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流氓娘亲腹黑娃

流氓娘亲腹黑娃 第十七章 捡个美男_拉拉兔

时间:2020年11月05日编辑:实习生

这天,宛凝竹的马车在一处略显偏僻的官道上驾车驰骋。这个时间段正是秋收正忙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基本是很少的。毕竟这个年代还是以农业为主,而且没有什么机械设备,全凭人工操作,其效率可见一般。所以,整个秋收的持续时间是非常长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地主和农户们基本都在田地里忙碌,能在这个时间还在官道上来回窜来窜去的,除了经商的大概就是走亲靠友的,当然也包括宛凝竹这种闲的蛋疼,目标是带着儿子吃遍天下美食的烧包母亲。突然前面露面上黑压压一片,不知道躺了些什么东西。宛凝竹驾车朝着那边快速的赶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横七竖八的人体躺在露面上,地面上泥土不少地方被深红色的血迹覆盖。猜都不用猜,肯定这里发生械斗了,现在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这个冷慕双自从出现过这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宛凝竹甚至都以为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人家纯粹就是路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呢?

在这个地方停留了三天,稍微做了个休整之后,宛凝竹继续雇了个马车,带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打算继续赶路。

这天,宛凝竹的马车在一处略显偏僻的官道上驾车驰骋。这个时间段正是秋收正忙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基本是很少的。毕竟这个年代还是以农业为主,而且没有什么机械设备,全凭人工操作,其效率可见一般。所以,整个秋收的持续时间是非常长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地主和农户们基本都在田地里忙碌,能在这个时间还在官道上来回窜来窜去的,除了经商的大概就是走亲靠友的,当然也包括宛凝竹这种闲的蛋疼,目标是带着儿子吃遍天下美食的烧包母亲。

突然前面露面上黑压压一片,不知道躺了些什么东西。宛凝竹驾车朝着那边快速的赶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横七竖八的人体躺在露面上,地面上泥土不少地方被深红色的血迹覆盖。猜都不用猜,肯定这里发生械斗了,现在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天宝天贝,你们都在马车里,不许下来,我去看看。”宛凝竹回头对车厢里正在捧着新鲜采摘的苹果啃的非常哈皮的儿子说道。

“唔唔,娘亲,小心危险哦!”宛天宝宛天贝笑眯眯的对自己的娘亲说道,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对自己的娘亲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只要自己想吃的东西,不管多难,娘亲都会最大化的满足自己。娘亲真棒,娘亲真好!世上只有娘亲好!有娘的孩子像块宝!

“小鬼头!”宛凝竹笑骂一句,跳下马车,将马栓在了路边的一颗大树上,提着裙子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一阵风过,阵阵血腥气传来,宛凝竹眉头一皱,这个战斗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刻钟了,地上的血迹已经开始凝结了。

蹲下身体,在那些人的鼻子下轻轻一试,这些人早就没了呼吸了,看来是死的都差不多了。

细细一打量,这些人都穿着寻常百姓的衣服,可是宛凝竹却绝对不会认为他们就真的是寻常百姓。寻常百姓的虎口处,怎么会有常年握刀才有的老茧?

自己生前的虎口也是老茧不断的,多年的训练长出来的老茧,不是说退就能退的。

看起来,又是什么江湖纷争。切,管自己鸟事?懒得管这些。

宛凝竹刚要抬腿离开,眼睛的余光一下子瞟到了自己脚边的一个男人的胸口位置,看那里鼓鼓囊囊的,说不定有什么宝贝呢?

宛凝竹贼笑连连,蹲下身来,完全不客气的伸手就掏对方的胸口。

喂喂喂,宛凝竹啊宛凝竹,你虽然穿越过来已经是孩子的娘,你在前世可没跟男人有过什么亲昵举动啊!不过你好色的本质倒是一点都没改变啊。

宛凝竹双手非常熟练的伸进那个男人的胸口,里里外外都摸了个干干净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果然,宛凝竹一下子摸到了一大把的银锭。

发财了,发财了!

宛凝竹眼前顿时一亮,喜不自胜的将这个被自己占尽便宜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踹到一边,继续摸下一个男人的胸口。

坐在马车里看着外面一切的两个孩子,一副大人的模样讨论着自己的见解。

宛天宝对自己的弟弟说道:“天贝,你看,其实娘亲也是喜欢馒头的,你看,娘亲每次摸到那些叔叔们的馒头,娘亲的眼睛都是放光的!可见,那些姐姐们的馒头想必也是香喷喷,软绵绵,热乎乎的。”

宛天贝皱着小眉头说道:“可是哥哥,为什么娘亲不喜欢摸姐姐们大大的馒头,却喜欢叔叔们小小的馒头呢?”

宛天宝狠狠敲了一下宛天贝的脑袋,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笨蛋!娘亲自己已经有大馒头了,自然就不喜欢大馒头了,所以自然要去摸小馒头了!天贝,不过有一点我终于想明白了!”

“什么想明白了?”宛天贝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那就是,我们喜欢馒头的特质一定是遗传自娘亲的!”宛天宝自信的回答道。

“噗……”马车顶上某个位置,终于发出一声实在是憋不住的笑声,可惜笑声很低,所以别人谁都没听到。

宛凝竹更听不到了,此时此刻的某个不良女,现在眼里就全剩下银子了。

还真别说,这些人身上居然还带着不少的宝贝,除了银子,银票之外,还有一些首饰之类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诸如暗器,书信之类的宝贝。不过这些东西在宛凝竹眼里根本没用,她只是要钱而已。要知道,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走南闯北的,吃喝拉撒睡,那样不要钱啊?所以,银子啊银子,我的亲爱的,都给我乖乖的来到我的怀中吧!

就在宛凝竹摸到最后一个男人的时候,手指刚刚摸进对方的胸口,宛凝竹突然一下子呆住了。

胸口还是热的?手指熟练的解开对方的上衣口子,将他的整个胸膛彻底的暴露在阳光之下,手指轻轻的搭在动脉的位置,手指下是轻微的颤动。这个人还没死透?

马车里的宛天宝兴奋的对宛天贝说道:“天贝,你看你看那,娘亲是不是很喜欢那个叔叔的小馒头?娘亲都把他的衣服给撕开了,我们一定要向娘亲好好学习,将来遇着有大馒头的姐姐,我们也要这么做!”

“可是哥哥,娘亲不是说了吗?让我们长大之后再找小妹妹的馒头么?”宛天贝天真的反驳。

宛天宝泄气的说道:“是啊是啊,我怎么给忘了!娘亲那么厉害,我们可不能让娘亲生气了!不如下次,我们就跟那些有大馒头的姐姐商量商量,不让娘亲知道就好了!”

这是神马母子啊!

“唔……”被宛凝竹扒光了衣服的男人,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音,看来刚才还真的没死透,现在缓过劲儿来了。

宛凝竹抱着手臂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身上除了一堆信封之外竟然一文钱都没有?!

“姑娘!救……”男人似乎也发现了蹲在自己面前的宛凝竹,蒙着面的脸上是痛苦的表情。

“想让我救你吗?可以啊!掏钱!”宛凝竹一副大言不惭的表情,右手手心向上,一副有钱好办事的标准纨绔表情。

“好说。”男人痛苦的皱皱眉头。

宛凝竹一听有钱赚,顿时眼前一亮,好不客气的将男人彻底翻了个身,从对方的身上撕下一块衣服,将他的后背上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好了,我给你包扎过了,钱拿来!”宛凝竹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

我了个擦!就是简单撕块布包起来也算是治疗了?你丫的也太会赚钱了吧?

男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痛苦了,宛凝竹眼睛转了转,伸手轻轻将男人脸上的面罩一拉,眼睛唰的瞪个滚圆!

我滴个神仙姐姐啊!是气质美男?

而显然,气质美男似乎根本没有认出宛凝竹来。不管是那天在客栈的第一次相遇,还是另一天在大树下的仓皇碰面,这个气质美男似乎压根从来都没有把宛凝竹看在眼里?

宛凝竹想通这一点,心里顿时有些愤愤不平。姑奶奶我就算不是倾国倾城貌美如花,好歹也是小家碧玉,纯良淑德吧?

咳咳,其实,姑娘,您实在是太自爱了!

“救你可以,我有一个条件。”宛凝竹双手一抱手臂,笑容诡谲。

“请说。”男人的忍耐似乎已经濒临极限了,说出这两个字,就已经再也没有力气了。

“简单的很,你欠我三个条件。”宛凝竹自说自话,也不客气,将男人狠狠一甩,甩到了自己的肩膀之上,居然就这么大步朝着自己的马车走了过去。

“儿子们,把马车腾出个地方来!”宛凝竹豪气万丈的将气质美男丝毫没气质的甩进了马车之中。

“娘亲,您这是给我们捡了个爹爹吗?”宛天宝宛天贝童言无忌,张口就来。

谁知道刚才还垂涎人家美色的宛凝竹竟然鼻子一歪,牛气哄哄的说道:“你们娘亲我看上他的美色,是他的福气,可是要做你们的爹,那可必须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人才才有这个资格!儿子们,坐好了,我们要启程了!”

气质美男被宛凝竹这么一摔,彻底的昏死了过去,哪里听的到宛凝竹刚才的那番慷慨陈词?

宛凝竹驾着马车,昂扬前去。就在马车离开后不久,一个身影从树顶之上飘然落下,银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银色的眼眸闪烁着异样的光泽。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蓝寒烟。

蓝寒烟手里的罗盘,眉宇间一阵踌躇,自言自语的说道:“真的好奇怪,为什么每次的卦象指向的人都是她,但是无论从哪点推断,她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呢?难道说,这个卦象有误?”

思忖片刻,蓝寒烟眉宇间多了一丝的坚定,大步朝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