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身为血族竟然要保护圣女

身为血族竟然要保护圣女 第七章 吸血鬼主播_狗剩大人小说

时间:2020年08月12日编辑:钱多多

  “你哪是什么吸血鬼嘛。”  断了一只手臂又被打断鼻梁骨的男子再压不住怒火,也丝毫没有畏惧之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自己现...

少女将手中的断臂轻而易举的捏成黑色的粉末,飘逝在空气中。见没有一滴血从男子的手臂流出。

血拥也算彻底搞清楚了男子的身份。

“你哪是什么吸血鬼嘛。”

断了一只手臂又被打断鼻梁骨的男子再压不住怒火,也丝毫没有畏惧之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自己现在本能的想冲上去狠狠地把眼前的个明明很娇小很可爱的少女撕成一块有一块的肉渣,然后,然后,塞进嘴中,咀嚼,到一点不剩!

“啊!”男子表情变得不可思议的狰狞起来,嘴里的恶心的獠牙沾满唾液的露在外面,呲牙咧嘴的朝着血拥挥来仅有的另一只手。

“唰……”男子的畸形的指甲自上而下划过血拥的身体,毫无停滞,畅通无阻的穿过了血拥的身体。好像自己的手划过她的身体,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碰到,只是向着一团虚影挥了挥利爪,没有一丝的触感。

男子明知这种方法没能伤到血拥,但仍然不知疲倦的向着血拥挥舞着独臂,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只是让他更加一分的愤怒,理智进一步的被野性吞噬。

少女表情依旧冷淡,轻描淡写的把他挥舞的爪子挡住,反手攥住他的手腕并其折断……

男子脸上没有像之前一样出现痛苦的表情,因发狂而怒目瞪着眼前这名绝美的少女,眼神里除了破坏的欲望外没有掺杂任何其他感情。

“可怜的家伙”少女看着近乎癫狂的男子,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惋惜。造成男子像现在这样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这样的生物——吸血鬼,一手造成的。

没了一只手臂,另一只手也被折断了手腕关节,男子明明失去了最重要的武器,却不退缩,张开嘴巴展露出里面最后的武器,向着血拥发起最终的进攻。

“对不起,你本来已经有权利安息的。”少女一只手撑住男子的下颚,另一只手扒住他的后脑勺,一同向一个方向用力拧去,一阵阵清脆的骨裂声代表着男子生命的彻底终结。

“吸血的滋味,对你来说不是特别好受吧……可你却还在自我蒙蔽,自己骗自己是一个吸血鬼,强迫自己去喝那些并不是特别美味的东西,而放弃对你来说更具诱惑的食物……你死后的生活,也是这么痛苦。”少女看着地上的尸体不停地喃喃自语,哪怕已经没人能听到她的诉说。

尸体不用管,明天警方会认为他是一只惨死的吸血鬼,然后秘密处理的。毕竟,他这种生物,与我们吸血鬼一样有着锋利的獠牙,而那些愚蠢的人类警方也只会去通过牙齿来判断我们的身份……

“走咯!”血拥看着几层高的居民楼楼顶,准备一跃上去 ,但眼前一抹银光闪过,一柄远超于她身高的巨型十字架从天砸下,狠狠砸进地面发出巨大的破碎声,挡住了她眼前的路。接着背后传来两人的脚步声。

十字架,难道教会已经来的铃海市了?也是来冲着这个主播来的了吗?真是不巧啊!自己可是最不想和教会结下梁子。

血拥瞥见巷口两个身材姣好的黑衣修女正朝着自己缓缓走来,其中一个身后同样背着一柄银白的十字架。

“两位姐姐……”血拥转过身去,柔柔的叫着姐姐,现在自己的真身被看见了,那么要么解除怀疑的离去,顺便办一张教会的良民证,要么就是把这两个见过自己的修女彻底封口。血拥决定试试前者。

两个修女对视一眼,显然开始产生疑惑,她们来的任务是为了解决直播中的那个吸血鬼,可等她们来了吸血鬼已经躺地上不动弹了,旁边只有一个女孩子。看了眼一旁被肢解胳膊的尸体,又看看一旁懵懂无害的少女,几乎很难把她们两者联系到一起;要说这个手无寸铁的少女能单独杀死一只吸血鬼,她俩是不可能相信的。

“怎么办?”其中背着十字架修女无措的问另一名修女,而另一名修女盯着血拥也迟迟拿不定主意。

背着十字架的修女走到血拥身边,仔细的打量着血拥,决定试着相信她。“可爱的小家伙,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有戏!“嘿,漂亮的姐姐,我是被这个男人给骗到这个地方的,他……要吃掉我!”恐怕没有谁能拒绝这么可爱的小萝莉卖萌,眼前这个修女也一样。

“别怕,没事了,姐姐们会保护你,可以和姐姐说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吗”修女正准备把她(罪恶)的手伸向血拥的头,另一个拿捏不定的修女突然从背后抓住她,将她和血拥扯开距离。

“干嘛?”“神父刚刚说了,格杀勿论。”修女将地上一人高的十字架从地上单手拎起,展开,锋刃从十字架的夹缝间展出,整个宛若一柄银白色的巨大战斧直指血拥!

“喂!真的要这样吗?!她只是个孩子”“你犹豫了?关键时刻你还是这么不靠谱!神父说了,格杀勿论!”“我……”

血拥的瞳孔急剧收缩,她有些没搞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微漠的血光缠绕双手,情况似乎正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虽然她不想与教会为敌,但也根本不怕与教会为敌。

原本心软的修女呆呆的看了看血拥,又看了看目光冰冷的同伴,不情愿的拿起了身后的银白战斧,“这才对嘛!”

“姐姐,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为什么……”“对不起,姐姐,食言了”

被识破了???血拥难以置信又有些不知所以得看着脸上露出纠结的修女。

“你的眼里的是杀意吗。”另一个修女冷冷的说到,接着一跃而起,轻松的将近两米的十字架斧挥向血拥……

“住手!”巷口一批手持枪械的特警突然出现,“警察,立刻停手,收起武器,这次事件已经被我们接手了”

修女停下了挥向血拥的巨斧,但并没有收起她的意思。“警察?你们走开才是,灵异事件不是都交给教会处理吗?你们这些警察又过来凑什么热闹?”

“从今往后恐怕不需要了,我们也有专门的部门处理这种事情。还有刚刚你们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出手的情况我们也都全部看见了,你们教会的办事质量,恐怕我们也不会再相信了。”一个血拥熟悉到害怕的警员丝毫忌惮修女手中的巨斧,可能对于晓璇来说,那些原始的冷兵器太落后了吧。

愣在那里的血拥回过神来,就在这么一会发生的实在太多了,教会警察都来介入到这次吸血鬼骚乱当中,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你们两帮慢慢撕,我先溜了,那个正和两个修女激烈辩论的领头警员,可是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了,假如自己这个身份被她抓住……头皮发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