差不多到了府门口之后,这才往万安堂去。她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关于老爷的家庭情况。

老爷的父亲也就是老太爷,可是个风流人物,没多少本事府里却是妻妾成群。前前后后一共有四个儿子七八个女儿,王鸿生是最小的一个嫡子,前头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哥哥,可惜幼时病逝了。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儿子乃是一个小妾所生,因他们的母亲颇有几分姿色,老太爷对这两个儿子极为宠爱。相比之下,对于自己唯一存活的嫡子,老太爷就疏离多了。是以在父母均仙逝后,王鸿生科举入朝为官,只带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一行人搬离允州。

允州离燕京城甚远,这十来年几乎都断了与族中的关系。而且赵氏觉得自家公公和婆母对允州那家子人不甚欢喜,只偶尔会说起允州往事。

她只隐约知晓老太爷是有好几个兄弟姊妹的,只是不知道今儿个门外来的那几位是哪一位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