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将界之思年华

将界之思年华 第三部《惘然》 第十八章_将界娘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实习生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仗剑江湖,游走天下。与江湖儿郎纵歌放酒,见不平事抱打不平。在这样的快乐的日子里,杜鹃和朱鸮配合也越来越好,能潜入很多...

第十八章 不如娉婷

文/写意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仗剑江湖,游走天下。与江湖儿郎纵歌放酒,见不平事抱打不平。在这样的快乐的日子里,杜鹃和朱鸮配合也越来越好,能潜入很多机密的地方去杀那些贪官酷吏。

但是,杜鹃和白清泠并非没有矛盾。

白清泠能杀而不擅杀,很多时候,杜鹃在心底比较鄙夷他的妇人之仁。有一次,他们追查一个贪官的线索,追查到户部侍郎的头上,发现这个人是阉党走狗,每年克扣和搜刮大笔拨款敬献给九千岁。而更过分的是,他们居然挪用了赈灾的救济款去给九千岁盖寿诞的花园!

为了这件事,白清泠带着杜鹃入京,多方勘察和打探后,埋伏设计将侍郎挟持到关帝庙夜审。在这个过程里,白清泠戴着面具利用异能异术威慑侍郎,让他以为夜游到地府,要过刀山,下油锅。

那侍郎吓得胆都要吐出来了。其实都是白清泠利用死狗和死猪拼出来的假阴曹地府。不过侍郎拼命答应会尽快下拨灾款。

他们见侍郎已经再三发誓承诺,就把侍郎打昏后放回去了。侍郎醒来后,果然以为自己真的被拘到地府一游。回去后连夜下发赈灾款项,并借口重病请辞。

白清泠觉得侍郎既然已经完成了承诺,就可以放他一马。可偏偏杜鹃觉得侍郎一家吸的都是民脂民膏,虽说辞职,可京郊、乡里都各有良田百倾,而且离京返乡也拖着几船家当。对侍郎十分不满,可她又不愿意违背白清泠的命令,只能自己在一边郁闷。

就在侍郎离京那天,杜鹃得知了一件事:九千岁的园子还在盖着。侍郎虽然调拨了赈灾款,却没敢停下九千岁的园子,他挪用的是军费。而也在同一天,蛮夷叩边,边境之内三乡十村皆被屠戮。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白清泠叹息一声,一夜未睡。

而杜鹃却夜半百里追击,追上侍郎家的官船,指挥着朱鸮飞过去啄穿侍郎的头骨。

当杜鹃带着朱鸮回来后,看到白清泠依然难受的样子,她兴奋的把诛杀侍郎的消息告知公子,以为公子会开心展眉。结果白清泠却大吃一惊,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杜鹃不明白公子为什么会指责自己,明明都是侍郎的错。

白清泠却说杜鹃滥杀,一个小小侍郎也要多年寒窗苦读,凭他的本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正面冲突九千岁,能逼着侍郎及时发放赈灾款项已是难得,其余事项非是侍郎所能解决的。

既然侍郎已经完成承诺,自己作为君子就不该违约。

杜鹃不服,觉得侍郎就是为官不仁,理应诛杀。

白清泠无法说服杜鹃,只能长叹一声,掩过此事不提。

后面陆续有几件事,杜鹃的做法一直倾向于干脆利落的以杀止杀。公子不同意。白清泠坚持杀戮只是一种威慑的手段,要真正解决问题,还需从根本上缓缓而来。

杜鹃不愿意跟公子起隔阂,表面上答应着,背后却会去偷偷杀了那些她认为是贪官污吏的恶人。

但这次,她却不会主动告诉公子了。

事情做多了,总要露出马脚。

开始公子并不清楚,可后面事情做得多了,渐渐的也还是被公子察觉了。从那时候起,杜鹃就发现公子对她越来越客气,可是距离也越来越远。甚至很多时候,公子不会主动找她一起去做任务了。

对于公子的疏远,杜鹃远比别人发现的要早。

在很久很久之前,杜鹃就已经暗暗的喜欢了公子。

是公子在京都街头纵马接到她的时候就喜欢了呢?

还是公子三番五次带她从京城突围的时候就喜欢了呢?

还是公子告诉这个世界其实有另外一种选择的时候就喜欢了呢?

还是公子半师半友的带着她游遍三山五岳的时候就喜欢了呢?

杜鹃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真的真的很喜欢公子。为了白清泠,她可以去死。

可公子却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她了。

杜鹃猜测是自己阳奉阴违惹到公子不开心,就下定决心再也不这么做了,正打算去像公子诚意的道歉时,公子却来向她辞行。

她惊讶的问公子要去哪里,并表示公子无论去哪里,她都要一路随行。

公子拒绝了,说自己是要去科举了。

她不明白已经是天选者的公子干嘛要去科举,而且公子不是最鄙视科举么,认为他们都是一群蠹虫。

公子说自己发现真正的修行还是在庙堂。他们这样的去杀贪官,只能一个个去杀,可是走了张贪官,会来李贪官,对百姓来说,没有任何的区别。反而每次新换一个贪官,就再刮一遍地皮。

更何况贪官有时候是被逼的,因为不当贪官,就没钱送礼;没钱送礼,就会被排挤出去告老还乡。这样真正的问题,还是整个朝廷,要想杜贪,需要能吏。而这个改变,在朝野而不在江湖。

杜鹃听不懂公子的话,但她坚持要跟着公子。并表示自己可以当公子的小丫头都可以。

公子再三说她的性格比较任性自由,不适合当小丫头,应该自己去江湖闯荡。

可杜鹃不听,再三恳求。甚至不惜跪地哀求,公子只能同意了。

白清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刚刚取得了户籍文书,就找到了保人去参加考试。一路从童生到秀才直接通过了考试。当年还取得了举人的功名,这种一考必中的实力让他在科场迅速扬名,获得了很多青睐和认可。

杜鹃一面以公子丫鬟身份照顾着公子,一面暗暗得意。无论以什么样的身份,白清泠都能出人头地、名扬四海。

从此,江湖上少了一个青衣侠客,而科举场上则多了一位青年才俊。

白清泠带着杜鹃进京继续考学。在京都,他的同年文会逐渐多了起来,日常需要出去结交友人,相互督促读书。

杜鹃一个人在家中闲坐,内心充满了无聊压抑的情绪。可是她此时伪装成公子的侍女,又不好抛头露面的出门走动,只能闷坐在家中跟朱鸮为伴。

然而让杜鹃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人给公子做媒了!

杜鹃并不是第一时间知道的这个消息。

当她知道的时候,白家的直系亲属已经在来的路上,而他们到这里来,正是为了提亲的。

杜鹃觉得半空里炸响一枚惊雷!

公子怎么会去提亲,他不知道自己心悦于他吗?以前在行走江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要给公子提亲,那时候公子总说自己人在江湖,无以为家。

江湖儿女不会忌讳那么多,有什么都是直接提。开始的时候杜鹃也担心过,可后来见公子都是直接婉拒,坚持不肯。她就渐渐的放心,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公子跟任何人走的亲近暧昧。

可如今,公子忽然提亲了。这让杜鹃不能接受。

她偷偷去打探公子要求娶的对象。

发现是一位沈翰林家的小姐,小字聘婷。公子因为经常跟她的兄长一起文会,被沈家少爷赏识,故而从中牵媒。公子同意了,写信回家邀请长辈过来提亲,以示尊重。

杜鹃不甘心,她借沈家小姐上香的时机偷偷去看过,发现沈家的小姐是典雅温柔的大家闺秀,出入有礼,温柔善良。当天陪同她上香的正是她的兄长。在跨国庙门的时候,兄长先行出去,反身牵着妹妹的手,小心的将她扶过门槛,唯恐高门弄跌了妹子。

这个细节,让杜鹃忽然泪流满面。

她想起自己的哥哥,小时候每次出门上香的时候,都是这样扶着姐姐,然后把还是豆丁的她直接抱过去。假如兄长今日依然在世,自己家也依然完好无损,那么自己的兄长会不会也这般扶着自己?会的,一定会的。

杜鹃想起了自己当年的名字,杜婵娟。

当她还是杜婵娟的时候,一点都不比沈聘婷差。可她现在,只是一个混杂在江湖上的孤女而已。

她想起自己的经历,越发觉得自己的不堪。

当天,她哭红了眼睛一路回家。

公子诧异的问她怎么了。杜鹃问公子是不是因为家世而瞧不起自己。公子否认了。

杜鹃又问,公子是不是因为自己曾经身处烟花柳巷而看不起自己。公子依然否认了。

杜鹃继续追问,那为什么公子回去求娶沈家小姐,而不是自己。难道自己这么多年待公子之心,完全没有察觉吗?

这次公子没有否认。

他说自己已经知道,但却没有办法接受。

杜鹃追问为什么,公子坦白说把杜鹃多年来当弟子,当朋友,实在没有男女之私。

杜鹃知道了这个答案,却无法死心。她再三拷问自己的内心,觉得无法放任公子去求娶别家的闺秀。

她表面上低头沉默的做着本分的丫鬟,内心中却开始暗暗筹谋。公子见她平日低头不说话,还以为她因为那日求娶之事不好意思,也主动避让。

公子的避让反而坚定了杜鹃的信念,以公子的性格,一旦定亲之日,就是安排自己离开之时。而这点,让杜鹃无法接受。

她连续几个夜晚都潜入沈府,利用朱鸮的能力大闹沈府,假扮狐妖。声称狐狸爱慕沈家小姐,惊惧之下,沈家小姐得了大病。而京城中也流传开沈家小姐被狐狸迷惑,神魂俱伤的流言。这种流言对未出阁的女孩子伤害极大,沈家为了维护家族的体面,不得不把沈家小姐送到家庙去避祸。

当公子听到这则流言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杜鹃,问责她是不是在暗中搞鬼。

杜鹃承认了,但她不后悔,她说沈家小姐根本不明白公子,她是传统的闺秀,胆子小、守礼法。没有办法理解天选者的世界,只有她自己,才是最懂公子的人,能一起跟公子上庙堂,下江湖。

公子头一次大发雷霆,斥责杜鹃不善无爱。勒令她离开自己。

公子自己则直接去沈家提亲,他觉得沈小姐的无妄之灾自己有着直接的责任。

对于公子的提亲,沈家十分感动。可是公子来迟一步。就在昨天夜里,沈小姐因为觉得自己名声不好拖累家族,外加思虑过重,投缳自尽在家庙。

公子去的时候,已经是迟了一步!

白清泠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的结局,他正式跟杜鹃决裂。声称从此永不相见。

那一刻,杜鹃是后悔了的。

她只想吓唬沈小姐,让她知难而退,并没有想伤害到这个无辜的女子,可她忽略了这么多年,她的经历和想法远超同龄女孩,她能面对的事情,对很多女子来说是无法忍受的砥砺。

杜鹃在公子门外跪了三天,公子并未见她。后来,她昏迷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有一位大婶正在照顾她,原来她已经昏迷了数日,刚刚从鬼门关迈回一只脚。

杜鹃见自己在原来的房中,欣喜的问大婶公子在哪里。没想到,大婶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答案。当日她昏迷后陷入了高烧,公子为她延请医生,并找来了这个大婶看护她。留下了足够的房钱银两,把她委托给大婶。

白清泠自己则告辞而去,说自己不适合科举这条路,还是一个人游荡江湖为宜。

从此不知所踪。

杜鹃本想立即追上去,可是她重病难捱,这一病竟是数月未好。当她能自己起床、梳洗、骑马的时候,半年已经过去了。

她退了房子,拿着白清泠留给她的银两,踏上了找寻之旅。

让杜鹃万万没想到的是,江湖不见白清泠。

杜鹃一路寻找,找到每一个他们曾经有过交往的江湖友人。江湖儿女多洒脱豪迈之辈,对杜鹃的到来甚为热情。当杜鹃追问起白清泠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却都是一个。

自从上次离别之后,再未见过。

杜鹃知道,白清泠这是不再想见自己了。

他在哪里呢?

会不会一辈子都不打算见自己了?

这个执念一直恐吓着杜鹃,最终,竟然衍化成一缕邪念:我要不惜一切代价逼迫他出来见我。

至于见过之后怎么办,杜鹃没有想过,她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到处都找不到白清泠,杜鹃决定回到白家去找。

当年,白清泠带着他一路西行,入蜀道,上白寨。那条路她还依稀记得,在青山峻岭深处的白家寨,就是白清泠的家乡。

皇天不负有心人。

一路坎坷,在执念的支持下,真的让杜鹃找到了当年白家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