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神探萌妃

神探萌妃 第五十三章 威胁_小绣儿

时间:2020年11月05日编辑:陈伟华

少年一时身体失调,整个人就这么向前跪倒去。徐卫被楚芸清那迅猛的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松了拽着那少年的手。楚芸清伸手,将那少年的脸推到那婢女面前。少年只是看了那婢女一眼,就立即将眼神瞥向一边。...

“过去看看吧!”她伸手一把拽过那少年,就往那婢女面前丢。

少年惊呼一声,喊了一声:“不要!”

楚芸清可不管他,双手揪着那少年的衣后领子,抬脚在他叫后端踹了一脚。

少年一时身体失调,整个人就这么向前跪倒去。

徐卫被楚芸清那迅猛的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松了拽着那少年的手。

楚芸清伸手,将那少年的脸推到那婢女面前。少年只是看了那婢女一眼,就立即将眼神瞥向一边。

“我告诉你!若是这人今日死了!便是你们兄弟二人,加上那个内应害死的!你们就是杀人凶手。”楚芸清语气不善,满是责备之色。

“不是!她不是我打的!是那个泼妇!”少年红着眼,恼怒的回头瞪着楚芸清。

“是!若不是你们预谋偷盗,她便不会如此。你们才是真正害她如此的凶手!”楚芸清厉声逼迫道。

少年看着那奄奄一息的婢女,心下也有些害怕。可良心与私心在他心里不停的拉锯着,他有些心慌。仰头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恼怒道:“是她自己倒霉!我们没要害她,是她自己撞上的,与我们无关!要怪……也只得怪她命该如此!”

“命该如此?”听到这四个字,楚芸清顿时只感心头怒火猛窜。

“好一个命该如此!”楚芸清突地抬脚,狠狠踹向那少年后背,直接将他踹得扑倒在地。她一脚踩着那少年后背,回头瞥见徐卫腰间别着的佩剑,立即伸手将那剑身从剑鞘里拔了出来。

‘噹’的一下,锋利的剑尖就指在了那少年脖子上。楚芸清一手握着剑,随而收了腿,弯腰伸手将那少年从地上拉扯起来,她咬牙问:“若我今日在这儿杀了你,那也是你命该如此喽?”

“你……”少年一听,面色当即大变。他本还一直嘴硬,可看着脖子上那亮晃晃的剑刃,心里却是慌了。

他哆嗦着,咬牙没有吭声。

楚芸清见他不说话,冷笑了一下,她松开拽着那少年的手,却依旧用剑尖指着他。

她站直身体,看向身后站着的十来个婢女随从,冷冷道:“我知晓内应就在你们中间,现在若是自己乖乖站出来,我便放了这少年!”

她的视线,在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默了一会儿,才又继续道:“若是不出来!我便斩了这小子一只手,看他以后……还要如何偷盗!”

“这……”楚芸清话一出,那下人婢女立即交头接耳起来。可唯独有一位婢女,却是僵僵的站在那儿,因为低着头也看不清她脸上神情。

楚芸清这话说完,站在她身后的徐卫也吓了一跳。瞪大着双眼,有些惊恐的看着比他矮了半截头,身上还隐隐有异香传出的男子。

楚芸清等了等,依旧不见有人从队伍中站出来。她冷笑一声,扬声道:“不出来是吧!那行……今日小爷我,就给你们晚膳——添个凤爪!”

一声怒吼,楚芸清高高举起剑身,就要吵那少年手腕上砍。

所有人都惊得全身寒毛直竖,有害怕的更是侧过一边,捂住了自己的眼。

“噹——”一声脆响,剑被楚芸清稳稳插在了少年身旁的地上。空气中也没有血液飞溅,更没有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喂!”楚芸清抬脚,轻轻踢了跪在地上,已经吓得面色发青的少年一下。

少年睁眼,却发现自己的手,还好好的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愣然。

他回头看向楚芸清,似乎在好奇,她为什么没有砍他手。

“你这妹妹……倒也还真是铁石心肠啊!你这么护着她,我都要砍你手了……她居然都不救你!”楚芸清蹲下身,好笑的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

少年狠狠瞪了楚芸清一眼,抬眸眼神却很是复杂的,看向不远处的某个婢女。

楚芸清拍了拍那少年的胸口,压低声音靠近他,提醒着:“行了!别看了!再看瞎子都知道,谁是你的内应了!”

“你……你诈我!”少年后知后觉,这才回神愤然的看着楚芸清。

楚芸清耸耸肩,从地上站了起来。捡起地上插着的剑,楚芸清笑着将其还给了徐卫。她看得出,此时这队伍里,身份最高的,应该就是他了!

不过她觉得这徐卫还挺有意思的!她在这嚷嚷半天,他竟然也不阻止,竟由着她在这儿闹腾。

“我不是诈你!只不过是想要确定一下罢了!走吧!”楚芸清伸手,将那少年从地上给拉了起来。

少年猛的一甩,将楚芸清的手给甩开。

楚芸清无所谓的笑笑,回头对那徐卫道:“少年顽劣,徐公子刚刚在抓他时,另一个同伙是和反应?”

徐卫愣了愣神,想了会儿才道:“似是很担忧。”

“那……可有跑远了,却又往回头走?”楚芸清又问。

徐卫这次想也没想,点了点头:“有!”

“哦!”问到这,楚芸清点点头,瞥了那少年一眼笑道:“看来你与这妹妹感情不怎样,倒和那哥哥感情不错呀!”

“哼!”少年又是横了楚芸清一眼,别过头不看他。

楚芸清摆摆手,突然想起自己这茶水钱还没付。于是踱着步子走回自己的桌前,又坐了下来。

徐卫和其他人,被楚芸清这一举动,霎时弄得有些懵了。不知道她这说得好好的,突然怎么一言不发的又坐下来吃东西了!

徐卫拉过那少年,一同走到楚芸清桌前,抱拳道:“先生刚刚说……要帮忙找锦盒!不知道……是要如何将那锦盒找回呢?”

“放心吧!那锦盒不用找……”楚芸清端了杯茶放在嘴边小小喝了一口,可耽搁了这么久,那茶水都已经凉了。

“啊?”徐卫纳闷了,心想这锦盒不用找,难不成自己还会回来不成。

谁成想,楚芸清下一句话就是:“那锦盒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回来的!你只需要……将这小子给看好了就行!”

“先生的意思是……”徐卫微微一怔,诧异的看向楚芸清。

楚芸清看着他的眼,点了点头。“这小子的哥哥,会回来救他!”

“哼!”少年冷哼一声,显然对楚芸清的话很是不屑。

楚芸清抿了口水,仰头对立面的小姑娘韩到哦:“老板!将我把这馒头和小菜包好,我带着路上吃!”

“好的!请稍等……”立面传来那小姑娘利落的答应声。

没过一会儿,那姑娘就出来了,手上还拿着三张大小不一的油纸。动作甚是利索的将桌上的东西给打包好,递给楚芸清时说道:“一共十二文!诚惠!”

左手拿着油纸包,右手则是伸到楚芸清面前要钱。

楚芸清接过油纸包,伸手从怀里利落的拿了钱递给那小姑娘。

楚芸清注意到,自己在将钱递给那小姑娘的时候,旁边这少年的眼睛都险些绿了。

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心里骂了一句:还真是个小财奴啊!

将钱给了那小姑娘,楚芸清拿过纸包转身就欲走。

徐卫一见急了,立即上前挡在面前。

“先生不是说,要帮忙找锦盒吗?怎么这就要走了?”

“不是说了……这小子的兄弟,会将锦盒送回的吗?”楚芸清无奈,却也只得停下来,同那徐卫解释。

徐卫不悦道:“那都是先生猜测!先生既然答应找回锦盒,那要走,也等锦盒找回来再走吧!”

他这意思十分明显,楚芸清若是不马上找回锦盒,那她现在就别想走。

“哎……真是怕了你们了!”盯着徐卫看了一阵,楚芸清无奈,最终还是妥协了。

她将油纸包提在手上,朝徐卫挥了挥手。

“行了!跟我来吧!”说完,她转身朝队伍来时的方向走去。

徐卫心下疑惑,却也还是拽着那少年,跟了过去。

楚芸清在经过那群婢女身旁时,侧眸盯着其中一个脸蛋略微偏瘦,身形中等模样,在婢女中算是上等好看的婢女看了一眼。

那婢女对上楚芸清的眼神,立即像是触了火一般的别开了眼。

“呵!”楚芸清轻笑一声,视线就从她身上挪开。然后带着越过队伍,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一路沿着原路返回,楚芸清问徐卫。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锦盒不见了的?出城之后,可有在何处停歇过?”

徐卫想了想才说:“约莫半个时辰前,表小姐发现不见了的。出城之后,中途……并未停歇过。”

“哦?”马车没有停歇过,这倒是叫楚芸清有些为难的。她还以为那婢女,应该是趁着车队停歇的时候,才将从表小姐那儿偷来的锦盒,给藏起来了呢!

可徐卫说没有,那么那婢女正常应该是没有时间,找地方将锦盒藏起来的。除非……她是借口其他的事情,中途有掉队过。

因为只是个人掉队,其他的人并不会发觉。半个时辰之前发现锦盒不见,那对姑侄俩应该立刻就找人搜身了。

所以东西不在人身上,半个时辰之前发现的。

那很有可能,那锦盒应在离着半个时辰的车程之外,就已经被藏好了!

婢女找了人在这接应,应该只是传递消息。她依旧待在队伍里前行,兄弟两个就去她所提供的的地方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