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修仙之极品夫君

修仙之极品夫君 第三十二章 神秘的人_右边空白

时间:2020年09月13日编辑:小蒋

后背传来的温暖,还有不停抚摸自己的温柔的手,让衣雪冷静了下了,睁开眼之后,才看清楚,刚才在床上摸到的不明物体原来是一只白狐,衣雪手指着白狐,“这是你养的?”从头顶传来的温度,让衣雪反应过来自己被容卿抱着,离开容卿的怀抱,衣雪看了一眼容卿问道。容卿用手刮了衣雪的脸,“妻君,我们家再怎么有权势,也不会养这么高贵的神兽的。”“神兽?你说这么可爱的白狐是神兽?”...

这样随波漂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衣雪不再感觉眩晕,这是哪里?感觉自己就像一缕幽魂,看到许多恍然易逝的画面,这些是什么,衣雪伸手抓住一张飞速流逝的画面,只见画面一转,衣雪如同亲临情景一般,真实得再真实不得的画面,宽敞得不得了的房间,精致奢华的浅蓝色樱花壁纸,实木线条的地砖,被擦得如同镜子一样,都能照出房间的一切,乳白色雕刻着繁琐而不失美丽的公主床,只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坐在床上,不管衣雪怎么靠近,也看不清那个人,但是周围的风景和摆设却是很清楚,模糊的人影看得出是一个少女,不知怎的,衣雪觉得这个人好亲切,少女坐在床上,表情看起来很是悲伤,还未等自己仔细看,画面就一转,只见刚才的少女已经倒在不知哪个地方血泊中,心被针扎似的疼了一下,不知名的感伤涌了出来,但是,看了少女的那倒在血泊中的表情,一脸的微笑。啊,看来你也是这样的感觉呢,去了也好,去了就什么都不顾了。

发出这样的感慨后,衣雪发现此时的早已不是刚才的画面,周围一片雪白,全是被冰雪笼罩的世界,再见一座冰山高高的耸立在大地,冰山里面冰封着一个男人,冰蓝色的发丝,冰蓝色的华服,依然看不清脸,但是,能感觉到封印着的人闭着眼睛很安详的沉睡着,可是,冰封的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中充满的嗜血的欲望和说不清的欣喜,即使知道自己是旁观者,但是,衣雪感到一阵恐惧的同时觉得自己好想看清楚这个人,好像自己很久以前就认识这人一样,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流了下来,心更是痛得像身体被撕裂一般,想要叫他,却不想,这人却一直盯着自己的方向,难道他能看到自己,“血,给我血。”手不断得伸向衣雪,衣雪试图挣脱,却怎么也动不了,卡在嗓子的恐惧,让衣雪的心加速的跳动着,“我,最心爱的人。”哎,听见此人的话,衣雪不禁一阵吃惊,正要问话时,却听见有人说时间到了。什么,我还什么也没问出来呢,要去哪?

不知所以然的衣雪,从睡梦中醒来,遗留在心里的恐惧,让衣雪后背一阵阴寒,眼前一片黑暗,才发现房间也是黑暗,衣雪借着微光看了看床柜上的时间,凌晨三点半,衣雪摸了摸自己的头,准备下床的时候,不小心摸到了一个拱起来的一处,吓到衣雪一身冷汗,但是,冷静下来,衣雪大着胆子掀开被子,只见一只雪白的毛茸茸的小可爱卷曲着身体熟睡着。“这,这是什么东西。”

本来黑暗的房间,突如其来亮堂了起来,又是吓得衣雪无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叫了一声,“妻君,怎么了?”容卿很是紧张的跑向衣雪,将衣雪拥入了怀里,手不停的抚摸着衣雪的头,试图使衣雪安静下来。

后背传来的温暖,还有不停抚摸自己的温柔的手,让衣雪冷静了下了,睁开眼之后,才看清楚,刚才在床上摸到的不明物体原来是一只白狐,衣雪手指着白狐,“这是你养的?”

从头顶传来的温度,让衣雪反应过来自己被容卿抱着,离开容卿的怀抱,衣雪看了一眼容卿问道。容卿用手刮了衣雪的脸,“妻君,我们家再怎么有权势,也不会养这么高贵的神兽的。”

“神兽?你说这么可爱的白狐是神兽?”

“是啊。”容卿微笑的看着衣雪。

“如果真是神兽,你家还真是养不起,这种东西差不多都已经灭绝了,别说养了,找都找不到的珍种,怎么养,不过不是你养的,那这是谁的,这么厉害,有这么一只威武可爱的神兽。”

“妻君,不记得也是合理的,这只神兽是妻君没有记忆这几年无意找到的神兽。”

“什么,我的,它是我的。”衣雪一脸兴奋的看着容卿,一听这是神兽,衣雪还想着如果这是容卿养的,自己一定软磨硬泡也要把这只给捞到手,没想到这只居然是自己的,能不高兴吗。

衣雪轻轻的抚摸着白狐,光滑的雪白的毛皮,让衣雪越摸越爱不释手。

“妻君,刚才是怎么回事?”

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梦,衣雪早已想不起来内容是什么,只是心里却是耿耿于怀,“没什么,就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现在都想不起来内容是什么了,啊哈哈哈。”

“好吧,想必妻君这时候醒来,应该有一些饿了吧,昨天放学,见你睡得很熟,都没有叫你用餐呢,就怕打扰你。”

衣雪摸摸肚子,确实有一些饿了,“嗯,好,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你。”

“妻君,说什么话呢,这些事情本是应该的。”说完看了一眼衣雪,就给衣雪弄晚餐去了。

轻轻的抚摸着白狐,是不是白狐的耳朵抖了一抖,容卿刚出房间,白狐就醒了过来,“你醒了。”衣雪看着醒来的白狐,一脸的高兴。

只见白狐冰蓝色的眼睛盯着衣雪看了一眼,“终于见到你了,我最爱的人。”熟悉的语气,让衣雪想起了一点关于梦境的情节,惊恐的离开白狐的身边,“你是谁?”

“找到我,一定要找到我,我最爱的人。”只见白狐冰蓝色的眼闭上了,再睁开时,却变成了琥珀色,“主人?”

“你到底是谁?”衣雪质问,只见白狐一脸疑问,“我是芊芊啊,主人,你怎么了?”

自知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了,吸了吸气,试图让自己冷静,看清楚白狐的眼睛颜色后,金灿灿的琥珀色,衣雪知道现在的白狐不是刚才那个。

“你是芊芊?这是我给你取的名字?”

白狐点点头,衣雪再次靠近白狐,“你真可爱。”这话说的让白狐心里很是高兴。讨好似的蹭了蹭衣雪,惹得衣雪一阵欢喜。

那个人,到底是谁,让我找他,都不给我任何线索,怎么找,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