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三皇子不可能这么可爱

三皇子不可能这么可爱 9,假小子_亚龙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实习生

也是,毕竟是太子妃,武艺怎么样虽然没人清楚,但是好歹也沾着点皇室,而在这个国家没人不知道只要是皇室的武艺都不弱的。“真……真的要和我比试...

9,

我本想着只是我和宁琳之间的比试,谁想的到最后全班都看有戏可看,都跑了过来;老师也是一样,听到是太子妃和别人约战,连课都不上了,直接宣布这节课自习,和同学们挤在了一起来看比赛。

也是,毕竟是太子妃,武艺怎么样虽然没人清楚,但是好歹也沾着点皇室,而在这个国家没人不知道只要是皇室的武艺都不弱的。

“真……真的要和我比试吗?”宁琳都已经站在擂台上了,还战战兢兢地说道。

顺便一说,宁琳和我所在的擂台,和之前我和妹妹比试的习武台是同一个。

“当然啦,有什么问题?”我不以为意地说道。

宁琳听到这里更是紧张,说道:“可是,我怎么有资格和皇室的人动手……万一伤到你了怎么办?”

“那就极刑喽。”我随口答道。

“咦咦咦咦?怎么这样?那我还是不要比了。”宁琳说着就要放下武器逃走。

见此我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喃喃说道:“随你的便喽,我可是跟沈玲面前求情才放你一马跟你比试的,你要是不比赛,沈玲要杀你我可就没办法了,你要是伤了我,虽然也是死罪,但要是你不尽全力,我可也要治你欺瞒皇族治罪,记得也是死刑?”

“这不是欺负人吗?”宁琳听到这里,怒摔了一下武器,可是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拾回武器说道,“打就打,我豁出去了!”

哎呀,真是久违的舒爽感觉。

以前在皇宫里,父皇母后我肯定是不敢忤逆的,可是大臣们,若是耿直的,我也不能顶撞他们,硬着头皮和他们对着来;若是奸诈的,不仅惹人讨厌,还总是会用各种花言巧语搪塞我,由终我还是无法踏实完成我想做的事情。

难得遇到宁琳这样,既耿直不懂得绕弯子,又无权无职可以让我随便欺负,总算是让我体会到了当皇族的好处。

当然我定是不会真惩罚宁琳,也就是看跟他开玩笑比较有意思,所以说得过分了一点而已。

“我说,姐姐哦。”一旁随着同学一起来观看比赛的沈玲此时说道,“你不要欺负他欺负的太厉害啊,明明没那个意思,就不要逞强了。”

我挥了挥手,说道:“好啦,我懂得分寸,要不是这么逼他,他又怎么敢跟我认真比试啊?”

沈玲听到这里有些担忧地说道:“可是这样好吗?对方好歹也是年级第一啊,姐姐想赢他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听到这里我吓了一跳,忙问道:“什么?他是年级第一?比你还厉害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比试也不用比了,直接让我弃械投降吧,我还不想死。

沈玲闻言笑了笑,自豪地叉起了腰说道:“怎么可能,我是初中部的,他是高中部的啊,连学级都不同,更别说年级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要真是比妹妹还强,这里恐怕没多久就要上演一幕“太子妃跪地求饶”了,那还真是惨不忍睹。

没多久比赛在妹妹这个临时裁判的喊声下便开始了,宁琳的武器是一杆长棍,两头各有一个圆箍,想必是增加重量和打击感为目的。

几乎是开始的那一刹那,宁琳就挥动武器朝我攻击了过来,第一招是从上往下垂直劈下的一招,虽然来势汹涌,对我来说还是很好躲过。

不过宁琳也真不愧是年级第一,第一招看似简简单单,但是第二招的变化却如行云流水一般,丝毫没给我喘息的机会就朝我横扫了过来,完全看不出第一招是那么沉重的一击。

至此我也不敢怠慢,用单刀在棍棒上一挑,改变了它的来势,让这一击挥了一空。

在我们又互拆了二十多招之后,我渐渐掌握了宁琳的攻击频率,抽空调侃他说:“你的棍术还真不错,但你可知棍术的精要在什么地方?”

宁琳轻哼一声,保持着攻势说道:“哦?等我赢了你以后,还真想请教。”

还真是大言不惭啊,不过有信心是好事。

我笑着继续说道:“棍棒呢,素有‘百兵之首’之称,可劈可刺可扫可打,攻势可以取刀枪剑戟之效,是变化最繁多的一种。可惜你的攻势只把它当做钝器来用了。”

“行啦,知道你懂得多,说那么多话你不累吗?”宁琳有些不悦地说道。

“我可是好心提醒你的哦,你这也是平常练棍术的人最常犯的错误呢,我给你指出来你应该谢谢我的。”

“我这就谢谢你啦!”说着宁琳使出了一记集中了他全力的劈砍,不过动作太明显了一点,还是被我躲过了。

说起来,我还真有点累了,今天本来发生的事情就多,而且还和妹妹打了一架,受了重伤,要不是医生推拿手艺高超,我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现在活动了这么久,伤好像又有点痛了。

“对不起啦,不陪你玩了,我还是早点结束这场比赛吧。”我说着对宁琳作了一个揖。

宁琳此时已经是累坏了,喘着粗气说道:“哼,大言不惭,刚才那么多回合,你都拿我没办法,现在就说能结束了?”

“谁说不是呢?”

说完我又躲开宁琳直刺过来的一击,接下来他又是接了一招横扫,不过这一击使出以后,突然停止了攻势,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想必是已然看不到我的身影了吧?因为我刚才顺势就躲在他的视线死角之处了。

“你躲到哪里去了?快点出来!”宁琳因为找不到我的人了,开始喊了起来,其他旁观的学生当然是看得见我刚才闪的那一下的,却不能看出来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宁琳就是找不到我。

这种高超的身法,你们当然是无法理解的啦,回去再练个十年吧。

看耍弄宁琳也耍够了,我便用练习用的刀抵到了宁琳的脖子上,宁琳直到感觉脖子一凉,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已经找了我的道儿,只好将武器丢在了地上,以示认输。

“哼,偷袭算什么本事。”宁琳认输后还颇为不服气地说道。

看他颇有微词的样子,我冷哼一声解释道:“我只不过是想跟你多玩玩,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赢你。你想想,以我刚才的身法,就算当着你面捅你一刀,你又能闪的开吗?”

宁琳也不愧是一条好汉,听到我这么说,自己想了一下,最后长叹一口气,总算是彻底服输了,“唉,如此说来我真是输了。都说皇家武功高强,没想到只是个太子妃武艺也能强到这种地步。”

真是抱歉哦,我并不是太子妃,而是三皇子才对。

如果现在不是需要隐藏身份的话,我还真想跟他说清楚,然后和他交个好朋友呢。

沈玲看比赛结束了,也不甘寂寞得跳上了擂台,指着宁琳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可是知道我姐姐其实是使用双刀的?”说完妹妹也不管我乐意不乐意,将我一直放在身后刀鞘中的另一把练习用刀给抽了出来,“你看,要是我姐姐一上来就用双刀,恐怕没多一会你就输了呢。”

要你在这边事后诸葛亮啊,刚才还说担心我输掉呢,这会儿怎么和自己赢了一样那么兴奋?

忽然宁琳瞥了我一眼,说道:“幸好你不是男的,要不然我就真惨了。”

咦?为什么要这么说?

就在我百思不解地时候,妹妹跟我解释说:“你还不知道,宁琳家的家训是:女孩子要嫁就嫁给一个比自己强的人。久而久之这个家训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女孩子如果被对方完胜了,就要嫁给对方。”

听到这里我就更奇怪了,于是问道:“你说的这个家训我也听说过,好像是咱们国家某个贵族的家训,但是宁琳是男生,这个家训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说完不知怎的宁琳咬了咬牙,怒瞪我一眼说道:“谁说我是男生了,你眼瞎了吗?”说完好像才想起来我是太子妃,连忙道歉说,“抱歉……刚才对太子妃言语不当,请你治罪。”

我挥了挥手表示并不在意,毕竟是我把宁琳当成男生有错在先。

我又好奇地问道:“你既然这么讨厌别人把你当男生,干嘛要把头发剪得这么短,像是男生一样?之前看你颇有义气地替同学出头的样子也像是个男生一般,这又是何故?”

宁琳听我这么说,不知怎么搞的哭丧着脸回答道:“我剪短头发是为了苦练武艺,毕竟有那个该死的家训,万一输给了个我不想嫁的人怎么办?可是这样一来就没什么恋爱的机会,大家都总是把我当成个男生,久而久之性格也变得和男生差不多了,这辈子恐怕也很难嫁出去了。”

说完宁琳还真就哭了出来。

这事情放在这个国家还真是个大事,毕竟我国人都比较热情,对于爱情都很向往,像是宁琳这个年纪早就到了应该谈情说爱的时候,家里人也会督促着找人订婚,尤其是贵族和皇族更是如此。

宁琳直到现在还没有和别人谈情说爱过,不得不说是一件惨事。

“姐姐,你知道吗,宁琳其实如果留长头发,换身女孩子的衣服,其实还是挺可爱的哦。”不知为什么,妹妹突然煞有介事一般跟我讲了这么一番话。

我正想追问她说这个干嘛,只听她又转而向宁琳说道:“你也不用愁嫁不出去,我有一个好婆家给你推荐,你要不要听一听?”

……为什么我听到这里有一种要被妹妹坑惨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