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在非人的世界求生存搞错了什么

在非人的世界求生存搞错了什么 嘴贱的人就该被打_Yorsten小说

时间:2020年09月16日编辑:小蒋

路上不时走过身穿军装的人,红白搭配的服饰满满透露出一股西式古风。这是城里的巡逻队,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胸前都佩戴有一串十字架,就像是象征一般...

如果说池鹭庵所在的地方是童话小镇的话,那么王都的规模就算是一个实打实的王国。不说楼层高度凌驾于小镇多少,也不谈街道上路人的服饰逸散着的贵族气息,更不讲那马车辆辆,分明是小镇的人一生奢求不起之物,光是这平整的宽阔大路便足以让踏足这里的平民目瞪口呆了。

但对于在这里生活的人来说,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贵族待在这里也不过是像是这湛蓝的天上飘飘的云,没什么特别的。

路上不时走过身穿军装的人,红白搭配的服饰满满透露出一股西式古风。这是城里的巡逻队,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胸前都佩戴有一串十字架,就像是象征一般。

或许也正因佩戴者这个徽章,不少在队列中的自其他地方而来的迁徙者能够在这样贵族气息浓重的地方抬头挺胸。

一个半身披着铠甲的人穿过城门,从小镇步入城市。他那高大帅气的样子一下吸引了不少街边贵妇的眼球。似是习惯一般,他缓缓从裤带中摸出一个徽章,戴在脖子上,动作优雅而轻盈,一派贵族佼佼者的姿态。

他的步伐之沉实足以看出此人兵龄不浅,闪着银光的铠甲比起那些仅穿军服的巡逻兵要高上几个档次——此人必是军中的上层人士,于此便可推断的结论。

“韦恩骑士长!”

突然,就像是是先准备好的一样,一个身穿军服的领头带领着一小支巡逻队突然出现在韦恩面前。

比起后面的人,此人的服饰红色占比更加的多——在主教国,红色即为富贵的代表,服饰的红色越多,代表越高的地位——虽然韦恩因为个人原因身上几乎看不到半点红。

见到铠甲男,他便箭步上前,立正敬礼,随从们也立即照做。

“不在工作时间,不必多礼。”韦恩抬抬手淡淡说道。

“好的骑士长!是的骑士长!”

虽然口头上这么回答,领头依旧是保持相当笔直的姿态,仿佛在告诉对方这就是他平常的状态。

“哎!真麻烦!”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韦恩还是忍住用微微闭上眼睛来代替了抱怨,接着他问道:“巡逻期间有发生异常吗?”

“报告骑士长,一切正常!”

“那,”韦恩想了想,对对方问道:“你可知道冬亦少主现在在哪?”

领头像是听到什么好事一般眉毛一下子带着脑袋跳了一下,回答道:

“少主的话应该还在训练。哎呀!虽然大战在即,但这么拼命也真是让人感动呢!作为教主的独生子难道就不该好好享受嘛,你说是吧!骑士长?”

他谄媚的样子像极了等待主人奖赏的哈巴犬,倘若面前是其他贵族的话多少或许也能领到一两句话当做啃完的骨头作为奖赏吧。

只可惜,现在韦恩只想在他恶心的脸上狠狠揍上一拳。

“你话说多了!士兵!”

韦恩的眼神变得有些严肃,声音变得极其具有威压之力,吓得对方赶紧收回狗里狗气的表情,立定站姿,但脸上的汗却不自禁地流了下来,生怕下一秒便瞬间被眼前这个男人一刀两断——他相信这个曾经被称为国家最强战斗力的男人是做得到的——虽然早在一年前这个称呼便被一支小队的所有成员取而代之。

“不仅麻烦,还恶心。”

这一回韦恩确实说出来了,脸上虽然依旧是平静,但他的语气便足以让人感受到深深的抵制,但很快他又出了口气调整心情——本来今天悠悠闲闲,可不能给扰乱了心绪。恢复平静后他又问,

“那么其他人呢?就是少主带领的教主直系小队,代号03。”

“哦,他们啊。”领头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屑。但也不难看出,若不是他面前站着这么一个人物,他会像踩到狗屎一般露出相当可怕的颜艺。

韦恩自然能够轻易看出,但在问出话前他选择保持沉默,但右手的手指已经在微微颤动。

“估计在哪逛着吧,带着那个婊……”

“嘭!”

领头还未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便给韦恩一拳砸的脸部变形,在空中旋转数圈后飞也似地摔进路边的一家首饰店,又是一声巨响,把店门口的柜台砸得粉碎,柜台内的首饰瞬间炸的四溅。

这波惊得所有的路人一下子齐齐地看过来,店主则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一看此景,吓得跪倒在地,双手合十,口里不断念叨着:“天主大人啊……”

“下手还是太重了么……嘛,怪他嘴贱!”

韦恩一面骂着一边缓缓走过去,抬头看了一眼店名——锡鹿阁——他这才发现这栋建筑竟意外的高,,足足有十来楼。

接着他又低头看着一脸惊异的首饰店店主致歉道:“抱歉,一时冲动。还烦你计算一下损失,我会在傍晚前给你送来补偿。”

店主气的一眼瞪向韦恩,刚张开嘴想说做些什么。但一看清对方的颜容,外加半身上好铠甲与十字教徽,瞬间愣住,张大了嘴不动好似在渴望吃奥利给。

“嗯?是锡鹿阁吧?还是说这个金额不对?”韦恩问。

“是是……哦不不,骑士长大人,挡到您路是小人不对。这点小钱大人就不必放心上了!”店长几乎是在用哀求的语气在说话了,他只希望别和贵族扯上太大关系。

“1000金币够吗?”

“1……1000?!”这句感叹本该由店主发出,谁知道竟是一旁的领头见了鬼一般吼了出来,他简直不相信这话竟然是人说的。毕竟这个金额把整个店面都承包下来只怕还有剩余。

对于领头而言,家当上千金币一直是他的梦想。谁知眼前这个人像是不知钱为何物般大肆出价。

“这就是钞能力吗?”他绝望地想着,有一种这位大人随时会亮出一座金山大肆高喊,"老子有钱"

的感觉。

个鬼,才不会呢!

“还没死呢。”韦恩看着领头心想。

“不……”对于这样的人在自己店门口打闹,店主本来只是想着自己垫付避免有所交集,也就是所谓的拿钱消灾。

但这个传说中的骑士长竟不仅打算赔偿,一下子还给那么多钱,着实让他承受不来。

他想起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但和这一次恰好相反。

那会是他主动要求一个贵族赔偿,结果不仅挨了老板的骂,更是在替那个贵族赔偿后还倒贴给了对方额外的一笔钱,说是打扰费。

自那以后,他便学乖了,贵族什么的没好东西,他这种无靠山无本钱的迁徙者该做的就是尽量远离,谁知……

“不够?那1500?”韦恩仍在加价。

“大人……其实……”

店主脸憋得通红,似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谁知道要了这笔钱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但要是拒绝的话又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真正的进退两难,以至于他现在脑子就是塞了糨糊般无法思考。

“2000?”

“卡密sama啊!”刚听完这个数额,店主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啊……头疼。”韦恩捂着头,无奈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店主,瞥了一眼领头,示意了一下对方。领头点了点头,马上叫上几个人把店主送到附近的医院。

“对了!士兵,你!过来。”韦恩又指着领头将他唤到身边,对方则刚刚从被韦恩一拳打到差点晕倒的境地中醒过来,这波又被他叫去,不禁两腿战战,再加上刚才的伤,使得现在的他走路一瘸一拐,不禁有些可怜。

韦恩看了一眼对方的脸,又看了看破破烂烂的店面,问道:“你觉得我该给这家店赔多少?”

“骑士长大人,这点小事……”领头还没说完,便被韦恩瞪得不接下语,改口道:“小事……大概七八十个金币就可以了。”

“这么少?”韦恩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反问道。

“大人啊!我不会骗您的,我好歹也在这条街上巡了快五年了,这里的价位便是这么个状况,和您所处的地段当然不能比。”

领头忍着痛,用各种夸张的动作极力向对方解释,看起来倒是真心诚意。

“这样啊!”韦恩说着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布袋,垫了垫,交给了对方,“拿着吧,我也忘了这里面大概有多少金币,不过应该有100来个。去把脸给治治。剩下的给我一个子不剩的送到店主手上,当面的!明白了吗?”

领头双手捧着布袋,脸上满是诧异。他眨着双眼看着对方,仿佛不相信这是事实。

“另外,别忘了自己是哪里来的人,和003小队的除冬亦少主以外的其他人一样,你们都是来自贫民区。这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韦恩直直地看着领头说道,“虽然我不是贫民区的人,可能没资格与你说教。但你要记住,如果你连自己来自哪里都不愿承认,你又有什么做人的资格?教主所渴望的世界也正是人人平等地世界。如果你看不起03小队的队员,那便是与教主的道义背驰而行!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生气了吗?”

“嗯。”领头回应着,虽然两眼仍盯着手中的布袋。

“知道了就快去吧!”韦恩叹了口气,看来对方并没有多少关心自己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