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挂名王妃实名帝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30日

《挂名王妃实名帝》精彩章节目录_漫时光小说免费阅读

挂名王妃实名帝

作者:漫时光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李瑾容一朝失势从高高在上的太子被贬为镇守北荒之地的靖王。拖着个残废身子吊着口气阴差阳错娶了魂穿而来的江洛歌。本以为今生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却不成想那女人偏偏不得他愿,请神医,治水源,开扩土,建家园,救百姓。一个挂名王妃把他一个王爷的该做的事都给办了。把一个荒无人烟的封城建造成一处繁华胜地。名声传入了京城的耳目里,一纸文书将他召回京城。那女人却选择丢给她一份和离书。让他履行当初的承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洛歌忽视了马夫的搀扶,动作利落的跳下了马车,由着下人的领进,入了丞相府邸。

路过庭院的时候,碰见了迎面走来的满面笑意的丞相夫人。

“伯母”江洛歌规矩的行礼。

江夫人笑意盈盈的将江洛歌扶起来“都是自家人,不必见外。几年未见,洛歌越发的出落大方了。当年茉儿不懂事,怕在府里怠慢了你,便送你到别院静心。在那过的可还好?这几年府里忙乱,也没来得及去看你,只吩咐人往别院送些东西。不知住的还可心?”

送东西?江洛歌暗笑,莫不是那些东西送错人了?为何连皮毛都没见着?

江洛歌淡淡一笑“别院清幽舒适,伯母操劳着府邸也不忘洛歌,费心了。”

“舒心便好,我已经吩咐人收拾了屋子,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便在安心住几天吧。”江夫人见江洛歌如此懂事,满意的点点头。

江洛歌乖巧点点头“有劳伯母了”

江夫人笑意更胜“老爷还在书房等你,我去吩咐人做些你平日爱吃的菜,等你们聊完便出来吃饭。”

江洛歌点头行礼先一步离开。

“伯父”江洛歌进入书房的时候,江莽正在书房低头做事。

闻声抬头,见江洛歌进来便放下手中的笔“洛歌来了,坐吧。”

江洛歌闻言找了最近的座位坐了下来。

“刚下马车,累了吧”江莽走了过去坐上了主位置。

江洛歌低头回道“还好,许久不坐马车的确有些疲惫。”言外之意,有话赶紧说。

江莽点了点头“你在别院甚久,出来一趟难免乏累,一会儿我安排人将饭菜端到你的房间。用过饭再休息吧。”

“多谢伯父体谅”江洛歌回道。

“洛歌比茉儿年长两岁吧。”江莽不紧不慢道。

江洛歌眼角微眯,直奔主题?连江夫人那般的面子功夫都省了?不过,这样也好,懒得多费唇舌。

“是的,洛歌去年已经及笄”江洛歌回道。

“是到了该嫁娶的年纪了,二弟与弟妹不幸去世,我又因公务缠身没能顾及到你,实在愧对二弟和弟妹。”江莽面露惋惜之色。

江洛歌莞尔,这戏演的真足。

江洛歌垂眸“伯父言重了,洛歌自幼父母双亡,多亏伯父与伯母拂照,才能平安长大。洛歌心中自是感恩的,爹娘泉下有知也会安息。”

“今日找你前来,是有一事。洛歌想必也知圣上下旨有意与我们江家联姻吧”江莽道。

“略有耳闻,不过洛歌久居别院,对外面的事了解不多。”江洛歌答道。

江莽解释道“先太子因做错了些事,被圣上封为靖王不日前往封地。圣上念其靖王还未成婚,便下旨与我江家择日完婚前往封地。可茉儿年纪尚轻,且还有洛歌在前。如今时间紧迫,不知洛歌可有意与靖王?”

“靖王?”江洛歌故作诧异的抬起头

江莽笑道“洛歌莫怕,如若不是品行端正之人,我当年也不会有意于让茉儿嫁于靖王。只是事情来得突然,礼法不可废。才想问问洛歌的意见。”

江洛歌心中冷笑,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愧是八面玲珑的江丞相。

江洛歌故作难色“伯父识人之准,洛歌自是相信。只是洛歌身份低微,恐是配不上靖王,更何况,圣上恐怕更中意的茉儿妹妹吧。如此做,会不会惹怒圣上。”

“圣上那里,你且不用担心。至于你的身份更是不必多想。你虽不是我亲生,可却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你于我亲生女儿无异。堂堂丞相府的二小姐怎会身份低微?更别说配不配之说。”江莽摆手。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呆在丞相府呆这么长时间,见江莽的次数屈指可数,跟我说从小看到大?睁眼说瞎话的劲真的是与江夫人如出一辙,真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江洛歌心中暗暗暗吐槽。

江洛歌面露害羞之色小声道“那此事便由伯父做主”

见江洛歌松了口,江莽脸色一松笑意道“好,那我便着手安排下去,你放心,你的嫁妆伯父会给你安排好的,定然不会亏待了你。”

“多谢伯父”江洛歌将头又低了低,在江莽看来自是害羞了。

笑眯眯的打发我回去休息。

看着丫鬟将门关上后,江洛歌才放松了身子,毫无形象的倒在了床上。

坐了这么久的马车,又绷紧了神经跟他们装样子,江洛歌早就已经疲惫,躺在床上的时候也不忘合计着接下来的事。

京城的几间小店,江洛歌不打算跟着一起迁移,一来名声已经打响,客源已经稳定。二来,不知道那北荒之地市场行情如何,如若贸然迁移,恐赔了夫人又折兵。先到那考察市场,再做打算。这几天要清枫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来管理商铺,不然里的太远,消息又堵塞,容易被人着了道。

不知是否跟清枫的经历有关。对于看人这方面,清枫可真是一绝,这还是江洛歌偶然间发现的,证实了之后她便放权让清枫看着解决。

东想想西想想,想着想着江洛歌便入了睡。

靖王因伤势未愈,大婚时的礼节全部省去,江洛歌直接被喜婆拉进了房间。

江洛歌无比的哀愁,上一世没来得及进入婚姻的殿堂,重生这一世,别人家成亲都是新郎进门挑盖头,为何到了自己就变成了新娘进门自己掀盖头?人家的婚姻大事是大事,我的婚姻大事是闹着玩?

喜婆把房门关上后,江洛歌才敢把盖头掀开。

靖王还是太子之时,作为未来的储君,自然是住在宫中。可江洛歌虽然是被抬着进了这里,但是她知道这里绝对不会是皇宫。屋里的房间布置的极为简易,想来也是临时找的宅院匆匆布置的。

这皇帝未免也太过绝情了吧,不管自家儿子犯了什么错,可依旧是亲生骨肉。这被赶北荒不说,连婚事都这般糊弄。想到这江洛歌不免有些同情这位小夫君。

她叹了口气,身体下意识的往床上倒。

“啊...”

“呃...”两个声音同时发出,前者是惊吓,后者是隐忍。

江洛歌一个翻滚从床上站了起来,看向床上躺着的男子,一身大红喜服,与苍白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不用说,这位就是刚才江洛歌同情的那位小夫君了吧。

乖乖,躺床上都不喘气的吗?自己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上有人。不过江洛歌看着眼前的小夫君应该是被自己压醒的,这会儿眼皮正艰难的想要睁开。

“小姐,发生何事?”一直守在门外的清屏听见屋内的声音询问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