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竹马大人,撩够没?

竹马大人,撩够没? 第三十四章:一言不合,打!_竹林逐马

时间:2020年08月10日编辑:小蒋

“就是,不就是个破项链么。”“是啊,咱们聊天,又没说她!她比人家还激动!”“贱的呗,人家给她个项链,就当人家的狗了。”...

“我不小心的!一看就是便宜货!不小心一扯就断了!她打我一巴掌我还没跟她算账呢!”

后边的女生也帮腔的说起来。

“就是,不就是个破项链么。”

“是啊,咱们聊天,又没说她!她比人家还激动!”

“贱的呗,人家给她个项链,就当人家的狗了。”

伊琳听着这些话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好!咱俩他妈的出去好好算算这笔账!”伊琳咬着牙说完,揪着颖儿的衣服就往外走,

陈默拉住伊琳的手,其她女生都开始拉颖儿不让她出去,教室里算是拉扯开了。

“伊琳,算了,算了,别跟她们闹了,是我不好。”陈默发现伊琳是真生气了,她拉着伊琳不敢松开,一直求伊琳,

伊琳力气大,一直拽着颖儿的衣服不放,一时与她们僵持起来,伊琳气的不行,用力拉着颖儿想把她拖出教室,

颖儿弯着腰拽着自己的衣服,喊着,

突然,陈默抱住伊琳,把伊琳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啊!”陈默叫了一声,

伊琳感觉肩膀火辣的疼了一下,后背全湿了,应该是有人在后边泼了杯开水,整整一杯,滚烫的,陈默的胳膊瞬间烧红了,

伊琳松开手,推开陈默,看着陈默的胳膊被烫的通红,起泡了,

陈默哭着举着两只胳膊,伊琳感觉自己眼前红了一片,她转头往后看,是柳欣娇,她手里拿着空水杯,

柳欣娇看到伊琳看着她,她赶紧把水杯扔在地上,

伊琳的火彻底被点燃了,从刚才她就压抑着心里的怒气,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一下子所有的愤怒都翻腾而出,伊琳一脚踹在旁边的桌子上,所有人都傻了,桌子哗啦啦的倒了一片,叮叮咣咣的把所有人都拉回现实,伊琳奔着柳欣娇就去了,其她女生看着她的样子,吓得都上来拉伊琳,她们不知道伊琳有功夫,伊琳一扬手把第一个拉她的颖儿扇出好远,其她人都顿了一下,伊琳推开她们,

柳欣娇开始往后退,躲在桌子后,

伊琳踢开桌子,

柳欣娇慌着跑到另一个桌子后边,她慌了,她还记得伊琳上次的警告,

万莎莉跑过来拉伊琳,也被伊琳推开了,

伊琳一张桌子一张桌子都踢开了,

柳欣娇已经无路可退了,所有人都不敢再上前拉伊琳,

突然,伊琳感觉肩膀一痛,一只手抓住伊琳被烫伤的肩膀,伊琳刚扬起手打过去,那只手就被人抓住,伊琳回头,见柳彦硕皱着眉,抓着自她的手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应该问你妹妹!”伊琳回身指着柳欣娇,“今天谁也别想拦着我,我一定要让她尝尝教训!”说完,伊琳抽回手,

柳彦硕又抓住伊琳,伊琳烦躁还手,两个人比划了几下,伊琳一拳就往柳彦硕胸口打去,

“不要。”柳欣娇、万莎莉同时喊起来,

伊琳马上伸开手掌推了柳彦硕的胸口一下,柳彦硕往后退了两步,他虽然有功夫,但是伊琳的强项就是近身搏斗,他根本不是伊琳对手,他看见伊琳又向柳欣娇走去,他赶紧往前迈了两步超过伊琳,直接一巴掌扇在柳欣娇的脸上,又挡在伊琳面前,

伊琳看着柳彦硕突然扇了柳欣娇一巴掌,柳欣娇身子单薄被甩出去好远,趴在桌子上哭着,伊琳愣了一下,她转眼看着柳彦硕,

柳彦硕俊朗的五官因为疼痛有点扭曲,他喘着气“伊琳,我知道她不懂事,不管她做了什么,这一巴掌还给你,你还不解气就冲我来。”

伊琳盯着柳彦硕,

柳彦硕认真的看着伊琳的眼睛,挡在伊琳面前,柳彦硕捂着胸口喘着气,汗滴从他额头上滑下来,

陈默过来拉着伊琳“伊琳,我胳膊好疼,你陪我去医务室好不好。”

万莎莉过来拉着柳彦硕“彦硕,你没事吧。”

柳彦硕捂着胸口靠在身后的桌子上,喘着气“我没事。”

万莎莉转过头看着伊琳“伊琳,你一定要对自己的同学下这么重的手么!”

“不要说了。”柳彦硕拉住万莎莉,

伊琳皱眉看了眼柳彦硕,又看柳欣娇脸肿的老高趴在桌上哭着,好几个女生都在安慰她,她们都厌恶的看着自己,再看陈默的手臂烫得严重,教室里一片狼藉,桌椅板凳全都乱了,男生们进来开始抱怨着,这一切都让伊琳感到厌恶,

伊琳什么也没说,转身往教室外走去,

“伊琳。”柳彦硕语气有些急,他想跟上伊琳,可是胸口闷的喘不上气。

伊琳没理柳彦硕直接出了门。

陈默追上伊琳。

伊琳走进校园里走的很快。

陈默小跑着跟着伊琳,一句话都不敢说。

伊琳走进树林里,抓起地上的一根柳枝就往树上抽去,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陈默看着伊琳狠狠的对那棵树撒着气,她不敢管伊琳,她知道伊琳憋着气发不出来,都怪自己多事,陈默心里一阵愧疚。

手机响了,陈默忍着手臂上的疼痛接起来,伊铭问她们在哪,陈默告诉他后挂了电话,她看了看手里的项链,在阳光下两颗黑色的宝石,其中一颗上边有一丝肉眼都快察觉不到的细痕,陈默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伊琳… …”

伊琳回头看着陈默握着项链在那哭,她心一软走过来“你哭什么?胳膊疼么?”

陈默抹着眼泪摇头,“项链……好像坏了。”她捂着眼睛哭的更厉害了。

伊琳拿过陈默手里的项链,借着阳光一看,果然有一丝裂痕,她心里气的不行,那个颖儿真他妈该死!她看陈默哭的伤心,对陈默大声吼道“我问你,你什么时候爱多事起来了!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你自己要去找她们!!”

陈默哭的一时说不上话,伊琳看到伊铭从远处跑过来。

伊铭皱眉,跑过来抓住伊琳“怎么了?”

伊琳生气什么也没说,

伊铭转头看陈默在那哭的特别伤心,胳膊上都烫的起了泡了“陈默,你先别哭了,你俩怎么了?”

“我看她是想气死我!”伊琳生气的说,

伊铭拉了伊琳一下,

“陈默,你胳膊怎么回事,我们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有什么事一会儿处理完了再说行不行。”她俩一个生气着,一个哭着,都不理伊铭,伊铭无奈又拉了下伊琳,

“要去你陪她去!谁要她多事!烫着活该!下次就记住教训了!”伊琳生气的看着陈默。

陈默擦了眼泪“我是活该,她们说你坏话我就是听不下去!我就是活该想帮你!我活该怕你烫伤!我不用你们管我!你最好以后都别理我”说完转身就走,

“你!好!不理就不理!”伊琳看着她哭着走了,她自己眼睛也红了,她气的直颤,眼泪也快下来了,

伊铭看着她俩吵,都没明白怎么回事,他看伊琳忍着眼泪的样子,他摇了下伊琳的胳膊“你说你凶她干什么,明明担心她,就不能温柔一点。”

伊琳用手抹掉快滴出来的眼泪,别过头,哽咽着“她气死我了!”

伊铭看她这委屈的样子,伸手抱了下伊琳“好了,不难受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伊琳感觉肩膀一痛,她往远看了看陈默的背影,自己隔着衣服被水烫了还这么疼,陈默两条胳膊都露在外边直接被烫伤了,肯定特别疼,

伊琳擦干净眼泪,推开伊铭“那个… …你帮我去看看陈默,她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

“一起去吧。”伊铭抹了一下伊琳的眼泪,

“我不去!看到她我就生气!”伊琳倔强的别过头,

伊铭无奈的笑了“你就口是心非吧,我看你能犟到什么时候!”

“哎呀,你别啰嗦了,快点去。”伊琳推了下伊铭,

伊铭往远走了两步,转头“你在这乖乖等我,不许乱跑。”

“嗯。”伊琳答应了一声,坐在草地上,

伊铭追上走远的陈默,陈默已经不哭了,看到伊铭走到她身边,“你怎么过来了?”陈默稳着声音问,

“伊琳担心你一个人。”伊铭轻轻的说了一句,

陈默心里一暖没说什么。

“伊琳好强,嘴上也不饶人,不过她跟你生气也是在乎你,我没看她对谁这么生气过,你别跟她计较”陈默听着伊铭的话,好像这是伊铭和自己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陈默笑了笑“我知道,今天她是真的生气了,都怪我。”

“能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么?”伊铭看着陈默的胳膊。

陈默把中午的事和伊铭大概说了一下,陈默回教室早,听着那些女生议论伊琳,说得很难听,好像柳欣娇要出国去学习了,她们说都是因为伊琳勾引柳彦硕,才让柳彦硕下定决心把柳欣娇送出国,还说伊琳和伊铭两兄妹不清不楚,伤风败俗这一类的话,陈默也是一时护着伊琳就和她们理论起来,结果那些人就开始说伊琳只跟陈默好,陈默收了伊琳的礼物就攀着伊琳,现在还帮伊琳出头,那个颖儿一挥手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就把伊琳送给陈默的项链给拽开,项链掉在地上了,陈默一生气就给了颖儿一巴掌,后来伊琳进来了,发了脾气 。

伊铭听着陈默的话,心里也很厌恶那些嘴碎的女生,

“陈默,以后这些事情听到了就当没听见,流言就是流言,你不信它就是假的,你信了她就是真的。”

陈默点了点头,

“不过还是谢谢你保护伊琳,把自己烫成这样,很疼吧。”伊铭对着陈默微笑了一下,

陈默看着伊铭的笑容,伊铭第一次对她笑,温暖的让她忘了手臂上的痛,

“你说伊琳送你的项链断了?”伊铭看着陈默。

“嗯,好可惜,我特别喜欢这个项链,很特别,伊琳说只有一条,她可能也因为这个才生了那么大的气。”

“给我看看。”伊铭伸手,

陈默把吊坠放在伊铭手里,伊铭拿起来看了一眼“先交给我吧,过几天还给你一个完整的。”

“真的!真的能修好么?”陈默眼里放出光芒。

“嗯。”伊铭勾了下嘴角,

陈默包扎完,伊铭送陈默回教室,到了门口,伊铭问陈默“你自己回来行么?要不下午的课不要上了。”

陈默摇头“算了吧,没事,让伊琳静一静吧,估计她还生我的气呢!”

伊铭笑了“她可没有那么小心眼,就是嘴上不饶人,心不坏。”

“这我当然知道!”陈默看着伊铭,他好像对自己好了很多,以前都不笑,今天好像一直在对自己笑,真的是帅的不要命,陈默感觉自己的脸比胳膊上烧的更厉害了,

万莎莉看到伊铭和陈默站在门口,伊铭竟然对着陈默笑的那么暖,她的心颤了一下,伊铭平时对谁都是冷冷的,怎么今天对陈默那么好了,万莎莉调整了下心情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