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这就是二次元吗

这就是二次元吗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尘埃落定_龙修同学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小蒋

想把我逼走是吗?隐秘看了蓝染的位置一眼,依然保持着温和谦逊的面孔,跟个没事人一样,壬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撕破脸皮,和蓝染大干一场。而这一切都是蓝染做出来的!...

听到卯之花烈口中的痛心之言,壬王也是感到十分的不爽。

只不过眼下所有的罪证都是在指证他和千寻两个人,当真是百口莫辩,即使大喊冤枉,估计也没什么人听。

而这一切都是蓝染做出来的!

想把我逼走是吗?隐秘看了蓝染的位置一眼,依然保持着温和谦逊的面孔,跟个没事人一样,壬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撕破脸皮,和蓝染大干一场。

只不过这也只能想想了。

他还没那么幼稚,输掉就是输掉,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是他逃避的借口。

如果他这个时候揭穿了蓝染的真实面目,不就是典型的输不起,这种幼稚的像小孩子一样的举动,不符合壬王的作风!

这次是他大意了,让蓝染有机可趁,先下手为强,抓住他的把柄,失去了主动。

失败的耻辱,下次洗刷回来就好了,下一次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壬王心里暗暗的冷笑。

纵使被众多的队长合围,封锁所有退路,他也没有丝毫的担忧,云淡风轻,自信满满。

他无论是做什么,都会做好最坏的打算,尤其是这种深入敌阵的行为,在一开始就是找好了退路。狡兔三窟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真的没有办法挽回了吗,小哥?”京乐春水惋惜的道。

本来他还是挺看好壬王与千寻这一对新人的,在护庭十三队队长与副队长缺失的情况,弥补了部分缺口,特别是两人的天赋,未来绝对称得上是中流砥柱。

看到不远处与山本元聊斋交斗正酣的千寻,暂时还没有露出败迹,京乐春水就是忍不住的叹息。

和几十年前那场虚化事件一样,护庭十三队流失了数位队长级副队长。这一次的虚化事件虽然没有那种严重,但是也暴露了尸魂界内的一些问题。

正在走下坡路啊!

留不住人的尸魂界,简直是千疮百孔,不论是对战力上,还是意志上,都是一种极大的打击。

壬王瞥了京乐春水一眼,淡然道:“事到如今,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事情既然发生了,就没有转回的余地。难道你能指望‘虚化’实()验被人接受吗?京乐队长,该走的人不会留下,与其怎么说服我留下,不如考虑事后的重建工作吧。”

京乐春水表情沉默,或许是想到了什么事情,陷入了回忆当中,幽幽一叹,没有再出声挽留。

意思已经表明的差不多了。

再挽留下去,只会让双方都感到难堪罢了。

身为敌人,只需要考虑将对方斩杀掉就行了,不需要考虑其他的东西。

“不过,我心里有一个疑惑,能请你解释一下吗,碑月队长?”问话的是志波一心,脸色有些阴沉,和平时的大大咧咧不同,是真正的处于暴怒状态。

壬王奇怪看了他一眼,笑道:“问吧,我这个人很好说话,有问必答。”

志波一心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要拿草冠宗次郎与日番谷冬狮郎两人做虚化实验,还要指使草冠宗次郎袭击更木队长,抢夺王印?你们之间是有什么仇恨吗?”

“这个啊,我也很想知道,你能告诉我吗,志波队长?”

“碑月壬王!事关十番队的荣誉,如果你再胡搅蛮缠下去,即使曾经是同胞,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志波一心冷冷道。

这也难怪他这么生气。本来因为日番谷冬狮郎的事情,已经够他忙的焦头烂耳的了,如今再出了虚化实验这种危险的事,而且只差了一点,自己看好的未来十番队的下一任队长人选,被人拿去做虚化实验,即使是脾气再好,也会触及到底线。

浮竹十四郎过来劝阻道:“一心,不要这样。这件事里面其实还有许多疑点,碑月队长他可能也只是一时糊涂才会……”

志波一心冷冷道:“那那些虚化实验的数据都是假的吗?还有草冠宗次郎变成这幅鬼样子,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说不定几十年前那场虚化实验”

“够了,志波队长!这件事没必要咬着不放。护庭队已经经不起大的动荡了。而且几十年前碑月队长和千寻副队长还没有加入真央灵术学院,不可能和那次事件有关的。”

卯之花烈打断了志波一心的话,手上的治疗也差不多了,看到躺在地上的碎蜂,身上伤口都是恢复过来,轻轻吐了口气。招来一名四番队的女成员,命令道:“将碎蜂队长抬回四番队好好休养,回去之后,需要二度复查一下伤势。就安置在更木队长旁边的房间好了。”

“是,队长。”这名四番队的女成员抱起碎蜂,向着四番队的方向赶去。

“你下手太重了,碑月队长。只差一点,碎蜂队长就回不来了。”卯之花烈叹息道。

壬王耸了耸肩,笑道:“如果对敌人还能手下留情,至少我做不到这点,真是抱歉,卯之花队长。还有,我现在十分的后悔。”

卯之花烈眉头一扬,问道:“后悔什么?”

壬王笑嘻嘻道:“当然是后悔你啊,卯之花队长。要知道,我对你的关注,可是超过了护庭十三队,包括零番队在内,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没你一个人重要。以后不能再近距离的观察你了,真是可惜。”

卯之花烈轻声叹道:“我只是一个医生而已,您太抬举我了,碑月队长。”

京乐春水则是变回了原来的轻浮样子,笑道:“哦哦,原来小哥你喜欢卯之花队长这样的女人吗?真是了不得,看来老前辈也是有人关爱的啊!”

卯之花烈头疼道:“京乐队长,请不要说这些令人误解的话。”

不等京乐春水答复,壬王摸了摸下巴,思索一阵,笑道:“不,京乐队长没说错哦,我对卯之花队长你,确实有一些不一般的想法。”

卯之花烈满头的黑线:“……”

信心我砍了你啊!就算是医生,也是有火气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队长,我听说你背叛了尸魂界,这是真的吗?”

声音急促,来人似乎经历了长途跋涉一般,跑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狠狠喘着粗气,脸上神情激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你啊,雏森……现在看到你,真是太令我感动了……”

壬王眯起了双眼,嘴角的笑意愈加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