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天才黑客的鼠标垫儿

天才黑客的鼠标垫儿 第十二章_文丹三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实习生

杭州的九月份还不算冷,只是一直阴着天,陈静初来了两三天也没见到天气放晴,连续几天的开会,有些闷,终于趁着最后闭幕式的时候偷偷溜了一天。一大早,陈静初从小笼包的馆子出来,经过学长温如枫的推荐,一路走到杭州最大的互联网大厂,巴拉巴拉集团大楼,据说这里也卧着很多黑客,而且有可能DV也会过来。远远看过去挺高一楼,外面好气派,连保安大哥都神气得很,看着陈静初鬼鬼祟祟的在外面晃,直接上来问她要干啥。...

学校的电竞社和黑协的微信群最近都超级活跃,还是因为互联网行业大会的事情。

听说这次大会的主题是人工智能,而清华的一部分优秀的计算机系的学生要代表全国学生群体参与此次大会,温如枫自然能被选上,陈静初是被温如枫带去的,以私人朋友的名义,不会占学校大会参会者的名额。

杭州的九月份还不算冷,只是一直阴着天,陈静初来了两三天也没见到天气放晴,连续几天的开会,有些闷,终于趁着最后闭幕式的时候偷偷溜了一天。

一大早,陈静初从小笼包的馆子出来,经过学长温如枫的推荐,一路走到杭州最大的互联网大厂,巴拉巴拉集团大楼,据说这里也卧着很多黑客,而且有可能DV也会过来。

远远看过去挺高一楼,外面好气派,连保安大哥都神气得很,看着陈静初鬼鬼祟祟的在外面晃,直接上来问她要干啥。

“大哥,你别误会,我就是没见过世面,随便看看,咳咳……随便看看的。”

“小姑娘没事乱跑什么,这里面全都是一些常年见不到女人的程序猿,小心他们哪个宅男看上了你,你就倒霉了。”保安大哥还挺逗,一口杭州话说的很地道。

在外面没能进去,陈静初只能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拍完筛照片,能用的留下,没用的删掉倒地方。

巴拉巴拉的集团大楼外面是透明的钢化玻璃的装修风格,所以里面的人在干什么眼神好的倒是看的很清楚,但程序员们的个人隐私被保护的很好,从底下网上看,看不到任何一只键盘侠,只有一些行色匆匆的行政人员。

选了几张照片后,陈静初在照片上一楼的休息区看到了一对俊男美女。看照片两个人靠在一起在耳语什么。这样的亲昵姿态一看就是情侣。

可是仔细一看男的是陌青呀,女的是秦姝。两个人在楼里的一个休息间沙发上坐着,陈静初赶紧拿出手机继续拍。

可是两个人在那喝了几口咖啡就走了,房间里也看不到陌青的影子。

小姑娘心理很不是滋味,觉得像是捉奸一样,但陌青和她顶多算是一个朋友关系,还是交朋友赠朋友那种赠的,自己的哥哥才是人家的朋友。

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陈静初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里的照片,往大门口瞟了一眼,大门口要出来的人不正是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吗?

陌青和秦姝在巴拉巴拉谈了谈外包给他们两家公司的具体技术要求,虽然巴拉巴拉的技术安全一向做的比较不错,但是有些硬核的网络安全维护技术,只有顶尖的人材才能做。

门外的陈静初找了一个垃圾桶躲到了后面,看到门口早有车子在等他们,两个人上了车就不见了,谁也没有看到她。

喜欢一个人真的会失去理智的,不要说那些体面地话来安慰坠入爱河而失去自我的人,因为等轮到我们自己亲自去体验的时候,也许会更加疯狂。

陈静初不记得自己当时嫉妒的心有多强烈,只是等她化解掉心中那份排山倒海的醋意的时候,她已经打了一辆车跟过去了,一直到杭州大酒店的门口,两个人看来也去互联网行业大会了,只是奇怪的是陌青来干什么,因为前几天开会发言的只有秦姝。

陈静初一个晚上的脑子都处于掉线状态,就那样在人群里偷偷看着他们两个人一起应酬,一起谈论事情,偶尔还要耳语几句,亲密的状态让小姑娘嫉妒到发狂,但是经过刚才的跟踪,她不想再做这样丢脸的事情了,再嫉妒也会控制自己不要出声,不要上前打扰。

老天的安排就是这样的巧妙,当我们不想看到什么的时候,它偏偏安排我们看到。

闭幕式结束后,陈静初关掉了手机。一个人悄悄的出去走走,心情乱乱的,她只记得自己打了一辆车,到西湖的时候师傅喊她下车,捶了捶自己的头懊恼刚才打车的时候不知道去哪一定顺嘴说了西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到了西湖边上,师傅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嘱咐她:“别被坏人盯上,不然很容易被人拐卖的小姑娘。”

看小姑娘没什么反应,师傅摇摇头走了。

夜晚的西湖很美,那种朦胧妖娆的美,天上的云很薄,偶有月亮从云层里冒出来,还能看到几颗闪闪的星星。

陈静初站在断桥残雪的一头,望着远处断了的古桥,一时之间思绪万千。

月落满星河,人间有值得,为了陌青哥哥,成了一个追光者,从此千千万万的时光,都有了着落。如今的挫折还不算什么啊,还没搞清楚那个女人和他是什么关系,所以不能放弃。

这么想着陈静初觉得自己的呼吸比刚才畅通了不少,可能是云层越来越稀薄了,月亮要出来了,空气也变得清新了不少。

刚想从葱郁的林间小路走回去,远远地看到前面走过来的人,陈静初觉得自己刚刚好不容易树立起的自信一下子轰然倒塌。今天见到第三次了,第一次是因为温如枫学长的介绍,第二次是自己不甘心非要跟踪,这一次似乎是上天安排的了,没有任何防备,看起来这次两个人真的是来约会的。

陈静初看着远处的两个人,突然觉得从头皮到脚都是麻的,胸口钝钝的痛提醒她要躲起来。

她躲到了一个椅子的后面,椅子后面是一片茂密的竹子,应该不会看到她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陌青和秦姝觉得累了,刚好就坐在了这儿。

“这次巴拉巴拉的项目,你有把握吗?对手是美国排名前十的人,你们以前也没交过手。”

“不好说,有6成把握吧。”陌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哑。

陈静初躲在椅子后面觉得两个人一直都在谈公司的事,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又过了一会儿。

“你妈妈有没有和你提起我,评价什么的?”

“……她说她挑不出毛病。”

陈静初听见秦姝娇声笑着和陌青说:“在哄我吧?你这张嘴就没一句真话。”

“不信还问。”在陈静初的耳朵里,陌青这句话是含着宠溺说的。

“哎呀,不说这个了,上次我去你家,看到陈文斐的妹妹了,蛮可爱的。而且……”说打这里,秦姝顿了顿又接着说:“她好像挺喜欢你的。”

“嗤~”陌青没忍住笑出了声,“你胡说什么呢?”

“真的啊,我当时在饭桌上特意说了你喜欢吃的菜,喜欢的颜色和水果,我看小姑娘的表情阴的能滴出水来了。也不是故意的啊,女人的第六感很准,就试了一下,应验了。”

椅子下面的人紧张的等着陌青的答案,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的声音,终于,在陈静初觉得自己的腿要麻了想要动一下的时候,听见了她想听到的声音和不想听到的话。

“可能吧,小女孩们的那种喜欢,估计没几天就忘了。”

“你这张脸蛊惑了多少小姑娘啊……唉。”陈静初听到秦姝语气里的调笑,这种语调让她更觉得羞愧,因为自己就是被陌青蛊惑的小姑娘,而这样的小姑娘还不止她一个,陌青一个都不喜欢。

“现在的小姑娘都很难搞定啊,陈文斐的妹妹和他一样,都是天生做生意的好苗子。”

“这话什么意思?”

“不懂?那就不懂吧。”

“陈文斐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粘人,谈生意的时候自来熟,你是说静初也是?原来你也有背后说别人的时候啊。”

陈静初在底下听得要气炸了。但是生气和伤心相比,还是伤心更重一些。

“那你一点不喜欢她?还帮她补课?“

“这两者有关系吗?”陌青心里在吐槽,自己答应了陈文斐那家伙照顾妹妹,看着他妹妹哭成那样,连带着自己妈也整天愁眉不展,帮她补补习也不是多大的事,女人怎么都想这么复杂。

“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哦~”

陌青没回答,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你觉得我像是欺负小孩儿的人?”

秦姝扑哧一声笑了,没再追问,可是椅子后面陈静初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了。

陌青两个人没坐多久就走了,陈静初动了动发麻的腿挪到了椅子上,足足发呆了半个小时才缓过来被压麻的腿,脸上也根本不能看,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想着自己这个样子也不能直接回酒店,打开手机看看几点回去比较合适。

刚打开手机就有几十条微信,全是温如枫发来的,几乎一条比一条急,陈静初刚要回信,电话就打过来了。

“静初,你现在在哪,知不知道我快要急死了。”

“如枫哥……”陈静初听到电话传过来比平时语速快上几倍的话,鼻头一酸,眼泪又有些止不住。

把手机听筒按住,擦了擦眼泪后,陈静初回道:“我出来玩儿,手机突然就没电了。“说到这里,陈静初笑了笑。“不用担心我,我这就打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