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神秘帝少欺上头

神秘帝少欺上头 第31章 怜悯才对_白金锦鲤

时间:2020年04月06日编辑:李宓儿

王蕾举起自己的手,像是要给沈丹展示肌肉,“你看我,我可是练过的。”沈丹被王蕾逗笑了。王蕾:“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不也是,拿着东西就砸,都砸出血来了,好歹我还只砸出来一个手。”

沈丹笑着,“你没事就好。”

沈丹,“怎么你没打电话?”

王蕾想起来电话里面那个女人的声音,随后看着沈丹,扬嘴一笑,“我看打电话给别人,他过来救你还要赶过来,这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吗?还是我直接去救你来的快。”

是没有联系冯映杰,还是没有联系上冯映杰?沈丹顿了。

王蕾举起自己的手,像是要给沈丹展示肌肉,“你看我,我可是练过的。”

沈丹被王蕾逗笑了。

王蕾:“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沈丹:“自首。”

王蕾因为听错了,“你说什么?”

“自首。”

沈丹确定的点头。

“我们真的要去吗?”王蕾有些心虚,“我可是好学生,没有进过派出所的,难道我失业,还要坐牢,我可是会被我爸妈打死的。”

沈丹拉着王蕾,“相信我。”

清城离得派出所很近,走几步就到了,沈丹到派出所的时候。那里的片警正打算出警,因为他们接到报警,有人被袭击了。

沈丹:“不用出警了,你们要抓的人来自首了。”

沈丹带着王蕾就坐了下来。

报警的人说,是二个恶妇,拿着啤酒瓶子就打算砸人。

但是,来自首的人,却是二个看起来很乖巧的女大学生。而且沈丹的头发还有些凌乱,手腕上也有红色的抓痕。

做咨询的女警察探出来个脑袋,“你们是来报警的?还是来自首的?”

沈丹改了口供,“我们是来自首的,顺带报警。”

“我们的上司在一个清城的包厢里,试图对我们做不轨的事情。”

沈丹眼神清澈而确定,既不想被欺负的,也不像是诬陷别人的。倒像是个律师,来协商的。

女警察:“可是……可是我们接到的电话报警,是恶……恶妇……莫名袭击……”女警察说到半路,只好向着后面的人求救。

只见坐着的人,竟然是徐靖阳。徐靖阳穿着一身黑色的法院制服,虽然这衣服不是西装,但是穿在徐靖阳的身上,倒是比西装还要挺拔。

徐靖阳为什么会在这里?身前还摆着一沓的档案,难道是来视察工作的?

徐靖阳平静的看着沈丹,与沈丹对视了一眼,那个黑色的眼睛中像是一潭深深的幽水,看不到底,像是能够把沈丹完全给吸进去。

“部长,我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您见怪了。”

“警察局不是你们可以开玩笑的地方。”

女警察起身:“报假案要被拘留的哦。”

“我送你们出去。”

女警察请着沈丹和王蕾,但是沈丹不听,站在原地。王蕾有些害怕的躲到了沈丹的身后,“我们没有抱假案,是真的……”

沈丹:“我们是来报案的,也是来自首的。不是假案,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们应该受理。”

沈丹显然不打算见好就收,“胡闹。”

局长显然生气了,但是当着徐靖阳的面,又不敢直接生气,只得压着怒火。

“请将这二个学生赶出去。”

女警察的语气强硬了起来,连带这好几个警察一起围了起来沈丹,“请吧。”

“既然已经来报案了,就应该好好查案,不管到底是不是假案,查一查自然就知道了,正好我旁听。”徐靖阳说完,又低下了头,继续查档案。

既然徐靖阳都已经开口了,警察局自然不能不管,但是这显然是一场民事纠纷,警察也不好进行查办,只好协商。

女警察:“小姑娘,到底发生什么了?你说来听一听吧。”

沈丹将主任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但是隐去了主任是个惯犯的事情,只是稍有暗示。

女警察颇有些为难,“那照你这么说,你来自首什么?”

“我打了人。”

局长:“这是你的正当防卫,不需要自首。”

沈丹:“但是大家不都不这样以为吗?”

在场的人,不一定不相信,但是必定不想对铂金电视台的高管下手,而且还是有层层关系,错综复杂在里面的。

局长点头,“确实有人说,你们不是正当防卫,而是蓄意而为。你又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你们各执一词,并且并无直接性证据,也无第三方证人。并且是没有刑事犯罪,所以我们无法构成立案。你们……”

局长还是想推脱,铂金电视台这个叫做老三的主任,其实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清城也是常常都有年轻的女孩子跑出来报警。

但是最后的结果,大都是一些钱就和解了。

女警察:“你们可以内部协商”。

“诱拐怎么不算犯罪?即便没有构成刑事犯罪,但是是犯罪未遂,也得立案。”

徐靖阳往后坐了坐,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沈丹,然后起身。

“我来给你办案。”

徐靖阳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站直,“直言不讳,但说无妨。”

沈丹也不客气,照着同样的起因经过又说了一遍。徐靖阳的问题却不一样了,“你为什么要来报警?你想过后果没有?”

什么意思?

“想过。”

“若是承受不起呢?铂金电视台的上面的人,要是保住你要告的人呢?你拉他拉不下马,结果自己翻车了呢?”

沈丹哪里还能有什么顾忌?沈丹平静的小脸,说出了一句泼妇一样的话。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谁又能怕谁?

看着沈丹这认真的模样,徐靖阳倒是笑了起来,徐靖阳很少笑,他是徐家的长子,也是为父为子的人。平常都是一副严肃并且认真的模样,但是沈丹不得不说,徐靖阳笑起来,比徐怀安好看多了。

这样一看,倒是二人根本就不相像。

徐靖阳:“好,既然这件事情如你所说,我就受理了。”

局长起身,“部长,这恐怕不好吧。”

徐靖阳比那局长高出了一个脑袋,低着脑袋看着局长的眼神,满是威严。“办案一定要仔细,这件事情我就经手了。”

“不敢不敢,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查这个案子,还请部长放心,一定不会有任何错案,任何犯罪之人,得不到惩罚。”

徐靖阳:“是吗?”

那局长连带这整个警察局的人,都在承诺,只道是:“是是是。”

徐靖阳对此颇为的满意,带着身后的一个小队人马离开了,只与身旁的助理道:“跟进。”

局长送了徐靖阳离开,看着沈丹那倔强的小脸,“小姑娘,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并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必须要你们替我受理。”

“部长都开口说话了,能够不受理吗?”

局长:“那是香城的司法部长,你知道这官衔多大吗?”

沈丹自然知道,倒是那王蕾听了开心的很,“真的吗?他说了会替我们查案,就一定会替我们查案吧,这样我们就能够……”

“不要盲目乐观,那是香城司法部长,只手遮天的司法部长,不仅如此,你们要报警的那个老三,就是他的表姐夫你知道吗?”

沈丹捋了捋这里面的关系,“苏家的女婿?”

局长看着沈丹:“你也知道,所谓民不与官斗,贫不与富斗,你可是知道你今天……”

沈丹:“想必苏家也不想要这样的女婿吧,徐家是可以在香城遮天,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徐靖阳也会在香城只手遮天。再者,这么多人想要遮天,又怎么那么容易就被遮住呢?”

局长看着沈丹就像是一根韧带,怎么掰,都会给弹回去。

沈丹:“我是香城大学的学生,我的老师是徐靖阳。”

沈丹抬起头看着局长,只能将徐靖阳的名头搬出来,一头压一头,“秉公处理怎么样?”

王蕾看着沈丹的气势,似乎是早就有所准备。

局长看着沈丹,颇有些为难,“自然得秉公处理。”

拉着沈丹,“昨天那个就是徐靖阳?”

“传说中的徐二公子?”

王蕾吃惊着,“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将主任拉下马了?”

别说是拉下马,那主任迟早的都不会放过沈丹的,“就算是不拉下马,也得让他收敛着,不敢动作。”

局长看着沈丹没有办法,“你可是有证据,他们有钱有权,可是会买人证物证的。届时你们……”

局长递给沈丹一个文件,“这是他们报案准备的证据。”

竟然准备的如此之快,这倒是出乎了沈丹的意料。

到底是害怕事情闹出去,被外面的媒体和苏家知道,所以将锅都推到了沈丹的身上。

上面是ALLA的口供,沈丹作为一个实习生,..上司。还有清城几个服务人员的口供,甚至沈丹还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霞子,那个和安源一起值班的女生。

还有沈丹打了人的酒瓶,以及王蕾事先准备好的木棍。

“你们有早就准备好的道具,这算蓄意。”

局长又翻到了后面一页,上面是伤情鉴定。

明明只是碰了头,砸了手。顶多是砸伤,或者是砸青了。竟然被记成了骨折,和头骨损伤,以及重度的脑震荡,构成了伤残证明。

王蕾不敢相信,“这是假的,作假的医疗证明。”

但是上面有公章,局长看着沈丹,“但是这是证据。”

局长看着沈丹,“现在协商,还来得及的。”

局长:“你有证据吗?”

沈丹好似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顶多构成一个伤害罪,我还自首,从轻处理。”

局长拿着沈丹没办法,“你就在这里待着吧,给我你监护人的电话,我让他们给你保释。”

沈丹咬着牙,“我已经成年了,没有监护人。”

王蕾凑出来脑袋,“我也是。”

“竟然你们要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你们就在里面过夜吧。”

局长起身,也是心疼二个女孩子,也拿她们没有办法,“保释人电话。”

沈丹想开口说出冯映杰的电话,但是刚说出来三个数字,便换了徐靖阳的号码。倒是沈丹没有想到,她对冯映杰的电话,记得如此的清楚,倒背如流。

王蕾支支吾吾的,说出来她父母的电话。

局长交给那女警察,便叫了女警察去打电话,沈丹看着那拨通的徐靖昭的电话,好似还在于女警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