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裴公罪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裴公罪全文免费阅读_书归小说

裴公罪

作者:书归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强强

作者微博@银河系大草龟攻:裴钧(奸臣)受:姜越(反贼/王爷)!!正剧!!剧情多!!!!背景厚!!现实向!!!!攻有旧爱重生断,受是暗恋搅基慢!!裴钧护了小皇帝一世,大忠似奸做了一辈子奸臣,没想到一场君臣断袖,小皇帝在他身下玩儿的居然是忍辱负重!九十六条重罪贯下,裴钧死得万人唾骂,名污青史,怄得三魂七魄都在吐血——千辛万苦养了只白眼儿狼!重来一世,裴钧决定了!再不搞什么反派洗白的戏码,这回,定要好好做个奸臣,一奸到底,绝不妥协!不过......他发现,某位王爷向他抛来的小眼神,好像……不大对?王爷:(淡定撩)本王看你满腹黑水骨骼清奇,不如来帮本王造个反?裴钧:+(淡定反撩)不约,我只篡权不篡位,只想静静贪污舞弊卖官鬻爵克扣军饷。王爷:(淡定断掉某奸臣的财路)裴钧:卧槽???小子你过来趴好,你惹到了不该惹的男人!……不可描述……王爷沧桑望天:哦,没想到反派这个行业,竞争也是如此激烈。一着不慎,反贼只能沦为奸臣他夫人。理智观文,尽情摇摆:-+辛辛苦苦酱酱酿酿只是为了认真谈个恋爱!主线逗逼官场厚黑,高官贵族的京城生活八卦,破事穿插的互撩故事,搅基查案打仗逃命都有,偶然特别正经。-+奸臣主攻不逆,受强攻流氓,吐槽技能点满,全文瞎说大实话,别问为什么,世间牛B本逗B。-+个人履历问题,这是个年长组的羞耻play,平均年龄在25岁以上除了小皇帝,攻不处且X生活一度特别丰富,搅上真爱后专一如狗。-+非普通复仇套路,黑暗小清新,酸爽重口味,不洗白,不回头,不装逼不舒服。-+不嘴炮,就是干。约吗?作者微博+@王小凤lucie...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裴钧之所以叫晋王奸贼头子,是因为朝中不少顽固老臣曾呼唤晋王要么取侄代政、掌继皇权,要么就辅政做个摄政王,如此,内阁中太师蔡延等老奸巨猾的,就日日散布晋王实乃本朝奸贼的传言,让少帝一度很着紧。

一度少帝的着紧,就是裴钧的着紧,叫他上辈子瞪眼儿盯了晋王十余年,没想到最后却自己疏忽送了命,还给晋王这贼子捡了机会在他砍头的日子造了反杀进宫去,连他名污青史的风头都一并给抢了,可不妥妥当得“奸贼头子”这四字么。

且他与晋王……恩怨可算长了去。

种种前情暂且不表,单说眼下小裴钧任了少尹的京兆司,惯常的正衙府尹都是皇室宗亲德高望重者兼领,而一直以来,兼领了他顶头上司的那位府尹大人,正是眼前的七皇叔,晋王爷姜越。

朝中上下都知道,挂职的宗亲是不揽事儿的,京兆司也是同理。旦有文书事务交到司部,不管裴钧是在花天酒地还是在披麻戴孝,只要晋王爷坐在王府花厅里漫端着茶盏食指勾一勾,他就得立时赶到京兆司正衙里头替人折腾清楚。

而那食指勾一勾,从前真是让裴钧大热天火炉烤着都能冷汗惊醒的动作,一直到他后来入了衡元阁罢去少尹之职,不再隶属晋王手下听命办事儿了,对此都仍旧心有余悸。

——毕竟从少年时起,只要晋王食指一勾,落他头上准没好事儿。

而现今,这厄运随着他回魂还阳,竟又开始了。

裴钧忍了手臂阵痛,扯起面皮拱手朝上司一揖,认认真真做小伏低:“祭礼方毕,晋王爷受累了。”

晋王放开手去,看了看裴钧身上微皱的袍子,舒眉瞥眼他来的方向,进而满脸风清月明:“裴大人御殿劝学也不松快,同累同累。”

裴钧只觉一口血哽在喉头。

他含气垂手将袍摆的破洞再往里塞了塞,正要打礼告辞去做正事儿,却听晋王见四下暂且无人,扭头问了他一句话:“裴大人,前日御史台着人去了京兆司部寻你,是问你何事?”

此问把裴钧打来一懵。他才醒过来没多久,饶是记性过人,也总不至于能记住多年前哪个御史小官的个把句话。

“嗐,王爷,御史台还能问什么事儿?”他一撇嘴,演得很像那么回事儿,又道:“再说您门生张三张大人在御史台也算个人物,您又何须来问臣?”

晋王微微挑起眉梢,斜睨裴钧:“门生既已出任,则再无问询之礼。孤现下只问你,御史台要管的,是你礼部的脏水,还是京兆司的案子?”

这话中“礼部”一说,裴钧猛然就有了些印象,顺带上现下年份,估摸着应是当年礼部那起舞弊案。想到此,他也不直说,只笑道:“王爷勿忧,当是同京兆司没甚干系的。”

晋王闻此,大约也知部院内话不便相告,遂也不再过多纠缠,回身间目光不经意在裴钧袍上停了停,唇角忽牵起个弧度。

“裴大人,你补褂坏了。”

——果真是哪壶不开揭哪壶。

裴钧忍了:“……谢王爷提训,臣回去就补上。”

晋王却是长眉一皱,看了看元辰门,清凌的眼中带了丝疑惑:“裴大人回府,当走司崇门罢,怎来了此处?”

……我要你管。

裴钧心里直想提刀上前捅晋王两下,面上又做不得不悦,只好点头哈腰道:“哈哈,王爷明鉴,王爷明鉴,臣这是去青云监,瞧瞧门生邓准。”

晋王顿时了然,垂着眸子想了想,忽而道:“哦,那便一道罢。”说罢当先走在前头。

裴钧:“……?”

……谁要跟你一道啊?

走在前头的晋王见裴钧没跟上,回过头来微微挑眉:“裴大人?”

裴钧:“……”

——真是人在屋檐下。

裴钧心内低叹一声,认命般袖手跟上:“来了来了,臣来了。”

裴钧此去青云监,确凿是为了瞧瞧邓准。

邓准是拜在裴钧门下的青云监生,叫他师父已经四年。

青云监在前朝曾称国子监,那时是将宗亲贵族与高官功臣子孙杂合了一处所办,虽授业先生皆是有头有脸的名儒,可一窝子富贵少年凑到一处,到后来不免有些乌烟瘴气,尽出些鸡飞狗跳之事,愈发不成样子。

是故到了本朝,祖皇帝爷大笔一挥,将国子监废了,从此沿着元辰门东边儿划出道宫墙来,将这教习之所一分为二:宗亲贵族皆放在墙里的宝蟾宫教养,对外也称“宫学”;一墙之隔的外侧,新辟一馆,赐名“青云监”,名额多放给高官功臣有为之后,剩下的不到十一,才用于纳取天下寒门的有学之士。

跨入了青云监,一样要参恩科举试,可在监学生已是人中龙凤,十有九五都是稳妥入朝的,而朝中百官食天子俸禄,亦有义务为举国培育人才,所以每个监生都可从在朝官员中择一人为师,拜入其门,直至入朝三年后出师,又可自带门生,如此循环往复,已成规俗。

能考入青云监的寒门学子,当算是学问顶好的,裴钧这学生邓准就是这顶好之一。可一旦入了青云监,监中皆是一国上下最拔尖的少年,在这顶好之中,邓准又只算个垫底儿的。

当年若非裴钧机缘巧合收了邓准,满朝百官估摸没谁能对这学生瞧上眼。

此话且不多说,单说裴钧今日来,只因他记得便是前世今日,邓准因在课上被人再三侮辱,实在气之不过,便于青云监外使墨砚砸伤了肇事之人——宁武侯世子唐誉明的门生。

宁武侯府重压之下,邓准被青云监除名,且在大理寺受责八十大板,判朝廷永不录用,往后多年便都只得在裴钧府中任一账房。而那个被打的人也没得好,至此皮相坏了、官途受阻,终生不可能御殿聆旨了。

裴钧自己算是重活过来,前世的风云也曾叱咤过了,心里仿似并不甚在乎什么,可唯独想起门生此事多有抱憾,故此行意之拳拳,便是想去阻止邓准打人,以正其官途,可是……

他抬眼瞥了瞥身边的晋王,问道:“王爷去青云监贵干?”

晋王领着他出了元辰门,头也不回道:“张三今日择生,曾请孤来替他掌掌眼。”

裴钧这才了然。

张三,字见一,曾是晋王爷的门生。此时裴钧想了想自己的门生邓准,又想了想晋王的门生张三,竟觉心里略有些不是滋味儿。

实则邓准和张三是同期考入青云监的,也就是同窗。

邓准是个十足寒门子弟,蹭着榜尾能入监已是烧高香了,但资质有限,三年前恩科失利,未入殿试,几乎丢尽裴钧颜面。而晋王的门生张三却是监生头筹,当年被大红字写在青云监录生的榜首,考入后却被人发现,他竟是前吏部尚书、现携领青云监的文渊阁大学士张岭的幺子,自己放弃了无考保入青云监的资格,却还是从一干监生试子中脱颖而出,且在三年前的同一场恩科中名贯状元,由少帝御笔点进御史台奉职。

资质上,高下立判。

理所当然,张三成了监生届长。提训众监生时,他曾面若冷石说过这样一言:

“寒门子弟别以为世家之中只有庸夫,权宦之后亦不可认定庶族平民没有高人。从今以后,我等必将勉力学业、勤修不缀,只因一朝入班为臣,皆是为了朝廷做事,忠诚之心别无二致,无需因身怯职,也需记得这青云监中,绝没有身份高下之分!”

一时监中欢呼雷动、响彻云霄,张三这名字,便在朝中传为一桩美谈。众人逢了张岭就夸他儿子极有出息,张岭却是胡子一抖,直眼薄唇道:“那小子还差得远。”

啧。裴钧此时想起张岭那冷峻神容,鸡皮疙瘩都还能起一溜。

“不过,”晋王突然在裴钧身边站住了,看向他道:“有张大学士在,裴大人怕是进不了青云监。”

这一针要害,又把裴钧给扎噎了会儿,半晌才道:“臣不进去就是。”

晋王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一时,转看前方,青云监已到了。

不成想还挺热闹。

今日并不止他二人光顾青云监。毕竟十月监生新进,此时正是百官择生、监生择师之时,故青云监门口管事迎来送往许多朝臣,皆是点头哈腰,见着晋王也是捧起笑脸,可目光落在裴钧身上,却顿时面起难色,挠头瞥向了右侧一人。

大门右侧的石狮旁,立了个云雁玄褂的青年人,皮相挺清俊,此时也转身向裴钧和晋王望来,不免遥往晋王单膝跪下,一容冰川,字字清晰道:“学生张三,参见晋王殿下。”

晋王这才行至,也没伸手,只淡淡道了句免礼。

张三站起来,冷脸又转向裴钧:“下官见过裴大人。”

他这脸对谁都如此,裴钧倒不在意,只点过头,“张中丞。”

可张三却神色不变地盯了裴钧好一会儿,又看了看晋王,嘴皮终于一动:“裴大人不可入青云监。”

晋王睨了裴钧笑:“裴大人也没想进去。”

裴钧叹气,唤了个管事:“烦请知会门生邓准,本院来瞧瞧他。”

“裴大人来的正是时候。”管事道,“邓南山方才同人吵起来了。”

——还好不是打起来了。裴钧面色上笑得淡了些:“本院要见他,即刻叫他出来。”

青云监属张三父亲张岭治下,故管事不禁撇眼看张三脸色,见张三隐隐点了头,这才跑进内里叫人。

晋王见此,不免挽了唇角,半是严厉,半是向张三笑:“张中丞,愈发承袭尔父之风了。”

张三垂眸告拳:“王爷谬赞,学生还差得远。”又问:“王爷今日怎来了?”

裴钧听言扭头看晋王:不是说张三请他来替择生掌眼?

却见晋王怡然看远,“你如今也稳妥,孤原不想来的。不过祭礼毕了,顺道来瞧瞧罢了。”

裴钧却不知他顺的是哪条道。

一边张三不再多问,只请晋王进里边儿去,然这时,却听一阵人声喧哗,是两个监生笑骂着另一个,共三人从监中外行。

“……邓南山!裴大人这样的教你也考不进,就算了吧!不如将门生位置让与思齐兄,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就是!我要是你也没脸面待在青云监,早就收拾包袱回乡了!”

这三人都穿着青云监的青布长衫,可后头被骂的那人本就瘦,怀里又抱了个灰扑扑的小布包,此时就更显狼狈些,脸上两道细短的眉头蹙着,一双吊眼定看前方,虽一样是青年人,却远不如头前两个意气风发。

两个骂人的嬉笑着闹到门口,一转眼,竟看见被他们骂作茅坑的裴钧裴大人正淡笑着闲立在晋王旁边儿看他们,不禁吓得差点儿一跌:“裴……裴裴裴大人……!”又忙不迭同晋王告礼。

而后头那被骂的见了裴钧,却是神情讶然中燃起一丝希冀:“师父!”

这人便是邓准,南山是他的表字。

裴钧此时见了他,历过回忆种种过去,也有些感慨地笑了笑,冲前头两个骂人的监生扬扬下巴,挑起眉来,口气轻巧地问邓准道:“怎么,南山,这是你新友?”

被提及的二人顿时舌头都要打不直了,不待邓准说话就抢白道:“是是是!……我二人同南山兄,从来嬉笑惯的。”一人还揽过邓准脖子笑道:“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南山兄!”

邓准一脸白着,懦懦缩了一下,倒不好意思说不是。

裴钧冷眼瞧这二人,又瞧瞧邓准,心道孰是当官为臣的料子,这不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心下将失望放了放,只面上一笑便和气向那二人道:“好好好,既是南山小友,本院自然也得照拂。来,同本院说道说道你们名讳表字,二日殿试上瞧得见你们,本院也好同皇上举荐举荐。”

这话好好儿的,却将那二生的脸都给吓白了,连连拼上性命摇手:“不不不,学生位卑,不敢劳烦裴大人!学生不打搅裴大人晋王爷,学生告退!”说罢,各自拉着袖口飞也似逃窜了。

晋王悠悠瞅着二生狂奔的背影,似想起什么,冲裴钧一笑:“裴大人倒惯常爱吓唬小辈。”

“王爷倒不说小辈爱吓唬臣呢?”裴钧笑眯眯拍着胸口作弱气状,徐徐道:“臣这京兆少尹若是茅坑,那王爷治下的京兆司,得成了什么?”

晋王笑中顿时一寒,不言看向裴钧。

这时监里头跑来方才那管事的,正要同裴钧说没找到邓准,却发现邓准立在门口,不禁不满道:“邓南山,你在这儿啊,叫我好找。裴大人寻你呢。”

邓准支吾道了谢,过来妥当见过晋王、张三,又挪到裴钧身后:“学生谢师父。”

裴钧却是眼睛落到他胸前抱的个灰布包袱上,一口气提起来:“这是什么?”

晋王领了张三正要进青云监,听了裴钧这话,又回过头来。

邓准面上一热,将灰布包袱扭到身后,梗着脖颈嗫声道:“没什么,师父,我们回罢。”

可这事儿要在裴钧跟前撒谎,却直如关二爷面前耍大刀。他抬手就从邓准身后拿那包袱,谁知邓准情急一回扯,那包袱竟就开了。

裴钧这边儿的力道带得内里一道墨砚登时飞出,还未及抬手挡它一下,那墨砚已在周遭惊扯倒吸的声音中,重重砸在了他身后晋王的凫靥裘肩头——

砚台何其重?人群中晋王被砸得闷哼一声倒退一步,张三眼疾手快,连忙在后头速速扶了他一把,而墨砚滚落、砸到地上磕出个小坑,在裴钧懵然回头间,只见晋王爷雪白的千金裘袍上已被那砚台残余的黑墨划拉上了一大团乌漆漆的痕渍,回观晋王爷本人,也正用那王府花厅里漫端茶盏的神情,静静看着他……

且还诡异勾了勾唇角。

裴钧:“……”

——得,这回邓准没打宁武侯世子的门生,倒是他自个儿将晋王爷给打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