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春浓花娇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春浓花娇》精彩章节目录_林亭小说免费阅读

春浓花娇

作者:林亭分类:穿越小说类型:穿越种田

公子腹黑有手段,小婢聪慧有对策。卖花姑娘林小初,误入古代大宅门,成为公子楚怀贤心仪的丫头。走?走不了;留,不愿做丫头!无奈之中的涅磐,小初决定做自己。爱花,就开花圃,反正有腹黑公子可以利用。眼红,全部看不到,我自活在云起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小发一笔横财的林小初,扯着林小意来到杂货店。先称半斤糖块,小意嘴上说不要,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瞪着糖块只是看。

“还要新顶针一个,再买一双草鞋。”

杂货铺的伙计响亮地答应一声,把东西拿过来。

再出门时,林小意嘴里含着一块糖,一手紧握钱袋子,一手套着新顶针。顶针黄灿灿在日头下面反光。

“五婶看到多喜欢。”

手里拿着草鞋的林小初满面春风,今天挣钱了!

身边熙熙攘攘人群处在长街上,长街在城里,住处在城外。小初和矮了自己一头的小意携手回家去,腰包里一两银子鼓鼓,小初觉得人生之乐,莫过于阿堵物也。

“姐,为啥不买个新竹篮子呢?明儿你拎什么去卖花?”

林小意吸着糖块含糊问出来。

林小初一笑如淡云轻风:“新竹篮子多贵,钱媒婆家里有好几个竹篮子呢,她又不用,咱们低价问她买一个回来。”

“多低的价儿?”

“一文钱。”

林小意还嘟囔:“不喜欢钱媒婆,她爱骂街,爱说人,一文钱都不想给赚。”

一文钱的竹篮子小意也不肯给不中意的人,林小初挑挑眉毛,我们小意可是个记仇的小姑娘。钱媒婆昨天对着小意骂偷花的贼去卖花,小意这就恨上了。

“偷了老娘的花,让她们不得好儿;偷了老娘的花,让她们长不高……”行过官道来到草屋前,先听到住在左近的钱媒婆又骂上了,然后才看到一个人影儿一跳多高,边跳边骂,好似跳大神。

骂起人来还挺压韵,林小初再挑挑眉毛,林小意涨红脸。

“姐,她骂谁呢?”

“骂摘她花的人,咱们并没有摘,要说摘她花的人,她也算一个。”

跳着骂的钱媒婆看到姐妹两人走近,面上都是嘿嘿笑。钱媒婆愣住了,以前小的那个一听到骂就急头涨脑,今天也是笑嘻嘻,象是听得很开心。

“钱大娘,花又丢了?”

林小初面带笑容主动打了声招呼。钱媒婆哼了一声,扭着身子往家里去。身后传来林小初略带讨好的声音:“钱大娘的花好,才有人偷,象我们家这树花,除了我们自己摘,别人都不摘。”

徐来清风中一股白玉兰花香,钱媒婆侧着身子立于自己门首,斜睨着这姐妹两人。大的这个还真是出息了,最近听骂还有话回。

林小初跟过来,离钱媒婆有两、三步远堆起笑容,看得钱媒婆有些心虚,这姑娘还要同我来理论不成?

“钱大娘,同你商议件事儿,”

“什么事儿?”钱媒婆收起怒容,对着林小初通身上下打量,难道姑娘大了要我说媒?

林小初明白钱媒婆的眼神含意,在心里骂一句,脸上却是笑容可掬:

“街坊邻居都说钱大娘是个爱帮忙的人,这不,我们今天卖花,最后剩下几枝子花,客人还价钱要把篮子送给她,我就给她了。钱大娘家里好些旧竹篮子,能不能…..”

“我还要用呢。”

“大娘向来照顾我和小意,我们买一个行不?”

钱媒婆的吊眼角看着林小初手上艰难举起来的一文钱,不敢相信地拿着一文钱就来买竹篮子。

“要不是大娘是个爱帮人的人,我也不敢说。”

林小初面上笑容好似晨曦,看起来清纯如一汪流水。饶是钱媒婆走街窜巷子话多的人,对着这笑容也突然说不出来什么。

“钱大嫂,这姐妹俩不容易,你权当帮个忙吧。”

五婶从家里出来,帮着林小初说一句话,坐在门口开始洗木盆里的衣服。林小初笑容不改对着钱媒婆讨好地哈一哈腰,把一文钱送到钱媒婆手上。

钱媒婆进屋取出一个八成新的竹篮子,交到林小初手上。

“给,你好生着用。想是你不会做生意,只图着最后几枝子花卖出去,就不想明天的事情。只是可惜我的竹篮子,新竹篮子要十几文一个呢。”

林小初再哈哈腰,钱媒婆重新进去。外面站着的林小初对着五婶伸伸舌头一笑,林小意走过去给五婶顶针:

“给五婶的。”

“丫头,咋乱花钱呢?”

“嘘……”

林小初对着五婶让噤声,再悄悄指指钱媒婆家。才走到笑起来的五婶身边蹲下来,小声告诉她:“今天一个客人,买了一篮子花,给了这个数。”

“丫头,你放好了,”

五婶对着家里只有姐妹相依为命的林小初和林小意是爱怜,平时有能帮的也尽力帮一把。

“钱媒婆在家吗?”

一个皂衣的大汉走过来,放开嗓子就是一声。喊过以后,看到清秀的林小初,上下打量几眼。林小初认识这是城里帮闲的孙二海,一个街霸。

“来了来了,是他二哥,你有啥事儿,快屋里坐。”

钱媒婆四十多岁的人,出来那身姿敏捷有如穿花老蝴蝶一只。孙二海这才把目光从林小初身上收回来,对着钱媒婆道:

“哪有闲功夫,走,城里有赚钱的事儿喊你去。”

再附耳到钱媒婆身边:

“有钱的大公子。”

这两个人一前一后急匆匆去了,林小初唯一赞赏他们的地方,就是奔收入很执着;一堆要贬低他们的地方,那就说来话长。一个街霸,一个嘴尖的媒婆,没有不好才叫不对。

路上匆匆往城里奔的孙二海和钱媒婆在说话。

“那姑娘是林家的大闺女,长得不错。”这是孙二海。

“你家里供着个母老虎,你还打这主意?”

钱媒婆是不屑,孙二海笑起来:

“你这婆子想多了,告诉你吧,城里来一位贵公子,放出话来要买个丫头,一要伶俐,二要生得好,三要清白人家,佣银五十两呢。”

“五十两?这林家的闺女太合适了,只是有一样,她未必情愿。”

两个人可以看到城门,孙二海哈哈大笑起来:

“怕她怎地,只要公子能相中,她不从有我。”

“为了五十两银子,少不得要麻烦你。”

一听是五十两银子谢中人,钱媒婆的心这就飞得银钱叮当响上面去了。和孙二海急急赶到那贵公子的下处。钱媒婆这就急了,这是一个大客店的上等房间,门外几条板凳上坐着这城里尽有的七、八个人牙子和媒婆。

“你喊我晚了吧?”

“没有,这不刚开始,那房里才进去一个,余下的不都是在等着。”

孙二海说过,腆着脸吸着肚子,把刚才在外面那豪强的气势收一收,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外,对着一个家人陪笑脸儿:“我刚才见过陈先生,我姓孙,麻烦通报一声。”

“你们等着,一个一个地来。”

家人冷着脸儿把住门口不通融,孙二海无法只得退回来。坐在板凳上的几个媒婆、人牙子怪他加塞儿对他瞪眼睛,孙二海也不甘示弱地回瞪回去。

房里陈先生就是刚才酒肆中要公子买花的人,他坐在公子的下首。这客栈板壁不隔音,外面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不想公子,真的采纳晚生随口之见。”陈先生公子进学开蒙的先生,他也觉得公子心思猜不透。买一个丫头开脸收房,是陈先生对公子酒后说出来,不然公子真的这么做了,陈先生倒诧异。

公子面色从容:“我也是通晓男女情事的年纪,叔父要为我房里放人是他的关心爱护,只是他相中的人我未必中意就是。”说到这里,公子懒洋洋:“进喜儿收拾别院要几时才回来,这奴才,要我在客店里住几天。”

日头天光从窗户纸上透进来,照在地上看着奇形怪状,公子盯着这一地日头,听着家人走进来站在面前回话:“外面来了四个人牙子,两个媒婆,公子这会子见不见?”

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来,一个清秀面白白的小厮走进来,弯腰行一个礼道:“进喜儿回公子话,别院已经收拾好,公子今天就可以搬回去住。”

“你这奴才,总算是来了,”公子虽然责备,却不是怒容,只是淡淡的语调说这么一句。然后站起来负手:“那我们过去吧。陈先生请,”

陈先生是跟着公子起身,他候着公子把话说完:“外面那些人,明儿让他们别院见吧。”家人答应过打起门帘,陈先生和公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来。在门外停了一停,公子寒星闪闪的眼眸对着来的人一一看过,这眸中不冰凉,却是一眼能看到人深处,让外面匆忙哈腰的人牙子和媒婆都是一凛。

等到明白过来,只听到靴声囊囊,公子和陈先生只余下一个背影。进喜儿是紧随而去,还有一个家人走出来赶他们:“明儿别院见吧,公子今天不得闲儿。”

这话人人都相信,公子都出去了,肯定是不得闲儿。几个人牙子和媒婆不敢抱怨,面上却是懊丧。犹其是两个媒婆,手中出气一样摆着手帕子,走出客店门口才回身望一眼埋怨道:“喊了人来白等着,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钱媒婆和孙二海也走出来,孙二海也是扫兴地道:“公子是哪一家的,明儿咱们去哪家的别院见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