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修仙之极品夫君

修仙之极品夫君 第十章 结束_右边空白

时间:2020年07月10日编辑:李宓儿

“妈,现在什么时候了。”边将碗递给连清边问着。“昨天你是深夜被小卿送来的,现在中午了。”“什么,我这次醒得这么快!”听见自己居然比以前要醒的快,不免有些吃惊。...

“嗯,唔。”窗外的阳光落在蓝色的条纹被上,照射在脸上的光芒使得女孩的脸颊更加的苍白,刺眼的阳光唤醒了睡梦中的女孩。与此同时,房间的门也打开了。

“雪儿,你起来了,感觉怎么样了?”看见女孩醒来,连清连忙看看衣雪的情况,又是把脉又是输灵力,“好了,这次还多亏小卿,拿出了当家人才有的雪莹丸给你服下,才将你的气脉调整了过来,要不然你这一急火攻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好。”说着,将旁边的中药端给了衣雪,看到黑糊糊的药,衣雪皱了皱眉,但还是接过了药,忍着要吐的劲喝了下去。

“妈,现在什么时候了。”边将碗递给连清边问着。

“昨天你是深夜被小卿送来的,现在中午了。”

“什么,我这次醒得这么快!”听见自己居然比以前要醒的快,不免有些吃惊。

看见女儿吃惊的样子,连清不禁笑了笑,其实,她自己也以为衣雪会过几天才会醒来,没想到这次醒得这么快,“呵呵,能不快吗!小卿家雪莹丸可是九九八十一种稀有草药,然后又叫了神位段的炼药师配制的,而且这药丸的功效极大,你服下以后,气脉都稳了不少,这次啊,你可得好好向小卿道谢一下,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你的未婚夫。”

衣雪自然是知道慕容家的药丸是多么的珍贵,每一年,灵力大赛只有一位获胜者,而获胜者的奖品就是慕容家的一粒低级段位的药丸,千百人的比赛只为一粒提升灵力的药丸,是何等的严酷,想想慕容卿为自己随随便便就拿出这么一粒药丸,想来他可以也是不容易的,看在他就过自己的份上,看来自己这一次得好好谢谢他一顿。“妈,那慕容卿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你傻了,今天可是上学日,小卿他自然是在学校上班了,不然要他陪着你不去学校吗?”

听见自家老妈这么调戏自己,衣雪不免有些害羞,“妈,你说什么呢?”“你不知道我平时就不怎么好好上学,能记得今天是星期几吗?真是的,好啦好啦,我要起床了,你起来吧,压着我的被子了。”

“是是是,我家女儿不好意思了,老妈我呀,也不再继续逗你了。你是要去学校吗?”

“嗯,我在学校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呢,我得回去安排一下,要不然被别人说我做事不认真什么的。”

“好吧,虽然你现在身体是好了不少,但是也得注意休息,你自己看着点,你等会啊,把妈妈做的饭菜给小卿送去吧!我看他昨天送你回来就一直守着你一夜,什么都没有吃,也不知道那孩子早上去学校的时候记得吃早餐了吗?”

“什么,他守了一夜!”衣雪急忙穿好衣服,“妈,东西呢,我给他拿去,看他那样,我猜他可能早上都没有吃早餐。”

“呼呼,你知道人家没吃啊,担心人家小卿就直说嘛,何必这样呢,哎,我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含蓄了。”

“哼,不和你说了,越说越乱,走了”说完急急忙忙的就出了门。

呵呵,这个孩子,真是的,可能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小卿,不过,不管怎样,希望她不要再走上像上一次那样的道路。也不知道,衣雪现在的记忆怎么样,那件事情使衣雪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虽然是一部分,确实无比的痛苦的经历,如果可以,希望这孩子永远都不要想起来。

……

到了学校,已经是下午第一节课,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在上课,医务室现在没有什么人,衣雪走到医务室,敲了敲门,没有人开。奇怪,难道没有人?那现在他去哪了?看着手里拿的便当,也不好放在门口,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衣雪拿出了一根铁丝,在门锁上捣鼓了几下,把门打开了,进了门,看看里面,没有发现什么工作的人,看来,是真没人。衣雪还想到小星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没有什么空闲去找慕容卿了,将便当放在桌子上以后,乘着没人出了门,把门锁上,看不出一点痕迹。

好了,现在得去找幕后主使人去了。衣雪在第二节课,回到了教室,看见小星在教室里和别人正打得火热,“小星。”

听见有人叫自己,小星回头一看,“呀!衣雪,你怎么现在才来,下午就两节课,你这节课来干嘛,早上也没有来上课,要是我啊,就今天一天都不来了。”

“你当我是你啊。”

“呵呵,开玩笑,对了,你不是生病了吗?怎么来学校了?”

“生病?”

“对啊,今天早上医务室的那个帅哥校医来我们班,帮你请了假。”小星说着这话时,衣雪感到一阵一阵的心毛。

“嘿嘿,说说,怎么回事,你和那个校医有一腿吗?”

“哎呀。什么啊,只是碰巧,我们不说这个,你怎么这会能在教室,我不是听说你去办公室,再怎么的你也得回家两天吗?怎么看你现在没什么事呢?”

“啊,我也不知道,本来我是要回家的,可是后来说什么我们学校的校长出面说了啥,我就回来了。”

“哦。好吧,看到你没事,我也放心了,我回去了。”

“啊,你不上课了。”

“不上了,反正就一节就回家了。我为什么要待着必须上这一节课呢。”衣雪向小星摆了一个不关我的事的手势。把小星气得不要不要的。

怎么回事,是谁把这件事情摆平了。难道是慕容卿?

想着想着,衣雪走到了高年级的班级。

“喂,哥们,外面那个女生,不是你手机屏幕的人吗?”和宇珩玩得比较好的一个同学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宇珩本来是背对窗户的,听见自己朋友问的话,转身看了看窗外。就看见正在想事情的衣雪,眼见衣雪就要撞上墙柱,宇珩神速一般,跑出了教室,正在想事情的衣雪,走着走着,撞上了一个人,“对不起。”衣雪急忙道歉,还未抬头,就听见有人的笑声,“小傻瓜,走路不看路吗?”

“我看的,只是偶尔会大发呆而已。”

“好啦,看你这呆样,你不是在家吗?怎么来学校了,对了,小星,那件事情,我很抱歉,不过我已经处理好了,我也和我妈咪说了,让她以后不要打扰你们的生活,你放心吧!”

“什么,小星的事,是你处理的。”本来以为是慕容卿,没想到居然是始作俑者先行处理了,这是出乎意料的事,不过想到只要小星没事,谁处理的都无所谓了。“谢谢你,宇珩哥,不过我觉得只要我和你有联系,你的妈咪就不会放过我们,因此,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少联系的好,毕竟我们现在的关系很尴尬,不是吗?”

无情冷漠的话语划过宇珩的心底,透着一阵阵的凄凉,“好吧。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做朋友。”扬起苦涩的微笑,宇珩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

“那,就这样吧,再次对你说声谢谢,再见。”

“再见。”

衣雪越过宇珩,头也不回的走了,宇珩却无法做出任何挽留,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一刻,已经成为一个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