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反派他有位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反派他有位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_灞陵不挂剑小说

反派他有位白月光

作者:灞陵不挂剑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强强

故事。原创,非同人非衍生,有致敬性质的彩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啊,那可是位神仙般的人物。”

小姑娘跟黑狗玩抛树枝的游戏,跑来跑去不亦乐乎。

“但我听说,兰公子不是已经……”

“老身之前也这样以为,毕竟所有人都说兰长公子已死。然而现下啊,金陵城传言,也不只是传言,云梦楼里布袋戏都还在演呢,当初医仙子是保住了兰大公子性命,只是尚未治疗完毕,那作孽的姬无咸就杀了慕姑娘,兰大公子便成了活死人,这些年来,都是谢氏在暗地里寻名医治疗兰大公子,数天前,兰大公子方醒转过来,就着手处理傀尸灾。”老人家说完,又叹了口气:“多好的一个人啊你看,就是命薄了些。”

“但好在,他还活着。”姬无羡喃喃道。

“就是就是,老天终于有了眼,既然杜蘅君还活着,那姬无咸,也就做不了多久恶了。”

“哈,就是。”姬无羡扯起嘴角笑了笑,又有风起,裹挟着几朵小小的蒲公英。

小姑娘玩了好一会儿,才在奶奶的催促下,恋恋不舍地跟黑狗和它的主人们道别,三步一回头地离去了。

老婆婆带着小姑娘告辞离去,黑狗没了玩伴,便跳起来捉蒲公英玩,姬无羡看着细犬,问:“道友此番,是独行么?”

“道子向来皆是独行。”道者微笑道。

“需要引路人吗?”姬无羡顿了顿:“我能做你的眼睛。”

“萍水相逢,道子并不想成为负担。”白衣在风中轻飘,道者立在那里如同一只优雅白鹤:“何况,还有它在。”

他是指手中那面圆铜镜。

镜子造型古朴,镜边镶了缠枝莲纹的镂空铜边,镜背则是菱花浮雕,镜面却如一轮混沌不清的满月,无法清晰照影,只映得出模糊轮廓。

这不是观尘镜,姬无羡在内心确定道。

铡月之征中,众人皆见到观尘镜悬浮在邀月台上空,然而那镜子也是在众目睽睽下,凭空消失了。在那次之后,无人再见观尘镜踪迹。

后来在不谢花台,有自称拥有观尘镜的高人,利用千里传音为慕琴音解围,但那人并未入世,慕琴音死后,江湖上亦在无观尘镜的消息。

黑狗跃到白衣道者面前,亲昵地拿头蹭了蹭,道者俯身轻轻摸了下狗头,又直起身对姬无羡道:“阁下应该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道子也该告辞了。”

姬无羡尚未回答,那黑狗已经呜呜咽咽两声,十分不舍。

“道友。”姬无羡深吸一口气:“能否帮我照看这只狗?”像是怕被拒绝,一鼓作气道:“我要办理之事,带着狗,有些不方便。”又低下头:“不过你也不要勉强,我可以再为它另找去处。”

“浮梦生。”白衣道者温和道。

姬无羡愣了愣。

“道子的名号,晓月星沉·浮梦生。”道者嘴角漾开笑意。

“浮梦生。”姬无羡重复了一遍。

“对啊,虽然一起逃过难,遛过狗,可要在这莽莽红尘找一个无名之人何其难。”道者递过来一张画了朱砂纹的黄符:“你要领回小艾坡时,可在这符纸上写我的名,默念一次,便能联系上我。”

“多谢。”姬无羡也笑了起来。

“那么,暂别了。”

“嗯,暂别。”

浮梦生辞别姬无羡,转身离开,细犬也用脑袋拱了拱姬无羡的膝盖,便撒开腿摇着尾巴去追那白衣身影了。

“多谢。”看着浮梦生远去的身影,轻轻舒了口气,喃喃道:“你是或者不是他,待我去赴完此约,便能确定了。”

姬无羡到达莲坞山脚,天已黑尽,星子闪烁间隐隐能见那山峦轮廓,起伏又绵延聚拢,恰似一朵巨形莲花。他现下所在之处,便是进山的唯一通道,荷叶镇。

金陵一带自古皆是富庶之地,此处虽是个镇子,入夜灯火煌煌,青砖黛瓦尤不减水乡情貌。

莲坞山地处金陵琅琊交界,灵气卓然,风景秀丽,荷叶镇又有著名的小吃一条街,是两地短途周边游的好所在。

然而近来因为“阴冥鬼首·姬无羡”之祸,山镇不甚太平,成了金陵城外闹灾最凶的地方之一。

傀尸,凶煞,恶灵,妖兽接连出现,此处被紧急划为隔离区,有条件的原住民和商户大多投奔亲戚避难去了,没条件的去了金陵谢氏、琅琊王氏的安置点,留下来的都是胆大的,更别说再无游客前来。

姬无羡沿正街走过,只见修士甚多,有不同校服色的各大仙门中人,也有些散修,神色大多不轻松。

街边有个茶铺,有群散修正聚在那商讨事情,意见分歧似有些大,争论的声音不低,在路上走着远远都能听见。

他便也去找了个座位,要了壶茶,安静听着。

“……我认为对付那些东西,必须用到若邪符,因为傀尸数量实在太多。”

“我反对,若邪符是鬼道之人所用,使用不慎还会反噬自身!”

“鬼道用于除恶正途便无妨。”头一个人反驳道:“至于技艺不精的人,为了保险,不用便是!”

“你什么意思!”后者气呼呼道。

人却不理会他的生气:“我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已。”

后者已然气成河豚,只见他旁边一个圆脸修士拍拍他的肩膀,又问先前那人:“那道友你知道若邪符有几种画法吗?”

“这还不简单,若邪符有四种画法,当初我可是参加过铡月之征的,完全了解。”对方志得意满道。

“怕不是会为他人做嫁衣裳,论画符,在场哪个比得过狗子?当初铡月之征目标一致也就罢了,此番我们与那魔头可是敌人,若邪符是他所创,谁知道他会掌握什么秘密机巧,你要用这些符对付他养的狗,后果还请三思。”

其他人闻言,深以为是。

姬无羡笑了,并无什么机巧,只不过已画好的符,可通过增减笔化让符或废或逆,那人能有此考虑,倒是不差。

坚持要用符的人还要说什么,那圆脸修士又道:“一张若邪符的作用大小跟术力等级很有关联,且画符之后尚需时间恢复,万一遇到更高阶的凶煞恶灵,我方战力堪忧。”

“就是就是,遇到傀尸还是一剑刺死算求了,不过是些低等魔物。”有人高声道。

“死人化的傀尸还好对付,活傀尸才让人头痛啊!”又有人叹气道:“那姬狗子真是作孽,杀人灭门不说,躲藏的这些年还养蛊似地弄出这么些不人不鬼的东西。”

其他人一听,深表赞同,有人摇头道:“活傀尸散布各地,百姓们都不堪其扰,却因为他们虽然脑子坏了,却都还是活人而不能直接打死,伤神。”

有人愤愤骂道:“自己躲躲藏藏背后暗算,放出这么一批东西出来作乱,姬狗子实在太不要脸!”

话音刚落,却见一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往那愤然之人扑去,动作狂野蛮横,龇牙咧嘴道:“说什么,你说什么!你为什么平白无故污人清白!”张嘴就朝那人脖子咬去。

突来变故,众人皆是惊怔,姬无羡眉一蹙,轻旋手中茶杯,一片茶叶飞出正中那女子额心,她如同被火灼到,退了一步,将凶狠目光望向这边。

“这这这,这就是活的活傀尸?!”那几个修士一愣,齐齐离座,要来助阵,却又下不了手,那毕竟是个活人,还是个女子,着实让几个大男人发了愁。

却见一名老妇急急而来,抱住那女子哭喊道:“阿梨,回去吧,快跟娘回去吧!”

那女子挣扎一番,心口剧烈起伏,妇人边努力制住那挥舞的双手,边急急道:“追随无羡君,慈悲济世心,追随无羡君,慈悲济世心……”

姬无羡听着,只觉哪里怪怪,而其他众人则是齐齐翻了个白眼。

那女子终于安静下来,却是神情恍惚,偏偏倒倒,妇人扶着她对姬无羡与那群修士行了一礼:“我女儿只是神智不清,并不严重,各位高抬贵手,千万不要上报王宗主啊!”

姬无羡还在寻思王宗主是谁,旁边那圆脸修士摆摆手:“带回去吧,下次看好别让她再跑出来便是。”

那妇人千谢万谢地离开了。

“敢问道友……”

“呸呸呸,谁跟你是道友,我们是修仙道的。”其中一位修士鄙夷道:“你们这些鬼道邪道,怎么还有脸来这里?”

姬无羡一愣,继而了然,方才他用了鬼道的飞叶点睛术,被那人看在眼里。

唐氏之后,还有臭名昭著的他,便是修鬼道最有代表意义的反面教材,若从前仙门对鬼道还算宽容,如今,鬼道早已是个不见光的修炼之途。

“道友,莫气,我们与鬼道虽是殊途,但目的若都是解决姬狗子引发的祸患,却还算是同道啊!”圆脸修士好生劝道。

“哼,看他那眼睛和这身打扮,怕是来游玩的异域人士吧,大概连刚才那妇人的行为都不解,怎会投身除魔大事?”

“还请道友指教。”姬无羡诚心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