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恋爱是一场灾难

恋爱是一场灾难 第五章 错的人_梁月sama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陈伟华

“算了。”我抽出纸巾为她擦手。她的手白皙而柔软,五指纤细而修长,比易小茵的更为好看,在触碰到的瞬间,我的心里涌现出一种久违的温暖,这种温...

路人不小心撞了钉宫一下,她没站稳,顺势扑到了我的怀里,把满手的冰淇淋涂在了我的衣服上,留下一个草莓色的掌印。她的额头碰到我的嘴唇,发香像魔咒般入侵我的鼻腔,许久以后,我也清晰地记得她的味道。

“对不起。”她红着脸说,“我帮你擦掉。”

“算了。”我抽出纸巾为她擦手。她的手白皙而柔软,五指纤细而修长,比易小茵的更为好看,在触碰到的瞬间,我的心里涌现出一种久违的温暖,这种温暖让我沉沦又让我抗拒。为此,我草草擦拭,随后背过身去不再看她。

“衣服……”钉宫小声提醒道。

“回去再洗吧。”我说。

一路上,我们再没有多说一句话。

橘子洲头人潮涌动,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找陈云他们,在找到他们之前,烟花已经开始燃放,随着一声声尖啸,流星升上夜空,绽放出巨大的火焰之花。

我再回头时,钉宫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天空,像个孩子一样张大了嘴巴。

她大概从没见过如此华丽璀璨的烟花,而我也从未见过,一个女孩在看烟花时,她的眼睛会如此的明亮动人。

这时,有个染着黄毛的社会青年走到了钉宫身边,搭讪道:“小妹妹,一个人啊?”

“哈?”钉宫方从烟花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歪着头警惕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要不要和哥哥一起去玩啊?”黄毛的手十分不规矩地放在了钉宫的肩膀上,“呦,抱着花呢!在等男朋友?”

“不,不是……”一听到“男朋友”三字,钉宫就变得有些紧张,处于完全搞错重点的状态,“我还没有男,男,男——”她东张西望,试图找我解围。

没办法,总不能任由她被流氓调戏。

我见附近的垃圾桶上有一杯别人喝剩的可乐,便拿起来走到黄毛的身后,用中指戳了戳他的背,待他一转身,就将半杯可乐毫不客气地泼在他的裤裆上。

黄毛瞬间怒了,揪住我的衣服冲我吼道:“喂,你他妈干什么!”

“你把我的可乐弄洒了。”我说,并对钉宫使了个眼神,让她先走。

“你他妈是故意的吧!”黄毛也不傻。

“哦,是啊。”我坦然承认道。打架向来不是我的强项,我也不想为了钉宫挨打,只是激怒黄毛为钉宫转移注意力罢了。

黄毛当真暴跳如雷,扬起拳头就要往我脸上打,我则抱紧玫瑰,撒腿就跑。

钉宫吓傻了,呆呆地愣在原地,我最后一次回头时隐约看到她想追上来,而陈云在这时出现,拉住了她的手。

或许这就是命运。我的离开刚好为钉宫创造了单独和陈云相处的机会,她定会趁此表白,而陈云也不会拒绝一个仰慕他的傻白甜。我抱着的玫瑰也将失去用处,因为陈云不会再去向吴俊表白了。但我忽然意识到,这也意味着钉宫将羊入虎口,她将会把自己的初恋浪费在一个渣男身上,甚至是自己的纯洁的一切。

但这又与我何干呢?今夜以后,我将回到自己孤独而封闭的世界中去,我们将再无瓜葛。

当我终于甩掉黄毛,正犹豫要不要自己先回去时,碰巧在河堤见到了他们。

钉宫一直在呼喊着我的名字,显然是在找我。玫瑰还抱在她的怀里,像个被遗忘的玩具。

——难道她还没表白?

我不禁这么想到,心底竟顿时觉得轻松了一些。

“我在这里。”我冲钉宫挥了挥手。见她高兴地向来跑来,我竟被莫名其妙地感动了。

“学长,你没事吧?”她紧张地打量着我,像是在寻找伤口,“那坏蛋有没有打你?”

“他追不上我。”我说,“我中学时可是学校的短跑冠军。”这当然是吹牛的,实际上我是借助人潮,躲过了他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担心死我了。”钉宫松了口气,转而笑着说,“不过学长你刚才真的好帅!”

“我向来很帅。”我不要脸地笑道。

“杨兄,你还好吧?”陈云也走了过来。

“没事。”我把尚未散架的玫瑰递给他,“跑了一路花都没事,我怀疑是假花。”

“谢谢你啦,兄弟。”陈云接过花,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我去找吴俊啦,她正一个人等我呢!”说完,他便抱着花快步离去。

“哗啦——”一声,钉宫怀里的玫瑰掉在了地上,花瓣如同碎裂的心一样散落。

实际上,就算我不说,钉宫也猜到了大概。

她问我是怎么回事,眼里含着泪花。

“陈云要去找吴俊表白。”我坦白地告诉了她。“他喜欢的是吴俊。”

“你早就知道。”

“嗯。”

“你们是同伙?”

“大概是。”

“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我或许应该早点告诉你的,其实陈云——”然而后面那句“他是个渣男,他根本不值得你喜欢”我没能说出口,因为钉宫听到这里,已经蹲在地上孩子般伤心地哭了起来。

我以为将事情和盘托出是为了钉宫好,但是她一哭,我就觉得是自己错了。

“对不起。”我说。

上天并不会让每个人在一开始就遇到对的人。我喜欢过十八个女生,可她们都只是我生命中美丽的过客。那对的人,也许就眼前,也许永远都遇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