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韶光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韶光》精彩章节目录_茶墨淡香小说在线阅读

韶光

作者:茶墨淡香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你要得到你要的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我和你交易,是因为你想要找我交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柳芷已经起来的时候,是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叫骂。

“柳芷,我愿意让我儿子娶你已经算是恩赐了,可你呢?”一身粗布麻衣的妇人瞪大了双眼,看着已经醒来却还有些迷茫的柳芷,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指责。

“婆婆,”几乎是一瞬间柳芷立马清醒了过来。

而妇人听到这句婆婆后,明显更为气愤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婆婆,那我现在问你,你可知道现在是何时了?”

柳芷眼神瞟向一旁打开的窗户,妇人也没阻止她,也没说什么,就静静的看着柳芷。

“午时一刻,”头低着,声音极小的说道。

“呵,你还知道,那我问你,你可知道君子远庖厨,”妇人一脸严肃的看着跪坐在床上的柳芷。

“自然是知道的,”

“知道,你竟然知道为何还要元儿下厨!”柳芷保持着低头的姿势,不语。

“你要明白他是个秀才,是读书人,现在他还年轻,今年乡试若是考上了,便是举人了,”看着面前跪坐在床上的柳芷,不由的又感到了一丝丝愤怒。

“怎么,还要我这个婆婆请你下床不成,”

“儿媳不敢,”说完便开始慢慢下床,穿鞋。

屋外的柳清元听着屋内的吵闹声,心不由感到了烦闷。

他完全没有想到今天娘会突然过来,而此时芷娘又刚好身子不好,一些事情就好像冥冥之中有着什么在牵引着。

他虽不觉得男子下厨有失风范,毕竟穷人家的孩子哪个不会下厨做饭,什么时候变了呢?

似乎是在他考中了秀才后,爹和娘亲开始不在让他进出厨房。

秋日午时的阳光并不是很热,反而暖暖的。

芷娘被娘亲喊醒后就开始在家中走进走出。

看着柳芷那摇摇欲坠的身体,提着一把菜向屋外走去,心又开始抽痛。

“芷娘,我帮你去洗菜就好了,你去休息休息吧,”手伸过去想要将菜拿过,却被柳芷躲开了。

“不了,夫君你现在专心准备乡试就好,”摇了摇头,对着柳清元微微一笑。

夫君能够关心她这就已是很大的幸福。

“清元,你过来,”屋内传来了妇人的声音。

柳芷只是看了柳清元一眼,便提着菜走了出去,眼神里似乎说着去吧,不要担心我。

“娘,”慢慢走进屋内,看着正坐在桌旁的妇人。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拍桌子的声音很大。

“我问你,清元你可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在那双锐利的眼神下,再一次感到了压力,以前是,现在也是。

虽知道娘比起自己或许更爱那功名,但是却无法忘记她为自己所忙碌了半生。

“秀才,”

“你还知道自己是秀才就好,你要明白现在马上要乡试了,乡试过后说不定清元你就能参加会试,”眼神中有着期盼,而正是这种期盼,让柳清元觉得就像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全家人的期盼,是压力。

若是失败,则会受到失望。

“娘,我先去看书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转身离去,妇人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元儿从来不会欺骗自己,他很孝顺。

房间的窗户开着,正好对着那颗常绿的树。

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夜晚。

然而一声“夫君”将他唤回了现实,就像那个夜晚一样。

不对!我怎么能想着许姑娘,这样做是不对的,摇了摇头想把头脑里所想的摇走,拿起书读着。

而柳芷推开门进来时,刚好看见男子坐在桌旁,捧着书正在读,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认真了,竟然没发现她进来了,见此,又轻轻合上门,走向了厨房。

午时三刻的时候,饭菜都差不多弄好了,桌上因为婆婆李玉环的缘由,柳芷吃的很是拘束,明明很想和婆婆搞好婆媳关系的,可却……越闹越僵。

而在红叶镇上,无望正坐在一家酒楼里,看着楼下的人群。

混在人群里偷着钱的孩子,乞讨的乞儿,人啊,为了活下去想尽了办法。

金钱是罪恶的根源,但却也是维持着信任和这个世界的规则的最好物品。

“小二,结账,”语落,一名披着汗巾的少年便走了过来。

“客官一共是三十文,”付了钱,转头向楼下走去。

身后的少年又开始去往下一桌,重复着差不多的事情。

为了活着而做事,赚钱生存,这便是人。

“这位姑娘,请留步,”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伯拦住了在街上走着的无望。

挑了挑眉,打量着眼前的老人家。

如果柳清元夫妇在场的话,一定会认出这是当初卖泥人的那个老伯。

“姑娘你似乎不是这个界面的人吧,”

“哦?这里人多不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听到老人道出自己不是这个界面的人,无望也没感到惊讶。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镇子,来到了镇外的树林里。

“这位老伯请说,你想要找我聊什么,”红袖翻飞,两条红色的绸缎缠住了几棵树,从中搭出了一个简陋的秋千,而那红衣女子便坐在秋千上。

“你和那对夫妇是什么关系,”浑浊的眼眯了眯。

“哦,你这么质问我?我要怎么回答你呢?”看着一脸严肃的老伯,无望不由感到了一丝有趣,区区一个还未成仙的半仙而已,竟敢如此说话。

“我掐指算了算,那男子的命格已经变了,原本他应该早早就死,结果现在还活的好好的,”那眼神明显透露着对女子的不满,逆天改命还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若是人人都可以如此那么天道何在。

“是啊,就该好好活着,老伯我这样称呼你是敬你,而你不需要关心别人的事,若是多管……”说着,从手里抛出了几根银针。

而老伯只是感觉耳边一凉,转身看到,背后的树上还有这三根银针刺在树上。

而几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红衣女子就不见了。

唯有树上的红绸和那飘落的树叶证明着一切是现实还是虚幻。

“这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不属于人界,却也感受不到一丝仙气,”心中想起刚刚一幕,有了一丝忌惮,差那么一点点,就离死亡不远了。

虽说她不准我多管,可……

而漂浮在天空之中看着地下的老伯在思虑着的无望,嘲讽一笑,“有些人还真是爱管闲事。”

等到天差不多要黑了,柳芷这边“婆婆终于走了,”听到芷娘这么说,柳清元问道“你很讨厌娘吗?”眼睛紧紧盯着芷娘。

“并不是的,只是我总感觉无论如何,我和婆婆的关系总是搞不好,”眼里带着无奈,还有自责。

“芷娘,娘其实很好,只是她对于某些方面过于严格了些,”他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和娘产生什么矛盾而使家中闹得不愉快。

“我知道,”点了点头,朝屋内走去。

柳清元一直明白芷娘人很好,她不会抱怨,但是看到芷娘就这样走进了房里,他不知道芷娘这……算不算是生气了。

似乎……自己好像从没考虑过芷娘的心情,只是看到芷娘的笑容便觉得他是开心的。

他以为这是尊重她,所以从不过问她的一切,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而李玉环的到来正在让平静开始逐步瓦解。

“人啊,人啊,”从鸟妖那里,得知了自己走后,柳芷的情况,无望只是笑笑。

半夜里,一纸鹤飞入了屋内,柳芷的身旁。

因为是妖估比人感知还要高一些,再加上这是无望有意唤她醒来。

看着手中的纸鹤,再看了看睡着了的柳清元。

最终还是决定跟随着纸鹤去见那个人。

村子里的河边,“来了?”无望坐在岸边,腿伸到河里,眼神并没有向后看去,只是盯着水中。

“我,不得不来,不是么,”随意在无望身旁坐了下来。

“后悔么?”看着身旁柳芷那清秀的侧脸,她唇角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

“嗯?你都愿意付出代价去救他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是啊,付出了代价,但是……”后面那句话或许是太小声了或许是柳芷没说,不过无望知道,那句话是她的决定。

“三个月,你想做什么?”偶有夜风挂过,卷起发丝飞舞。

“不知道,”

“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呢,”

“是吗?”那微笑一如最初一样。

“虚假,不想笑就不要笑了,”撇了柳芷一眼,撑着草坪站了起来。

夜里很冷,可是她们聊了很多很多,最后柳芷的意识消散她们聊什么来着?

不知道了。

“真是糟糕呢,还要送你回去,”话虽然这么说,却还是用手抱起女子,朝村口走去。

而从聊天里,无望知道了很多很多,关于柳芷的故事。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妖,身上背负着许许多多的责任,本为妖的她明明可以不遵守,却最终为了她的夫君,而去遵守着人界的规矩。

怎么办?突然不想破坏她最后的美好了,不过,这份美好还能持续多久,就尽量让它久点吧。

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代价一直在支付,从交易开始的那一瞬间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