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陌木雪

陌木雪 13.弃子_微若浮云小说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陈伟华

高俊彦自恃修为,认为自己可以同时挡住暗器和墨雪,想在弹开墨雪后打飞银针。但张琼雪的速度和力量都超过了他的预估,他格挡的长刀在真气不足的情...

以高俊彦的修为,想挡住张琼雪刚刚那一剑并不难,但他看到张琼雪身后的暗器。

在张琼雪打破升起的玄冰时,许浩广在张琼雪身后悄无声息地拿出了蜂剑,对着高俊彦射出了这三根银针。

高俊彦自恃修为,认为自己可以同时挡住暗器和墨雪,想在弹开墨雪后打飞银针。

但张琼雪的速度和力量都超过了他的预估,他格挡的长刀在真气不足的情况下被直接劈碎,之后他也没有武器能拦下飞向自己的暗器。

所以他两招都没有接住,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在最后一刻,张琼雪伸出左手,帮他挡住了来自许浩广的暗器。

“你可以滚了吗?”张琼雪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左手,右手的剑还停在高俊彦的头上。

高俊彦咬咬牙,还是说道:“你手上的伤……”

“你觉得我会没有紫烟阁毒的解药?”

“那你不杀我吗?”高俊彦还算有骨气,剑就在他头上,眼神却依旧没有软下来。

“我为何要杀你?”

张琼雪整个雪白的手已经开始发黑,但她既然这样说了,高俊彦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已经是这里寒宫最强的人,刚刚还嘲讽过紫烟阁,现在也没脸留在这里。

“张琼雪,我记住你了,后会有期。”高俊彦甩袖离去,临走还不忘放个狠话。

周围的寒宫弟子虽然没看清刚刚发生了什么,但看到了张琼雪手上的伤,还是能推测出刚才的情况。

林运华一把拉住高俊彦,问道:“师兄,你就这样放过他们?他们自己拦住自己的暗器,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又没输。”

“算了,不要去跟一个娘们计较,不用在这里和他们浪费时间。”

高俊彦骂了一句,扯开林运华拉住的手,带着寒宫弟子继续向着冰原深处进发。

看着高俊彦等人离去,张琼雪总算回过头,看向了许浩广。

许浩广的眼神有些躲闪,本来为了不惹出凶兽,是他们先提出与寒宫单挑,不让其他弟子参与,结果他自己却在后面放暗器,伤到了张琼雪。

他曾经还因为南宫瑶的事,靠着自己在宗门的势力,经常为难张琼雪,现在却在她帮忙的时候伤到她,他不知道如何向张琼雪解释。

但他又想起了南宫瑶,整个人又有理了起来,他重新看向张琼雪,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等着她来要解药。

毕竟她是她害死了南宫瑶,无论怎样,许浩广都不会原谅这个人。

但张琼雪只是走到许浩广的身前,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许浩广,他旁边的弟子看见张琼雪走近,眼神都有些畏惧,下意识地都向后退了几步。

与月胧门不同,一般大宗门核心弟子都是贵族子弟,他们都喜欢拉帮结派,紫烟阁也是如此,而这些人都属于许浩广这一派,以前在宗门处处给张琼雪脸色看。

许浩广依旧毫不避讳地看着张琼雪,他知道张琼雪没带解药,等着这个女孩求着他要解药。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女孩并没有提解药的话,墨雪的剑尖突然指向许浩广的眼睛。

“你干什么?张琼雪!不要以为你是阁主的女儿就可以为所欲为!”旁边许浩广的朋友对着张琼雪叫到。

但他们也只是叫叫而已,张琼雪剑尖距离他眼睛不到一寸,只要她稍微动一下,许浩广的眼睛就废了。

张琼雪就这样一直指着许浩广,过了很久,一直等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张琼雪终于说话了。

“南宫欣去哪了?”

她没有要解药,只是在问一个女孩的去向。

张琼雪记得,南宫欣本来应该在许浩广这一队,她一直觉得很对不起这个女孩,一直关注着南宫欣,但她刚刚走近时,却没有看到她应该看到的身影。

那是张琼雪最在意的人,可她扫视过这里的每一个弟子,独独没有看见南宫欣。

许浩广的眼神重新变得闪烁,他没想到张琼雪会提到南宫欣。

“她在哪里?”张琼雪的剑尖离着许浩广的眼睛太近,吓得他偏过头去,不敢睁眼。

他大叫起来,指着张琼雪说道:“你有什么资格问她的去向?你害死了她的姐姐,现在又来假惺惺地关心她了?”

可无论许浩广怎样激怒张琼雪,她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分毫地动摇,唯一有变化的,就是手上的墨雪又靠近了几分他的眼睛。

张琼雪见许浩广不愿意说,抬头看向其他弟子,说道:

“我在问南宫欣的去向。”

少女的声音凛然而又清澈,逼问着这里的所有人。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大的眼睛离墨雪的剑尖还有不到一尺的距离,却没人愿意站出来帮他辩解。

张琼雪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像曾经在福宁村一样,她预感到南宫欣要出事。

她收回手上的剑,许浩广看着离开自己眼睛的墨雪,松了口气,连忙向后爬去,躲在了弟子之中。

但那些他曾经的朋友看见他都是避之不及,许浩广向哪走去,哪里就空出来一片地方,这里的每个人都惧怕张琼雪的实力。

张琼雪突然上前,抓住一个女孩的衣领,那个女孩在她带回南宫瑶尸体的第二天,将张琼雪的卧室毁得稀烂。

“沈冬灵,你不是南宫欣的朋友吗?她在哪里?告诉我!”

沈冬灵受不住张琼雪的逼问,叫道:

“是她自己掉队的,关我什么事,你放开我!”

张琼雪记得,这个叫沈冬灵的女孩是南宫欣最好的朋友,她经常能看见这两个女孩在宗门中结伴玩耍,而现在这个女孩却说出这样的话。

在沈冬灵开口后,其他弟子也开始附和了起来。

“她只是一个刚刚通灵的人而已,自己跟不上队伍,这能怪谁?”

“就是,我们花了那么多钱都没当上内门弟子,凭什么那个没爹没妈的就能当内门弟子?她死在这冰原就是活该!”

……

那些人还在骂着,就连南宫欣曾经的朋友们也不例外。

张琼雪看着这些人,那些骂着南宫欣的男弟子们,包括许浩广,很多都曾追求过南宫瑶,为了讨好南宫瑶,他们曾对南宫欣照顾得无微不至。

那些女弟子们有些也是南宫瑶的好友,南宫瑶曾经天赋出彩,在宗门地位不低,她们都曾受过南宫瑶的帮助。

即使是在南宫瑶死后,这些人也对南宫欣很好,南宫欣因为自己姐姐的死,在宗门中得到了很多方便,甚至成为了宗门中的内门弟子,引得很多人羡慕。

可现在,南宫欣最后一点利用价值被榨干了,她只是个天赋不怎么样的内门弟子,她成为了所有人的累赘,于是她被抛弃在了这片冰原中。

这些人只是为了得到南宫瑶和南宫欣的好处,才愿意和他们做朋友,在南宫瑶死后,将死去的姐姐最后一丝价值榨干,南宫欣就是一个随手可扔的垃圾。

一个被宗门捡回的孤儿,终究还是融不进这贵族子弟们的圈子里。

张琼雪一直很厌恶这些拉帮结派的贵族子弟们,近些年因为寒宫的关系,紫烟阁长老没心思管理弟子,弟子之中风气极差,但张琼雪没想到这些人的品性会有这么差。

她有些无力地向后退了几步,她感觉这些每日都能遇见的面孔是那么的陌生,甚至比那些凶兽还要可怕。

她想起了她曾经看过的一本很旧的异志,不知何人写的,里面写着一篇叫做人血馒头的故事。

当时她看了这个故事,觉得荒谬而又可笑,心道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无趣的故事。

可现在想起,却早已是曲中之人。

张琼雪慢慢向后退去,好像那些紫烟阁的弟子就是冰原的凶兽。

她辨认着紫烟阁走过的道路,向着他们相反的方向,转身离去。

.

.

.

(最后还是要在这里吹一波鲁迅。

小时候做语文卷子,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看见这两个就头疼欲裂,看不下去。

可现在回转去看鲁迅先生的书,无论从哪一点上,他对人性都分析得十分透彻,他的那些话拿到今天也依旧适用。

先不说鲁迅在文学上究竟有什么建树,不过我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