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冰山上的侦探社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30日

《冰山上的侦探社》精彩章节目录_零势面的尴尬小说

冰山上的侦探社

作者:零势面的尴尬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齐刘海!你的社团申请表格写好了吗?马上就要提交了!”——“没呢,一个字没动。”——“你!快点,本小姐马上就要去学生会提交了,赶快!”……“这是……多久以前的对话了呢?”齐龙海瘫坐在办公椅上。“不行,打起精神来,现在可不是自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侦探社成立,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然而,侦探社仍然没有接到任何委托。

活动室内,齐龙海翘着二郎腿,悠闲地看着杂志,还不时地哼几下不在调上的小曲,和旁边忙碌的白嘉嘉形成了鲜明对比。“欸,我说,你是不是太闲了一点?整个星期就这么傻坐在这,什么都不干,尽看点闲书。”白嘉嘉气恼地看着齐龙海,更加烦躁,干脆一把抢走了他的杂志。

齐龙海见到杂志被抢,也不生气,干脆懒洋洋地趴在了桌上:“这也不怪我啊,实在是没有事可干啊。早说过我们这样没有名气的社团怎么可能会接的到什么侦探委托嘛,还不如把社团活动改为看杂志得了。”

“你这个家伙——如果真这样怎么可能做出成绩来!要是不想被勒令解散,我们就必须在预备期内拿出什么来!”白嘉嘉看到齐龙海如此颓废,气吼吼地叫道:“要是没办法转正,我们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明白吗?你个懒鬼!”

“没关系,没关系,小白白,你要学会享受这种清闲而又无聊的生活。何必去自找麻烦呢?”齐龙海转过头,背对着白嘉嘉,将她的怒吼抛在脑后,继续用咸鱼一般的口气说着:“安啦安啦,反正我们也接不到委托,迟早要解散,沙师弟,我们干脆想一想怎么分行李吧。”

“你!”

白嘉嘉想着自己为了社团的事,这个星期忙得前胸贴后背,而齐龙海这懒家伙却抓住一切时机偷懒,心中不由地冒出一团无名之火。她拿起刚刚从齐龙海那里抢来的杂志,用力将它拧成卷筒状,接着,狠狠地朝着趴在桌上,因偷懒而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齐龙海抽去。

砰——

“老娘给你去找委托去,你要是解决不好,你就死定了!”白嘉嘉冲了出去,只留下怒吼声在活动室里回荡。

“糟,好像过头了”齐龙海捂着头,一脸懵逼地看着门口:“不过,她犯得着这样生气吗?”

……

“虽说去找个委托,哪有那么容易啊……可是,要是就这样空手回去,肯定会被齐刘海那家伙嘲笑的吧。”

“那个……你好?”

“哼,他要是敢笑话我,我就揍扁他!”

“这个……你没事吧?”

“实在不行,我就让他来找委托,谁叫他那么喜欢偷懒!”

“这位同学?请问……”

“啊,抱歉,我刚才走神了。”白嘉嘉从暴揍齐龙海的幻想中回过神来,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位女生,正试图和自己搭话。

“请问,侦探社是在这里吗?”

“你是来找侦探社的?是要来委托任务的吗?”或许是长时间接不到委托,面对这一情景,白嘉嘉有点不敢相信。

“嗯,我看到了学校宣传栏上的海报,想委托你们帮我调查一些事情。”

“请这边来!”像是发现了救星一样,白嘉嘉赶忙抓住了那名女生的手,飞奔向社团活动室。

……

“就是这里了!”白嘉嘉把她拉入了活动室:“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嘉嘉,是侦探社的社长。”又指了指齐龙海:“这是齐刘海,一个懒虫,是我的仆人。”

“你好,仆人。”女生配合着白嘉嘉:“我叫赵茜,高二三班,解密社成员。”

“仆人个鬼啦!还有,我叫齐龙海,请忘记那种无礼的名字!”

“不要管他,我们谈正事吧。刚才你说你有委托,对吧。”白嘉嘉虽然问向赵茜,却斜着眼看着齐龙海:“我就说嘛,肯定有像您这样有眼光的人。放心吧,我们侦探社肯定可以完成委托的。”说着,还有意无意地将手拍在齐龙海的头上。

白嘉嘉对齐龙海的日常压制结束,两人坐了下来,听委托人赵茜的叙述。

“我想请你们帮我找出我的好友,紫,她退学的原因。我想知道,让她迫不得已离开这个城市的人是谁”

……

紫,是我在樱现高中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我们同为解谜社成员。

她像是有什么心结,和别的同学交流也是能多开就躲开,社团活动时,她也很少参与到我们的讨论中。

去年,也就是我们的高一,课间她只喜欢一个人待在天台看书,虽说今年好多了,但遇上不开心的事情,她还是会跑到天台上,自己一个人掉眼泪。

虽然我算是她的朋友,可她并不会向我诉说心事,我连为她分担一点的能力都没有。

然而,最近,也就是几个月前,她的情况突然变差,经常一整天待在天台上,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劝不动她。她开始在课堂上睡觉,休息时间又常常是精神恍惚,对我们说一些奇怪的话。我们担心她,去她家里了解情况,才知道她收到了几封恐吓信,也就是那几封恐吓信导致这样的情况。

虽说我们都想帮忙,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还非常排斥我们参与到这件事中,我们最后只能放弃了。

然而,就在上个星期,她申请休学,原因是精神受到了过大的压力而患上了忧郁症。

……

“事件大致就是这样,我在事件发生的时候没有办法帮上忙,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所以,请你们一定要帮帮我,帮我解决这个恐吓信事件!”

赵茜说完,将双手放在了膝盖上,等待二人的反应。

“唔,先来整理一下内容吧。“齐龙海把双手架在下巴下面,说:“根据你刚才的描述,你的委托就是让我们找出恐吓信的发件人对吧。“

“嗯,就是……“

“不对不对!齐龙海,人家说的是帮忙解决这个事件啦!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帮忙找出发件人,还要找出动机和退学的原因啦!“白嘉嘉打断了赵茜的话,自顾自地将委托内容确定了。

“喂!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们原本只要解决发件人是谁这样的问题啦!你干嘛为我们增加工作量啊。“齐龙海一脸崩溃,看着白嘉嘉。他对白嘉嘉的脑回路彻底无语了。

“那个,既然你们想帮我解决这些……我也就非常感谢了“旁边的赵茜举起手,“其实原本我真的只是想委托你们帮忙解决发件人是谁来着……“

“你看吧!小白白,别人都这么说了,你还自找麻烦“齐龙海鄙视地看了看白嘉嘉,“算了,思路都被你打乱了,我们继续吧“

“根据你说的,她收到恐吓信是从几个月前开始的,而且她还不允许你们帮助她,更不允许你们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最后还是挡不住压力而退学。那么,我问几个问题:她有没有拒绝父母或老师的帮助,她是从第一封恐吓信开始就受到惊吓还是从之后的恐吓信开始,还有,她在这期间有没有多次做同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齐龙海拿着白嘉嘉记录的本子,用笔在上面指指点点。

赵茜低头想了想,回答道:“第一个问题,从她父母的反应来看,她似乎没有拒绝父母和老师的帮助。至于第二个问题,她收到第一封恐吓信时,应该是没有被吓到的,那个时候她还好好的,甚至用这个和我们开玩笑。最后一个嘛,这要怎么回答呢?那段时间里,她做的奇怪的事情太多了,我没办法说出那件事情是特别的“

“这样吗?嗯……我还想问一下,对于她之前转学的那个学校,你了解吗?“

“不,可以说是完全不知道。她甚至拒绝和我们说之前她是哪一所学校的。“

“这样吗……好吧,赵学姐,我想我大概有一个调查的方向了,你先回去吧,我们去调查一下“说着,齐龙海站了起来,顺便拉起了白嘉嘉。

“嗯,那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请务必告诉我“赵茜也跟着站了起来,离开了社团活动室。

“喂,齐龙海,你知道了什么?我完全没搞明白。你刚刚问的那几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啊?“白嘉嘉看到学姐离开,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直接问了出来。

“这就是智商低的人看不出来的了……“

砰!

“疼疼疼!“齐龙海揉着自己的脑袋,说“刚才你把学姐说的话和后来补充的细节都记录下来了吧,给我抄一份,我回去好好分析一下“

……

一天的课程结束,学生也都陆陆续续地回家了,在这一天,侦探社也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委托。

“欸,齐刘海,你怎么今天对这个案件那么热心啊?感觉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你的懒虫呢?“

“哈?我很懒吗?这也不过是问基本的几个问题而已。从她的说辞中明显就可以看到这些可疑之处,针对这些提出问题,就可以看到别人未找到的线索,这是侦探小说里经常看得见的吧。“齐龙海斜着眼看了看白嘉嘉,轻松自在地说着。

“噗嗤“白嘉嘉捂着嘴,笑了出来,“所以我就说嘛,齐刘海你很厉害的,对你来说只是很简单的思考,却是我完全想不到的。果然,在这个社团里,你可以做到很多事呢。“

“你……“齐龙海看着白嘉嘉,忽然又把脸一撇,“嘛,这个就是我随便一说而已,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只是打杂的,我可不管事!“

“好好,明白,齐龙海探长!“

“喂,我说你啊!“

“好啦好啦,快走吧,不追上来,我就跑了哦~“

“等等我啊!你这家伙,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水平有多么可怕吗?“

和无数过去的日常相同,每一天的夕阳都一如既往地消失,白嘉嘉和齐龙海也如无数的日常一样,度过了一天。

……

“这……这是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你……要我做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