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温暖的蛇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温暖的蛇》精彩章节目录_akila夏小说

温暖的蛇

作者:akila夏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致郁

是我与弟弟的秘密。弟弟喜欢所有生物的肋骨,他觉得肋骨是人天生的铠甲,可以保护没有安全感的他本身。他总是问我,什么才是坏事。我告诉他,没有绝对的坏事,存在即是合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天是爱情的开始。

邻居童童来我家做客了,她喜欢放烟花,弟弟也喜欢,我们有时候在家里院子里放烟花,有时候去海边放烟花。

童童那双不可一世的眼睛从此温柔地看着冬生,她跟我一般大年纪,她总是问我:“冬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我说:“冬生还是个小孩子,等你长大了,他也长大了。”

童童开始爱穿白色的长裙,这让她像个仙女。

可是胖虎很不高兴,他一看到冬生就咬牙切齿,有一天我载着冬生回家,胖虎就站在我经常下坡不踩刹车的终点处,等着我要把冬生给揍一顿。

冬生老是因为我冲下坡的速度太快而吓得眼泪汪汪,他捂着脸躲在我停好的自行车旁边。

胖虎因为常年晒太阳有些蜜色的皮肤在太阳下因为汗水反光,他指着我的鼻子:“你给我一边去,我不打女人。”

冬生都懒得抬头看他。

我感到不解:“你干嘛揍我弟弟?”

胖虎指着冬生说:“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么小个个子,他居然敢勾引我妹妹!”

我只得耸肩:“交朋友怎么了?你连这也要管。”

胖虎脸憋出红色:“反正就是不行!”

他推开我就朝冬生冲过去,我拉住他对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

冬生杀死老鼠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这温暖的红色的液体,它们现在浸染了我的拳头。

胖虎瞬间就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的鼻子流血不止,狠皱着眉,疼得大脑连反击的反应都没有。

我继续骑上自行车,载着冬生走了。在家门口的时候冬生拿出矿泉水给我洗手,一直洗红色一直存在。

原来是我的拳头打到了胖虎的牙齿,因为冲击留下的伤口流血不止。

而我丝毫感受不到疼痛。

我从小就感受不到疼痛,这是个秘密,所以我不会为疼痛而掉眼泪。

而冬生会因为我的疼痛而哭泣,他抱着我受伤的右手入眠,我想冬生可能想成为他梦中的那个天使来治愈我的伤口。

那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我们去上钢琴课,胖虎的脸还有点肿,他平时喜欢大声叫嚷,通常会在与我四目相对的时候沉默,然后飞来一个白眼。

我装作没看见他的白眼。

童童笑眯眯地叫冬生跟她一起练琴,冬生弹得很好,也许她认为这样的冬生与她天籁的歌声很搭。

可惜胖虎那双揍人的手不适合弹琴,他弹起琴来,跟猫被踩了尾巴一样,老师听了只摇头。

而我嘛,弹得不算好,也不算差,我只是喜欢男孩女孩们在钢琴上飞舞的手指,伴着夏日的蝉鸣,让我出神。

放学时童童与冬生紧紧走在一起,而不情愿的胖虎提着书包与我们保持距离。

夏天就算夕阳都感觉灼人,我们在小卖部买叫做小布丁的奶棒,冬生多买了一只拿给我,让我递给胖虎。

我接过来,什么都没说。我不擅长跟其他人交流,就这么又递给胖虎。

胖虎在夕阳下橙色的脸变得通红,他眼睛看向别处,又看回来,握紧了拳头,接过来,声音细细地说:“我,我佩服你,你真是条汉子,我要把红旗帮帮主的位置让给你。”

我明明是个女孩子,他却用汉子形容我,我有点不开心,而且那个什么红旗帮就是他带着几个混混去收别人零用钱的,我可一点都不感兴趣,所以我严肃拒绝道:“我才不要。”

“那你要什么?”胖虎一脸震惊,“你都把我打败了。”

我想了想:“你以后别再揍我弟弟了。”

胖虎的脸更红了:“那,那是肯定的。”

冬生笑起来:“胖虎哥哥今天也去我家吃饭吧。”

胖虎的表情从震惊变得无所适从,童童跑过去紧紧拉住他的手。

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妈妈,她看到我们带了小伙伴,在厨房忙得哼起歌来。

爸爸是高中老师,他总是讲一些逗趣的事,好像肚子里有说不完的笑话,胖虎和童童眼泪都笑了出来。不过冬生从小都不爱听笑话,他老向我抱怨

爸爸的笑话不好听,为什么我和妈妈觉得那么有意思,我只是告诉他要用笑容来回应爸爸,

吃完饭我们坐在院子里乘凉,吃着妈妈端来的西瓜,这时胖虎突然哭了起来。

“我也想有像夏生妈妈这么温柔的妈妈。”他哽咽着说,“我也想当夏生和冬生妈妈的孩子。”

听到有哭声妈妈连忙过来帮忙擦眼泪,她认为胖虎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孩,怎么会有小孩想房其他父母的孩子呢?

爸爸也闻讯过来,我们一起坐在院子里,童童自告奋勇要为我们唱歌,她介绍自己:“我是来自深海的于童童,我是一条人鱼。”

妈妈应和道:“当然了,童童是条美人鱼。”

童童湿润的眼睛好像真的会流下钻石来。

她要是真的是人鱼干嘛听到我妈这句话会想哭,一定是谎言得到认可的自我感动。我心想。

从那之后胖虎也加入了我们,他跟童童比我想象中黏人,胖虎也改观了对冬生的看法,童童温柔的眼睛总是看着冬生,只要一看到冬生,她就忍不住发笑。

而我和冬生之间是有无数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这些秘密就像血管将我们联系着,也筑成我们和他人的城墙。

那个黑帽子男人,收到牙齿之后我还见过那个男人几面,他还是戴着遮挡住脸的帽子。

我会和冬生想象如果被绑架了该怎么办的情形,为了防止吸入不明物体我们还都戴起了口罩。

“一次制服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就算制服两个小孩子也是有很大难度的。”冬生这么认为,“要么拐卖给别人,要么取器官,但是只要有清醒的时刻,就可以有赢的机会。”

他说了赢这个字,冬生觉得这是一场游戏,而我可不想被卖掉,也不想被摘掉器官,连受到这样地惊吓都不想,于是我告诉他:“我们不要走偏僻的地方,不要离开对方就好了。”

冬生的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姐姐,你能打赢一个成年人吗?你可以捏碎一个人的脑袋和脖子吗?”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毕竟我没有尝试过。

“我看了太多次这个牙齿。”冬生的眼睛冷静如蛇,“我总觉得是人的牙齿。”

“如果有人对你做不好的事,阿生,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说。

冬生那双冷冰冰的眼神因此融化,他抱住我,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可怜的姐姐,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样的冬生是一个好孩子。

我的弟弟对什么都充满好奇,而我只想做一个平凡无奇的人。有时候我不太想和冬生讨论这些问题,这些黑色问题我不喜欢,我喜欢无忧无虑的童年,我的童年只有一次,我希望可以开心快乐地渡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